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智谷趋势 > “美国式钱荒”来袭

“美国式钱荒”来袭

 

◎智谷趋势(ID:zgtrend) | 震谷子
01
世界老大出现了“美国式钱荒”。事情还得从9月16日说起。很多人没有留意到,那天美国隔夜回购利率一度飙升至10%,远高于联邦基金利率的上限2.25%,说明银行手里的钱都很短缺,没法在联邦基金回购市场中顺利完成交易。
这一突如其来的变化明显吓到了美联储。9月17日,美联储临时决定通过公开市场操作给市场注入流动性,给银行和贷款人提供更多的美元。
 
这本身是一项正常的应急处理手段。不过,先是纽约联储因技术故障少放了100多亿美元,接着美联储觉得一次放水还不够,一次次地续作,直到10月10日。
 
单就9月17日到9月20日四天内,美联储就给市场送去了2750亿美元。这是什么概念呢?美联储从2017年底开始缩减资产负债表,即缩减市场上的美元供应,一直到今年8月才结束,这么长时间的缩减量也就7500亿美元。这仅仅四天的放水已经超过了两年多的缩减量的三分之一。
 
这暴露出美联储在应对短期利率方面的失控,流动性管理的机器已经“生锈”了。
 
02
 
这一幕似曾相识,跟中国2013年下半年遭遇的“钱荒”有很多表面上的相似之处。
 
当年中国M2的月增速达到15.7%,大超预期。银行们觉得反正政府会一直印好多好多钱,就把拿到的钱都贷出去了。大加杠杆带来资金储备的大减,甚至还像传染病一样传导到整个银行系统。
 
2013年6月20日,美联储决定退出量化宽松即QE,也就是不再给市场疯狂印美元了。由于美元是全球货币,它的供应减少也会影响到人民币的流通量。这等于一举逆转了之前还会大量发行人民币的预期,“中国式钱荒”来袭。
 
同样地,央妈在“钱荒”刚开始的时候,也向市场中放水。随后央妈祭出了常备借贷便利工具(SLF)提供流动性,加上其他部分,央妈一下就向市场放出了超过7500亿元的水……
 
最后,央妈的“定心丸”让几大银行也出面承诺借钱,“钱荒”才算基本平息了。
 
中美遭遇的“钱荒”都发生在流动性收紧之后,都遇到了企业缴税和国债到期等季节性因素,中央银行都必须出手释放流动性,稳定市场信心。
 
但是,“中国式钱荒”是各银行自己作妖的结果,“美国式钱荒”则是一起突发的事故,暴露出美元体系目前面临着的系统性风险。
 
03
 
如果从宏观角度看待本次“美国式钱荒”,我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一,美国经济已经放缓,甚至出现了一些衰退的前瞻信号,总的流动性需求应该在下降。
 
二,美联储今年已经两次降息,市场上钱多了,按道理银行之间借钱不难,短期利率也会跟着跌下来。但是我文章开头提到了,短期利率却在一天之内狂飙至10%。
 
三,“钱荒”是突发的,市场环境在此之前因为要等待美联储议息会议的结果,甚至都没什么波动。
 
上一次美联储向市场释放巨量流动性,已经是08年金融危机前了。这一次美联储再次出手,说明金融危机以来,美元在短期流动性方面的风险一直都被掩盖了。
 
事实上,风险就藏在上面这习以为常的三点中。
 
第一,世界对美元需求的结构性变化,才是引爆美元流动性危机的关键因素。
 
全球经济放缓叠加大国博弈,全球商品贸易需求下降,加上石油交易时不少国家也开始跟美元脱钩,以美元结算的总需求随之下降,自然也不需要那么多的美元供应了。美联储在前面几年的加息也已经让美元回流。
 
但是,与此同时,购买美国国债来避险的需求却因为全球经济放缓陡增,美债规模在扩张,与美元供应的下降刚好形成了一个相反的走向。
 
第二,美联储前面几年的加息不仅加速了美元的回流,还让超额准备金大幅减少。
 
超额准备金你可以理解为各银行拿到客户存款后,按规定拿出一定比例存到央行作为准备金后,愿意多存到央行的那一部分钱,这一部分随时可以取出来用。金融危机前,因为大家都在疯狂借贷,超额准备金非常紧缺。金融危机后,美联储放水,银行手里钱多了,又因为超额准备金还能收利息,银行也愿意多存一点给央行,超额准备金规模开始大增。
 
而当美联储2015年决定加息,收紧流动性时,各银行可利用的资金减少了,存在美联储的超额准备金也减少了,从峰值的2.8万亿美元直接减少至今年8月末的1.5万亿美元。
 
各银行存在央行里可以随时利用的钱少了,原来市场中流通着的美元又跑到财政部去了,没有以正常的方式重新回到市场中。这就是本次“美国式钱荒”背后的逻辑。
 
04
 
最新消息是,美联储决定给市场放水直到11月初,主席鲍威尔也准备开始讨论购买短期国债来变相放水,因为从一级交易商手里买国债就等于把美元扔到市场。
 
这种“镇静剂式放水”或许能带来一定效果,但毕竟是一种应急措施。美联储要想稳定利率水平,工具箱还是很丰富的,包括用购买国债来压低利率,也可以推出常备的利率工具以及短期释放流动性来熨平利率波动。
 
这怎么又有点熟悉的味道了?
 
公开市场操作,也就是我们常常听到的正回购和逆回购,已经成为了中国央妈的家常便饭。央妈始终在按照它的意愿对市场流动性进行着积极地管理。
 
自从“中国式钱荒”以来,央妈在此类公开市场操作的频率上给了自己更大的灵活性,从原来的一周两次改为可以每日进行。参与其公开市场操作的一级交易商共有49家,其中大多是银行。
 
例如,今年春节前,同样是流动性需求大增的时候,央妈通过逆回购向银行间市场净注入5600亿元,创下历史最高值。
 
有人认为,在管理短期利率这一点上,美联储也要来中国上上课了。
 
美联储的改革迫在眉睫,美元的变革也已箭在弦上。但反观中国,历史既然已经认同了中国央妈的正确选择,中国就应该更有底气相信自己能够“保持人民币汇率的基本稳定”。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