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智谷趋势 > 大湾区城市大洗牌正在上演

大湾区城市大洗牌正在上演

◎智谷趋势(ID:zgtrend) | 路口大爷
 
龙头老大易位,中央政策倾斜出现微妙变化。不到半年的时间里,粤港澳大湾区发生了一场出乎意料的大洗牌。
 
饶是2月份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出台之日,也没人能预料到今日之变局——中央政策倾斜度发生微妙而惊人的变化,珠江西岸得到了十年来最大的关注,区域龙头老大出现易位之势,而蛋糕却没有砸中那个以往最光彩的城市……
 
中央首次参与区域合作,是在粤港澳大湾区。在这里,全世界将会见证中国制造能否突破四十年来最难的发展瓶颈,中国经济能否成功实现转型,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可以多大程度上重塑与世界的连接。
 
作为肩负实现国家战略的重要一子,粤港澳大湾区出现的任何风吹草动,都值得细细品味。
 
以往大湾区内部常常是竞争多于合作,现如今的城市关系正在进行隐秘而微妙的重组,这一次,大棋盘上又会迎来什么新格局?
 
01
 
一慢一快,恍如隔世。
 
大湾区发展规划纲去年5月就吹风出台,之后屡屡推迟,终于在今年2月姗姗来迟。中间花费了10个月的时间,可见态度谨慎,考量颇多。
 
而那之后,大湾区出现令人目不暇接的转变和政策落地,速度让人喘不过来气。
 
1、 大湾区提速建设之时,香港却在淡出。
 
随着事态进一步演变,香港正在经受回归以来最难的时刻,明珠蒙尘。
 
2、珠江西岸反而得到了近十年来最大的利好。
 
以往大众的目光都投向了珠江东岸的明星城市,但这个多事之秋,珠江西岸反而收获了近十年来最大的关注:
 
连“老城”广州也在焕发新的色彩。
 
3、广东和澳门频频迎来利好,且密度不断加大,常有超预期的创新出现。比如:
 
超级重磅文件意外砸向深圳,深圳再获前所未有的顶层定位。
 
澳门可能要打造“人民币离岸市场的纳斯达克”的澳门证券交易所。
 
“读懂中国”这一北京市主办的主场外交活动从北京转到了广州开幕。
 
往深处追寻政策逻辑和意图,还可以发现更多深刻的变化。
 
02
 
放在大棋盘上看,中央的宏观目标有了微妙的变化。
 
1、和前期政策意图相比,最大的不同就是重心出现微妙变动,政策不再单以香港的利益作为优先考虑项。
 
在这个国家战略里,中央的目标设定对区域间的发展具有决定性作用。放在中国的政经逻辑下,影响这个区域各大竞合主体发展前景的根本因素,是制度,是政策。
 
政策资源的倾斜度改变,意味着力量场上会迎来一次大洗牌,各大城市主体之间的关系会进行重组。
 
原本香港是大湾区事实上的老大,和珠三角形成“前村后店”的紧密联系,产业链上下游的分工决定了这里的城市梯队。
 
即便2018年GDP已被深圳超越,香港被边缘化的讨论在增多,但其地位仍是其他城市无法取代的,因为大湾区内部的较量,甚至是中央对港的政策,多数时候都是先照顾香港的利益:
 
比如,送给香港回归的一份厚礼——虎门大桥,在通车约4年之后就无法满足载重10万吨以上集装箱船的通航需求,生生将广州布局在珠江沿岸的番禺、五和、新塘、黄埔、新沙港变成了“内河港”,广州不得不战略南移,开建南沙港。
 
比如,在港珠澳大桥的建设过程中,香港提出的“单Y方案”胜利取代了内地提出“双Y方案”,深圳被硬生生挤出,后来才不得不再建深珠通道、深中通道连接珠江西岸。
 
再比如,后来引起香港社会抵触情绪的“自由行”政策,恰恰是特区政府在2001年率先提出的。2003年CEPA签署的一个月后,香港就开放“自由行”,急于为遭受亚洲金融危机、SARS疫情打击的香港纾困。2008年,自由行扩大同样是应特区政府的要求,而非中央的主张。相反,中央是更谨慎的,吴仪曾表明自由行政策“易放难收”,问询香港能否负荷。
 
而此次在香港事态上,中央展示的姿态很明显,香港还是明珠,只是不捧在手心里了。
 
眼下是大国博弈越发激烈,国家战略不会因为前线的明珠蒙尘而出现任何的停滞,反而会因此促使中央加速推动大湾区经济带的建设。其他城市的利好政策密集发布,正是此理。如果香港暂时无法为国家的战略大局开创新局面,那就只能先让别的城市顶上。
 
未来,粤港澳大湾区的龙头老大势必要易位,第一梯队内部要进行重新洗牌。
 
2、鸡蛋不能只放在一个篮子里,证明中国制度优势的地方不止有香港。
 
证明“一国两制”行得通的试验田,除了香港,还有澳门。
 
承担大湾区金融功能的核心城市,除了经济金融正在接受严重冲击的国际金融中心香港,还可以主动选择深圳、广州、澳门等城市拆解分流其金融功能。
 
从大湾区的金融蓝图里,我们可以越来越清晰地看出各城市之间的分工:
 
