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智谷趋势 > 2亿中国租客大转型:北漂沪漂已油腻,租客更爱二线,年轻人渐成租一代

2亿中国租客大转型:北漂沪漂已油腻,租客更爱二线,年轻人渐成租一代

◎智谷趋势(ID:zgtrend) |  吴下阿萌

中国人在变老,早已不是新闻。

但是,当最新数据显示最年轻、最有活力的北漂、沪漂们已步入中年,还是震惊到不能自已。

 

先来一个北漂、沪漂最新素描:平均年龄高达35.5岁,十分接近“油腻”,而且正大量逃离北上广。

 

这个画像是由2亿中国租房人口数据变动得出的。

 

2019年1月2日,贝壳租房发布《2018年租房十大关键词》(以下简称报告),对北京、上海、深圳、成都、杭州、武汉等25个城市租房市场进行了归纳。报告用数据告诉我们:租房大军已经不再年轻了;逃离北上广也不是说说而已;中国“租一代”正成气候……

 

01

租房大军老了

 

35岁意味着什么?首先他们是80后中坚力量,根据中国各省的平均结婚年龄,北京27岁,上海30岁,湖南25岁,就算是最晚婚的江苏,人均结婚年龄35.8岁,35岁应该大部分人已成家立业,孕育儿女了。

 

可就是这样的一群人,也老了,挡不了也挡不住。中国大妈们的灵魂拷问,有房吗?有车吗?在这组数据之下,黯然失色。

 

租房大军是逐年变老的,贝壳数据显示,一线城市中以北京为例,从2015年至2018年,租房者平均年龄从33.08岁、34.13岁、35岁、提升至35.56岁;以成都为代表的新一线城市,从2015年至2018年,租房者平均年龄也从31.28岁、31.53岁、31.87岁、提升至31.96岁。租房子,不再是年轻人的“专利”。

房价居高不下,就算有买房的心也没有买房的力。

把2018年全国城市的房价和人均工资水平放在一块儿看,就能懂得中年租房大军的无奈。抛去衣食住行等日常开支,即便没拖平均收入的后腿,大多数人一年也可能攒不到帝都、魔都一个平方。于是,只好再委身在租房市场里多呆两年,这一逗留,年轻人就老了。

 

当然,因为房价让更多的人留在了租房圈,过上了每月交房租而不是还房贷的生活,并不代表租房就便宜到哪里去。

 

以北京为例,按照租金绝对值76.1元/平方米/月和人均租赁面积17.47平方米/人计算,假设一位人到中年的租房一族,要让一家三口或四口过的稍微舒适一些,租住一套50平米的房子,那每月的租金最少也要4000元起,还不包括物业水电等等,这个数字接近每个月工资的一半,生活真的不易。当然,更吓人的是,根据中国房地产行情网公开信息显示,北京房租92.33元/平方米/月,四环内,没有一间低于2000块钱的单间。

02

北上广留不住人

 

与逐年变老的租房人群相匹配的是,从2012到2017年上半年,北京租金上涨35%,上海增长26%。这两个城市如今的租赁人口占总城市人口的四成,在“高高在上”的房价、租金面前,都只能低头。

 

住在北上广是一代代北漂沪漂的一线城市梦,但是梦也要屈尊于高昂的房价租金,还有,梦总会醒。

 

58同城数据研究院发布《2012-2016年5年租房趋势报告》,这五年间,全国租房需求增长102%,出租房源供应量增长93%。其中,北京、上海、广州、深圳2016年租房需求较2012年增长了120%,2016年四个城市租房需求量占全国总需求量的20%。

 

不过这个增长的势头,在这两年遭遇拐点。

 

2018年房屋租赁市场成交数据显示,一线城市租房成交总量出现收缩,而同期绝大多数“新一线”城市租房成交量大幅提升。

 

数据显示,2018年北京、上海、深圳租房市场成交总量分别较2017年同期下滑23.65%、22.83%、16.98%,一跌就是两位数。老牌一线城市留不住人,新一线则成了人流的新去处。成都、杭州、南京、武汉、长沙、重庆2018年租房市场成交总量较2017年同期分别增长5.59%、5.15%、5.16%、13.39%、48.48%、51.20%。

 

贝壳租房方面指出,2017年以来,杭州、西安、武汉、成都、南京等地均推出人才新政,以提供住房、购房补贴、降低落户门槛等手段吸引人才进驻。北上广的高额生活成本一“推”,新一线城市优惠政策的橄榄枝一“拉”,在这一推一拉之间,中国的租房市场有了新面貌。

 

逃离北上广,终究还是不假,只不过这背后不是一颗文青的心,而是钱包和机遇。

 

03

租的也是家

 

如果说在高房租、高房价、低薪水的境遇之下,对于租房一族有什么好消息的话,那应该就是“租购同权”新政。买房与租房最主要的差别就是是不是自己的,2017年广州出台“租购同权”政策,符合一定年限的租房者与购房者一样享受同等加分入学权利。如此一来,对于刚需者而言,也不用介意,这房子是不是属于自己了。

随着“租购同权”的新政出台,公共福利不再和房子的产权捆绑。

广州之后,多地紧跟。在南京,符合南京市外来务工人员随迁子女义务教育入学政策的非本市户籍承租人,由各所在区教育行政部门统筹安排其随迁子女在居住区内享受义务教育。

 

此外方案里还包含了基本医疗、公共卫生、基本养老、就业服务、社会保障、住房保障和公积金提取等方面。跟着租房一起配套的福利越来越多,越来越广。

 

在杭州市居住证积分管理中,对租赁住房达到一定年限的,实行“租购同分”。另外,还对公积金租房提取额度逐步提高、公共租赁住房货币补贴逐渐加强。

 

成都、沈阳、合肥、郑州、佛山等等都加入了“租购同权”的阵营,这也就意味着对于租房大军而言,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绿地”越来越多。

 

大环境阳光明媚,个人层面而言也挺想得开。2018年4月,自如联合《好奇心日报》发布《城市青年“租时代”居住生活报告》,43%的“租一代”表示可以接受一辈子租房,愿意在租来的房子里结婚的年轻人占到64%。

 

海德格尔称“居住是存在的基本原理或根本特性。”看来“租一代”深谙这一点,有61%的“租一代”精心添置家居用品来提升居住的舒适度和幸福感。另有高达73%的被调查用户决定在相同预算下,宁取距离较远的精装房,而非就职单位附近的老旧房。

 

一项对于租房“家指数”的调查显示,小资青年聚集地——上海,有15.3%的调查者愿意额外花1万以上来装饰租来的家,投资超5千以上的租客更是高达35.2%,两个指数均居全国第一。北京、深圳、成都,杭州愿意额外花费超过5000元的调查者占比也都达到30%以上。毕竟虽说房子是别人的,生活是自己的。

 

(注:“家指数”代表一种积极向上的租住生活态度和生活方式,指数越高,表示当地青年白领越把租来的房子当成家,越注重享受品质生活。)

 

“租一代”已成气候,但是这一年来,阿里员工死于长租甲醛房,交了房租给平台却被房东赶出门的新闻也屡见不鲜,也不禁为各位租客捏一把汗,各位且租且珍惜。

感谢关注智谷趋势(微信ID:zgtrend)。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