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智谷趋势 > 高层罕见喊出“全面降准” 逆周期战役打响

高层罕见喊出“全面降准” 逆周期战役打响

◎智谷趋势(ID:zgtrend) |  严九元

01

今天最重要的新闻是总理考察三大银行,中国政府网发出的简讯只有117个字,但信息量巨大。

 

简讯全文如下:

 

总li 讲话最引人注目的是提出“全面降准”,这是近年来高层第一次提到这个宽松式宏观政策。

市场由此确认,宏观政策的调整马上出台,全面降准即将出现,货币+财政双扩张可期。

果然,傍晚时分央行作出降准举动,下调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增加的流动性,短期看是1.5万亿元,长期是8000亿元。有点放水的味道。

在此之前,决策层更多是运用定向降准,既增加流动性,又不想让流动性往房地产等泡沫大的地方流,而是流往实体经济和中小企业。

但实际看,力度还不够。

2019开年伊始,高层喊出全面降准,货币政策将更为宽松,预示着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埋下的政策调整伏笔,将逐步出现。

更深刻的信号,是透露出2019年中国会把保经济增速提到罕见位置。为了增速,不同手段更多手段会被使用。

今天的股市马上作出了反应。

 

全线飘红,房地产板块涨幅居前。炒房派一直在押高层会不会出刺激政策。全面降准,是不是意味着力度更大的宽松政策会接踵而至?

02

高层提全面降准,既在意料之外,又是情理之中。

2019年开年这几天发生了不少有全局意义的事,它们比罗吴跨年演讲争议、比权健丑闻更重要。(点击阅读《最震荡开年:苹果出事,美债收益率暴跌,中国紧急出招》

1月1日,韩国宣布12月出口增速同比下滑1.2%,大大跌破分析师预期。别低估这个不大国家的数据,韩国商品最大部分是出口到中国,它通常被作为先行指标:韩国出口掉了,很可能预示中国经济下行。

1月2日,全球最好的避险品种美债受到各国疯抢,其后几日多个品种出现倒挂,资金疯狂进入避险品种,表明市场对全球经济不乐观。

1月3日,世界最牛公司苹果股票暴跌,谁也没想到苹果也会成为“雷”,原因也指向中国——“没有预料到经济减速的严重程度,特别是在大中华地区。”

更重要的一个信号是,PMI,这个代表制造业景气程度的指数,跌破了荣枯线,为29个月来首次。

形势如此,必须出手。这是高层作出全面降准调整的背景。

03

此次高层提全面降准之前,有一篇文章值得特别注意:“余永定呼吁财政货币双扩张:没有一定的经济增速,一切问题都会恶化”。

余永定被认为是有相当决策力影响力的官方学者,他是社科院学部委员、央行原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其观点此前多次被纳入政策。

这篇文章是第一财经对余永定的专访,推出的时机很微妙。

核心观点有以下几个:

第一,经济增速是中国最迫在眉睫的问题。

为了保持增速,余永定说:

2019年中国应推行扩张性的财政政策,并辅之以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

注意,余永定直接把稳健的货币政策改为适度宽松,同时财政政策方面,“中国不应拘泥于3%的赤字目标。”

这是对现有的政策框架,相当大胆的突破。

余永定主张货币+财政双扩张政策,他认为经济增速降下去中国会出问题,不扩张不行了。

对此,第一财经记者追问了一句:但主流观点似乎认为,经济质量比增速更重要,应该如何看待这一问题?

余永定态度很鲜明:

中国过去40多年的经验证明,没有一定的经济增速,一切问题都会恶化,因为大多数经济和金融问题都是以经济增速为分母的。没有一定的经济增速,结构调整、经济体制改革等长期问题无从谈起。

……

各界呼吁关注经济增长质量而非速度肯定是正确的。但这类改革和调整在短期内难以完成,远水只能解“远渴”,它们对抑制经济增速在2019年下滑发挥不了立杆见影的效果。

余永定的观点是,没有增长,根基要出问题,其他免谈。

第二,央行不要被房价绑架。

国外央行一般只考虑通胀和就业,中国央行压力大得多,GDP、就业、通胀、房价、汇率,这么多方面统统得考虑,在几条钢丝上找平衡。

很多时候,不同目标之间是冲突的。余永定举了个例子,2012年3月经济实际是下行的,但央行抑制房价过快上涨,仍采取偏紧的货币政策。

而当前:

中国央行不应该仅因担忧房地产泡沫而减少货币供应量。中国CPI目前大约在2%左右,经济增速持续下滑,这两个指标的情况应该会让央行采取扩张性的货币政策。

有一种观点,央行超发货币,是导致房地产泡沫的元凶。余永定的观点是:

这一观点可能只是部分正确。事实上,房价的剧烈上涨早在央行信用宽松前就出现了。中国房价的涨跌呈现周期性特点,很难确定货币供应和房价涨跌之间的因果关系。完全有理由认为,真正的因果关系是房价上升导致货币供应量上升。房价上升会把大量原本在实体经济中循环的资金吸入资本市场,并在资本市场上自我循环。因此,央行需要加大货币供应量来满足实体经济的流动性需求。

第三,不怕汇率下跌。

余永定认为,现在美联储已经退出了QE,并正在加息、缩表。因此,除非美国经济出现非常严重的问题,人民币对美元的贬值压力都在上升。而富于弹性的人民币汇率,反而可以成为经济的调节器,适度贬值可以提升通胀,也可以缓解出口压力。

“中国过去花费了太多时间辩论是否需要采取浮动的汇率制度,货币政策长期被追求汇率稳定的执念所束缚。”

04

从今天高层的举动,以及近期舆论动向,可以看出以下几点:

第一,今年将是一个保增速的年份。

我在《年末最重要的会议,透漏出不同寻常的信号》里写到,经济下行时有两种做法:

1.   坚决不刺激,即使下行也忍着,承受阵痛,强行转型;

2.   相机抉择,稳住一定增速,一步步往前,逐步解决问题。

中国很明显选择了第二种。余永定对于简单化的“经济质量比增速更重要”的否定,把这个关系说透了。

在未来几年内,中国仍会高度重视增速。

我写过一篇分析,十九大把中国的发展提速了,准备把邓大人在1980年代定下的目标,提前15年实现。(点击阅读《本次大会对中国影响最大的地方,我相信绝大部分人没看到》

由此带来的连锁反应,是不会轻易忽略增速。当时还有朋友争论,谈到中国会由速度向质量转型。我当时预测,两者不可能轻易替代。

现在的情形和此后的情形,我相信这都将成为中国的经济基本逻辑。增长是中国是一切的基础。

第二,全面降准只是一个开始。

中国今年的核心政策是逆周期调节,这是一个组合拳。比如此次降准,一个因素是为了配合基建。

为应对经济下午压力,中国正加大基建投入,12月底全国人大常委会授权提前下达部分新增地方政府债务限额,政府债券供给增加,需要流动性来购买,恰恰需要降准来对冲。

目前来看,中国政策工具箱里还有不少可动用的工具。比如财政扩张的幅度,会不会按余永定所说的突破3%的限定?货币会不会在不受房价汇率束缚后,有更大空间?

这一切,都将围绕保增速的目标而博弈展开。

第三,刺激政策将依经济增速而调整。

会不会刺激楼市?这几乎是所有宏观分析最后落脚所在。说复杂很复杂,说简单也简单。

中国宏观调控的精髓实际上是2017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到的8个字:

相机抉择,开准药方。

中国并不是开一个会定个调就一年不变,而是根据实际情况随时作出调整和应对。这是基于集中式权威的基础,可随时转身。

那么怎么调整,依据什么调整?

最简单也最重要的是看增速。

英国金融时报曾有一篇文章,分析如果只看中国一个指标,那应该看什么?

答案是看GDP增速。根据增速可判断中国的政策举措。

因此,如果下行压力大,不排除基建和房地产投资的加码。只是,房地产会因城施策,分线放开。此外,汇率会大概率下行。

今天的全面降准,实际上已经把政策调整的空间打开。不再固守过去的政策轨道,中国正在进行一场艰难而伟大的逆周期战役。


 

2019,我们迎来「百年未有之变局」,在这个不确定性的时代,不要预测,而是应对。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