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智谷趋势 > 制造业向东南亚转移,我们到底该怎么看?

制造业向东南亚转移,我们到底该怎么看?

 
◎作者 | 九边
◎来源 | 九边(ertoumu893)已获授权
 
制造业向东南亚转移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了,咱们该讨论的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进一步推导“该怎么应对”,而不是高喊口号。
 
类似“人口不能减少”,或者“工业不能转移”,这些都没意义,成年人的世界最基本的逻辑就是,这个世界根本不在乎你的感受。
 
关于制造业转移,这个问题我也一直在思考,中间有好几次观念的转变,到今天为止,我的观点是:
 
他们要转就转去吧,我们也有更好的选择。
 
01
成本问题
 
咱们的第一个问题是,他们为啥要转移?
 
首先是中国这边的成本越来越高。
 
这里的成本元素很多,人力的,环境的,政府的,都有。人力的比较明显,一般低端制造业最大的问题还不是工资低,而是枯燥乏味,经常十几个小时站在流水线前,每天两班倒,做一些完全机械重复的事,甚至连话也不让说,上趟厕所都要憋到特定时间。
 
这种生活可能60后能接受,70后也凑合,80后估计就没法接受了,问题是这类工厂只要年轻人,五六十岁的老头老太太人家还不要,只要90后,最好是95后,年轻力壮,正好给他们当干电池。
 
但是90后你们懂的,尤其是95后,别说去这类工厂了,让他们坐办公室都能跟领导打起来,所以那种工厂现在也叫“城市落脚点”,说的是不少村里的年轻人进城后没地方去,这时候一般去那种地方,去了发现根本没法接受,工作太过反人类,很快就跑了。
 
而且他们很快就发现,这类工厂不仅工作反人类,连工资也挺反动,工作垃圾工资还低,所以他们在这种地方上几天班就去干别的了。
 
说到这里,大家可能纳闷,那些工厂既然留不住人,就不能提高点工资?
 
也不是不能,很多工厂也是外包的,利润本来就很薄,他们的甲方就没给多少钱搞生产,如果给员工加工资,自己就不太赚了。
 
而且大家知道一个东西,叫微笑曲线,下图这样的:
 
 
制造业本身就是整个产业链里最不赚钱的那部分,利润非常薄,利润大头都被研发和销售等服务业给吃了,留给制造业的利润就那么点,想多给员工都难。
 
那怎么办?可不可以向中国内地迁徙呢?
 
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有交通成本制约。
 
我查了下,大概300公里陆运和10000公里海运成本差不多,也就是说,往内地溜达300公里,成本跟在大海里一万公里是一样的,如果能在一万公里以内找到下家,就不如去海外。
 
如果沿着长江往上游转移还是有可能的,毕竟长江可以跑大船,如果完全转到西部,可能本来也没多少的利润被陆运给吃光了。
 
从最近几年的经验来看,只有那些附加值高的产品才会从沿海向长江上游的重庆等城市转移,或者如果政府给补贴,也会向内陆转移。
 
说到这里,大家就明白了吧,随着大家不愿意干这种活,以及中国人力成本上升,这些企业只有两个发展方向:如果成本允许,就上机器人;如果成本不允许,就全世界沿着海岸线找人力便宜的地方。
 
说起机器人,大家第一反应是这玩意非常高大上,应该很贵吧?其实不能一概而论,有的机器人只有个手臂,只能做一两个机械的动作,雇的人也是作一两个动作,正好。
 
如果机械臂降价了,或者人力成本上升了,就可以考虑买。南方现在已经有不少“熄灯工厂”,里边全是这种机器臂,工人只有在需要替换坏掉的机械臂时才进去。
 
现在趋势很明显,如果动作太简单,工人摆弄一个零件,需要的时间十秒之内,大概率在未来几年会被机器取代掉。
 
如果工人需要一分多钟,可能还继续人工解决,上机械臂不划算。
 
如果动作比较复杂,一时半会机械臂取代不了人,或者说机械臂不太划算。那就得沿着海岸线去找人了,越南菲律宾就进入了视野。
 
这类工厂往往需要的不是人,而是给他们的机器配一个人形工具,所以越没个性越好,最好是那种在生存线上的人,他们最愿意干。
 
02
并不是所有工业我们都需要
 
人力成本这个问题好理解,但不是最关键的,更关键是中国现在也不太欢迎这类企业,很多优惠减免措施取消了,又在搞环评,一轮又一轮,很多企业被赶出去了。
 
这一点大家可能纳闷了,这又是哪一出?制造业立国,为啥要赶?
 
