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智谷趋势 > 中国大湾区决战金融科技时代

中国大湾区决战金融科技时代

——赌中国未来五十年国运,借六万平方公里河山一用

◎智谷趋势(ID:zgtrend) |  青岩

这是哪儿?只看图,你恐怕很难想到,这么个地方居然身系一个帝国的百年国运。

现在,它是这样的。

扼住命运的咽喉,结果大不同。

人类两三百万年进化史,属大航海时代以来的四百多年最波澜壮阔。

地表之上,最能体现这四百年成就的是——湾区。

文章开头的两张图,展现的是一百多年前后曼哈顿(纽约湾区)的反差。

据世界银行资料显示,全球75%的大城市、70%的工业资本和人口集中在距海100公里的海岸带地区。

换一个视角,湾区可以说是近现代国家运数之所系。

不同的湾区浓缩的历史时期、其所代表的人类能够达到的高度不同:大航海时代四百年,工业革命一百五十年,信息革命六十年……

能感觉得到,湾区在引领世界。

其中,最耀眼的当属纽约湾区、东京湾区、旧金山湾区,它们是集人类文明之大成者。

今天,随着人工智能、区块链……这些可与互联网技术比肩的高技术密集爆发,人类似乎又站在了一个巨变前夜。

迎头赶上的后来者依旧是湾区,这一次它们是属于中国的粤港澳湾区及杭州湾区。

01

粤港澳湾区、杭州湾区凭什么与三大公认的世界性湾区比肩?

即便从改革开放之初算起,中国长三角、珠三角的经济起飞也不过40年,而世界三大湾区的旧金山只算信息技术革命这一段就至少60年。至于纽约、东京,它们的发展史更长。

稍安勿躁,我们先来看一张表。

仅从体量上看,粤港澳湾区、杭州湾区已经不输于三大。

看GDP总额,粤港澳外区正在迅速接近纽约湾区,而杭州湾区则已经赶超旧金山湾区。

从经济地区密集度来看,2016年,纽约湾区GDP占全美的8%,旧金山湾区占4.3%,而粤港澳湾区GDP占了中国的12%,杭州湾区为8%。

而且,中国的两个湾区仍有很大的提升空间,比如服务业占比、人均GDP等等。

有一个数据在此没有列出,就是GDP的增长率,三个老牌湾区近几年维持在3%上下,这个数据可是落后中国两个湾区不少。

这恐怕是中国可以对这两个本土湾区寄予厚望的关键原因所在。

当然,如果只是因为发展出了个大模样,就说它们能变身为世界性的湾区,未免略显轻狂。

三大湾区之所以能获得公认,关键原因是它们在推动人类整体进步方面做出跨越性贡献。没有一定的体量当然不行,但没有开创性的成果更加不行。

再然后,还有它们自身要具备诸多有利于经济长期、持续增长的特质,比如创新、包容、开放、自由等等。

没有这些特质,湾区顶多就是一个普通的城市群。

02

湾区因其地理环境,天然就具有开拓世界的属性,不仅仅是地理意义上的世界,还有认知意义上的。

湾区经济的起步缘于联系、缘于互通有无的需要,表现为港口贸易。

征服星辰大海,是在工业革命之后才真正能做到的事情,湾区顺其自然地成为产业经济中心。

别看现在纽约市的制造业在GDP中的占比不足8%,但在第二次工业革命时期,纽约也是不折不扣的制造中心。

没有经历过产业经济的湾区,大部分都注定将后继无力。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是那些制造业中心最早进入后工业时代,最早开始产业分化升级,为什么是它们能自由选择那些更容易赚到大钱的行业,比如金融等高端服务业。

你觉得这是历史的选择?错!自告别港口经济阶段就不是了。

从工厂云集到金融小帝国,美国七大银行有六个的总部都在这里,曼哈顿更多的是自己主动选择的结果。

错过机会的地方,便只能等待历史或经济周期,寻觅下一次技术革命、产业轮替的机会。

旧金山湾区就是这么成就的。

作为二战中美国重要武器装备的主要制造地,它的转型建立在信息技术的大爆发。是知识经济重塑了旧金山的产业格局,诸多民众耳熟能详的高科技公司,比如苹果、谷歌、AMD……都出现在这里。

