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智谷趋势 > 世界500强掌门人坠亡,这个千亿级央企来不及悲伤

世界500强掌门人坠亡,这个千亿级央企来不及悲伤

“世界500强”企业——中国铁建董事长坠亡。
 
第二天,8月18日,这一消息得到了中国铁建股份有限公司的官方证实。
 
 
在中国,央企老总的知名度往往比不上相当的民企。
 
陈奋健的名字之前可能没多少人听过,连他公开的简历,也只有只言片语,给人的感觉非常低调而神秘。
 
但要说起他主政中铁建、中交时参与的大项目,却个个都如雷贯耳——港珠澳大桥、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港、巴基斯坦瓜达尔港……还有让最高领导人公开点赞的非洲亚吉铁路。
 
陈奋健的最后一次公开露面是在被称为千年大计的雄安,这里规划了亚洲最大的火车站,只是这个世界地标工程从此再与他无关了。
 
 
陈奋健之死,让很多业内人士不由地想起另一位疑似自杀的主角——周孟波。
 
两人很像。
 
周的死,坊间传闻他在南京长江大桥一跃而下。两人都是工程师出身,死前50多岁年纪。周生前是中铁股份有限公司排名第三的副总,一度被视为下一任董事长的大热门。
 
两人背后的企业业务几乎一模一样,市值均超千亿,在财富500强榜单上也是前后脚,在上榜中国企业的排序中,一个第6,一个第8。
 
 
这几年高铁狂飙、一带一路、新基建……都与这两家巨无霸建筑企业有千丝万缕的联系。铁路之外,人们日常生活中的地铁、桥梁、隧道,甚至商品房,很多也出自这两家的手笔。
 
生命逝去为何如此轻易呢?
 
01
 
不用说都能想到,要做到千亿央企的董事长,不是只凭能力这么简单。
 
不过,逝者已矣。智谷君不妄加猜测。
 
很多普通人人关注这则死讯,大多是因为会错了意,误以为“中铁建”的“中铁”是“中国铁总”。
 
中国铁总,全名中国铁路总公司,为铁道部撤销后设立,隶属于国务院,主要负责铁路运输的调度指挥、客货运业务的经营。
 
中国铁建,全名中国铁道建筑总公司,还有前文提到的中铁,全名中国铁路工程总公司,两者则负责铁路建设,也都隶属于国资委。
 
简而言之,铁总是运营方,中铁建、中铁是建设方。它们之间没有隶属关系。
 
 
不过,外人要区分中铁建、中铁的确比较困难。
 
比如,25个中铁局,1到10归中铁,11到25归中铁建;5个勘察设计院,2、3归中铁,1、4、5归中铁建……
 
两家央企各项指标难分伯仲。
 
图片来源:Wind数据
 
02
 
要说最大的不同,大概是中铁建前身是军队,就是1948年设立的铁道兵;中铁一直属于民间,前身是1950年成立的铁道部工程总局。
 
时至今日,这两个市值超千亿、员工近30万的庞大商业帝国,业务非常多元。人家是专业修铁路的,但不是只会修铁路。
 
中铁建去年的成绩单里,除了老本行郑(州)阜(阳)高铁、(武)汉十(堰)高铁、成(都)贵(阳)客专之外,还有济(南)青(岛)高速公路、厦门穿海隧道、跨胶州湾特大桥、平潭海峡公铁两用大桥,以及武汉、苏州等17个城市的轨道交通,特别是成都地铁101公里一次性完工交付运营,创世界之最。
 
中铁建还涉足房地产。房地产业务组建于2007年,如今在中国重要城市群都有布局,项目数超过100个。其它开发商的豪宅项目会以中铁建西派(产品线)为标杆。
 
在发家的建筑领域更是当仁不让。年报显示,中铁建2019年实现营业总收入8304.5亿,同比增长13.7%。其中“工程承包”仍然是营业收入的主要来源,营收占比82.9%。
 
 
03
 
中铁建最浓墨重彩的是对“一带一路”的响应。其实早在“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之前,中铁建就率先实施了“走出去”战略。
 
 
 
只不过,“走出去”是有喜有忧。
 
2006年刚开始时候,还算一帆风顺。中铁建中标了12.7亿美元的土耳其高铁项目,承揽了62.5亿美元的阿尔及利亚高速公路项目,之后又中标了尼日利亚、利比亚、阿尔及利亚铁路项目,以色列隧道项目。一时间成为中国建筑 业占有国际市场份额最多的企业。
 
2010年,中铁建在沙特碰了大钉子。承建的麦加萨法至穆戈达莎轻轨项目,合同总金额约为17.7亿美元,由于文化、天气和地理环境等因素,实际工程量、造价远超预期,成为当年赔本赚吆喝的最著名中国海外项目的典型。
 