深圳近5年来最受关注的前海 “扩容”终于在上周提速上报国务院,而8月《中国证券报》提出深圳的“创业板改革刻不容缓”,上周《经济日报》也再次呼吁“创业板深化改革正当时”。
 
广州努力了近十年的以碳排放为首个品种的期货交易所也尘埃落定,绿色金融终于取得实质进展。
 
澳门的“人民币离岸市场的纳斯达克”横空出世,一旦人民币国际化能实现突破,澳门金融借横琴自贸区实现弯道超车未来也不无可能,处在自由资本主义市场上的澳交所升格为中国一张新的“金融王牌“也未可知。
 
大湾区的前海、南沙、横琴三大金融中心错位发展,力图避免同质化竞争。
 
03
 
政策资源倾斜度改变了,内部的利益格局也会出现大变动,而谁会成为这场大洗牌的赢家?
 
最大赢家没有任何悬念——深圳。
 
随着辐射作用的增大,未来深圳极大可能会成为区域的龙头老大。
 
“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一出,深圳的政治地位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提高和确认。在这个多事之秋,中央对深圳的期待和要求,更快,更急,更高。
 
此前大湾区发展规划里,香港是“国际大都会”,深圳的定位只是“全国性经济中心城市”,要“加快建成现代化国际化城市”。
 
现在,深圳的目标陡升为“全国典范”、“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城市范例”、“全球标杆城市”。
 
这意味着中央还会下放更多的权力给深圳,让深圳成为中国向世界证明其治理能力、中国改革开放成果的重要窗口。
 
未来出于深圳的发展需要,它的手可以向周边伸得更长。
 
第二赢家是另外一个特区——澳门。
 
澳门、以及十年前因澳门回归“十周年”而出生的珠海横琴自贸区,已经很久没迎来实质性的利好。澳门产业结构单一,只靠赌博支撑,发展资源也有限,导致横琴自贸区定位模糊,没有人知道这里的“特色金融”究竟要怎么搞。
 
在回归二十周年、也正逢珠江对岸动荡之际,局面终于渐渐明朗——澳门迎来了此前未有的政策机遇,产业结构有望得到调整。
 
除了澳交所,全国人大常委会拟授权澳门以租赁方式取得横琴口岸澳方口岸区及相关延伸区的使用权。
 
横琴岛面积三倍于澳门现有面积,对于地皮紧张的澳门来说,发展空间陡然扩大。如果能加速和横琴融为一体,甚至将澳交所放到横琴岛上,在这个有野心成为世界前三的大湾区中,澳门已经比香港快了一步融入国家战略大局里。
 
“老大哥”广州一边不甘落后,一边也在学习主动放下包袱。
 
今年8月,深圳的地位定下之后,广东省委曾动员全省全力支持深圳。
 
对于和深圳构成“双核联动”的广州来说,局面不无尴尬。
 
而这周日,广东省再度发声,以支持深圳的同等力度支持广州。
 
广深两城的竞争和合作关系,可以在深中通道、深珠通道的征求意见中窥见一斑。
 
广州当时极为反对深中通道的“东隧西桥”方案,这一方案生生困住了南沙港成为国际超一流港口的野望,南沙可是寄托着广州希望的地方啊。当时,深中两地的全国、省人大代表聚在一起讨论,会上火药味很浓:“广州作为老大哥,要有大哥的风范”,“一定要从全局出发。而不是因为一个城市的阻碍,就把这么一个利国利民、利于粤东粤西发展的项目搁置了这么长时间,应该引起有关城市的警醒,真的不要成为历史的罪人”…… 这让广州未来何去何从。
 
而在这两个月的时间里,广深之间发生了一个有意思的互动。
 
9月5日,深圳市委书记亲赴广州考察,签署了两市深化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广深两地时隔六年再度牵手。
 
9月17日,广州市委书记对着全市正局级以上的干部说,广州要学习借鉴深圳改革经验,主动接受辐射带动。
 
这传递出了大湾区内部重构利益连接的重大信号。
 
04
 
就在10月24日,新加坡传来了一个意味深长的消息。
 
新加坡金管局称,与中国证监会、央行的合作讨论正在进行中,内容涉及资本市场互联互通、债券合作机制,一旦细节达成一致,未来将披露更多信息。
 
新加坡与香港一直都想争做亚洲金融中心,近月来新加坡也出现了港资、港人流入的迹象,放在这个敏感时间点吹风中新合作,就值得好好品品。
 
这是国家层面正常的战略合作?还是中国对新加坡近来在港事态上的克制作出的一种回馈?更甚者,是中央发出的一个信号?站在不同的角度,可以有截然不同的解读。
 
香港经济增长一直都缺乏持续稳固的支撑,也屡屡错过产业结构调整的时机。2003年经济衰退本可以倒逼港府加大力度调整,提升香港的竞争力,但港府却仓促选择开放自由行,2008年金融危机之时,港府为了救急,提出对深圳的“一签多行”政策,也再次错过调整期。港府过度依赖“自由行”对经济增长的拉动,在民怨沸腾时又应对迟缓,不仅未能使香港社会普遍感受到中央的惠港政策,反而加剧了内地和香港民众内心的割裂。
 
这颗东方明珠的未来发展会如何,要看香港自己怎么选。
 
但无论如何,大湾区提速不会再等了,中国的区域格局和经济版图深度调整,也只会不断加速。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