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智谷趋势 > 摘增速第一,搅乱中国城市格局,西安凭什么?

摘增速第一,搅乱中国城市格局,西安凭什么?

◎智谷趋势(ID:zgtrend) | 旺角黄局长 

西安,一座充满魔幻现实的城市。

不知从何时起,但一定是在改革开放后,西安有了“废都”之名,并随着贾平凹的同名小说广为流传。

这个西北最大的城市,由里到外都自然地散发着一股“陈腐”气——

在这里,一个街道办主任都觉得自己大权在握;一个公开摇号的楼盘,也会有几十个头衔打招呼。

在这里,一个去年刚毕业的95后可以担任资产千亿的国企董事;连关系万千民众安全的高铁、地铁电缆也敢大面积以次充好。

在这里,别管是明朝留下的堪称中国最严整的棋盘路,还是最现代化的环城高速,一场不大的雪就能让城市交通陷入混乱。

虽然不做“国都”已千年,那一道城墙却仿佛枷锁牢牢禁锢着这片土地和生活在其上的人。

近三四十年,这个城市最大的特点就是“不急”,最多的是“闲(han)人”有底蕴的说法是:两千年都等了还在乎这一会;怒其不争者则直斥:八百里秦川尘土飞扬,三千万懒汉高唱秦腔。

但偏偏是这个“废”入骨髓的城市,最近两年却突然激情澎湃,发展势头之猛颠覆既往——

GDP名义增速拿下全国重点城市第一,平均每3分钟就会有一户市场主体诞生,两年时间新增落户人口近百万,相当于再造了一个中等城市……

一边是僵化陈腐的躯壳,一边朝气四溢的气象。

目前,这两股截然不同的力量正在西安这座老城展开较量。其结局,不仅关系西安这座千年之城、也直接关系着大西北的未来。

01

 

两年前的2015年,西安曾经面临一个非常危险的时刻,命运悬于一线。

当年末,西安的非金融机构人民币存款余额只有7031.75亿元,相比2014年蒸发了1572.28亿元。简单一句,钱给这座城市投了不信任票,资本在加速逃离。

2015年末,西安总就业人口528.06万,同比负增长4.86万。这说的是,人正在用脚投票。

2016年,西安市的税收收入从同期408.6亿元锐减到370.5亿元,以至于税收收入占比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只有57.8%,为十年来最低。

如果继续颓下去,哪怕再多一两年,恐怕西安都会在中国城市竞争中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但诡异的是,它的峰回路转意外得快——

仅仅一年时间,西安的名义增速飙至全国41个重点城市的第一。

今年三季度,西安GDP重回全国20强,以微弱优势赶超多个副省级城市,上一次西安迎来如此辉煌,已是37年之前。

从没有一个西安人能想到:千年废都一旦决定行动,居然也能如此高速?

2017年,西安平均每3分钟就会有一户市场主体诞生,成为全国第七个市场主体过百万的城市。

今年前10个月,西安新增落户人口超90万,相当于再造了一个中等城市,风头直接压倒武汉、天津、成都,成为这一轮抢人大战当中表现最突出的赢家。

……

短短两年时间,西安就走出了一波绝地大反击的剧情。

这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02

有人说,陕西从地图上来看就像是一尊跪着的兵马俑。

今天,当中国沿海已提前步入后工业文明的时候,这个西部省份还保留着一些封建时代的遗风。尤以它的省会最为典型。

作为十三朝古都,西安曾经在计划经济时期抖过、阔过。那时候西安位列中国八大城市,集中了全中国最多的苏联援助项目。这种资源随手可得,经济蒸蒸日上的好日子,掩盖了底子里“皇城文化”的劣根性。

到了1978年,一切都变了。有形之手慢慢退居幕后,有了自主权限的人和钱,都跑到了沿海,这个习惯政府安排的城市,突然变得有些无所适从——

沿海的经济突飞猛进,“增量”蛋糕足够庞大,各个职能部门就不会太去计较利益得失,大家都想着怎么做大蛋糕。而随着市场体制深化,西安不再有计划青睐,习惯守成的西安人只把眼睛盯着“存量”的蛋糕。

资源就那么一点,不抓紧夺,连块渣都不剩了。于是,这场游戏就变成了零和博弈,大家以墙里为中心,不去放眼墙外的世界。决策者相互倾轧,执行者相互扯皮,地方保护主义、功利主义盛行:

碑林区的电信宽带不能转到长安区,只能在城五区内转

长安撤县设区十六年,长安通仍无法在长安区使用

一条路十几年修不好,全市曾经一度盘亘了几十条断头路

……

都说广东、浙江的营商环境好,政府服务意识强,但这个特点并不是天生就有的。

真正决定西安与沿海区别的并不是海洋文明与黄土文明之间的分野,而是陆权时代到海权时代的转换,中国的经济中心发生了偏移。

增量蛋糕的缩小,放大了权力傲慢与保守的本性。而权力越是高高在上,市场的扩张就会越慢。市场扩张越慢,权力体系的内耗就越发严重,从而陷入一种恶性循环。

两者之间的矛盾,越积越深,最终在2016年前后集中爆发。

也是在那个最低谷的时候,十三朝古都迎来了新的主政者。很快,这锅沉寂了上千年的水就有了沸腾之势。

时间点如此巧合,以至于外界不得不将这两件事联系起来。西安焕然一新的秘密,很可能就来自这位“搅局者”身上。

通过复盘这两年来的执政思路我们发现,他打出来的主要就是三张牌。

03

第一张牌,有行动力的小政府。

今天,高铁时代的联通性早已模糊了西北、西南、中原的边界。举目四望,过去对西安只能仰望的邻居全成了竞争者,很难再以西北老大的心态,自甘堕落。局外人在竞争激烈的长三角待过很长时间,自然明白这一点。

来到这个没落贵族的城市,首要开刀的,就是这里深入骨髓的衙门作风。

弯腰捡烟头,拾起的是政府对于城卫的承诺;厕所革命,改造的是权力对于民生的冷淡;车让人,唤醒的是特权者对于规则的敬畏……

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只有从小缝隙著手,一榔头一榔头地敲下去,才能慢慢撬开坚固的壁垒,撬动政府的服务意识。

在北上广等沿海大城市,社会关系倾向“蜂巢状”,关联和互动虽然频繁,但是彼此独立,契约精神更多一些;

在西安这样的内陆二线城市,社会关系倾向“树根状”,裙带关系盘根错节,丛林精神更多一些。

弱肉强食的规则,让整个西安“崇官轻商”。要么当附庸,要么做主人,要么支配别人,要么被人支配。

每个人费心钻营,就是为了更加靠近权力中枢,只有这样,才能掌握最多的资源。所以,无论是政府还是国企,都习惯于被别人服务而不习惯为别人服务。

这种贵族心态,让过去的西安着实吃了苦头。资本的流动讲究一个快字。营商环境好,资本才愿意停留驻扎。

西安的对标城市成都,过去十年里狂飙突进,不是没有道理的。这个城市虽然地处大西南,却有比沿海更高的办事效率。

2009年,李书福收购沃尔沃进入关键阶段的时候,资金缺口还非常大,时间紧迫。为了能够从地方政府融资,吉利先后上门接触了多个沿海城市。天津这边吧,一波三折。广东那边吧,考察决定需要时间。

唯有成都是搭着直升飞机作战,而且是主动出击:一听到吉利成为沃尔沃优先竞购方的消息,马上积极地联系李书福。很快,成都市政府常委会会议暂停,专门研究沃尔沃项目并当即拍板。不久,成都就给吉利融资30亿元,助推后者惊险一跃,自己也顺利拿到了沃尔沃汽车厂项目。

政府是否不再慵懒、是否理解了服务的本质,直接决定着城市的未来。在自上而下的推动下,西安的城墙思维慢慢消解。钱和人,都开始涌了进来。

招商。2017年,西安的民间投资达到3120亿元,一改连续2年的负增长。全年签约项目847个,涉及世界500强的企业就有44家。其中,吉利新能源汽车从洽谈签约到开工建设仅用105天,刷新了中国汽车整车项目落地的最快纪录。

抢人。你见过一个地方的警察为了“抢人”而召开誓师动员大会的城市吗?2016-2017年的西安就是了。这里刷新了中国最快落户记录。在过去一年中新增落户人数等于过去七八年的总和。这还是那个区派出所不拿两条烟不敢张嘴的地方吗?人口规模扩大后,消费多了,服务业增长了,城市的经济也上去了。

04

第二张牌,有生命力的大市场。

西安是计划经济时代的明珠。这个城市苏联援助项目落户为全国之最,超过了中部六省之和。直至今天,它还深刻地塑造的西安的产业格局。这里有大量军工和国企单位。

这里集聚了中国航天1/3以上、兵器1/3以上、航空近1/4的科研单位、专业人才及生产力量,是航天、兵器、电子信息等硬科技的高地。

这里的一百强企业当中,民企占比仅有34%,国有经济比重偏高,体制内的味道太浓。

这些是过去的优势,但也是今天的劣势。

其一公有制经济相对保守和封闭,各方面的掣肘和限制比较多,导致军工和国企身上的“硬科技”成果转化能力弱,难以为市场所用,优化西安的经济效能,推动本土制造业转型升级。

同样是科教重镇,2015年,西安的高新技术产业增加值占比GDP只有14.5%,远低于武汉和南京,就是最明显的例证。

其二公有制经济相对比较僵化。等你动用全家族的人脉拿到一张门票后,才发现来到一个壁垒森严的地方。这里激励机制不足,很难留住人才。即便留下来了,可能也无法最大限度的激活能力,慢慢就贬值和缩水。所以每年西安培养的几十万大学毕业生中,大部分是给它人做嫁衣裳。