事实上,近400年,湾区总是和最潮的科技如影随形,佼佼者必然是先进科技的推手和发扬光大者。它们是带动世界经济发展的重要增长极,是引领技术变革的领头羊,是新的生活方式的展示台。

东京湾区的成功述说了另一类的成功。

作为一个后来者,它承接了来自美国的产业转移。这其实是一个老套的故事。日本一直缺乏系统性的、颠覆性的创新,却很善于把当代最有价值的东西整合过来,精益求精。

纽约、旧金山两个湾区阐述了20世纪为什么是美国世纪。自美国从欧洲手中接过了引领世界的舵轮,一百多年时间里,美国就再没有把它让给它人。

改革开放重新赋予了中国两个湾区生命,它们也用几十年时间完成了别人上百年的路,那儿集中了中国最强的两个城市群。

但即便如此还是不够,它们充其量还是复制,模式很难超越东京湾。但第四次浪潮来了。

粤港澳凭借世界工厂的底气冲击智能制造。杭州湾以其在金融科技方面的系统性、全局性的领先,则最接近重复纽约、旧金山两个湾区的成功,成为世界新的引领者。

03

现在我们知道,为什么湾区突然在中国大热了吧。

正在举行的全国两会上,包括谢双成在内的十几位代表都提交了把杭州湾大湾区上升为数字化大湾区国家战略的提案。

杭州湾区的设想落在纸面上,最早是在2017年6月。半年后,浙江省把目标升格,“力争到2035年把杭州湾经济区建成世界级大湾区”。

是什么给了浙江如此大的勇气?是杭州。

从湾区经济的角度来看,如果没有杭州,杭州湾充其量只是另一个东京湾。

“杭州湾湾区”的概念,最早可追溯到2003年一份《环杭州湾产业带发展规划》的文件。联系最近浙江方面为促成湾区经济带而与其它地方的互动成果,设想中的杭州湾区大致范围如下——

包含上海、杭州、宁波、绍兴、嘉兴、舟山、湖州7市。

虽说这个湾区集中了中国内地最顶尖的金融服务、相当密集的技术研发能力、极大规模的产业经济以及中国最成体系的现代物流……但如果只是比较这些常规项目,杭州湾区并不出众。

但加上杭州这个世界领先的金融科技中心,整个湾区的个性顿时鲜明起来。今天的世界潮人还有谁不知道“杭州”?

“数字经济”这个词是美国人唐·塔普斯科特在1995年提出的。

第一次最接近实现它的则是杭州。

正是在杭州,互联网技术力量和商业力量实现了完美结合,虚拟世界得以开始全面渗透物理世界,并由此对现实世界的商业模式和社会生活方式产生了深远影响。

所以,不要只是从数字来理解以下陈述的意义:

  • 中国移动支付规模世界第一,2016年的交易规模是第二名美国的50倍;

  • 中国移动支付渗透率高达77%;

  • 杭州有最丰富的属于未来的生活场景;

  • ……

这是一条全生态的经济产业链,一条用最新的技术、最炫的概念、最酷的想象打造的属于未来的若干年的“经济圈”。

更重要的是,阿里巴巴已经证明它是可以成功复制的。

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门户城市、城市群建设往往着眼于内,而世界性的湾区则是要向外辐射其“独有模式”的,它的格局是全世界。

在中国,似乎只有杭州湾区目前展示了这方面的气质。

04

如果认为杭州湾仅仅是占了移动金融先机,就能成为世界性湾区,那就too simple,too naïve了。

新四大发明表面的亮丽背后,是多年求索撑起的软硬件基础。

看看2017年3月的《经济学人》怎么说吧:在正确的科技引领下,中国提供了一种大综合业务模式——融合支付、借贷、和投资的强大APP,中国完全可能直接跳跃至新的金融服务形式。它赞扬以阿里巴巴、蚂蚁金服……为代表的互联网企业给消费者和金融体系带来的积极变化。

