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智谷趋势 > 生育政策又走到历史拐点

生育政策又走到历史拐点

◎作者 | 黄狮虎
 
出生人口断崖式下跌?中国房地产最大“利空”降临?
 
中国生育政策的调整,似乎又走到了一个历史拐点:巨变前夕,众声纷纭。
 
一张图文近日广为流传,称2019年中国出生人口可能仅1100万,出现“断崖式下跌”。
不管暴跌400多万的估算是否准确?这个数据,一下把人口危机拉近,深深触动国人敏感的神经。
 
“用工荒”已经喊了10年,房企只好造机器人来给建筑施工了;空巢老人越来越多,各地养老金却开始枯竭;年轻人还没顶上,第一批60后又要开始退休了……
 
11月5日,刚刚发布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决定》首次提出“优化生育政策”,令人无限遐想。
 
提法给人感觉是——“又要往前推进一步”了。
 
重重疑问在展开:生育限制是否应该全面放开?中国还有人口红利吗?
 
如果出生人口急剧下降,是否意味着房地产最大“利空”,中国的楼市还能撑多久?
 
01
 
中国的人口数据,一直存在巨大的争议。
 
网传的“断崖式下跌”到1100万,可靠吗?这张图文一出来,很多人都在关注、转发。
 
甚至有人跑去询问上市公司的董秘,这会不会影响母婴用品行业的发展空间?
 
实际上,1100万这个数据,确实和各方预测的今年出生人口数有很大的差距,这才引起一片哗然。
上图中,提到的联合国“人口时钟”就是一个参照数据。
 
联合国“人口时钟”显示,目前中国今年已出生人数为1575万。据此估算,全年数据应该在1700万出头。
 
不过,“人口时钟”这是一项实时更新的预测数据,存在一定的误差。比如,“人口时钟”预测2018年中国出生人口是1728万,但国家统计局公布数据为1523万,相差200万左右。
 
如果参照去年的误差,今年中国出生人口应该在1500万左右。
 
这一预测值,也与其他机构的预测相去不远。华泰证券按照中性假设计算,预测2019年理论上出生人口为1479万,略低于2018年。
 
泽平研究院则预测,出生人口将在2030年,即10年后,才会降到1100多万。
按照卫生健康统计年鉴,2018年活产数是1521万,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1523万出生人口数相接近。
 
北京大学苏剑教授,曾说中国在2018年就迎来人口拐点。不过,他引用的活产数“1362万”,应是各省统计的户籍活产数之和,比全国总数要低得多,并不构成统计数据上的冲突。
 
最终,2019年的出生人口数,还要再等两个多月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
 
02
 
这个数据非常关键,将很大程度上影响一场攸关国运的决策。
 
生育政策如何调整,已经到了关键的历史拐点。
 
过去10年,中国出生人口数都在1600万左右,比较稳定,直到放开“全面二孩”政策后,2016、2017年的出生人口数超过1700万。2018年又迅速回落,创下历史最低。
2018年出生人口的显著下降,也被认为是一个标志,证明“全面二孩”政策对生育的鼓励未达到预期。
 
“年轻人连一孩都不愿生了!”
 
在一次12万人的生育意愿调查中,选择“不生”及“生1个孩子”的人达到43%,有15%的被调查者选择“不生”。
 
中国大城市的生育率已经处于世界上最低水平。
 
魔都上海,生育率只有0.7,也就是每10对上海夫妇只生7个孩子,全球最低。
 
在人口经济学中,一个普遍现象是,人均GDP的提高,必然伴随着生育率的下降。两者呈现明显的负相关。
 
在西班牙,0-4岁的孩子数量,比30-34岁的人口少40%。日本、韩国的生育率,也降到了1.2左右的水平。
 
当前,中国生育率下降速度前所未有,不仅远低于2.45的全球平均水平,还低于1.67的发达国家水平。
高房价(被民间形象地称为避孕药)、居高不下的育儿成本、看护困难(托儿所奇缺)以及女性参加工作比例高,都让生育困难重重。
 