基于此,新任一把手打出的第二张牌,就是做大、搞活市场。通过简化行政审批流程、壮大“新西商”群体、实施民营经济倍增计划等手段,激活民营经济。

“秦商”曾是中国传统商帮,居关中四塞之地而经略天下。前一阵子热播的电视剧《那年花开月正圆》说的就是西安边上的泾阳秦商的故事。

但天下不闻其名久矣,今天的陕西市场经济,流传最广的段子都是关于“后人吃先人、活人吃死人”的。但即便是靠着老祖宗的余荫,在国际上博得偌大的名声,西安的旅游产业也同样是被一个又一个的后来者超越。

2016年,开始不同起来。

现在,西安每一天都会新登记1500户市场主体,呈现出井喷的状态。在政府搭台之下,京东,阿里,腾讯,华为,浪潮等科技巨头也纷至沓来,相继落户西安。

看一下星巴克指数,就知道西安这两年追赶的速度有多猛。西安的星巴克门店数71家,这两年开业的就有31家。这个闭眼狂奔的“星巴克指数”,背后正是西安风起云涌的商业活力。

05

第三张牌,新经济时代的城市品牌。

一千多年前,长安借着一条丝绸之路,成为世界上最大、最繁荣、最先进的大都市。

如果说低端文明的入侵、气候变迁,让西安走上没落,而大航海时代的来临,则最终让内陆城市彻底远离生产力的奇点。

但在互联网打破地域藩篱,依托“一带一路”的再出发,却成为西安走出“城墙思维”、走向世界的新契机。

西安居中国地理版图之中——中国大地原点就位于西安边上的泾阳,承东启西、连接南北,有成为“中国孟菲斯”的潜力优势。

借新媒体的传播之利,西安赫然成为中国最红的“抖音网红之城”。

抖音是当代中国继淘宝、支付宝、微信之后,又一款火遍中国的App应用,同时它也是迄今走向世界最成功的App之一。 

而在政府的强力助推下,西安居然成了这款App的城市代言。

西安市委、市政府还专门发了“用好抖音新媒体,宣传西安美食美景美城“指示。

在西安,有超过70个市政府机构开通官方抖音号,西安市公安局、西安市旅游发展委员会、西安市文物局悉数在列。

5月25日,中共西安市委宣传部牵头举办了一个“与抖音平台合作的加强宣传协调会”,各政府部门、各区主管宣传负责人悉数出席。

现在,它左手“长安号”货运班列,右手自贸试验区,完全有了打通欧亚通道,跨越万里优化资源配置的底气,城市品牌更是彻底刷新了够悠久不够新潮的短板。

如果一个土、腐入骨髓的城市,摇身一变就能展现出追求时尚永无止境的一面,那么,过去不可能的布局,今天都有可能实现。这种对大航海秩序规则的改写,让西安的经济有了更大的想象空间。

加之西咸新区划归西安管理,使西安第一次有了大西安的体量和腹地;国家中心城市的牌子,让西安一下子站在了全国600多个城市的塔尖。这些政策势能,都是西安向上的拉力。

当经济增速越来越快,增量蛋糕越来越大,权力体系自然会减少内耗,将目光更多地投射到外部,变倾轧为协同。

回顾这两年的西安故事,政治强人所带来的变化是十分明显的。

西安的历史上不是没经历过政治强人时代,如果不能让这个城市从骨子里发生蜕变,强人政治的一波流很难对抗千年的沉疴。

所以,这种变化又是十分不稳定的。它会随着政治周期的更迭而起起伏伏。然而,今天的西安,显然已进入了一场生死赛跑之中。

最近秦岭的别墅拆迁就仿佛一个政治隐喻。

几个月前,秦岭北麓的山脚下聚集了半个城市的挖掘机,一大片别墅在突突声中轰然倒下。

这是一场震惊全国的秦岭保卫战。在最高层罕见批示6次的情况下,当地才真正打响了保护中华龙脉的战役。最后富人逃离,别墅弃领,干部落马,官场震动。

而全国近一半省市区也闻风而动,连远离风暴中心的广东、天津、山东、黑龙江、安徽、江苏……都召开高级会议,传达通报精神。这个动作明显异乎寻常。

笼罩在西安头上的权贵网络,其盘根错节的格局可能超乎外人想象。这个才刚刚撕开一道口子的官本位铁幕,正是西安向下的坠力。

两股力量相互绞杀,谁胜谁败,直接关系着未来西安乃至大西北的历史进程。

*震谷子,吉姆佩尔对此文亦有贡献

文章原题为:

哥不做国都已千年:夺成都风头,抢百万人口,摘增速第一,搅乱中国城市格局,西安凭什么?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