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智谷趋势 > 水煮IT大佬5小时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水煮IT大佬5小时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作者 | 硅谷密探

硅谷密探是海外第一科技媒体、以深度产品报导为核心,独家采访为特色,沟通中国和硅谷、探秘全球科技精华。

Facebook 的泄密门还在继续发酵,在正式道歉以后,扎克伯格还是没躲过议员的传唤。44对1,扎克伯格要面对议员们们的连番轰炸,不光要时时刻刻谨记自己的立场,为 Facebook 挽回仅存的一点信任,还要时时刻刻堤防那些逻辑陷阱。此刻的小扎,如坐针毡。

所幸的是,扎克伯格此次的表现出人意料地好,没有被压力击垮,舌战群儒,那些刁钻的问题也一一化解,这也赢得了外界一直的好评,美国评论家们认为“他的语气坚定而自信,掌握了问题的主动权”。这样的表现不仅为 Facebook 赢回了难得的口碑,还使得股价周二大涨了近5%,创两周多来新高。

当然,等待他的考验还远远没有结束。

“我是不是要给你钱,你才能不泄露我的个人信息?”

“从2006年你到国会道歉,为什么你今天还在道歉?”

“Facebook是不是独裁公司?”

扎克伯格,今天面对44位国会议员,他被煮了一遍又一遍。

美国东部时间4月10日下午2点15分,美国参议院商务、科学与交通委员会(Senate Commerce, Science and Transportation Committee)和参议院司法委员会针对 Facebook 举行了一场联合听证。到底国会议员们如何质询 Facebook? Facebook 有可能改变吗?科技公司会如何被监管?随小探来看。

01

现场:最刁难问题盘点

“Facebook全球拥有20亿用户,日均14亿活跃用户,45%的美国人都会在这个平台上看新闻。”

在一番溢美之词后,美国参议院商务、科学和交通委员会主席 John Thune 语气急转直下,直接指出 Facebook 因向第三方剑桥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 提供数据服务而致使8700万人信息被泄露,以及 2016 年美国大选受到俄国势力影响。直指科技大公司在保护用户信息方面的种种问题。提一句,John Thune 也是共和党内的第三号人物。

根据程序,扎克伯格会先进行陈述,然后回答各位国会议员的问题。每个议员的发问时间被控制在5分钟之内,只有一轮发言机会。

一身西装、扎着领带的小扎,对着已经写好的稿子,开始他的陈述。

陈词稿读了两页,承认 Facebook 犯了错,并表示公司正在采取行动后。小扎快速地结束了自己的听证陈述,告诉议员们,欢迎任何提问。

接下来,44位参议院开始轮番轰炸,将热锅中的小扎煮了一遍又一遍。从 Facebook 与剑桥分析公司的关系,Facebook 为何没有及时采取行动,到如何让用户清晰明了地了解自己个人信息的使用情况。

“我是不是要给你钱,Facebook 才能不泄露我自己的信息?”

对于个人信息的泄露,这是来自佛罗里达州民主党参议员 Nelson 对扎克伯格的问题。Nelson提到,自己因为在 Facebook 上提到了自己喜欢吃的巧克力口味,结果第二天就在 Facebook上看到了各种巧克力的广告。(小探也有同样的疑惑……)

面对火药味十足的的问题,小扎停了几秒,开始强调 Facebook 给用户提供的都是跟用户生活相关的广告,不会有与用户不相关的广告出现。并且表示,在Facebook上,用户们有绝对的控制权来决定自己分享的信息可见的人群。

然而,就在今早,Facebook 的 COO Sherl Sandberg 在 NBC 的采访上表示,如果你不想看到这些广告,Facebook可能会向你收费。

扎克伯格在听证中说,Facebook 总会有一款免费的产品。在不拒绝付费产品的可能性的情况下,扎克伯格的作证被认为,Facebook 可能会试验社交网络付费的想法。

“从2006年你到国会道歉,为什么你今天还在道歉?”

