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智谷趋势 > 经济“冷战”步步升级,产业迁移加速,东南亚迎来笑着数钱时代

经济“冷战”步步升级,产业迁移加速,东南亚迎来笑着数钱时代

◎智谷趋势(ID:zgtrend) |  震谷子

这个十一,特朗普终于没再一次上杆子给中国添堵。他前两次向中国挥舞大棒,一次在端午,一次逢中秋。

在中国商务部宣布对600亿美元美国输华商品征税作为回应后,美国暂时按兵不动。没有如当初说的那样,如果中国采取进一步行动,美国便要怎样怎样。

 

2500亿已经落地,中国相关企业、国民当然会如履薄冰,但美国一边也不大好受。两边都在想着规避风险。

 

这是一场“经济冷战”。有步步升级的前车之鉴,有特朗普在,没人知道下一步将怎样

 

在这场中美交锋中,有一片地方的人民却忙着印钞票、忙着搞大基建、忙着招聘工人,更重要的是忙着躺在家里数钱。这个宛如天堂的地方在哪里?

 

这里是东南亚,就躺在你这个十一的旅游目的地清单里。

 

当地的人甚至都忘记了幸福是怎样开启的。

 

早在10年前,一个叫Sara Bongiorn的美国女作家,出版过一本叫做A Year Without MADE IN CHINA(《没有中国制造的一年》)的畅销书。Sara是个经济记者,决定让自己的家人一年内不再购入任何中国商品,看看会发生什么。

 

结果,他的家具出了故障无法修理。因为,不仅配件是中国的,连维修工具也是。不用中国产品也增加了家庭卫生的打扫难度,因为吸尘器里的过滤芯全是中国产品。以前能轻易抓住老鼠的捕鼠器也不能买了、灯泡坏了也没得换。而到了丈夫的生日,想买蜡烛,Sara开车连跑了6家杂货店,都没有买到非中国产的,最后只能作罢。

 

一年远离中国制造不仅掏空了Sara一家的钱包,更是耗干了这一家人的精力,原本幸福的生活变得疲惫不堪。

 

无孔不入的“made in China”,让无数中国人民甚至其它国家的人民惊叹不已。2012年7月2日的《时代》周刊封面赫然写着“中国制造”;中国义乌生产着全球超过六成的圣诞制品——可以说,没有中国,美国人连圣诞节都过不好。

 

 

而现在,情况已经改变,不留情面。

 

中国制造正在淡出普通美国人的生活。

 

去一个大型的零售超市转上一圈就明白了。玩具和电子产品依然还是“中国制造”的天下,但是到了衣物、家居产品以及化妆品,大部分都来自其他国家甚至“美国制造”,这一部分已经被越南、马来西亚、印尼……一串名字占据。

 

其实,随着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去产能的不断推进,产业转移是产业升级的必然选择。东南亚这台烧得通红的机器,早就开始不断往世界吐出由它生产和组装的商品。

 

现在这个趋势开始加速。

 

9月13日,彭博社援引中国美国商会和上海美国商会的调查表示,随着中美贸易摩擦的深化,中国430多家美国公司中约有三分之一已经或正在考虑将生产基地转移到海外。东南亚是他们的首选目的地。

 

最近,就连一些属于中高端产业的中国电子科技公司,也选择把产地迁往成本更低的东南亚地区。

 

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东南亚最具吸引力的有哪些地方?哪些产业,在这次产业转移中异军突起?东南亚地区的未来,值得投资吗?

