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智谷趋势 > 拜登的“经济天团”浮出水面,“奥巴马时代”回归?

拜登的“经济天团”浮出水面,“奥巴马时代”回归?

◎作者 | Irene Zhou
 
◎来源 | 秦朔朋友圈(qspyq2015) 已获授权
 
美国当选总统拜登的经济团队名单已浮出水面。
 
除了正式提名前美联储主席耶伦(Janet Yellen)担仼财长外,管理和预算委员办公室(OMB)、经济顾问委员会(CEA)等关键经济部门的成员名单也已揭面。
 
除了耶伦是女性被提名人,拜登还将提名中左翼智库美国进步中心CEO Neera Tanden领导管理和预算委员办公室,提名普林斯顿大学劳动力经济学家Cecilia Rouse领导经济顾问委员会。
 
上述三名女性的提名完全履行了拜登关于吸纳更多女性作为政府决策者的承诺。
 
若提名获得参议院通过,也将创下多个纪录,包括美国历史上首位女性财长、首位领导经济顾问委员会的黑人女性,以及第一个领导管理和预算办公室的印度裔女性。
 
盘点“经济天团”成员
 
我们不妨先来具体盘点一下“经济天团”的成员。
 
首先就是美国财长人选耶伦。
 
笔者上周便在文章中介绍了这一最受关注和赞赏的提名。
 
耶伦虽从未在美国财政部担任任何职位,但她的履历不输仼何财长。
 
2014年被提名为美联储主席前,耶伦曾担任旧金山联储主席、美联储理事和美联储副主席,也是克林顿时期的髙级经济顾问。
 
耶伦虽然是民主党人,但2014年获奥巴马提名为美联储主席时,她以56票赞成、26票反对的高票数获得了参议院确认,得到了两党议员的共同支持。
 
耶伦是美联储历史上第一任女主席,若被正式提名,那么她也将成为第一位领导过美国财政部、央行和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的女性。
 
面对当前“分裂的国会”,拜登任命一位能获得共识的财长是推进财政刺激的关键。
 
当前,美国经济前景极不确定,经济可能中期内因疫苗面世而强劲反弹,但现任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表示,冬季仍可能是“艰难的几个月”,大量小企业面临关门的风险,可能需追加财政刺激,财政刺激过头的风险比刺激不够的风险低。
 
拜登过渡团队则认为,在预防政府过早撤出刺激政策方面,耶伦是个可靠的权威人选。
 
如果未来美国会不愿意采取额外行动,耶伦能牵头与美联储和其他行政部门机构紧密合作,设计更多支持性的政策。
 
耶伦的副手人选,即副财长也被曝光——Adewale Adeyemo。
 
自2019年以来,Adeyemo一直担任奥巴马基金会的主席。
 
2017年至2019年期间,他担任贝莱德(BlackRock)高级顾问。
 
在奥巴马政府时期,他是美国财政部在跨太平洋伙伴关系(TPP)贸易协议的货币协议方面的首席谈判代表。
 
2010年,他是首批负责设立消费者金融保护局(CFPB)的官员之一。
 
Adeyemo小时候便随家人从尼日利亚移民到美国,他此次将成为财政部的第一位黑人副部长。
 
再来则是管理和预算办公室(OMB)主任人选Neera Tanden。
 
Tanden是前美国国务卿希拉里的顾问,在2016年帮助希拉里战胜桑德斯,获得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
 
在奥巴马执政期间,Tanden也是“奥巴马医改”(the Affordable Care Act)的设计师之一,她对特眀普的批评向来直言不讳。
 
不过,Tanden的提名存在较大的争议,如果共和党在明年1月5日拿下参议院的另外两个席位,他们不太可能轻易通过这一提名。
 
更多观点认为,这一提名可能会被牺牲掉,参议院对该提名的否决将平息共和党人对拜登的怒气,让其他提名人选更容易获得确认。
 
另一位女性成员是被提名为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CEA)的Cecilia Rouse。
 
CEA也可以说是最核心的经济部门,职责是就经济政策向美国总统提供建议。
 
拜登此前直言不讳,称自己要听的是自己需要知道的,而不是自己想要听到的(这似乎在暗指特朗普)。
 
Rouse是普林斯顿大学公共和囯际事务学院的院长,在教育经济学方面闻名世界。
 
她曾在克林顿政府时期担任国家经济委员会成员。
 
在奥巴马8年任期的前2年,她就是当时的CEA成员,帮助制定政策鼓励雇主提高雇佣率。
 
她还主张采取更多财政刺激措施以帮助经济快速从次贷危机后的衰退中复苏。
 
如果她的提名得到参议院确认,她将成为首位领导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的黑人女性。
 
除了CEA主席人选,在CEA核心成员中,拜登还将提名两位高级经济学家——Jared Bernstein和Heather Boushey,两人都是自由派劳动力市场经济学家,可见拜登对于重振疫情后劳动力市场、重启经济议程的强烈关注。
 
