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智谷趋势 > 国家统计局一数据宣告:中国进入最富裕国家行列?

国家统计局一数据宣告:中国进入最富裕国家行列?

◎智谷趋势(ID:zgtrend) |  吉姆佩尔

又一项划时代的成就来临了?

最新的一项公开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在一项重要指标上进入世界最富裕国家行列,与美国、新加坡、英国、日本等国家并驾齐驱!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17年中国的恩格尔系数从上年度的30.10%降至29.33%。

别看只是0.77个百分点的变化,但这可是跨越了一个门槛。

按照联合国粮农组织的标准,59%以上为贫穷,50%-59%为温饱,40%-50%为小康,30%-40%为富裕,最后低于30%的为最富裕。

现在,你明白我们为什么被吓一跳了把。

这可是这个星球上最顶级的俱乐部啊。我们制造业没进入发达序列、服务业没进去、科技创新也还在追赶……

两个一百年目标还没实现,中国的恩格尔系数就一马当先冲进最富裕国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如果数据是真的,又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01

首先让我们重温一下恩格尔系数的概念。它指的是食品支出总额占个人消费支出总额的比重。它和家庭收入紧密相关,同时又能反映消费结构的变化。

这个指标,在以实现小康为奋斗目标的年代经常提,后来渐渐的就沦落为和“通胀指数”一类不受待见的数据,直到最近偶然看到,我们才被它吓了一跳。

不是我们不喜欢它下降。

要知道,恩格尔系数曲线下滑总是给人带来希望。它常常意味着:我们越来越有钱,也越来越舍得花钱,我们的生活越来越好。

不过,它所代表的最富裕国家,又和普通人的日常感受存在着明显的差异。

这意味着,恩格尔系数曲线背后一定藏着什么秘密。

02

第一座大山:房租

中国人其实早已超越了温饱。

这些年,人们的确没在“吃”这方面大手大脚,而是把钱投向另一块高涨的环节——住。

看看国家统计局的数据分析就一目了然。

国人的居住支出高达4107元,在各项支出中排位第二,紧追食品烟酒支出。

根据58同城租房数据,2017年全国年度人均月租金价格同比上涨16.7%。北京人均月租金为2795元,同比上涨14%。从2012年到2016年,一线城市和新一线城市在2012年到2016年的租金涨幅基本每年都在8%-15%之间。

进入2018年,房价和房租可以说是按下葫芦浮起瓢,房价几近熄火,房租却涨势汹汹。

今年七月,北京住房月租金同比上涨约25%,部分地段的涨幅接近40%。面对北京房租的“宇宙第一涨”,北漂们只能是擦干眼泪,狠狠地把月薪的67%花在租房上面。

至于那些还准备买房的,估计也是默默地把收入中的大头拿出来攒首付。

活在“既买不起房,也租不起的房”的焦虑中,你不从自己的嘴里克扣还能从哪克扣呢?

于是,住房挤压生生把恩格尔系数搞成了世界最富裕水平。这是原因之一。

03

第二座大山:债务

按照恩格尔定律——

通常,一个家庭收入越少,家庭收入中(或总支出中)用来购买食物的支出所占的比例就越大;随着家庭收入的增加,家庭收入中(或总支出中)用来购买食物的支出比例则会下降。

如果只看收入增长率的话,恩格尔系数的确符合这一个规律,收入不断增长,系数不断降低。

但是,其他数据却神不知鬼不觉地给出另外一个信号:2016年,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率为8.4%,人均消费支出增长率为8.9%;2017年,这两条数目发生了变化,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率涨至9.04%,而人均消费支出增长率回落至7.10%。

收入增长率持续上升的同时,消费支出增长率却悄悄走缓。这一趋势尽管不太明显,但它意味着,相比起2016年,人们倾向于捂紧自己的荷包。

在其背后,有一个不得不说的秘密——除了消费观念变了,有很多人被负债绑架。

我们先来看消费信贷规模。老一辈是“只攒钱不消费”,现在的消费主力军80后、90后们是“敢贷款、敢消费”。消费信贷规模只花了八年就翻了三倍多。

其次,是居民杠杆率不断扩大。根据社科院统计,我国居民部门杠杆率(居民债务占GDP比重)从2011年的28%快速上升到2017年的49%。其中,以个人购房贷款为主要力量的长期贷款成为居民部门债务增长的主要力量。特别是2014年下半年以来,新增购房贷款对新增居民负债的贡献率高达60%。

这或许也是迫不得已的。举个例子,根据统计网站Numbeo的数据,北京的房价收入比为44.98,为纽约的4倍,纽约人民攒10年钱就可以买一套房子,北京的中产阶级则至少需要40年。中国人要买房,不去搜刮六个钱包,不去借钱是不可能的。

很显然,过高的负债会对居民消费造成挤压。大伙缩衣节食,背负着一身的债务去筑梦,恩格尔系数不下降才怪。

04

日本的前车之鉴

从上述角度来看,恩格尔系数降到30%以下很难说是一个巨大成就。

在这里,我们不得不提一下日本。

上世纪日本经济腾飞的时候,老龄社会还是一件非常遥远的事情,消费主力是出生于经济高增长时期的第一代。

这些“父辈”以为公司鞠躬尽瘁为荣,凭着节俭和努力,为他们的下一代打好了丰富的物质基础。到了下一代接棒的时候,他们与父辈的消费习惯有着许多不同的地方。他们坚信“消费即是美德”。

前后二十年,他们的消费不断升级,从追崇三大神器(洗衣机、电冰箱、电视机)到3C消费(小轿车、空调、彩电)。

那一届年轻人就像现在的中国一样,购买力旺盛至极点。日本人在海外的影响力极度膨胀,几乎垄断了欧美的名牌店,并控制了全球的艺术品、钻石、游艇和赛马市场。

到了八十年代,尽管经济增速有所下滑,但丝毫不影响他们的消费热情。与此相伴随的,是日本人的消费结构迎来了转变,恩格尔系数逐步降低。

不过,日本的家庭债务占GDP比重也在快速上升。直至1990年,家庭债务占比接近至70%,很多日本家庭负债累累。

在这个节骨眼上,连涨了二十多年的房地产开始崩盘,经济奇迹破灭。自此以后,日本进入“失落的20年”。

这也导致今天的日本年轻人正在远离和“消费主义”有关的一切。他们远离时尚、远离名牌、远离喝酒,进入低欲望社会,性生活次数都大幅下降。

而恩格尔系数也开始回升,到2017年增长至25.74%,这一水平已与1987年的水平相当接近。

这些都说明,用天量债务堆集起来的繁荣、用高杠杆率带来的低恩格尔系数,都是很脆弱的。

今天,低经济增长率和老龄少子化的社会结构让日本年轻人不敢放开自己的钱包,无论政府如何刺激,消费都提不上去。

常常以日本为镜的中国,会不会也陷入类似日本这样的轮回?

感谢关注智谷趋势(微信ID:zgtrend)。

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