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智谷趋势 > 汇率、股市崩盘,央行行长被开,这个大国为何又残了?

汇率、股市崩盘,央行行长被开,这个大国为何又残了?

◎作者 | 地球知识局
 
土耳其货币、股市再一次全崩了!
 
说真的,类似新闻近年循环播放。但昨天,它的的确确又发生了!
 
当地时间3月22日凌晨,土耳其里拉暴跌,土耳其里拉对美元汇率从7.2:1一度跌至8.4:1,土耳其里拉兑美元一度暴跌17%。仅仅4个小时内美元就对里拉升值了11.7%。
当地时间3月20日凌晨,土耳其政府发布由总统埃尔多安签名的官方公告,前行长阿巴尔被解职,这被认为与3月18日土耳其央行加息有关。当天,土耳其央行宣布将基准利率从17%提高至19%。加息力度是市场预期的两倍。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今年早些时候曾表示,他完全反对高利率,并称高利率不能让国家得到发展。这也是埃尔多安两年内开掉的第三个行长。
 
于是市场做出了反应,看空土耳其!除了里拉大跌外,土耳其股市熔断,交易停摆。
伊玛目经济学
 
2003年埃尔多安当上土耳其总理,步入政治生涯的巅峰。当了11年的总理后,埃尔多安对北面的普京和梅德韦杰夫有样学样,与自己忠心耿耿的搭档耶尔德勒姆玩起二人转。
 
对俄式玩法的兴趣可能来自血统,毕竟埃尔多安祖上是格鲁吉亚人,和斯大林是同胞,只不过后来逃到了土耳其。
 
然而如今又重返俄国
 
参观莫斯科的清真寺
 
不过当时的土耳其总统还只是一个虚职,即使借着搭档,也只能说是垂帘听政。这当然不过瘾,2016年他推动修宪,并以微弱优势获胜,土耳其总理职位就这么被终结。这下总统变成了实权职位,且权利比之前的总理还要高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仔细算来,无论怎么倒手,埃尔多安一直都是土耳其总舵手,自然而然地掌控着土耳其经济的走向。不过埃尔多安对经济,似乎并不那么在行。
 
埃尔多安早年并无从政打算,只想继承家业,当个清真寺里的伊玛目。在小学毕业后,埃尔多安进了哈提布伊玛目专科宗教学校念书,但之后不知为何(可能是因为背不出来经文),埃尔多安转到另一所普通高中学习去了。
 
高中毕业后,埃尔多安进入阿克萨赖经济与商业学院攻读工商管理专业,现在这个学校已经被马尔马拉大学经管学院兼并了。但埃尔多安好像没有什么学经管的天赋,hold不住这个杂且泛的专业,偷偷跑去土超卡辛帕沙俱乐部里踢足球了。
 
还真别说,他还真踢出了点名气。同城的土超费伦巴治俱乐部看他是个苗子,想挖墙角。但埃尔多安他爸觉得踢球不能当饭吃,阻止了儿子转会过去成为职业球员,于是土耳其少了个与京多安齐名的天才球星,格鲁吉亚多了个与斯大林比肩的领袖同胞。
 
不踢球了,工商管理学得半杯水的埃尔多安混起了土耳其全国大学生联盟。虽然没有经济天赋,做政治工作他倒是有一套,在组织里一路高升,坐上了领导的位置。
 
这颗政治新星很快引起了政客们的注意。1976年,年方22的埃尔多安被“钦定”,成了土耳其民族救国党下属青年团伊斯坦布尔贝伊奥卢区分支的主席,没过多久被提拔成了该党青年团伊斯坦布尔市的主席。
 
民族救国党由土耳其前总理创立,此人名叫纳吉梅丁·埃尔巴坎,其中“纳吉梅丁”是阿拉伯语外来词,意为宗教之星。从党主席的名字里就不难看出这是个伊斯兰主义政党。
 
看来,埃尔多安的天赋还是在演说和动员。清真寺的讲坛对他来说太小,他要当土耳其政坛的伊玛目,带领土耳其回归“正统”——向东看,拥抱伊斯兰世界的兄弟们。
 
他需要更大、更大、更大的演讲舞台 。
 
绿色金融
 
但光会演讲,让人和他一起做梦肯定是不行的,老百姓要确认自己日子过得好才会投票。换言之,也就是谁能让老百姓变有钱,谁就能上台。
 
这可有点为难埃尔多安了。毕竟是一个经管学院的肄业生,传统的经济空手段比如什么“宏观调控”、“微观调控”、“行政调控”,基本是一番两瞪眼。但要让老百姓有钱还是可以做到的——大水漫灌多印钱就好啦。
土耳其广义货币供应总量增长图, 可见埃尔多安真的是个人形自走印钞机
 
但埃尔多安并不是一直这样的。早在他还是伊斯坦布尔市长的时候,曾经靠开放市场,吸引了40亿美元的投资,拆东墙补西墙,还了20亿美元旧债,并以此解决了伊斯坦布尔市政中的长期问题:污染问题被他用全城改用天然气,并更新公交车车型的法子解决了;交通堵塞则通过“基建狂魔”式的大兴土木——砸钱搭桥,修立交,造高速彻底改善了。
 