其实也不复杂,工业和工业不一样,工业中有一部分也不那么美丽,整体可以分成三类。
 
第一类是没有技术含量,上下游也不在我们国家,工厂里也没有上升空间,每个人做一个月和做十年都是一样的。整个生产车间没一个人需要带脑子,把年轻人当牲口使,如果用废了就扔回社会,相当于成本让社会担着。这几年搬走的主要是这种。
 
第二类是国产电器那种,尽管收益没法跟头部和互联网公司比,但产量巨大,而且整个价值链都在手里,从专利到销售网络都在国内,是内循环利器。它们也在进化,这些年电器行业可以说是很成功的国产替代领域。
 
他们还有个好处,员工通过磨砺可以成长往上爬。这种企业搬走就比较少,因为他们需要带脑子的员工,东南亚提供不了。
 
第三类的代表就是京东方和大疆那种,初期投入巨大,后期产出也大得离谱。这类企业不仅是政府鼓励的,而且不惜投入重资去支持,接下来我国重点发展的也是这类工业。
 
这类企业优点很明显,它是不断进化的。在研发过程中,不断培养能打硬仗的工程师和干部,这些人通过自己的经验和知识,又可以做出更复杂更高水准的产品。
 
这些干部就算将来离开公司,也能把经验和技术扩散出去,对整个社会都是有帮助的。这类企业最难搬走,因为他们并不依赖年轻劳动力,他们依赖中国的人才库和上下游产业群。
 
而且上文说了,生产其实不太盈利,最盈利的是研发和销售。
 
不少人看到这个,很容易把研发销售与生产对立起来,觉得那两个领域真讨厌。千万别这么想,如果研发和销售在海外,生产在国内,大部分外企都是这样的,那确实很对立。一旦研发销售生产都在国内,那它们就是利益共同体了。
 
第三类企业把研发和销售控制在手里,整个链条上的利润都被自己吃了,能反哺制造领域,不往死里压榨工人,这就不是代工能比的。
 
代工都是把最赚钱的部分让别人吃了,我们做最苦最累最没钱的部分,而且没啥提升。现代制造业跟古代作坊不一样,功能改进主要在实验室,不在制造现场。
 
这三种工业类型其实是不同阶段的三个发展型号,每一代都跟上一代有点像,但是又不大一样。
 
我国当初起步就是搞第一类,这些企业给中国赚到了最早的启动资金,把国外的管理技术带入中国。
 
随后我国自己的企业从草莽中崛起,学习了他们的技术和管理方式后,也就产生了第二类。最近这些年出现了第三类,又硬又能打的国产品牌。
 
不同类型的企业在不同阶段都有各自的合理性,四十年前我们倒是想发展第三类,也没法发展。如果四十年后的今天,我们还在以第一类企业为荣,那就是脑子被驴踢了。
 
更重要的是,人在第一类企业里是没有任何提升的,那是个高度螺丝化的地方,为了提升效率,把工序一直拆分到每个人就几个动作,掐着秒表让你操作,而你甚至不知道你在做啥,也就谈不上进步和提升,只能是手越来越快。
 
这就跟驴拉磨似的,工作量按理说可以绕地球一圈了,其实还在一平米见方的地方,大家要明白一个道理,人力之所以是资源,是因为可以提升,如果不能提升当牲口使,那根本不是资源。
 
现在年轻人数量本来就不足,你把大家圈起来搞这玩意,年轻人自己不大乐意,政府肯定也不是太满意。
 
这种操作一般都是在工业化前期,国内实在是没有任何启动资金,只能搞点血汗工厂赚钱,就好像美国崛起前主要业务是给英国种棉花,等自己发展起来,就不想搞这事了,北方联邦军南下,烧掉庄园枪毙庄园主,强制来了一拨产业升级。
 
现在美国肯定不可能去种棉花度日了,中国也不可能继续把越来越稀缺的工业用地给血汗工厂,更不可能把越来越少的年轻人当燃料给血汗工厂烧。
 
中国在2012年达到了劳动人口的顶峰(是劳动人口,不是人口),从那以后开始变少,工人工资上涨明显,这种上涨导致不少工厂出走。也就在那一年,中国开始进入了“去工业化阶段”。
 
“去工业化”这个词听着很吓人,第一感觉中国今后不搞工业了。其实不是,这个词说今后不会像以前那样无条件欢迎别人来建厂,要提升产业质量,不能再以量取胜。
 
问题是产业要升级,往往会导致社会的服务业占比越来越大。
 
这一点大家可能理解起来很费劲,好好的聊工业,怎么就跑服务业去了?而且拜一些人的奇怪宣传,竟然污名化服务业,这就有点反智了,今天把这个逻辑说清楚。
 
因为不想干苦力就得升级,想升级工业就得不断研发、提高科技水平不是?还得得到融资方面的支持。
 
研发就是服务业,科研就是服务业,对应的金融支持也是服务业。
 
所以说,你如果不准备像以前一样一直搞低端生产,而是准备提高科研水平,那就得不断投入经费搞研发,这种情况下,服务业就开始蓬勃发展。上一张图,大家可以看看:
 
