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智谷趋势 > 又一个世界级难题有了中国方案,高层2019年最焦虑的事情有着落了

又一个世界级难题有了中国方案,高层2019年最焦虑的事情有着落了

◎智谷趋势(ID:zgtrend) |  青岩

文章开始之前,先让我们来看一部堪称经典的日本电视剧中的一幕。

只看中文字幕,你也许会觉得这是一部国产剧?因为“为人民服务”这句话,没人比中国说得溜。

 

这部剧名叫《半泽直树》,百分百的日剧,讲述的是银行究竟是为大企业、富人还是为人民(中小企业)服务的斗争。

 

在这里要澄清一个成见:“为人民服务”是现代银行业的至高理想,它并非中国专享。只不过很少有银行能真正做到而已。现实中,资本密集的头部企业永远是贵宾,而最贴近普通人的中小企业、个体经营者往往最难从银行借到钱。

 

刚刚过去的2018年,我们就目睹了中国小企业的挣扎,这甚至惊动了国家最高层。

 

典型的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原因在于,银行也是企业,它还有一条经营铁律:不要借贷给没有抵押担保的人,或者无信的人。

 

从现代银行业存世七百年的经验来看,这条铁律颠扑不破。但是,技术进步正在瓦解其存在的现实基础。它重构了社会信用体系,让所有市场主体,哪怕只是一个人都能在这个庞大商业版图中被准确定位,不再是毫无意义的一个点。

 

这是一个颠覆性的变化。这个实验吸引了世界的目光。更值得庆幸的是,它发生在中国。

 

 

01 

小微企业:靠边站的能决定命运?

 

现代工业强国有一条经验:大企业是国家的体面,中小企业决定国家的命运。

 

中国中小企业过去一年不容易。只是在中央连续加码减税、降费,直到在两会上挥出超重拳,比如明确要求银行向小微企业贷款增长30%,才让人感觉到它们果然能决定到国家命运。

 

被重视是被现实逼的。

 

还记得两年前震惊全国的“山东辱母案”吗?案件就肇始于高利贷。因为只能通过非法集资或求助高利贷,企业一旦周转不灵悲剧便注定了。

 

即便刘鹤说,民营经济贡献了80%的就业、60%以上的GDP,但中小企业能获得贷款的不到两成。最乐观估计,它们所需资金的40%靠民间。

 

经济好的时候,中小企业是锦上添花的那朵花,年景不好时,其命运反而要靠别人来决定。

 

中国有七千多万小微企业,其中四千万个体户,听起来似乎不少,但体量不相称。

 

美国人口3亿多,小微企业数超3000万,每十人就有一个企业主,而中国人口接近14亿。

 

德国中小企业是其工业和服务业的中坚,它们约占企业总数的99%。更厉害的是,当中国小企业为致富或生计奔忙时,很多德国小企业讨论的却是它们在全世界的市场份额。因为,德国的顶尖技术约有60%掌握在中小企业,包括家庭作坊手中。

 

这曾让去德国参观考察的华为董事长任正非大为感慨。

 

中小企业已经是中国命运的决定力量,它们数量还不够多、质量还不够好,也不是银行的VIP,但更多的时候,它们在银行内部只是上级下达的必须完成的任务指标,是财务报告上一定得有的数据。

 

这甚至不能怪银行。症结就是那两个字:信用。

 

小微企业在最需要资金的时候往往是银行眼中的“无信者”,意思是没有人可以准确评价它们的社会信用。这是现代银行业七百年都没能解决的世界性难题。

 

 

02 

看不上小微:银行有一万条理由

 

信用体现在纸面上就是一串串数字,它们是商业社会的基石,但小微企业的数据,别说银行,连政府都不一定能完全掌握。

 

按理说,一家企业的数据应该不少啊?工商、税务、社保、水电、租金、通讯等等。遗憾的是,它们绝大多数沉睡在不同部门、机构的后台中,不成体系。

 

为了一家百十人的小企业或者一个个体经营者,跨众多部门、机构进行数据整合,连政府都没有这样的资源和行动力,何况是银行。

 

而且,中国民营经济普遍短命:存活5年以上的不到7%,10年以上的不到2%,民营企业平均存世3.7年,中小企业只有2.5年。相比之下,日本、欧洲的小微企业生命周期可以达到12年,美国也有8年。

 

当信贷专员尽职尽责搜集信息为一个企业建好信用档案时,企业可能已经不存在了。

 

所以,银行最经济的做法当然是把主要精力放在最有价值的资源上,比如政府、国企和大型民企。

 

事实上,中国银行在扶持小微企业方面还算努力。很多时候,它们几乎是抱着不赚钱甚至亏本的决心从事这项使命的。

 

 

以民生银行为例。截至2017年末,民生银行为609.34万户小微企业发放贷款余额为3591.47亿元(户均不到60万),并为592.42万户小微企业提供了多种形式的金融服务。贷款余额和收益最稳定的房贷接近。

 

央行数据显示,2018年普惠口径小微贷款约8万亿元。国有银行在小额贷方面属于绝对主力。

 

不过,如果翻看银行历年财务报表,凡是小微企业信贷业务比较集中的领域和行业,比如小制造业、批发零售业、居住餐饮业、居民服务、修理等其它服务业等,业绩往往比较惨淡。

 

从白手起家、一穷二白的贷款人中找到值得长期投资的企业,需要超级高的眼光、经验和业务能力,但又有哪个银行敢这么挥霍人才?