Bernstein曾是拜登担任副总统时期任命的首席经济学家,对失业率和强劲经济增长对提供工人力量及薪资水平做过大量研究。
 
他是奥巴马政府在2009年前几个月推出的约8000亿美元经济刺激计划背后的设计师。
 
自2011年以来,他一直是左倾的无党派机构预算与政策重点中心(Center on Budget and Policy Priorities)的高级研究员。
 
另一位女性经济学家Boushey的硏究领域则专注于政府政策在提高女性劳动力参与率上的影响。
 
她和Bernstein都认为,日益加剧的不平等是对经济的威胁,并强调政府应该努力支持、赋予工人权力。
 
今年,Boushey也是向拜登提供每日经济简报的顾问小组成员之一。
 
她是华盛顿公平增长中心(Washington Center for Equitable Growth)的CEO,该中心是她在2013年创立的非营利研究机构。
 
她曾担任克林顿2016年总统过渡团队的首席经济学家。
 
拜登还选择了奥巴马时代的经济助理Brian Deese领导国家经济委员会,曾帮助主导政府对美国汽车行业的救助。
 
Deese不是一名学术类型的经济学家,而是一名经济决策人士,他曾为奥巴马2008年的竞选工作出力,后来加入了奥巴马的国家经济委员会,最终升为副主任。
 
他也是管理预算办公室副主任和总统高级顾问,并在2015年国际气候变化协议的谈判中发挥核心作用。
 
离开白宫后,Deese下海加入了贝莱德,担任可持续投资业务全球主管。
 
不得不服贝莱德和美国政府之间的良好关系,此次贝莱德还被美联储委任执行公司债券购买计划。
 
拜登选择Deese领导国家经济委员会,意味着拜登将致力于为他的立法议程制定一项基础设施改革方案,该方案的主要特点是加大对清洁能源倡议的支出。
 
“奥巴马时代”回归?
 
看过这份名单后,想必你可以知道为何笔者将这一团队称为“经济天团”。
 
值得一提的是,拜登的任命充满了奥巴马时代的影子——Neera Tanden和Cecilia Rouse都曾是奥巴马任下的关键人物,前者是“奥巴马医改”的幕后军师,后者则是奥巴马任期头两年的经济顾问委员会成员,帮助制定政策鼓励雇主提高雇佣率。
 
此外,拜登提名的高级经济学家Jared Bernstein也是拜登担任副总统时期任命的首席经济学家。
 
但是,对很多仍有深刻金融危机记忆的人而言,“有奥巴马的影子”并不是什么好事。
 
尽管奥巴马如今被标榜为将经济救出泥潭的人,但是财政刺激力度不足、收回太快也导致经济复苏奇慢无比。
 
例如,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克鲁格曼(Paul Krugman)在2014年于《纽约时报》撰文指出这一失败的政策——“美国的财政政策在2010年以后一直走在完全错误的方向。
 
刺激政策被认定失败后,创造就业这四个字基本上在华盛顿的讨论中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对预算赤字的一往情深。
 
在复苏法案和食品券、失业救济金等社会安全网项目的作用下,政府支出曾有短暂的提升,但后来又开始下降,其中公共投资的情况最糟。
 
这种反刺激政策毁掉了数以百万计的就业岗位。
 
换句话说,刺激政策这个故事总体来看是个悲剧。
 
一场好但还不够好的政策行动,最终被人说成是失败,从而给极具毁灭性的路线错误埋下伏笔。”
 
也正因这种痛苦的记忆如此之深刻,《华尔街日报》在经济团队提名揭面后的11月30日发布评论版文章,题为“奥巴马经济学家的回归”(Return of the Obama Economists),其中特别写道,“如果说拜登试图将新政府的阵容同奥巴马时期区别开来,那么他在经济团队的选择上并不是那么成功。
 
这些都是奥巴马时期的老将,笃信扩大支出、加强监管、提高税收和维持宽松的货币政策。
 
我们就希望这次的结果比上次好吧,奥巴马时期就出现了经济的‘长期滞涨’(secular stagnation)。”
 
长期停滞假设是克林顿政府时期的美国财长、前哈佛大学校长劳伦斯·萨默斯(Larry Summers)提出的,他在2013年抛出了这一概念,认为一系列因素将使经济增长长期低迷。
 
在奥巴马第二个四年总统任期,萨默斯的假说似乎是对的——这一时期美国经济年平均增长率为2.2%,低于历史上的经济复苏期间的平均值。
 
当时,华尔街也批判危机后的金融监管过于严苛。
 
当年,民主党执政下对财政可持续性或控制财政赤字的关注似乎成了经济复苏的拦路虎,美联储只能孤军奋战。
 
但要知道孤立无援的货币政策是无法真正拉动实体经济的,最终只能滋长金融泡沫,关键在于政府要加大公共投资、刺激就业等等。
 
这次是否拜登政府会重蹈覆辙?有观点认为,从很多方面来看,拜登的经济团队在一个方向上是一致的,即致力于让经济运转起来,通过强劲经济增长和走低的失业率来推动薪资水平上涨。
 