接下来,来自康州民主党参议员 Blumenthal 直接让助手用指示板将小扎之前的所有的道歉言论一一展现给全场观众。用他的话说,是给大家来个小扎道歉游览(apology tours)。

这位参议员指的是2006年,扎克伯格第一次公众道歉是在 Facebook 发布新闻信息流“News Feed”功能,这被认为很可能成为跟踪狂(stalker)的工具;

2007年,小扎再次道歉,缘由是 Facebook 一款名为 Beacon 的工具会向用户提供他们朋友们的购物信息;

2011年,小扎又因 Facebook 在与联邦贸易委员会的隐私侵犯问题达成和解后道歉。
 

“那你这一次的道歉,与以往有何不同?” 参议员 Nelson 对于小扎的回答不依不饶。

插一句,《华尔街日报》此前就指出,参议员 Richard Blumenthal 将会是提问最锐利的议员之一,他擅长通过丰富多彩的隐喻和尖锐的修辞手段来打击听证人。

小扎表示,Facebook 之前只专注于为人们提供交流的各种工具,而没有意识到有人会利用这些工具作恶。这是我们错了,现在我们要改进,我们要更关注并治理 Facebook 上的虚假信息、仇恨言论,同时不让恶势力利用用户的信息而左右他们的意见。

“你如何惩罚这些恶势力?”

在之后的发问中,来自加州女议员 Feinstein 让扎克伯格具体解释 Facebook 的措施。

小扎提到, Facebook 将会移除这些用户的账户,禁止这些用户继续使用 Facebook。目前,Facebook已经成功禁止了270个美国恶意用户,和470个俄国虚假账户。

“那你为什么不禁止剑桥分析使用 Facebook?”

紧追不舍的议员直接把最后的陷阱亮了出来。

小扎一时语塞,表示2015年的时候,剑桥分析还没有开始使用 Facebook 的服务。而事实上,当时剑桥分析已经开始使用从Facebook提供的数据。在中场休息后,小扎主动承认自己在这一事实陈述上犯了错误,但是不得不让人怀疑小扎是否真的了解自己公司的服务对象?

作为另一个被《华尔街日报》认为最会发难的参议员John Kennedy(这个肯尼迪跟肯尼迪家族并无关系)再三问扎克伯格,为什么 Facebook 没有简单地描述它收集何种用户数据,扎克伯格先生一再告诉肯尼迪,他相信 Facebook 已经在做肯尼迪议员想要的东西了。

“我不想投票必须对 Facebook 监管,但我想我会投。” 共和党参议员肯尼迪如是说。

这场听证会,足足持续了五个小时才结束。但不得不说,小扎确实很顽强。在委员会要求可以中场休息的时候,他还微笑表示,可以继续15分钟的提问。

02

用户=商品,会改变吗?

正如这场联合听证委员会此前对媒体表示,听证的关键问题会围绕消费者数据隐私问题,希望帮助所有美国人更好地了解他们网上的个人信息到底发生了什么。

但,这显然并不是一场听证能解决的。

这是因为依赖用户数据生存的公司,并不是只有Facebook一家。在美国,可以是Facebook,也可以是Google,更可以是Snap。在中国,相信大家更清楚。

如果你免费使用某个产品,那你就不是用户了。你将成为“商品”,可以被出售的商品。

这句话或许大家并不陌生。“搜集用户信息——第三方广告公司推送用户信息——精准推送——公司盈利”,这样的商业模式,可以说,只要拥有庞大用户数据的公司,就面临类似的问题。

确实,Facebook 就成为了大家发难的靶子,但显然从这场听证会看来,有的议员接受,有的直接否认。

参议员 Blumenthal 甚至以 Facebook 员工写的一封信为例,认为这不仅表明 Facebook 缺乏资源(保护隐私),而且缺乏对用户隐私的关注,“我今天对你的保留意见是:我看不出你能如何改变你的商业模式。”

不过,扎克伯格从头到尾坚持,Facebook 并没有销售用户数据,而是广告会针对某些具体类别的用户进行投放。

在听证会之前,已经有议员开始行动了。

民主党参议员 Edward J. Markey 计划提交一项名为“同意法案”(CONSENT Act )的新法案,该法案要求社交巨头如 Facebook 和其他主要网络平台在分享或出售个人数据之前,获得用户明确同意。

但明显的是,不同党派的议员倾向性也有不同:民主党人就认为可能需要法律来监督 Facebook 等公司的数据隐私措施,或限制外国对其平台的干扰,但共和党人更支持自由市场原则,所以不愿意管理美国公司。

