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智谷趋势 > 怎么有那么多中国人觉得,2018美国中期选举能影响中国命运?

怎么有那么多中国人觉得,2018美国中期选举能影响中国命运?

◎智谷趋势(ID:zgtrend) |  S博士、DJ

如果不是贸易战,有几个中国人会关心美国中期选举?搞得现在人们都不直接说中期选举,而是说“这个星期将会改变世界进程”。

中期选举由一系列选举组成,重头戏是国会选举,包括全部435名众议员以及三分之一(这次是35名)参议员。一般在两次总统大选之间的偶数年份举行。

以下两种设想在中国的分析文章中比较常见——

如果特朗普取胜,最乐观的预测是共和党能拿到230、甚至250以上的众院席位,那么参众两院在背后支持的特朗普就更可以为所欲为,中美关系会更难;

但如果民主党能掌握两院,哪怕只是众院,按照美国的说法就能让特朗普变成一只“跛足鸭”,被处处掣肘,这对于不堪忍受特朗普的人很重要,当然也包括很多中国人。

于是,有媒体从中国立场出发把这次选举称为“美国最重要的一次中期选举”。

自尼克松时代以来,从来没有一届美国政府比这届表现出更浓的恶意。不过上天何曾偏袒过谁,就在11月7日(美国时间)开始投票的前两周,风云突变,此前一直不被看好的民主党大有逆袭之势。

看点就是这么开始的。

01

对于中国很多政府决策部门、商业机构来说,美国中期选举不得不盯紧点。

为了贸易摩擦熬这么久,不就是要等着这一刻好下决心嘛。这至少关系到中美双方将以何种姿势进入下一个回合。

紧张的可不仅仅是贸易摩擦,美国国内已经开始在一系列事关中国核心利益的问题上触碰中国的神经——比如给台湾问题增加“美国存在”的色彩,国会对插手西藏事务的拨款等等。

中期选举之后究竟是出现一个对华更强硬的美国,还是一个留有转圜余地的美国,当然有极大不同。

在吃过之前准备不足的亏之后,预案早就备下,就等着看结果下菜碟了。

不能任由特朗普这么无所顾忌、不按常理出牌,但人家毕竟是当世唯一超级大国的最高领导人。经验表明,除了美国政治体制、除了美国人民,一般情况下能制住他的人还真不多。

过去2年,美国国会共和党说了算,你嚣张点也就罢了。马上,就不一定了。

现在,最有希望约束特朗普任性的除了距离美墨边境还有1000公里的“流民”纵队,就是中期选举。

依据历史统计数据,自1982年以来,除了2002年的中期选举执政党席位增加,剩下的无一例外都是被削弱。

只要能不让共和党掌控国会,只要能让特朗普不爽,民主党的支持者们会抓住一切机会的。更别说民主党一旦掌握国会就能立刻发起对特朗普弹劾的巨大诱惑了。

然而,前提是首先民主党得赢下众议院,然后才有“然后”。

特朗普当然知道其中的利害——新总统第一届任期内的中期选举历来也被看作是一次信任投票,说它是特朗普政策的决定时刻也不为过。

之前特朗普的支持率一路提升的时候,他以70岁高龄为共和党参选人站台不遗余力,民主党也没提出什么像样的政治纲领,都觉得特朗普又要创造政治神话了。

咦!变数最后关头还真就来了。不知道该感慨政治得波诡云谲呢,还是说希望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

02

变数一:特朗普支持率最关键时候走低了。

有一句话叫:民调再准也准不过投票。

但投票只能在结果出来后,谁不想“大事早知道”呢?

我们选了美国政治调查中久负盛名的盖洛普,根据它的一项对特朗普上任以来支持率的追踪。我们发现,支持特朗普“V”型反转在2018年6月就走到了头,然后整体处于下滑中。

在中期选举前的2个月开始上蹿下跳,一会拉低到38%的接近他个人执政最低位,一会拉升到44%,接近最高值。

美国广播公司新闻说,特朗普的支持率是“自1954年以来,所有总统在进入中期选举时最低的。”

这种短期震荡,预示了此次投票不确定性大增。

变数二:媒体预测给出强烈的心理暗示。

美国媒体、网站每次选举前,都会发布一系列的调查统计数据,我们在此列举了几个,其中有偏向共和党的,也有偏向民主党的,也有相对中立的。

从媒体发布的数据可以看出,共和党的众议院真要失手了。

美国主要媒体对中期选举预测:

参议院倒是稳稳的——也就是保住了一半的席位。众议院基本给人一种要变天的感觉。以统计方法和数据分析见长的美国网站Five Thirty Eight(538是选出美国总统的选举人票的数量)更是给出了共和党准输的数据。

这些结果会给投票人强烈的暗示,尤其是犹豫不定的中间选民。

变数三:莫名而来的“蓝色冲击波”。

千算万算,这是最被漏算的一个。

议员们有任期。一般而言,只要不是太老、另有追求、犯了大错大都会谋求连任,而且成功率不低。但是今年“跑路”的共和党议员有点多。

Me too运动还有其他不当行为的指控扰乱了共和党的退休情况,迫使一些议员提前离开国会。截至目前,已经有至少44名众议院共和党人宣布退休、竞选更高的职位或直接辞职,与此同时只有20个民主党人有这打算。

许多跑路的共和党人偏偏出现在特朗普2年前曾勉强获胜的地区,如新泽西州、密歇根州。没有了老共和党议员的保驾护航,新人要从新开始对抗民主党的地方精英,难度那就大了。

03

这三个变数的集合,让民主党看到了翻盘的希望。

如果按照上面媒体预测,民主党果真拿下了众议院,会怎么对付特朗普呢?

