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智谷趋势 > 港府钱袋子告急,推倒了第一张多米诺骨牌,影响全国

港府钱袋子告急,推倒了第一张多米诺骨牌,影响全国

◎智谷趋势(ID:zgtrend) | 朝阳
 
到底是要割内地的韭菜,还是港府没钱了?
 
这就是24日香港罕见的在盘中宣布上调印花税后,给坊间留下的最大悬念。
 
这两种说法都其来有自——
 
港府2020年创下史上最大赤字,现在身陷赤字周期,财政吃紧,偏偏最重要的卖地收入大幅下挫……
 
至于割韭菜的说法源于涌入香港的热钱火热,需要适时给港股市场降温,打击短线炒作,既能割韭菜,还能为之后全球量化宽松政策退出做准备。
 
不论是哪一种说法,都无法掩盖疫情无法平息、支柱产业受创、楼市危机压顶、动荡冲突难平、贫富极端分化的这些个冰冷的事实。
 
如今,正是“东方之珠”的暗淡时刻。
 
香港在经历了中美贸易战、抗议动荡、长期疫情封锁的三重打击后,其身上的很多光环已经在散去。
 
而属于上个世纪遗留下的基底性难题,香港楼市、金融业独大、经济结构失活,正变得更加逼仄,而致命。
 
印花税黑天鹅背后,的确是一个极度缺钱的港府。
 
昨天,香港经济日报首先捅出了印花税要上调的消息,恒生指数马上开始大跌,带着A股也往下走。
 
起初大家还半信半疑,因为调整印花税不是小事,按理来说不会不提前放风,随即日报也撤回了相关报道。
 
但到了午间,香港财政司司长陈茂波公布了2021至2022年《财政预算案》,不但坐实了印花税上调30%至0.13%的消息,还将香港特区政府目前的财政赤字问题摆上台。
 
之后恒生指数一举跌穿30000点,A股沪市失守3600点。
 
老股民都知道,这里的印花税是针对股票交易的,上调之后的港股买卖双方按交易金额的0.13%支付印花税,合计缴纳0.26%。
 
相比之下,A股市场只单向征收0.1%,国际上以美国为首的一些交易所已经不再征收印花税。新加坡收0.2%,英国相对较高要收0.5%。
 
当晚,美国证交会公布,将交易规费收费标准从0.00221%降至0.00051%,并且仅收取卖出订单。
 
虽然这两者并不是一码事,但是0.13%(0.26%)和0.00051%这两个数字直接放到一起,还是很有冲击力。
 
香港的印花税率从1993年就开始下调,在2001年达到0.1%并一直施行至今。如今打破沿用20年的税率,能说明什么问题?
 
港府在担心没钱。
 
香港特区政府新公布的对新一年财政赤字预估达到1016亿港元,而且未来几年都将出现赤字。这意味着,过去香港保持了长达15年的财政盈余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在近一年内,受疫情不断反复的影响,港府的财政储备减少了近30%,降至约8000亿港元。
 
在去年疫情困难时期,港府出台了多轮纾困措施,光是每人发钱10000港元的操作就让财政出血。而在零售业、旅游业、餐饮业、航运物流业等瘫痪后,为了保就业、保产业,港府也拿出了大笔资金输血。
 
这次预算案上透露,港府近期还将推出一个1200亿港元的逆周期操作计划,来为陷入衰退期的香港经济注入活力;
 
同时还将向近720万的符合资格的香港居民发放5000港元消费券,这又是360亿港元的开支;
 
政府还将预留超84亿港元用于新冠疫苗的采买和接种工作,争取在今年为大部分香港居民免费接种疫苗,推动生活正常化;
 
与此同时,还有大量的公共设施建设、基建建设、旧房改造等工程亟待用资……
 
哪儿哪儿都要钱,张口就是几十亿,而香港财政收入主要有4个主要来源——卖地、利得税、印花税、薪俸税。
 
向土地要钱,谁会比香港模式玩得溜呢?
 
