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智谷趋势 > 瓦解美元霸权,人民币终于跨出关键一步

瓦解美元霸权,人民币终于跨出关键一步

◎智谷趋势(ID:zgtrend) |  路口大爷

01

事情发生的时机很巧妙。

2018年3月26日,在《华尔街日报》、彭博等多家媒体相继报道美国正悄然寻求谈判机会、解决与中国贸易摩擦的同时,上海发生了一件大事——

全球首批人民币计价的原油期货合约在上海正式挂牌交易,证监会主席“一正两副”集体亮相上市仪式,路透社评论:“级别之高足见重视程度。”

人民币原油期货光吹风就长达1年,却突然选择在贸易战炮火蔓延的时机推出。首日交易人气飙升,成交逾2100万桶石油,价值183亿元(约合29亿美元),数额不大,却足以成为中美重回谈判桌时中方的小筹码。

但它的战略意义远胜于此。

这是中国迈出石油去美元化的实质性一步,作为当今世界最大的石油进口国,中国正在努力跻身石油定价者的行列之中,这是再自然不过的技术操作。

从长远来看,这或许将成为人民币瓦解美元霸权的关键一步棋。

因为在布雷顿森林体系终结后,美元霸权的根基,就是由石油奠定的。

02

“石油美元”自打生下来就不是一个简单的经济学名词,它的政治DNA占比是51%。

1971年,美国总统尼克松宣布“美元与黄金脱钩”时,美国的国运没有因为“黄金美元”的退出戛然而止。

上帝偏爱美国,它反而因为第一次石油危机而开启了此后四十年的大繁荣。

第四次中东战争爆发后,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对以色列的盟友美国实行石油禁运,当时原油价格从每桶不到3美元biu地一下蹿到了13美元,对于当时严重依赖进口的欧美来说,简直是最大黑天鹅,全民恐慌,经济衰退,坐看财富潮水向中东狂涌。

法国新闻周刊《快报》当时的形容很骇人:

“OPEC的盈利只要15年就可以买下全世界的上市公司;3年就可以以每盎司850美元的价格买下全球中央银行的黄金;10天就可以买下整个爱丽舍宫;8分钟就可以买下埃菲尔铁塔。”

石油,绝对不再是简单的化石能源,它还是地缘政治博弈里的绝佳武器,没有哪个国家比美国更能领悟这个道理。

一项野心勃勃的“石油美元”计划应运而生。

在第一次石油危机结束仅仅3个多月,1974年7月,美国新任财政部长威廉·西蒙开启了为期两周的中东之旅,重点是说服沙特加入这项计划。当年10月,国务卿亨利·基辛格与沙特王子进行了一系列谈判,并最终敲定了一项对于世界经济、对于美国至关重要的协议。

协议规定,美军为沙特提供军事保护和先进的武器装备,但前提有两个:

  • 沙特必须用美元作为石油交易的唯一定价和结算货币

  • 沙特将过剩的高额石油收益用于投资美国国债

沙特当然愿意这么干。用石油换来安全和美元,还能投资世界最大的经济体,购买军事设备以增加在中东博弈的筹码,何乐而不为?

而部分“石油美元”回流至美国,填补财政赤字,平衡了经常项目的逆差和资本项目顺差,稳定美国经济。

凭借沙特的产油大佬地位,直到1975年,几乎所有OPEC成员国都模仿沙特的做法,将石油与美元挂钩。

美国如愿了,全球原油交易至此离不开美元,巨额的石油贸易支撑起一个稳定的“美元-石油美元-商品美元”资本流动闭环,美元的霸权地位再次变得不可撼动。

石油取代黄金,成为美元在世界货币之路上越走越稳的信用背书。

没有美元,就没有石油。

03

中国不讳言,上海石油期货的目标是成为世界上有影响力的石油定价中心。

因为,中国对石油进口已经极度依赖。

2016年中国全面超出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原油进口国。

石油是工业血液,对于“世界工厂”中国,一方面要忍受油价可能一夜之间大涨3%的动荡,一方面还不得不用美元支付,汇率风险又进一步加剧油价波动。

近二十年来,亚洲主要的石油消费国对中东石油生产国支付的价格比从同地区进口原油的欧美国家的价格每桶要高出1-1.5美元,有时候甚至出现从美国进口中东石油再运回中国,都比在中国直接进口便宜,中国每年为此要多支付约20亿美元的溢价。