城市层面这么玩大获全胜给了埃尔多安在国家层面也搞这套的信心。他当上土耳其总理后,为了促进消费,吸引投资,从而刺激经济,埃尔多安率先对存贷款利率发难,称其为“万恶之源”。
 
这番言论在日渐去世俗化的土耳其很有市场,毕竟8%的土耳其公民连个银行账户都没有。
 
而且这话还有一定的宗教依据。伊斯兰教自创立伊始就反对高利贷,之后更是扩展到了反对任何形式的利息,甚至在《古兰经》中称其为诈术。在“圣训”中,吃利息的人更是被诅咒要“安居”在火狱里,“在河里游泳并被灌石头吃”。
 
 
出于以上原因,不少穆斯林反对利息的存在,不去普通银行,而热衷于往存贷款不收取利息伊斯兰银行里跑。(不过根本原因怕还是为了省钱)
 
埃尔多安也是如此,他还在当总理的时候,就利用权力勒令央行强行压低存贷款利率。对拒不从命的央行人员还扣了一顶高帽子:“提高利率就是叛国。”。当上总统后,埃尔多安更是放话说:“银行靠存贷款吃利息过日子就是死路一条。”
 
他之后命令土耳其两家国有银行——人民银行(Halk Bankası)与农业银行(Ziraat Bankası)着手推出“绿色金融”账户——即符合伊斯兰金融规范的账户。
 
等一下,银行不靠存贷款利息的差值赚钱,难道是要去劫道么?
 
由于违反了基本的经济学规律,这个政策执行并不顺畅。于是今年7月,埃尔多安在任命自己女婿为土耳其财政部长的同时,还签署了一项新的总统法令,赋予自己任命土耳其央行行长、副行长以及货币政策委员的权力,并将央行行长任期从原来的5年缩短至4年。这无疑表明埃尔多安想抛开专业的经济学家,由自己这个门外汉直接操纵土耳其央行。
 
而先前的土耳其央行行长只因为说了句“央行的首要目标是稳定物价”,就被埃尔多安革了职,还在他授意下吃了官司。事后,埃尔多安居然还说:“保持央行的独立性不代表它可以不接总统的翎子。”
 
大放水
 
结果就是自2016年以来,土耳其政府一面把年通胀目标定在了5%,一面却一个劲放水,土耳其的货币供应量每年增长16%。这可是远高于通胀5%所搭配的供应货币增加13%的上限的,因而里拉飞速贬值,2016年当年里拉对美元3:1,现在都快7:1了。
 
同时总统在呼吁大家坚信里拉、买入里拉,仿佛大家都相信了。
 
通胀其实并不可怕,只要经济增速跟上,暂时还不至于引发社会危机。
 
自埃尔多安上任以来,就把他治理伊斯坦布尔那套模式照搬到了土耳其全国,举国上下大修高铁,造机场。有些基础建设根本没有什么经济效益,超发的货币和大把撒的币无法用实体经济的产出来回笼,直接导致土耳其现在有滞涨成“智障”的风险。
 
没事,埃尔多安还有一招——借外债。
 
但就算这样,土耳其目前每年的财政赤字还是高达2000亿美元。而与此同时欧盟各国对土耳其的投资,也因政治环境不稳而日渐枯竭。没有了外人输血,土耳其自己的外汇储备又只有可怜的850亿美元,债务危机愈演愈烈,最终拖累了因过度放水而本就脆弱的里拉。
 
不过对于一名有准备的职业政客来说,平凡年代并不令人喜欢,乱世才见能力,埃尔多安的表演又开始了。
 
汇率危机爆发后,他首先做的就是用嘴炮转移民众注意力:“有多股反土耳其势力在对土耳其发动袭击”,呼吁土耳其民众将手中的美元与黄金换成里拉,还说:“如果他们有美元,那我们有人民、正义与真主。”
 
结果真主没来,索罗斯来了,和当年亚洲金融危机时一样“合法合规”地继续薅羊毛。
各国CPI指数与通胀率的比例 土耳其同学一枝独秀
 
事实情况是,埃尔多安已经有点骑虎难下,并不想也没有能力控制通货膨胀。他在早期执政生涯里积累的经济学经验是增量环境下的扩张性思维,用低风控加杠杆的方式促进经济增长,其实相当粗暴。而在目前全球化退潮、大家日子都不好过的时候,保守性的经济方案才能保土耳其平安,而这并不在埃尔多安的选项里。
 
可是,汇率大战还在继续,埃尔多安必须打自己脸提高利率了。5月底,土耳其央行的调控举措姗姗来迟,把利率从8%猛然提到16.5%,8月初又再升为17.75%,希望以此挽救资本外流,保持里拉的币值。
效果嘛,看看最近和土耳其里拉有关系的新闻你就知道了。
 
但直到今天,埃尔多安依然固执地认为,凭借自己无限的权力,他可以无视经济规律,打败市场。他甚至还说出了“通货膨胀不会导致物价上升”这样匪夷所思的话。
 
可蔑视经济规律乃至自然规律的人,往往最后成了韭菜中长势最好的那一茬。
 
◎来源 | 地球知识局(diqiuzhishiju)已获授权



推荐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