 

01

 

中国企业这一波向东南亚地区的产业转移潮,主要可以分为三类。

 

一是外国品牌外资企业在华代工生产;

二是全球产业链上的外资企业配件生产;

三是中资企业的部分生产环节。

 

从制造业角度来看,中国绝对是全球化的最大受益者。

 

改革开放40年,中国建立了全世界门类最齐全的现代工业体系。2017年,工业增加值接近28万亿元人民币,按可比价格计算,是1978年的53倍。

 

如果说“世界工厂”让中国成为了“新兴发展中国家”,那么中国要进一步成为“新型发达国家”,要靠产业升级,靠成为“世界消费市场”。

 

从生产大国到消费大国的蜕变过程中,产业转移成为了自然而然的变化。东南亚地区的区位优势,以及日渐增长的生产能力和相对低廉的生产成本,吸引着商人们蜂拥而至。

 

瑞典时装零售巨头H&M已将成衣生产厂从中国搬到了缅甸;

生产工厂数量在中国占六成的日本服装企业ONWARD HOLDINGS计划将生产部门向柬埔寨转移,目前已在当地设置办事处;

日本服装企业Adastria过去约8成生产依赖中国,目前也在越南、泰国、印尼采购原料并启动生产线,计划未来2-3年将东南亚生产比例提高至3成。

……

 

二战后,全球范围内共出现过三次大规模的产业转移,分别是从美欧到日韩,从发达国家到亚洲“四小龙”,从日韩和新加坡到中国大陆。每一次产业转移都受到了技术革新的影响,也受到了上一次产业转移的影响。

 

这样的后果是越往后的产业转移,承接国家或地区往往能得到更大的发展推动力。新一波的转移,东南亚地区除了得到纺织、汽车等传统制造业的青睐以外,还将会吸引了主营电子和科技发展的公司。

 

虽然这些电子或者科技公司看到的,也还是东南亚地区的庞大市场、劳动力和土地等生产要素,但是这些生产园区给当地的经济、环境和社会带来的变化,是巨大而剧烈的,加上生产园区所需的基础设施建设,能极大改善东南亚地区的经济和环境状况,从而提高投资前景。

 

02

 

中美贸易摩擦是一个意外变量,它就像化学实验中的催化剂,只是加速了反应过程。

 

今年4月,美国知名牛仔服装公司Levi Strauss & Co.(李维斯)的CEO Chip Bergh 表示,对中美贸易冲突提高警惕,将把公司采购地点移出中国。

 

今年5月,运动用品巨头阿迪达斯(Adidas)表示继续将鞋类生产从中国向越南转移;其竞争对手Puma 在4月也表示已经在针对新的美国新关税政策制定应急计划,将部分产品生产线从中国转移至其他亚洲国家。

 

美国鞋履配饰集团Steve Madden的CEO Edward Rosenfeld在集团最近的一次财报电话会议上透露,集团已经将手袋制造工厂从中国转移至柬埔寨,预计今年集团15%的手袋将产自柬埔寨,明年这个比例还将增加一倍。

 

“坦率地说,我们已经比大多数同行领先了三年。因为我们的手袋生产负责人已经在柬埔寨制定新的生产计划以提高产能,而很多同行才刚刚开始尝试转移工厂,”Edward Rosenfeld 自信地说道。

 

低端产业转移是产业升级中的必然现象。毕竟,中国各种生产要素成本现在已经不低了。但是,当中高端产业也逐渐离开中国,就不得不引起我们的注意了。

 

“我们最后还是签了离职合同”,一名今年4月被遣散的深圳三星电子通信公司员工说。三星最终还是“抛弃了”其在中国唯一一家生产网络设备的公司。该员工表示,本次遣散主要源于生产基地已经转移至越南,业务生产也要跟着转移。三星早在2015年已经在越南开设公司,2017年开始生产与中国一样的设备。

 

今年上半年,台湾台达电子工业将泰国的关联企业台达电子泰国公司变为子公司。目前台达电子的生产基地集中于中国大陆,由于担心会因美国的惩罚性关税遭受打击,公司将分散生产,把泰国子公司作为新的出口基地加以利用。

 

今年下半年,合资25年的长安铃木在中国成为历史。离开后,日本铃木奔走的方向也是“南洋”,在印尼和泰国市场肆意扩张,同时建立生产基地,实现了零部件的当地配套。

 

