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智谷趋势 > 现在可以断言,这是2018年全球最黑暗的一天

现在可以断言,这是2018年全球最黑暗的一天

◎智谷趋势(ID:zgtrend) |  路口大爷
个体生命搅动历史进程,很罕见。
上一次,是2015年叙利亚3岁小难民溺亡海滩所引发的欧洲难民问题;现在,是一名记者在沙特领馆内遭骨锯分尸引发的全球震荡。
 
在沙特驻土耳其领事馆内,一名无任何犯罪记录的沙特记者被国家机器公然虐杀。
 
血腥的施暴细节,沉默的资本圈,犬儒的政客,这一场卑劣的阴谋和巨大的悲剧:
 
集中体现了人性中所有的罪恶,
集中体现了资本圈所有的自私,
集中体现了国际政治所有的残酷。
 
现在可以断言,10月2日,这是2018年全球最黑暗的一天。
 
摆在沙特眼前的,几乎可以肯定是911事件以来最为严重的外交危机。这个对抗全世界的国家扬言:你们要敢发动制裁,我们就以让油价飙到每桶200美元。
 
世界不寒而栗!未来真的会是一场“全球性经济灾难”吗?
 
01 人性之恶
 
一扇门,隔着生死阴阳之界。
 
2018年10月2日中午,当59岁的贾玛尔·卡舒吉(Jamal Khashoggi)踏入沙特驻伊斯坦布尔领事馆时,阴谋早已在暗处蛰伏。
 
此前9月28日,卡舒吉曾到领事馆办理离婚证明,这次他是按照预约时间来领取文件。
 
在孤身踏入领馆大门之前,卡舒吉或许是有所防备的,他对等候在外的未婚妻森吉兹说:如果没回来,就找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的一名顾问求助。整整等了5个小时,森吉兹也没有等到她的未婚夫,最终选择了报警。
 
接下来的画面是这样的:
 
土耳其:人呢?
沙特领馆:从后门走了啊。
土耳其:闭路监控呢?
沙特领馆:还真不巧,坏了。
 
尽管沙特一口否认,但土耳其还是不屈不挠,并不惜暴露本国情报部门的监控手段,一步步还原了当天的事态发展。
 
03:28: 第一架搭载疑似沙特特工的豪华飞机在伊斯坦布尔降落;
05:05: 这些人分别在沙特领馆附近的两个五星级酒店登记入住;
12:13: 若干辆挂外交牌照的车辆进入领馆,据称车上是沙特特工;
13:14: 卡舒吉进入等待他许久的领馆;
15:08: 车辆离开领馆,录像显示它们驶往附近的领事官邸;
17:15: 第二架载有数名怀疑是沙特特工的私人飞机抵达伊斯坦布尔;
17:33: 监控录像显示卡舒吉的未婚妻简吉兹在领馆外等候;
18:20: 一架私人飞机从伊斯坦布尔机场起飞,后一架21:00起飞。
 
在13:14卡舒吉进入领馆到15:08沙特车辆驶离领馆,不到两小时的时间里,卡舒吉到底遭遇了什么?
 
土媒引述一名土耳其高级官员的描述称,根据录音,当时有一个声音请领事离开房间,随后录音中出现了卡舒吉的惨叫声。在审讯过程中,杀手们殴打卡舒吉,并切断了他的手指,然后把他的头砍下来并肢解了身体,尸体随后被运离领馆。
 
据说在作案的时候,一名男子还建议其他在场人员,在他肢解卡舒吉的过程中放一些音乐,肢解过程只有7分钟。
 
土耳其随后在调查时发现,领馆内的几间房已经被重新粉刷,而沙特领事官邸则拒绝土耳其入内调查。
 
真是冷血、极端,不寒而栗。为什么一个石油大国要对一名无任何犯罪记录的国民痛下毒手?
 