 
大概就在2012年左右,第三产业的比重增加值开始超过第二产业,并且从业者也开始不断攀升。
 
2011年末全国就业人员中,第一产业就业人员占34.8%;第二产业就业人员占29.5%;第三产业就业人员占35.7%
 
截至2019年年末,其中城镇就业人员4.4亿人。全国就业人员中,第一产业就业人员占25.1%,第二产业就业人员占27.5%,第三产业就业人员占47.4%。第三产业就业人员占比连续5年上升,比2015年提高5个百分点。
 
也就是说,过去十年前两个产业的人口都在减少,一直在向第三产业集中。如果不出意外,这个趋势还会继续。
 
而高端产能是供不应求的,比如显卡、芯片,低端产能却是严重过剩的。中国的血汗工厂互相竞争,互相压价,以至于后来不少企业都基本赚不到钱,甚至赔钱,靠外贸补贴度日。
 
不过这种状态今年可能要终结了,国家刚取消了146种产品的出口退税,不少工厂就要停工了。
 
更重要的是,工厂员工工资太低,也没啥上涨空间,就没啥购买力,我们经常聊的内循环,内需,城镇居民消费,都和这些人不太搭边。
 
这段时间都在讨论“人口结构”,“社保危机”,担心年轻人少了,社保也不够。问题是,如果年轻人都流入这种企业,连五险一金也不交,他们对社保的帮助基本为零。这类人口再多,也没啥帮助。
 
说到这里,大家也就彻底明白为啥年轻人尽管学历不好,但依旧用脚投票,能不去就坚决不去这种地方。
 
所以大家说起“工业”不能一概而论,有些根本就不该呆在我们国家。就算我们现在没法弄出去,将来也肯定不要的。
 
当然了,升级也是个办法,很多产能看着低端,是因为消耗大量的年轻人,投入产出比太低。如果稍微升级下,成了自动化工厂,产出没变化,但不需要年轻人无谓消耗了。
 
2025规划以及科技强国战略,本质都是用先进产能淘汰落后产能。
 
发达国家一般服务业都占到GDP的70%,美国占到80%。反倒是美国作为农业强国,农业在GDP的比重不到1%。美国的服务业,一般说的是科技、金融、法律、医疗,这些给美国贡献了80%的GDP。
 
03
高端制造业会跟服务业融合
 
说到这里大家也都明白了。
 
我国现在的趋势是让低端制造业要不升级,要不离开,反正不会像之前那样又给政策又给补助、还忍着他们高污染、把年轻人当燃料。
 
东南亚那种动荡局面和平均受教育程度,一个企业跑那里去,可见他们眼里只要年轻人那两只手,其他啥都不要,这种企业留下来也没啥用。
 
大家不要看到苹果、三星工厂,就觉得非常高级,其实不是,高科技部分早就已经做完了,然后送去代工厂里做简单的组装,最盈利那部分都在研发和销售,苹果最赚钱那部分就是在环形大楼里完成了。
 
总有人说,只有低端制造业才能吸收人力。
 
说这话的人,其实还是把人当累赘,准备给一些年轻人找个地方呆着,根本不管这个地方到底咋样,几年后会不会废。只想把失业往后推,哪怕年轻人在里边过得非常苦还没啥收益,哪怕那地方基本是一个反人类的地方。
 
我们上文说了,低端制造投入产出比太小,对社保什么的基本没啥贡献,员工能养活自己就不错了,更别说给社会养老了,所以如果人口不断流入这些行业,也是人口变相在减少。
 
接下来肯定是提高制造水平,让工人去做有发展前途的职业,顺便要搞那些高附加值服务业,向“微笑曲线”的两端发展。
 
而且大家可能不知道,某为在卖通信产品的时候,不惜把硬件白送,今后卖售后服务和增值业务(增值业务也都是软件的)。苹果看着是一家硬件公司,其实是一家软件和设计公司。特斯拉也在往这个方向发展。
 
只要大家赚到钱,并且不能是那种只够基本生活的钱,他们才会消费更加高端一些的东西,消费力上升,企业也就有了动力去研发更高端的产品,市场才能转起来,我们成天说内需,低端制造业的那些工人们他们可撑不起内需。
 
我们经常说先富带动后富,不能指望先富那群人发善心,肯定是他们有钱消费,他们的消费就是给他们提供服务的人的收入。
 
而中产阶级肯定是诞生于服务业的,因为这个行业里附加值大,边际成本低,大家赚的钱多。这事不是说公不公平,而是市场规律就这样,除非体力工人特别少,加拿大那种,蓝领的工资才能上去。
 
举个例子,你是个工人,你做一件产品赚一件产品的钱(现实中往往是参与某个产品的一个环节,不会完全由一个人做),哪怕一件产品只需要一分钟,那你每天的极限产能也就五六百件,那你的收益其实已经有了上限。
 
