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智谷趋势 > 地方暗渡陈仓,中央寸土不让,反炒房歼灭战背后暗流涌动

地方暗渡陈仓,中央寸土不让,反炒房歼灭战背后暗流涌动

◎智谷趋势(ID:zgtrend) |  旺角黄局长

距离2016年9月全国史上最严调控拉开序幕,已快两年。

距离2016年12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首次提出房住不炒,一年半过去了。

距离2017年7月国家9部委发文鼓励发展住房租赁市场,也近一年。

 

但中国的房价还是一路上扬。

 

近来,中央连发数道金批令箭,打响反炒房歼灭战。这场战火,将以二线城市作为主战场。

 

从今年开始,稳房价不只是经济任务,也是政治任务!

01

这一两年,千百万只大手从天而降,还是没能摁住中国的楼市。

摁得越死,反弹越厉害,结果是突破经济学规律的一轮轮暴涨。房价破一万的城市攀升至60多个,连十八线小县城也荣登万元榜。

土地也越卖越多,越拍越贵。今年前5个月,全国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22251亿元,同比暴增45.9%。受到一万点暴击的不只楼市,而有怀揣着中国梦的盛世蚁民。

明明地方上已经限购、限贷、限价、限售,一套套组合拳打得比叶问还溜。为何房价仍会一飞冲天?

想要解答这个中国之谜,只需要短短八个字: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表面上,地方政府执行中央政令是一个比一个积极,政策一日三调,比太平洋彼岸的那位领导人还要难以预测。实则是关了前门,开了后门。

抢人大战说是要提升城市核心竞争力,许多地方却揣着拿它托底楼市的意思。所谓无门槛落户,也变相带来了一波又一波热钱。

棚改原本是要改善居民的生活条件,到了地方却房地产化。《人民日报》旗下的侠客岛发文说,棚改这本民心工程的真经到了某些地方就念歪了。一些地方的棚户区不够用,创造条件也要上,连别墅都“棚改”,导致大量棚改货币流入楼市。

在这条利益链上,盖楼的、买楼的,炒房的,莫不是花尽心思哄抬房价,部分地方政府也睁只眼闭只眼,甚至还有权力寻租,参与炒房的。西安一楼盘摇号就被爆出40多位公职人员打招呼内定。

这就是中国楼市的真相。中央在发力,地方在卸力。

02

地方调控三心二意,其实也是在赌,风险同样不小。

任大炮在4月的演讲中提到,有个房管局局长陪他吃了三顿饭,问一大堆问题,拿着小本子使劲记,他说自己的第一任务是不能让市长和书记被请去谈话,因为房价涨到一定程度以后,市长书记被约谈官儿就当不成了。

地方阳奉阴违,说到底,是地方的债务已经到了非常危险的时刻了。

近有湖南常德市领导“恐吓”银行,要银行降息、延期配合政府化解债务,否则就动用纪委手段;远有一大型国有银行因担心违约风险上升,禁止其天津分行向天津发放新贷款。

安徽六安的教师讨薪事件余波未了,湖南资源大市耒阳又被爆财政困难,拖欠全市在职公务员的工资。

不管是三四线小城,还是贵为一等一的直辖市,在这一轮去杠杆的大风暴下,日子都不好过。

去年底,中部某县一位下海官员向媒体透露,该县负债太多了,2016年卖了两宗地,今年卖了一块地,县领导都快急死了。县里面除了医院没有抵押,其他可以抵押的资产都抵押出去了。

对于地方来说,许多债务是上任、上上任、上上上任批条子弄出来的,他们借钱搞了一堆漂亮工程,还没有产出就抬抬屁股或升或迁了,留下一个烂摊子,想想也是冤大头。

等新一届班子上任,哪会甘心老老实实埋单,缩衣节食搞发展,就以购买政府服务、PPP的形式继续变相举债。所以16万亿的地方债务只是看得见的显性债务,台面下的或有债务深不见底。

债务越垒越高,对土地出让金的依赖程度也就居高不下,根本无法切割。临近债务到期时,地方政府更是只能卖地了事。

中央的目标是要稳房价,到了地方上,最重要的事情却变成了不能让债务崩盘,至少不能在我任期上炸雷,导致政府破产关门。所以地方政府对于调控也就心猿意马,反倒是挖空心思要从房地产上套出更多的钱。这才是近两年中国房价,从南到北持续暴涨的真实逻辑!