卖地收入能占到政府收入的约四分之一,是最重要的收入来源。
 
然而,据统计,整个2020年港府的卖地收入仅为369亿港元,与2019年的1311亿港元相比大跌了72%。
 
收入的下跌,港府必须推行开源节流的政策,从其他几项主要收入来源——各大税收上蓐出更多的钱来。
 
香港最近5个财年的股票交易印花税收入基本上都超过了330亿港元,占整体印花税收入的一半,在香港财政收入中占比约6%-7%。
 
今天的消息是,计划从8月1日起上调股票印花税。那么对财政带来的税收增量主要集中在下一个财年,在100亿港元左右。
 
这对于港府需要的资金来说,也鹭鸶腿上劈精肉。
 
毫不夸张的说,香港目前走到了自亚洲金融风暴以来,甚至是60年以来的最具挑战的时刻。
 
用这些最直观的数据,谁都能看出目前香港经济处于一个什么状态。
 
2020年,香港GDP整体收缩6.1%,这是60年以来香港经济的最大跌幅。
 
同时,这也造成了香港史上首次经济连年下跌——2019年香港GDP下跌1.2%。
 
这让人回想起亚洲金融风暴时期的香港,1998年其GDP大跌5%,当时的整个港岛社会,也充斥着动荡和不安的激涌。
 
财政司司长陈茂波表示,在考虑内外最新形势,以及财政措施的提振作用,预计香港今年GDP增长在3.5%到5.5%之间。
 
另一个数字,据最新1月份的统计,香港的失业率已经上涨到了7%,创下了自2004年以来的最高记录。其中消费行业和旅游行业的失业率都高达11.3%。
 
而截至去年底,失业人数已经逼近25万人。单是维持失业保障和社会援助的资金就不容易。而港府连续推出的“保就业”项目,推动中小企业吸纳就业的支撑,也只能创造临时工作岗位暂时缓解。
 
有调查显示,有77.9%的香港青年考虑到大湾区内的城市去工作。
 
同时,香港出现了首例人口负增长。目前人口降至747.4万人,较上一年减少0.6%,这与近5万的人口净移出的移民小高峰直接相关。
 
就业的复苏,关键还是要靠经济的复苏。
 
香港的几个支柱产业中,旅游业方面,2020年只有357万人次的旅客访港,按年计算大跌超过90%,在几个主要节假日的数据更是大减99%。
 
旅游业的恢复不会轻松,即便疫情控制住,也不会迅速完全放开和恢复,而这又与消费、酒店、餐饮等行业直接相关。
 
2020年香港零售销售总额同比下跌了24.3%,是有史以来最大跌幅,大量商户和老字号的倒闭已经不是新闻。
 
也只有金融业,仍能在危机中保持坚挺。并且随着其他几个支柱行业的下滑,金融业在香港GDP的比重由16.2%上升到了21.1%。
 
产业结构的极化与严重失衡,曾经让香港失去了重要的发展科技产业完整生态的机会。而如今,也只能依靠新经济、科技公司在港融资上市的方式,重新寻找切入创新产业的机会。
 
产业恢复风雨如晦,而另一个最大的炸弹还在变得更加膨胀。
 
根据最新的全球住宅负担报告,全球92个主要市场和地区中,香港楼价已经连续11年被评为泡沫最严重楼市,香港房价的中位值,已经是当地家庭收入中值的20.7倍。
 
然而港府并不具备调控香港楼市的能力,除了加大卖地增收,改善土地供应程度外,并无其他看法。香港地产界人士看来,今年香港楼市只会更加疯涨,甚至上浮10%。
 
这是要闹出乱子的。
 
长期以来,香港的区域综合竞争优势就是那几个:
 
连接东西方的金融中心,中国的对外桥头堡,全球公认的完善法律秩序,社会治安良好,基础设施便利,以及宽容的税率政策。
 
然而香港在经济基础被动摇的情况下,已经出现了整体社会结构失序的危机,这在过去一两年的时间里让香港散去了很多的光环。
 
如果港府不能做到发挥政府对社会收入的分配角色,调度社会资源为更广大的市民阶层做到“六稳六保”,那么当下香港社会的极端分化,和阶层间冲突摩擦的情况不会停止,一个共同富裕的美好未来也不会到来。
 
如今是一个不进则退的年头,不确定性被放到最大。不改变,固守成规,只会注定陷入被动,并在即将来临的竞争升级中失去更多机会。
 
幸运的是,香港的国际金融地位犹在。
 
香港财经事务及库存局局长许正宇表示,无意通过上调印花税来切断南向资金流动。
 
对于追求长期投资,相信价值投资的人士来说,以及对广大的机构投资者而言,印花税的浮动影响并不大,随着香港经济的恢复,已经更多新经济、科技公司的赴港上市,市场热度还会迅速回温。
 
香港仍然是内地企业吸收外资的最重要通道,而且这个地位未来5-10年都不会动摇。香港还有时间重整旗鼓。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