但是对于一个软件开发者来说,一个软件产品可以没成本复制百万次,最近一段时间,有个公司只有5个人,做了个游戏叫《英灵神殿》,卖了五百万份,除了给平台的扣点,剩下的都被他们几个分了,他们自己现在每人都分了接近5000万,一夜之间屌丝变富豪。
 
大家想想,如果这个游戏不是软件,而是实物,他们要生产,要发货,最后快递到买家手上,根本不可能赚到这么多钱。
 
这也给大家提醒了一件事,想赚钱发家,一定要往这种“低边际成本”行业发展,这种行业才自带爆发性。
 
科研也一样,一个小小的改进可能惠及上千万的人,相关工作者的收入自然也就高得多。
 
说到这里,听说科学家收入也不高啊?这种往往是国家养着的那种科学家,没法直接转换成商业价值。
 
美国那边也一样,大学养着的科学家收入没法跟谷歌的相比,甚至NASA的科学家都没法跟去了SPACEX的比。因为后者可以直接把研究套现,前者还不行。
 
随着这些高收入群体的壮大,他们会吃饭、娱乐、按摩、旅游,这些也会卷入大量的人口,这时候的服务业才是大家平时说的那个。
 
社会也就运转起来了,事实上我国现在就是这样的,这两年那些方便面火腿食品销量开始走低,而酸奶之类的中产消费开始走高,宠物消费越来越贵,现在狗子看个病动不动好几千上万,也跟这事有关。这些消费也会提高基层老百姓的收入。
 
我们不要跟别人比低端,也不要比劳动力廉价,劳动力廉价就意味着工资低,必然没啥消费,最后的结果就是成天给别人累死累活,然后自己还对自己艰苦奋斗挺满意,这就是自我感动。
 
04
尾声
 
有个小伙伴找我,说他94年的,高中读完就不读了,去干过流水线工,后来送过快递,做过水漏,现在上门修手机。
 
他说他这辈子最不能想起的就是在东莞流水线的那三个月,人间地狱,每天累得半死,上个厕所还要看人脸色,住的地方旁边就是厂房,厂房机器轰鸣,人休机器不休,他们照样睡的死死的,三个月内他们一起来的都跑光了。
 
后来去送快递,尽管快递也苦,一开始赚不了几个钱,不过离开工厂那段时间是他这辈子最轻松的一段时间,自由了太多。
 
后来摔了一跤,担心迟早被车撞,于是就去学修手机,一开始赚的少,后来干活认真细致,业务越来越熟,又加了好多人的微信,开始在朋友圈收二手手机和电脑,现在有时候一个月能赚几千块,有时候运气特别好能赚到两三万。
 
他说将来往哪发展自己也不知道,但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去工厂了,赚的少倒是其次,完全没自由和自尊,感觉在那里呆的年头长了就成废人了。现在尽管也谈不上多有前途,但是有太多的自由支配时间,可以跟其他人聊,看看还能做点啥,反正总有事做。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像他这样想,但我觉得他代表了很多人的观点,这也是当下制造业的一个明显困局,给年轻人加钱都不去,问题是工厂给的钱也不高。
 
另一个小伙伴说,“码农们的996在我们这里算个屁,只是没人给我们说话,我们的事传出去能吓你们一跳”。
 
所以发展制造业,最后还是得提高制造业水准,只有水平上去了,附加值才能上去,给工人的工资和条件才能上去。
 
另一方面把劳动法落实到位了,这一点也很重要,国人吃苦耐劳,但是不能任由一些人打劫另一些人,这种状态肯定没法持久。
 
人口红利本身是一时的,说的是年轻人多,年龄结构好,如果要维持这种红利,就得生更多的年轻人出来,最后跟个庞氏骗局那种金字塔似的,每家都得生三个以上,根本没法操作。所以所有的“红利”最后都得还,就不要想着这种红利一直持续下去了。
 
再强调一遍吧:
 
艰苦奋斗的目的不是为了一直艰苦;
搞低端制造业的目的不是为了一直低端;
 
也可以像德国那样,有强大的服务业,服务业附加值高,交税多,通过二次分配给工人补贴来改善工人境遇,兼顾了服务业和工业都强大。
 
不过说一千,道一万,到最后还是市场规律在起作用。
 
由此可见,中国产业升级既是被迫的,也是顺势而为的,社会发展到一定程度的必然。
 
顶多十年吧,想也不用想,一部分制造业会转向高端生产,同时向服务业升级;另一部分不是转换成自动工厂,就是搬离中国,否则既招不到人,也赚不到钱。
 
既是挑战,又是机遇,反正是不可阻挡的,我知道很多人恋恋不舍那些低端产能,不过确实没啥用,规律比人强,不接受也得接受。
 
(文章有删减)



推荐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