比如来自共和党参议员肯尼迪此前就表示,关于隐私和利用网络进行政治宣传的问题都太大了,并不是 Facebook 一家公司能够解决的,这才是令人恐慌的部分。

小扎也在听证现场被直接问到,你是否会同意像“同意法案”这样的法案?小扎的回答中多次提到,“原则”(Principle)是对的,但是支持这样的立法吗?甚至说可能像欧洲今年5月施行的数据法案,小扎并没有直接回答。

扎克伯格说:原则上是支持的,但是细节很重要。

03

影响选举?用户会看到政治广告

相较于民主党人更关心用户数据、隐私的内容,共和党人向小扎的“发炮”更多是针对Facebook 对政治、选举过程中的影响力展开,甚至直接关注 Facebook 的政治倾向。

比如来自德州的共和党议员在听证现场问小扎,Facebook 和其他科技公司是不是一个“中立的”平台时,小扎竟然没有直接回答“是”或“不是”。

但扎克伯格承认,硅谷是一个“极度左倾的地方”,但他试图确保Facebook “我们所做的工作没有偏见”。即使是招了1万5千名对内容进行检查的员工,也没有问他们的政治倾向。

听证会期间,扎克伯格重申他支持《诚实广告法》(Honest Act),这是美国两党将对政治广告提出新的立法要求,以对抗俄罗斯在2016年竞选期间可能出现的干预选举情况。

正如扎克伯格昨天透露出来的陈词中所说:Facebook 做了一些改变,创建对过去政治广告存档的搜索,你想看到谁投放了政治广告,不仅能搜索到,还能直接看到。此外,Facebook 在加拿大对政治广告进行了测试,也就是说用户能看到,这个政治广告页面是由谁在运营的。预计今年夏天会在全球进行投放。

小扎在听证时也补充说,Facebook正在添加一项功能,用户可以在Facebook上看到所有广告。

因为“剑桥分析”事件涉及2016年的美国大选,委员会主席 John Thune 同样表示,他期待将来举行针对剑桥分析或者同样的机构进行听证。

就在小扎听证会进行的同时,剑桥分析公司在推特上做出了“自证”。

“我们没有破解 Facebook 或违反任何法律”,相反,剑桥分析还表示,它的政治部门 SCL Elections 公司是从一家公司获得的授权数据,这家公司是通过 Facebook 提供的工具获取数据——这是“当时的普遍做法”。

听证会上议员问到了同样的问题,到底现在有多少个“剑桥分析”这样的机构存在?但是,小扎并没有给出准确的数据,表示会在调查后让团队成员进行跟进,给议员们答案。

但扎克伯格不断重复的是,随着美国中期选举即将到来,还有各种国家的选举陆续进行,针对2016年俄罗斯这样干预选举的事情,并不会重现。

04

监管的几种猜想

到底这场听证对美国科技界来说,会带来什么变化呢?

《华尔街日报》此前发表了五大猜想,其中一条就是:这次听证或许引发华盛顿立法者们的动作,那就是:到底要不要针对社交媒体或科技行业其他人施加新的法律。

到底如何监管?几种可能的方式是:

第一,国会采取新法律来保护个人数据,这将是华盛顿可能采取的最严厉的一步,好比欧盟5月即将实施的法案。其中就涉及公司如何收集,共享和利用用户数据。

第二种,废除科技公司的法律豁免权:90年代互联网第一次兴起时颁布的法律或许已经过时了。因为Facebook,谷歌和其他科技巨头通常不能对使用其平台的人的不良行为负法律责任。

这是美国1996年“通信规范法案”的第230节规定,科技公司免于承担他们平台上发生事情的责任的,更进一步说,科技公司免于承担基于用户发布内容的后果。

第三种,FTC 的监管。FTC 即联邦贸易委员会,早在2012年,Facebook 同意会“获得用户同意收集个人数据并与其他人分享”的条款,所以,联邦贸易委员会现在正在调查Facebook是否违反了该协议的条款。

但不管监管如何出台,或许扎克伯格当下更需要面对的是下一场听证会。

◎来源 | 硅谷密探(guigudiyixian) 已获授权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