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梦恕曾接受东方早报采访时表示:中铁建在海外的业务存在较大问题,虽然承包了一些小国家的铁路工程,能够带来不少利润,但承包过程中,许多承包商为了争取业务低价承包,造成中国承包商互相压价的局面。
 
此外,受制于欧美发达国家技术标准的限制,中铁建早期海外市场大多局限于东南亚、中东、非洲等一些欠发达地区,海外市场广度受到限制,市场份额仅占国内市场的10%左右。
 
04
 
挫折并未打消中铁建出海的决心。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以及陈奋健2018年6月到任中铁建董事长,将“大出海”战略推向了新的高潮。
 
中铁建受挫的那几年,另一家央字号建筑巨头中国交通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在海外却是一路凯歌。
 
大家耳熟能详的包括巴基斯坦瓜达尔港、斯里兰卡科伦坡港、汉班托塔港、港珠澳大桥、肯尼亚蒙内铁路、黑山南北高速公路、马来西亚东海岸铁路等。
 
 
这些项目均是陈奋健主政中交时完成的。相比在中铁建匆匆两年,陈奋健在中交深耕了13年。
 
调任中铁建后,陈奋健在接受几大央媒采访时信心满满:全面贯彻落实“一带一路”倡议,不断提升自身国际化能力和水平。为更好地融入全球市场,参与国际竞争,中铁建大力实施“海外优先”发展战略,建立起“1+2+5+N”海外市场管理体系。
 
2016年,中国在海外首条高铁——安(卡拉)伊(斯坦布尔)高铁运营两年后,由中铁建完全移交土耳其铁路总局。
 
2018年5月,中铁建修的巴基斯坦最长高速公路——拉合尔至木尔坦高速公路通车。
 
 
亚吉铁路,图源:中国铁道建筑有限公司
 
2018年9月,中非领导人与工商界代表高层对话会暨第六届中非企业家大会开幕,亚吉铁路成为最高领导人在开幕式主旨演讲中提到的第一个项目。
 
亚吉铁路连接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与东非吉布提港,需要横跨东非高原与非洲最低点,被誉为非洲天路。这也是“一带一路”倡议后建成通车的首条跨国电气化铁路,而且带动全产业链走出去,形成一条经济带并给沿线国家和地区创造无限商机的“亚吉模式”。
 
2019年,中铁建先后拿下几内亚、加纳、尼日利亚、泰国、印尼的大单。年底又获得新加坡的芳心,负责设计裕廊区域地铁线和建造登加车厂及相关设施。
 
中铁建还为“大出海”战略特意制作了精美宣传片,彰显企业的信心与蓝图。
 
截至2019年,中铁建海外项目突破900个,境外经营网络和业务覆盖全球120多个国家和地区。已在“一带一路”沿线42个国家设有境外机构,拥有项目225个,海外市场当地员工占比逾90%。
 
 
05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中国推出4万亿救市计划,“铁公基”成为重中之重,中铁建和中铁在其中承担的角色,自然不会轻。
 
不过2008年的危机并未逆转全球化的大势,才有了之后的“一带一路”,中铁建和中铁再次立于潮头。
 
2020年,变局前所未有,全球化严重受挫。但无论是国家新基建还是内循环的应对策略,这两大央企依旧是赢家。
 
 
尽管按规模算,中铁和中铁建把持世界二三(冠军为中建),一共有8家中国建筑企业进入了世界TOP12。
 
但若换成产业链中更高级的建筑咨询设计指标,中国建筑企业立刻就不见踪影。
 
 
 
挑战前所未有,陈奋健还是在公司2019年年报中这样展望:
 
 
然而他的生命,永远留在了这个动荡的2020年。中国铁建官网的最新页面,飘着这样的弹窗:
 
 
周孟波的成名作是深圳世界之窗门口的埃菲尔铁塔仿制品。周孟波后来担任过武汉长江二桥副指挥和芜湖长江大桥指挥长。35岁就成为中铁大桥局局长,坊间传说他在最后选择南京长江大桥一跃而下。
 
事后有同行感叹,这是一位建桥者的浪漫告别。周孟波失踪后,建筑圈内流传着他改写的《别了北京》:“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我捋一捋心绪,去触摸天际的边线。”
 
斯人已逝,中铁、中铁建片刻不能停。新基建、内循环的使命与召唤,需要这两家大央企继续庞大且强大下去。塔吊继续开动,推土机、压路机轰隆向前。
 
参考资料:
《中国铁建大海外战略的尴尬》东方早报
《中国铁建助推“一带一路”建设合作高质量发展纪实:东方风来满眼春》经济日报
《中国铁建海外项目突破900个 打造“一带一路”国家名片》中国新闻网
《纵身一跃,架桥者浪漫的告别》无名高手,向洋看世界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