贸易摩擦对中国产业规划的影响已经显现。过去,你可以很从容地等待,等待一切慢慢发生,但现在时间不多了。

 

03

 

后果已经在慢慢表现出来。

 

数据会说话,东南亚地区在过去五年和今年上半年,都交出了漂亮的成绩单。

 

日本经济研究中心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1~6月东南亚主要5国的制造业生产指数比上年同期上升6.2%,逼近正在放缓的中国的增速。扩大生产从中国迁往东南亚的“中国+1”趋势。

 

制造业生产指数作为反映一个国家和地区制造业发展情况的重要指标,今年上半年东南亚区域的表现,非常亮眼了。

 

来源:日经中文网

 

应该看到,除了外力驱动,东南亚有自己的先天优势。

 

据《经济学人》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工人日平均工资是27.5美元,已经远远高于印度尼西亚的8.6美元以及越南的6.7美元。

 

东南亚地区人口众多,尤其是平均年龄仅为30岁,15~39岁年龄段人口占总人口数的40%。这同时也意味着消费潜力巨大。

 

事实上,近5年来,中国对东盟地区国家的投资也在大幅增加。商务部的统计数据显示,2013年到2016年,制造业投资每年都在上升,从11.89亿美元增长到35.44亿美元,占比也从16.4%大幅提升到34.5%。

 

而这些劳动力成本、人口数量、投资增速等红利,最终都反映在东南亚的GDP增速上。过去五年来,柬埔寨、泰国、马来西亚、越南、新加坡这五个国家的平均GDP增速一直保持在5%以上。

 

 

综上所述,中国制造业的自然升级、东南亚地区的资源红利和中美贸易摩擦的影响风险,让东南亚地区成为了这次贸易摩擦中最大的受益者。

 

大量代工和配件生产项目在东南亚地区落地,必将吸引劳动力聚集,提高生产园区附近的住房需求,另外还有基础设施建设需求和融资需求。加上中美贸易摩擦不会戛然而止,可以预见,东南亚地区乃至整个东盟的经济,在未来的5—10年内,将保持火热的增长势头,像一块磁铁,持续吸引来自全球的资本,甚至成为新的“世界工厂”。

 

同时经历过亚洲金融风暴和全球金融危机的东南亚地区,在经济学家们不断唱衰世界经济的时候,正在成为世界上唯一能让人保持乐观的地方了。

 

但是,任何投资都是有风险的。东南亚地区教育落后,劳动力熟练度仍然较低,中产阶级尚处于增长阶段,基础设施还有巨大的不完善……短期来看,东南亚地区能够完成的工业项目不会很多。

 

最近,《纽约时报》撰文称:“不是所有企业都能轻而易举地离开中国。”

 

据日经中文网消息,优衣库母公司日本迅销集团将于今年11月在印度尼西亚与日本纤维制造商东丽等成立合资新工厂。越南、印尼的工厂数量有明显增加——今年3月30日公布的优衣库主要合作缝制工厂名单中,越南工厂数比2017年2月增加了40%,印尼等地工厂也有小幅增加——但优衣库以中国为中心的生产体制尚未改变,主要工厂在中国约占6成。

 

高喊着“让美国再次强大”的特朗普,迫切希望制造业向美国回流。但是,在重重关税政策阴影笼罩下,离开中国的制造企业,却未必会去美国。

 

有一些已经在发生,在超市买到的衣服,扯出吊牌一看,映入眼帘的的确不再是“Made in China”,但也不是“Made in USA”,而是“Made in Cambodia/Vietnam/Malaysia/Thailand……”

 

这种现象会在越来越多的领域发生,在我们前两周整理的美国对中国实施的最新2000亿美元关税清单中,十分容易就能看到:

机电、家具、化工产品、塑料制品、纺织品、鞋帽伞具等一系列与美国人民生活息息相关的领域,东南亚的身影将会变得更加清晰。

感谢关注智谷趋势(微信ID:zgtrend)。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