呼吁全面放开生育限制的声音也越来越多。
 
全国两会上,不少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提出,要尽快全面放开生育,鼓励三孩、四孩。
 
来自广东的人大代表周海波说,从全世界范围内来看,至今鲜有哪个国家是在生育率大幅降低后还能较快涨回来的。
 
低生育率带来的问题,通过政策难以弥补。“开闸效应”很快过去,应尽快全面放开生育。
 
人大代表朱列玉建议全面放开三孩,才能使人口稳中有升。
 
来自河南的政协委员张朝祥也建议全面放开生育,还要建立生育补贴机制。
 
还有多久,和以管制为特色的计划生育说拜拜?
 
03
 
取决于一个根本性的判断:中国还有人口红利吗?
 
一个月前,在公开演讲中,北京大学教授苏剑引用数据称:中国的人口峰值已经出现在2017年,去年就已经开始出现了负增长。
 
这个数据来自美国威斯康星大学的易富贤教授。他多年研究中国人口,估算中国的人口峰值出现在2017年(12.813亿),峰值劳动力人口出现在2013年(8.557亿)。
 
“他对中国人口数字的估算是相当可靠的”,苏剑说。
 
这实际上比官方机构的预测提早了许多。最晚的推算,是在2035年出现人口负增长。
 
今年1月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绿皮书》的预测是,如果中国总和生育率一直保持在1.6的水平,人口负增长将提前到2027年出现。
 
负增长是早晚的事。
 
2018年之前,人民日报就已经开始呼吁“为国生娃”。
 
这篇文章中写道:中国的人口红利基本已经用完。接下来是老龄化加剧,用工成本上升,社会保障压力大……一系列的问题。
但也有官方看法仍然比较乐观。
 
今年年初,当有记者问到“如何看待人口出生率和人口自然增长率创新低”时,国家统计局局长回应,2018年中国人口仍然正增长,出生人口数量1523万还是很可观的。
 
他认为,我国的人口红利仍然存在。劳动力资源近9亿人,有7亿多在就业。每年还有800万大学生毕业生。
 
按照人社部的预测,到2050年,中国劳动年龄人口会由2030年的8.3亿降到7亿左右。
 
党建读物《十九届四中全会<决定>学习辅导百问》的解答,可以代表最新的官方意见。
 
这本书中指出:优化生育政策必须于法有据,以“全面两孩”为基准的生育政策的提振作用还有待于进一步释放。2018年全国新出生人口比峰值年有所下降,需要密切关注这属于暂时的周期性波动还是可能较长期下滑。
 
也就是说,如果要优化生育政策,第一步是修订相关法律法规。这显然是人大的工作。
 
全面放开二孩时,就是这样。2015年年底,全国人大常委会修改了人口与计划生育法,在法律上确立了“国家提倡一对夫妻生育两个子女”(第十八条)。
 
从公开表态看,2018年当年的数据,还不能得出趋势性的判断。
 
因此,2019年的出生人口数,将非常关键。很有可能决定一个判断,是否在明年的全国两会前后,推动政策的调整。
 
04
 
等待的过程是焦灼的,尤其是对于还想生三孩、四孩的父母而言。
 
在现实中,生育三孩属于违法“超生”,仍然受到严格的处罚。
 
最近,广东云浮的一对警察、教师夫妇因生三孩,双双被单位辞退、开除。此前,他和妻子已生育两个孩子。老大是男孩,今年8岁。老二是女孩,今年3岁。
 
“妻子怀上第三胎,其实是一个意外。”夫妻俩还面临缴纳15万余元社会抚养费的处罚。
 
在山东枣庄,一桩“67岁老妇生女”的新闻,老夫妻高龄生育三胎,也面临超生、缴纳社会抚养费的处罚。
 
研究人口的学者梁建章为他们“鸣不平”:“我们需要大量的三孩四孩甚至更多孩子的家庭,他们对社会有利无害。”
 