卡舒吉是一名社会名望颇高的自由派记者。他曾多次专访过本·拉登而名声大噪,后来“妄议时政”,几度丢了主编的饭碗。此前,卡舒吉还被外派到驻华盛顿和伦敦的大使馆,纽约时报称,有人怀疑他曾为沙特的情报部门工作过。
 
 
卡舒吉也是西方媒体理解沙特王室的一扇窗口。卡舒吉一度成为沙特王室的顾问,沙特王室向来喜欢通过代理人的方式向外界释放信息,而卡舒吉也将自己塑造为王室的非官方发言人,对西方视角的同理心使得他在国际记者和外交官的圈子里广为人知。
 
直到2017年6月,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人称MBS)上位王储,成为沙特的实际掌权人,沙特国内的形势开始发生大转变。MBS一边推行经济和社会化改革,一边对知识分子、神职人员的批评零容忍,接连打压、逮捕。
 
被视为异见者的卡舒吉在恐慌和焦虑中选择“自我放逐”到美国。此后卡舒吉没有保持低调,他为国际影响力不凡的《华盛顿邮报》撰写专栏,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成为批评沙特王储独裁的标志性公共人物。卡舒吉最后一篇专栏,是抨击MBS在也门的残忍外交和由此造成的人权危机。
 
 
在卡舒吉第一篇《华盛顿邮报》专栏文章中,他写道:
 
“我希望我们的国家茁壮成长,并实现2020愿景。我们不反对我们的政府,我们深切关心沙特,这个我们了解并且想要的唯一的家。然而我们却成了敌人。”
 
在卡舒吉失踪后,他的儿子在接受沙特官媒采访说,外国势力把他父亲失踪这件事“政治化”了。按卡舒吉儿子的说法,这件事很简单,“就是一个沙特公民失踪了”。
 
看来是善良限制了我们的想象力。人性冷漠之恶,已无关宗教,无关政治了。
 
02 资本之恶
 
卡舒吉失踪一案,将沙特王室一年多来苦心经营的“开放、包容、改革”的形象彻底撕破了。
 
王储MBS在接受彭博采访时表示,沙特政府“迫切希望知道他出了什么事”,卡舒吉“几分钟,或者一小时”就离开了。
 
在土耳其发布系列证据之后,饱受压力的沙特换了一个新口径,除了一再否认王室对此一无所知外,CNN称沙特还考虑将此事定性为卡舒吉在审判过程中遭“流氓杀手”误杀。
 
不过,随着多家国际媒体对细节和疑点的披露,沙特王室越来越难以洗脱关系:
 
1. 沙特特工与卡舒吉在领馆内见面不到2个小时,这么短的时间内不太可能出现审讯出错;
 
2. 一个负责审讯的特工团队里面,有一名随身带着骨锯的法医,说明杀人极可能就是最初计划之一;
 
3. 这名肢解卡舒吉的法医专家在沙特内政部担任高级职务,这种地位一般只会受沙特高层直接领导,不太可能自掉身价,参与一个临时工下属组织的流氓审讯;
 
4. 沙特特工搭乘的两部私人飞机,都在沙特王室和内政部名下;
 
5. 其中一名特工在王储身边多次出现,为皇家卫队成员,即便他可能不会对王储直接汇报工作,也可能兼职其他,但能雇佣他诱捕卡舒吉的人极可能是沙特的情报部门、安全部门的高层。
 
 
比起半年前俄罗斯在英国谋杀特工的“谍战片”,沙特特工的做法更像是在拍“黑帮片”。不仅如此,主事者还远远低估了由此造成的国际危机:
 
一,被杀人为记者,以沙特政府的异见者身份活跃在公众视野,天然吸引西方媒体关注。欧美舆论紧盯此事,不断施压沙特,甚至提出要实施制裁。
 
二,领事馆为一国主权延伸,是一国对另一国的法外豁免之地。在如此神圣的地方内,无理由谋杀一名无犯罪记录的公民,这种破坏性的外交活动和政治举动令沙特政府的信誉岌岌可危,投资者对地缘政治风险的恐慌情绪不断蔓延。
 