 

事实上,很多坚信为人民服务理想的银行一直在试图凭借自己的力量给小微企业进行信用画像。

 

比如POS贷,就是银行通过支付终端的流水,给予企业一定授信比例,这算网络时代的早期尝试;再比如财务软件流行开以后,根据一些使用广泛的财务软件后台数据,对企业的经营状况进行评级,确定可以贷款的额度等等。

 

但新问题也层出不穷。以财务软件为例,后台篡改数据情况就相当普遍。于是,理想就长期停留于理想。

 

03 

三块钱贷款是怎么做到的?

 

事情正在起变化。

 

支付宝曾给一位淘宝女店主贷款3元,不知道这是不是有银行以来最小额贷款的新纪录?

 

贷款对象主要生意是卖牦牛肉,因为生孩子导致资金周转出现问题,为了维持店面和生计,这位店主把能用的金融手段发挥到极致:她对每笔交易都申请了订单贷,即买家确定下单后,淘宝就立即垫付对应款项到她的账户。这意味着她可以提前3-7天回笼资金。

 

支付宝是如何给这样的“小微经营者”建立“信用评价”的呢?答案是她日常经营活动的每一笔进账、每一笔支出,也许还包括她的支付宝在其它方面的支出、理财、水电缴费等等等等,因为移动支付全被数字化了。

 

这些数据可能很零碎,但被有心的人整理集中起来就能够为一个经营者的信用画像。

 

更重要的是,它甚至不需要专人对接。过去一个精英业务员1人最多对接20家企业。现在通过手机和电脑终端任何人都能获得全天性的服务,申请几分钟,放贷最快以秒计,全程不需要人工介入。

 

 

这简单操作的背后是每天由支付行为产生的数以十万、百万计的数据,还要匹配相应的数据分析工具,上百个预测模型和3000种风控策略……

 

凭借这些技术,它让所有的小本经营者彻底摆脱了“无信者”的角色,只要你有足够的市场行为,那么你就可以摆脱担保和抵押的束缚,仅凭信用就可以贷款。

 

这样的业务是传统银行以及高利贷所无法想象的。别说中国的银行,即使以专业、服务著称的日本银行,也不知道曾错杀了多少好的项目,这种额度低至3元,每天都可能发生几百上千单的业务,靠人工想都不要想。

 

这都是移动支付的普及与大数据爆发产生的奇迹。

 

据公开信息显示,2018年,支付宝上的网商银行为小微经营者提供了超过1万亿的资金支持,其中96%发放给了贷款金额100万以下的经营者。

 

事实上,中国国有商业银行也开始在小额贷方面引入大数据,中国人民银行党委书记郭树清两会上接受记者提问时表示,借助大数据,有的银行已经将不良率控制在了1%左右。

 

其最大的价值不仅仅是贷到款,提高了资金利用率,更在于它让所有的经营者成为商业社会一个个活生生的、平等的主体。

 

看似简单、轻松的移动支付解决了传统银行探索多年的信用采集、建构难题。

 

这也是为什么网商银行拟任行长金晓龙敢喊,他们要在未来3年内,让所有路边摊都能贷到款。

 

虽然技术仍需进一步完善,整个社会资源还需要政府、法律进一步整合,传统银行和网上银行的互补渗透需要进一步提高,但技术进步总算让我们真正看到了解决困扰人类数百年的小微企业贷款与风控的世界性难题。

 

2019年春节,来自复旦、南大、人民大学的30位大学生,进行了一场返乡小微企业调研,覆盖了10个省市的近20个城镇,涉及企业数百家。调研显示,面临复杂的经济形势,71%的小商家对2019年的生意仍然抱有期待和信心。国家对小微企业的各种政策扶持、数字化经营成为他们信心的两大来源,34.2%的小商家表达了2019年要扩大生意的意愿。

 

这就是国家对抗经济周期的底气。

 

尤努斯是一个挑战“无信者”铁律并因此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人,他曾说过,贫困并不是穷人创造出来的,它的罪魁祸首是穷人所处社会的结构与现实采取的政策。

 

也许现在我们可以再多补充一句,还有技术能够达到的层次。在这个领域,中国已经握有先发优势。

 

感谢关注智谷趋势(微信ID:zgtrend)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