在实施了多年计划生育后,鼓励人们生三孩、四孩,对于稳定生育率太重要了。
 
以梁建章、黄文政等为代表的学者,提出了一个“人口错觉”的概念。
 
只有当人们感觉三孩、四孩很普遍时,生育率才勉强达到更替水平。当独生子女比例很高时,其实生育率水平是极低的。
 
比如,假设你感觉到周围的孩子,有1/2来自三孩的“超生”家庭,有1/3来自二孩家庭,1/6是独生子女,你可能会觉得人口在膨胀。
 
但事实上,这时候三孩、二孩、一孩的家庭比例仅为1:1:1,生育率估算仅有1.75,每代人口将以20%的速度萎缩。
 
“不能以直观感受,来估测生育率。”事实上,中国人口的生育率,已经处于非常低的水平。
 
2018年中国人口出生率为10.94‰,为1949年以来最低。
梁建章一直在呼吁放开生育限制,写出一本书《中国人太多了吗?》
 
今年,在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上,梁建章说,到了2100年,中国的人口可能会少于美国,排在世界第三、第四的位置。
 
长期以来,计划生育宣传一味强调人口是负担,认为减少人口是好事,有利于提高人均GDP。
 
“事实上,对人均GDP来说,人口不仅是分母,更作用于分子”。
 
当务之急是:“怎么样让年轻人多生小孩。”
 
05
 
人口的巨变,对中国房地产市场来说,也是一头最大的“灰犀牛”。
 
有人称之为房地产最大“利空”,因为从长期来看,买房的人口越来越少。但即使不考虑生育政策调整,问题也没有那么简单。
 
新生人口数的锐减,直接影响是社会老龄化和养老、医保压力,但楼市的走向,要考虑到一个更为重大的影响要素:人口流动。
 
二十年之内,人口的持续流动仍将决定楼市的基本面。
 
上海的生育率只有0.7,但楼市还是那么坚挺,就是因为大量的人才想到这里发展。如果不严格限制,人口只会源源不断增长。
 
2018年,上海户籍常住人口自然增长率为-1.8‰,减少了2.6万。但全年常住人口却增加了5.45万。
 
只要上海想要吸纳人才流入,只要稍微降低门槛,完全不是问题。
 
在经济活跃的长三角地区,许多城市人口都在增长。比如宁波2018年常住人口增长19.7万,南京常住人口增加10.1万,杭州常住人口增长33.8万。
 
目前,各大城市“抢人大战”愈演愈烈,碾压性地从小城市、农村汲取人口,已成为一大趋势。
 
粤港澳大湾区的深圳、广州、佛山、珠海等明星城市,更是吸纳人口的大户。
广深每年的人口增量在50万人左右,领先全国。这两座城市目前常住人口统计尚未超过1500万人,仍有巨大的膨胀空间。
 
就连“小而美”的珠海,去年的人口增速高达7.12%。
 
整个粤港澳大湾区,将在人口持续流入的状态下,用30年的时间,实现人口翻一倍的爆炸性增长。从现在的7000万,增加到1.4亿。
 
在这样的增速下,可以说,人口的自然增长率是几乎忽略不计的。
 
另一方面,随着人口向大城市、大都市圈流动,小城市和农村人口流失,越来越多的“鹤岗”会出现,房子白菜价也卖不出去。
 
在中国偏远地区,类似的城市还有很多,比如黑龙江七台河、甘肃玉门、辽宁阜新等等,甚至部分地区房价比我们所能想象的更加低。
 
如果出生人口真的出现“断崖式下跌”,我们的判断将加速到来:小城市全面日本化,大城市全面香港化。
 
小城市房价下降,空置越来越严重;大城市房价缓慢上涨,购房者排队摇号。
 
就是在大城市不同的地段,分化也会出现,房价的差异将被拉大。
 
据说中国统计住宅人均已经达到1.1套,非常高了,为什么好的地段房子还是很抢手?就是因为很多住房,分布在小城市、农村,随着人口流出,送人都不要了。
 
2018年,中国城镇化率为59.58%,距发达国家的水平还差15个百分点。即使城镇化率被低估,仍然有巨量的人口增长空间。
 
这也是为什么,中国的楼市的机会,永远在大城市和城市群的原因。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