出于对这样一个集王权、宗教独裁政权的恐惧,全球投资者开始看空沙特。他们纷纷逃离沙特股市。本周一开盘时,沙特股市大跌7%,跌幅创下记录,188支交易股票里有179支收盘时亏损。即便本周盘中有小幅反弹,也可能只是沙特政府在出手救市。
 
自卡舒吉失踪以来,投资者也开始对该国近月来空前的债务激增越发感到担忧,沙特债务违约保险成本上升约30%。
 
放此前,市场还认为沙特债券和贷款是新兴市场中相对安全的押注,因为沙特有庞大的石油储量,还推出雄心勃勃的财政和经济改革计划,与美国关系又密切,完全有再加杠杆的底气。转眼一瞬间,天变了。
 
连带着,1万公里外的硅谷也陷入了重重迷雾。
 
很多人不知道,沙特是硅谷最大的“金主”,据华尔街日报估算,2016年年中以来,沙特向硅谷注资至少110亿美元。
 
王储MBS通过全球最大的主权基金之一、沙特的公共投资资金(PIF)直接向硅谷注资。今年,PIF获得了特斯拉20亿美元的股份。
 
与此同时,它还通过软银 920亿美元的科技投资基金Vision Fund投资其他初创企业。这个科技美元基金,虽说是软银孙正义在操盘,但是有450亿美元来自沙特,“我们是软银愿景基金的创始人。”MBS在接受彭博采访时口气很骄傲:“我们有45%的股份。如果没有PIF,就不会有软银愿景基金。”
 
沙特才是科技圈真正的太上皇啊。迄今为止,沙特对美国初创企业的投资总额远超过任何一家风投基金的筹资规模。
 
一个是落后的王权国家,一个是全球顶尖科技的集合地,两者的姻缘极为讽刺地阐释了“全球共呼吸同命运”。
 
 
目前,这些接受沙特投资的公司更倾向于对不断升级的争议声保持沉默。22家初创企业中,只有Uber的CEO因此打算取消参加一个沙特主办的商业会议的计划,但对很多事情都未予置评。
 
贪婪的资本,与道德的界限越来越清晰,这在哪里都一样。
 
全美风险投资协会(National Venture Capital Association)前主席、现任职于Menlo Ventures的投资人Venky Ganesan说,对这些初创公司而言:
 
“有些事件你必须加以审视,并决定你想要站在历史的哪一边,如果此事是真的,那么它就是这类事件之一。这不仅仅是初创公司和钱的问题,这是关乎你如何看待人权的基本问题。”
 
03 政治之恶
 
比起资本战,石油战或许更令人担忧。
 
特朗普在10月13日宣称,若发现沙特领导人应为暗杀案负责,将对沙采取“非常有力、极其强硬的措施”。
 
次日沙特官媒强硬呛声,如果油价达到每桶80美元惹毛了美国总统特朗普,“那么没人应排除油价跳涨至100或200美元、甚至再翻一番的可能性。”
 
沙特官媒警告,“如果美国制裁措施加诸沙特,我们将面临一场重创整个世界的经济灾难,”
 
相较之下,沙特政府的回应则要谨慎一些:沙特“在全球经济中有着极具影响和至关重要的作用”,必要时会采取更强力的措施报复。
 
今年以来,受到产量下降、供应紧张的市场预期影响,国际油价不断走高,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涨幅已达20%以上,过去两个月间上涨15%左右。
 
作为最大石油出口国的沙特一旦动用石油武器,全球大宗商品毫无疑问将应声大涨,对于刚刚复苏的世界经济来说,简直是一场噩梦。
 
不过,这个可能性还是比较低的。
 
沙特方面。且不说上个世纪沙特实施“石油禁运”的失败,沙特一旦限制石油出口,几十年来努力标榜的“全球稳定可靠的石油央行行长”声誉将严重受损。而且它本身的经济运行,就完全依赖石油出口。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沙特总得掂量掂量。
 