最具威慑力的是“弹劾”,而且它一定会发生,因为发起弹劾只需要众院简单多数就可以了。

但弹劾注定是雷声大雨点小——弹劾案发起在众院,但审理则在参院,每一项罪名的指控需要三分之二的多数才能最终定案。共和党占多数的参院,哪怕只是采取个拖字诀,都很容易把这届任期托完。

至于特朗普那些被民主党人痛恨的政策,该做的特朗普大部分都在前2年做完了。

内政方面,2017年末通过减税法案,2018年2月提高政府赤字上限还有一系列改革,这些大多都已经成为法案,而且执行情况良好,民主党不大可能去挑战。就算真想挑战,要凑齐两院三分之二的反对票,哪有那么容易?

外交方面,比如重新检讨对美伊核协议的态度,就更别提了,美国宪法规定的外交权基本上在总统手中,国会可掣肘的地方实在不多。

共和党与民主党真正能刀对刀、枪对枪干一仗的是“特朗普医改”法案。废除“奥巴马医改”,是特朗普目前唯一未竟全功的事情,几经波折最后终于闯到最后一关——参议院,但就是在共和党占多数的参议院,以2票之差被否决。

如果这次选举之后,众院被民主党掌握,那么特朗普这个任期就只能围着“奥巴马医改”小打小闹了。

想来想去,民主党就只能干些成事有余败事不足的事。

比如在特朗普花钱上制造麻烦,但还不敢真得不给,只能是数额上减点,分配事项上讨论讨论……所能起得最大作用就是,降低特朗普政府的效率。

但这可能导致一个反效果,让特朗普在一系列政策上表现得更加激进,以增加和国会博弈的空间。

所以,这是一场对美国民主党重要的选举,也是对特朗普重要的选举,关系着他2年后的连任。

对中国而言,民主、共和两党偏偏在贸易保护主义上有一致追求,在对中国的态度上也只存在程度不同的差别。

按照乔治·华盛顿大学教授沈大伟的观点:两党目前在推行强硬的对华政策方面有强烈的共识,这种共识不仅指政策的基本意向和内容,而且涉及到各个行业领域。

所以,任何抱有幻想的人还是早点洗洗睡吧。

中国无论怎样都依然要面对特朗普,面对一个已经对中国充满警惕的美国精英阶层。在原则性问题上,中美都不会轻易让步,冲突还会延续。

04

北京时间今夜,美国中期选举将正式开始。

特朗普执政两年,我们看到自“9·11”以来美国迅速扩大的“分化”。

在国家利益、贸易、移民、平权医改、减税、女权主义……诸多问题上,美国社会表现出的支持倾向、好恶越来越向两个极端集中。

因为这一切都是围绕特朗普发生的,于是特朗普也就越来越成为一个现象:无论支持还是反对都不吝于表达。

但有一些数据不会撒谎。比如:

美国消费者对两党的信心指数,与美国社会分化意外地趋同。越支持共和党的人,对经济的信心也就越足。

还有这个:

过去12个月,通过Google搜索共和党与民主党的人数,虽然你无法区分人们检索时的好恶,但共和党的人气无疑领先于民主党太多。在选举的时候,往往曝光率就是选票。

当然,民主党花了更多的钱,把这次中期选举搞得不亚于总统选举。

根据最新的统计,美国国会中期选举直接和间接支出到投票当天预计会突破50亿美元。比2014年上涨超过30%。

但希拉里上一次钱就比特朗普花得多,最后还是输了。

特朗普的民调是在下滑,但一份美加墨贸易协定以及与中国最高领导人的一通深夜电话,就足以让他稳住一些农业基本盘。

民主党如果声势高得太大,反而会帮了特朗普的共和党,它会让更多的人参与投票。

投票的人会记得特朗普是一个“Promises made, Promises obtained”的总统,翻译成中文就是“信守承诺”,这大概是对美国在任总统最高风评了。

民调是民调,但投票时会有人记得美国GDP增长屡创新高,失业率屡创新低……

民主党最大的希望,大约就在美国的“制衡”的政治传统了:不希望让一个人、一个政党在美国权力结构中独大。

一切都将在几十个小时后见分晓。

美国政坛的变数的确存在,但长远看,中美关系依然障碍重重。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