地方债务一日不除,地方政府不愿过紧日子,就很难想象楼市真的能被套上笼头变得温顺起来。

03

对于房产乱象,中央政府是看在眼里,急在心上。

在去杆杠的关键时刻,美国发起了贸易战,经济遭遇极大不确定性。整个第一季度,中国出现了经常项目逆差341亿美元,打破入世以来连续66个季度保持顺差的记录。出口疲软,内需和投资也低迷。三驾马车集体乏力,唯独房地产一枝独秀,只能是逼迫明斯基时刻越来越近。

再不整治,这头看得见的灰犀牛就真的要拖累中国经济了。忧心忡忡的中央连发数道金令——

5月初,住建部领导在半个月内频繁约谈12个城市的政府主要领导。

5月20日,住房城乡建设部再发通知,手把手教导热点城市如何抓紧供地

6月28日,住房城乡建设部等七部委联合发文,要求南京、苏州、无锡等30个城市开展治理乱象专项行动,引发市场震动。

这绝对是一场史无前例的楼市风暴。中央全面打响“反炒房”歼灭战的决心,不容小觑。

其实敏锐的人,也能在6月14日上海陆家嘴论坛上嗅到这次政策方向的大转变。在那场演讲中,前中财办的杨先生甩开胳膊“开骂”地方,他说:

打好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不仅是金融部门的任务,其他有关部门和各地区也要履职尽责,如果房地产市场继续乱象丛生,如果地方政府继续变换花样,你金融机构再健康,金融监管再严厉,也会出现金融风险。

在防范金融风险攻坚战下,整个金融系统刮骨疗伤,巨震连连。偏偏有些地方政府袖手旁观。实体经济的改革滞后,已经引起了高层不满。因此中央一定会出手,打碎地方的幻想。

这层层压力传导下,地方还没反应,省一级就先坐不住了。

湖南省级机关报连发4文,大批长沙楼市乱象,称其“调控政策前后不一”,逼得欲盖弥彰的长沙市住建委痛改前非。直辖市重庆也紧急发文,宣布要对房价波动大的区县(正厅级单位)直接问责。在这份通知中,重庆市政府办公厅的用词很讲究,叫做“提高政治站位”。

说白了,这是政治任务,不是经济任务。

04

在这场“反炒房”歼灭战中,最利空的要算是二线城市了。

第一,调控是逐级下沉的,目前一线城市已基本到位,二线就会变成主战场,承受住中央最炽热的目光。所谓二线稳则中国稳,中央对此一定会不遗余力。难道你没看到,在五六月份的约谈、通知中,中央提及最多的就是一连串二线城市吗?

第二,棚改审批权上收至央行总部后,三四线城市房价迎来拐点没错,但连带着二线城市也会遭受暴击。

很多人没有留意到,国开行业务负责人在最新讲解棚改问题纪要中说,中央及国开行收紧货币化安置比重,核心逻辑不是为了稳定三四线房价,而是为了稳定热点核心城市房价。

举个例子,绍兴的棚改户得到货币化安置后,他们可能认为绍兴没有购房价值,他们会想办法去杭州买房。B城市的棚改户去A城市买房的现象很严重。所以,实物安置后,就变相杜绝了B城市去A城市买房,货币流通渠道被关闭。

几年棚改下来,民众手里拿到了上万亿的货币,一线城市进场门槛高,令人望而却步。而二线城市因为抢人大战松口,价格又适中,涌入了不少热钱。货币化安置收紧,二线城市楼市无疑会降温。

第三,西安、长沙、杭州已经明确暂停公司购买商品住宅,其他二线有大概率会跟进。这两年披着公司外衣炒房的行为十分猖獗,由于购房不限套数,公司炒房比个人投机者还猛,房子不是论间买的,是论栋。从某种意义上说,“公司”才是炒房天团中的主力军。

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第一季度,投资房地产的上市公司数量已经增加至1655家,总共持有“投资性”房地产市值高达9904.17亿元,差一点就要突破1万亿了。非上市公司的数据没有披露,相信是一个天文数字。把公司买房的路径断了,二线城市的房价只能是一首凉凉了。

面对中美大国博弈,中国无疑已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吉林大学经济学院、金融学院院长李晓教授就说,中华民族已到了新的危险的时候

因此中央与地方的这场博弈,本质上是一场国运之争。打得好,中央才能腾出更多的精力应对外部挑战。打不好,中国就会内外交困,失去崛起窗口。

加油中国!今天的我们,已经输不起了!

推荐 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