美国方面。特朗普周一在接受《60分钟》采访时说,把矛头指向一名记者的做法“真的非常可怕且令人恶心”,如果沙特对此事负有责任,美国将“非常沮丧和愤怒”,沙特将受到严厉“惩罚”。
 
大棒高高举起,却轻轻落下。
 
特朗普接着说,他不赞成美国“制裁”沙特,放弃和沙特的军火交易是“愚蠢的”,因为这可能会影响美国就业。言下之意,给点颜色看看就好了。
 
不要以为这只是特朗普“business is business”的商人本质。
 
沙特与美国的军火交易背后,有一个关系中东权力格局和全球政治经济变动的“石油美元”体系,即便沙特到现在还不能理解西方舆论对记者事件的反感,即便美国、欧洲都必须抛弃对MBS世俗化、民主化改革的幻想,但沙特依然是美国难以摆脱的噩梦。这才是沙特肆无忌惮的真实原因。
 
美国-沙特关系某种程度是国际秩序的轴心。美国在全球的影响,主要靠三样:航母、石油、美元。美沙关系占了两样。
 
美元霸权与石油美元的体系密不可分。关键的一步,是迫使沙特向各国售卖石油,只收美元,本质上是用石油这个全球最基础的能源,为美元做了背书——你只要离不开石油,就离不开美元。
 
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后,美元与黄金脱钩,成功的用石油建立了霸权基石。
 
“石油美元”的运转规则是——沙特每年出口最多的石油,收获大量的石油美元,然后向美国购买大量的武器装备,沙特因此巩固在中东的地位,而美国则圆满完成了美元的回流。而且石油用美元计价,本身就是美国能够在全世界挥舞经济大棒的基础之一。
 
如今的美沙关系,更是建立在遏制伊朗的目的之上,互为轴心,互为盟友,重塑着中东地缘格局。特朗普上任后首次出访就选择了沙特首都利雅得,可见在特朗普的世界观中,沙特核心地位之强。
 
 
如果美沙关系彻底搞崩,美国无疑会将沙特这个全球最大的武器进口市场拱手让出。而且随着伊朗受到制裁,油价上涨,沙特这个弹性产油国的经济和战略地位也越发凸显。
 
另外,美国也要借助沙特在中东的地位。随着俄罗斯对叙利亚冲突的军事干预,俄罗斯在中东扮演的角色似乎比美国更为积极,如果再失去沙特,美国在中东的政治影响力将进一步下降。
 
而沙特就算仗着油价上涨之势,也不敢轻易得罪美国。它必须借助美国的庇护来遏制国内外反对力量,如特朗普所说,如果没有美国的援助,沙特王权两周内就会被推翻。
 
如今沙特记者一事爆发,意味着特朗普在中东这两年来的外交努力面临极大考验。美国向来有推崇个体生命、个体权利至上的传统,但政客们又有自己的现实考量。
 
在媒体和国会施压之下,特朗普在周一派遣了国务卿蓬佩奥前往沙特,并在必要时访问土耳其。
 
 
原本,沙土两国就搜查沙特驻伊斯坦布尔总领事官邸一事再次形成冲突,但在蓬佩奥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会晤几个小时后,沙特向土耳其调查人员打开了驻伊斯坦布尔总领事官邸的大门。
 
现在,沙特和土耳其都释出信号,要寻求避免就本案发生直接冲突。智库机构The Institute for Gulf Affairs的主管Ali al-Ahmed表示:
 
“各方似乎会达成某种妥协。沙特将指责他们的人擅自行动,并承诺将其送交司法系统。”
 
财新引述摩根大通资产管理公司全球市场策略师Kerry Craig的分析认为,油价可能涨至每桶90美元,但在美国中期选举临近的背景下,“油价可能会成为一个焦点,因此(美国)是有控制油价攀升的动力的”。
 
在这场三方博弈中,美国、沙特和土耳其可能已为阻止本案造成进一步的外交伤害达成了协议。
 
国际政治中最卑劣的一面暴露无遗:任何道义都是可以用来交易的,就看你是否出得起价。
 
推荐 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