但这可能意味着,和以前不同,不论对联邦预算赤字产生怎样的影响,他们都将加大开支,以帮助工人、企业和地方政府从新冠引发的经济衰退中复苏。
 
如果真是如此,这也标志着民主党总统政策纲领,已经从克林顿和奥巴马时代的赤字削减方向转变。
 
不过,未来的挑战仍然巨大。
 
虽然奥巴马-拜登政府在2009年1月上任前,美国经济面临着金融危机的严峻挑战,但优势在于,当时民主党人同时掌控着国会众议院和参议院的多数席位,确保奥巴马-拜登政府拿到了50年来最好的“经济牌”。
 
这一次,拜登并没那么幸运。
 
美国国会参议院的归属将在明年1月5日确定。
 
在参议院改选中,共和党和民主党分别占据50席和48席,佐治亚州的2个席位成为两党最终全力争夺的目标。
 
如果佐治亚州的2个席位最终被共和党拿下,则将岀现共和党继续控制参议院的情况,届时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就可以行使权力,对拜登的政策构成牵制,这就意味着新一轮财政刺激可能会大打折扣。
 
就在11月19日,现任财长姆努钦向美联储提出将部分紧急工具的有效期延长90天,但要求立即停用购买企业债和市政债以及支持小企业贷款的五种工具,并回笼上一轮刺激政策中没有使用的资金,纳入到下一轮经济刺激计划中重新使用。
 
有分析认为,当前姆努钦面临一些共和党国会议员的压力,随着经济复苏形势的好转,共和党议员担心政府的紧急工具扭曲了市场。
 
但是,这些论点显然站不住脚。
 
拜登有望履行多元化竞选承诺
 
尽管担忧仍存,但“经济天团”名单的确体现了拜登在用人方面的技巧,也完全体现了他在竞选中作岀的多元化承诺,并释放岀明确的信号,即未来的美国政府经济政策将由自由派经济学家制定,并且极为注重工人赋权这一促经济增长手段。
 
关键的是,拜登的CEA团队中,不乏直言不讳主张采取积极财政刺激措施、以帮助经济迅速恢复到疫情前健康状态的经济学家。
 
从这些顾问此前公开发表的观点来看,他们都希望在教育、基建设施和绿色经济等自由派关注领域发力,提振经济长期潜能,并旨在深化缩小经济中种族差异的政策改革。
 
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经济学家、奥巴马时期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Jason Furman认为,拜登的经济团队人事任命表明,他将完全履行对提高劳动人民薪酬的承诺。
 
未来领导美国财政部和经济顾问委员会的,是4位美国最好的劳动力市场经济学家(包括耶伦在内)。
 
因为新冠疫情缩减了政府收入,同时导致支出猛增,美国联邦预算赤字在2020财年达3.1万亿美元的历史新高,是此前最高记录的两倍多。
 
3.1万亿美元的年度赤字水平刷新了2009年创下的1.4万亿美元的历史记录。
 
不过,目前拜登团队并没有对此表示担忧。
 
事实上,为了应对疫情对经济造成的创伤,2008年金融危机后政策制定者们反复强调的“财政整顿”已被抛到九霄云外,孜孜不倦捍卫自身独立性的央行,亦将重心转到了如何与财政政策的协调上。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测,2020年全球公共债务很可能创下历史新高,达到全球GDP的近100%。
 
各国政府危机应对措施的总规模在全球范围内达12万亿美元的惊人水平,未来全球公共债务占GDP的比率将进一步攀升,直到2025年才会小幅降至100%附近。
 
但与10年前开出的药方不同,IMF此次认为大多数能自由借款的发达经济体,将无需计划在疫情过后实施紧缩政策以恢复公共财政健康,这是因为超低的利率降低了偿债成本,后续的经济复苏也会提升分母从而使得债务率下降,而当前的关键仍是挽救生命和生计,毕竟新冠和2008年金融危机不同,这次完全是外部冲击,各界仍然相信,随着疫苗逐步就位,明年经济复苏仍是主线。
 
参考文献:
 
1)Janet Yellen in 2019. PHOTO: ANDREW HARNIK/ASSOCIATED PRESS;
 
2)Adewale Adeyemo. PHOTO: TREASURY DEPARTMENT;
 
3)Neera Tanden in 2019. PHOTO: ETHAN MILLER/GETTY IMAGES;
 
4)Cecilia Rouse in 2016. PHOTO: MEL EVANS/ASSOCIATED PRESS;
 
5)Jared Bernstein in 2019. PHOTO: TAYLOR GLASCOCK/BLOOMBERG NEWS;
 
6)Heather Boushey in 2015. PHOTO: WIN MCNAMEE/GETTY IMAGES ;
 
7)Brian Deese in 2015. PHOTO: JACQUELYN MARTIN/ASSOCIATED PRESS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