而这些都是因为亚洲地区国家没有原油定价权。

即便亚洲新兴市场已经超越欧美,成为最大的原油进口市场,但基准油价还是得听反映欧美市场的英国布伦特原油期货和美国WTI。

日本在本世纪初曾尝试推出原油期货,但因为进口量实在“无足轻重”,最终还是失败了;新加坡、印度、俄罗斯也发起过进攻,都没能破除魔咒。

这两年地缘政治的黑天鹅说飞就飞,地区冲突和对抗的趋势明显增强,中国不希望国家能源安全始终攥在别人手中,就必须绕开美元,用人民币搅动国际原油贸易格局。

但它不可避免会冲击到 “石油美元”体系。

中国推出以人民币计价的原油期货,意在抗衡当前全球两大基准原油期货。

期货不同于现货,石油期货是以未来某一特定时期的石油价格作为标的物的交易,它是一种杠杆交易,对于企业最大的作用是套期保值管理风险。

中国更大的诉求是建立起一个反映中国及亚太市场供求关系的原油定价基准,争夺原油定价权。

而且这个体系最重要的支撑是“以人民币计价”。

04

当前的原油处于买方市场。

作为最大石油进口国,中国本身已经掌握了一定的话语权,一举一动都足以影响产油国的态度。

此次宣布加入这项“石油人民币”计划的主要产油国有俄罗斯、委内瑞拉、伊朗以及安哥拉等。

实际上,早在去年10月,人民币对卢布交易同步交收机制正式启用,中俄石油交易实现无美元环境。

同样受到美国金融制裁、依靠卖油为生的委内瑞拉也在去年9月宣布以人民币计价石油,称此举是从“美元暴政”中解放出来。虽然中间委内瑞拉自己又搞了个加密货币“石油币”来打酱油,但没人愿意陪它玩,最终还是将目光投向人民币。

此前有外媒评价,特朗普可能无意间加快了石油从美元交易转向人民币交易。他越是下定决心孤立伊朗,伊朗这一OPEC第三大出口国越可能推动了助力人民币国际化,推动中国的崛起。

05

但现在就说终结石油美元时代,还为时尚早。

毕竟,时代已经不同。

何况,“石油人民币”本身还得解决不少问题。

要想石油人民币回流中国,自然得有相应的人民币资产可投资。

2017年,中国已经推出了债券通,以方便在香港开立交易账户的全球投资者进入中国银行间债券市场。

彭博上周五也表示,将在2019年把中国债券纳入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债券指数(Bloomberg Barclays Global Aggregate Index)。

但期货市场的表现最终取决于投资者,目前国际投资者对人民币还心存疑虑。

中国资本市场尚待进一步开放,金融监管也会带来一定的风险。另外,人民币汇率也还未完全放开市场化,也不具备作为国际货币的可兑换性和自由流通性。

06

“石油人民币”更重要一环,还得看“石油美元”的启动者之一:沙特。

高频经济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卡尔·温伯格此前在接受CNBC采访时曾表示:

中国将“敦促”沙特阿拉伯以人民币结算石油,哪怕只是部分,一旦美国沙特松口,全球原油市场都会唯马首是瞻,大踏步迈向去美元化。

与此同时,中、美、沙特之间的关系也变得非常微妙。

首先,沙特面临在中国原油供应市场上的优势地位已被俄罗斯夺走的局面。

去年上半年中国石油进口同比增长13.8%,但沙特供应量同比仅仅增长1%,同期,俄罗斯石油出货量跃升11%。

其次,美元和沙特之间的缝隙正在增大。

美国新能源革命,叠加页岩油大爆发,中东美国石油贸易大量减少,冲击沙特经济。

尽管沙特与美国的关系很特殊,但沙特显然也不可能再承受失去中国市场这个结果。

去年10月,中资财团还提出向沙特阿美购买5%的股权。这一交易达成的可能性相当高,沙特正值转型期,需要来自中国的资金。而中国买入阿美,则意味着中国将控制巨大的原油供应来源,有助于推动沙特石油的定价权从单独倚重美元转到美元与人民币并重。

如今中美贸易摩擦增大,中国推出原油期货交易这一小动作,短期对于美国而言可能无足轻重,对于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也只是一小步,但是市场形势并非一成不变。

今天的华尔街日报上有这么一句话:

经济学家指出,英镑主导国际贸易时代的终结表明,市场发展潮流会迅速打压一种货币并捧红另一种货币,尤其是在一场危机期间。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