世界上的海湾城市好几百,但真正具有国际战略高度的,近四百年来就淘出三个。仔细审视这三个湾区,会发现它们的内在有一些相似的共性。

比如开放与包容。2016年有一项很有意思的关于旧金山湾区的调查,在硅谷公司最密集的圣克拉拉和圣玛特奥两个县,非美国出生的居民超过百万,占当地人口的三分之一强。在25-44岁主要劳力组,更是三分之二来自国外。

湾区核心是创新。2016年,纽约、旧金山两个湾区专利授权数分别占美国全国专利授权总数的4.4%和14.4%。

湾区经济带多地域的分工协同也至关重要。同样是旧金山湾区,早已形成了旧金山为金融、历史文化中心,奥克兰为产业基地,圣何塞为高科技产业集散区,整个湾区的城市实现了错位发展。

……

如果用这些标准来审视中国的两个湾区,会发现也许杭州湾的匹配度更高。

2017年3月,领英发布的首份“中国职场全球化榜单”,杭州在吸引海归人才流入相对量排行中,杭州排名全国第一。此外,在国内人才抢夺大战中,杭州也多年拔得头筹。

在被视为未来重要的区块链、人工智能技术方面,杭州拥有全球最多数量的专利。2016年,杭州人工智能创业公司就已经超过广州,追上了北京、上海、深圳的步伐。

还有一点至关重要,阿里巴巴没有诞生在上海、北京,而是诞生在了杭州,由弱变强,本身就表明杭州是一个有充分信心与勇气拥抱创新的城市。这一点在当代中国尤为难得。

想一想全球领先的谷歌无人驾驶汽车,要没有旧金山当局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怎么可能允许它在城市街头长期试验,积累大量的运行数据。

05

什么样的湾区能成为世界的引领者?经济学人的总结是,“必须要在对的时间,对的地点,做了对的事情。”当然,这有相当的运气成分。

不要轻视金融科技的重要性,虽然今天绝大多数科技都滥觞于美国,但杭州无疑抓住了这次技术升级机会,充分展现了后发优势。

2017年1月,美国国家经济委员会发布金融科技监管白皮书。把金融科技上升为美国的国家战略层面,认为它不仅将使金融体系发生根本变化,而且会影响美国的整体经济发展。白皮书总结说:为了确保金融科技的安全与可持续性,所有的行业相关者——政府和私人部门都应该积极参与。

如果没有金融科技的爆发,中国在这个领域追赶美国将会非常难。

“美国治下的和平”有两个强有力的支柱:武力与美元,也就是民间俗称的“大棒加胡萝卜”。

今天世界经济体系是美国建立的,唯一的全球性货币美元是由美国发行的,规则也多是由美国制定的。

这就是美国国运的体现。

不止如此,美国也在布局未来,它想把国运牢牢抓在自己手中。

在数字经济时代,金融的未来也应该是数字化的,与之相随的是新的科技应用场景,新的规则、标准和战场。

在金融科技领域,无论从公司数量还是融资规模来看,美国依然遥遥领先。

在美国划定的范围内,中国的金融全面落后。唯有技术爆发才会在这个牢固的金融帝国外墙上开一个口子。

蚂蚁金服成为在这个坚固外墙上撕开口子的那一个。它助力杭州成为世界“移动支付之城”,更把中国两字写在了数字经济的征程中。

杭州已初步构建了一个数字经济的完整生态,走完了最开始、最难走的一步。

正因为如此,2018年2月,杭州市长徐立毅才有把握表示,杭州将打造“中国区块链第一城”。

杭州的崛起让我们有理由憧憬未来,因为正有越来越多的国家接受中国互联网金融技术和理念。

如果杭州湾区能够上升为国家战略,无疑将会助力中国巩固在该领域的领先地位。这也许就是中国撬动未来的关键。

“中国人来了!”这是经济学人的评论。

上一次,中国给外国人如此强烈的冲击,他们是从古老的长安而来,这一次,他们来自杭州。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