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智谷趋势 > 巨变前夜!深圳马上有大事发生,中央终于定了

巨变前夜!深圳马上有大事发生,中央终于定了

◎智谷趋势(ID:zgtrend) | 黄汉城、逍道一

 

众所期待的“深圳路线”,终于出炉了。

 

今天下午,中央印发《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综合改革试点实施方案(2020-2025年)》。顶层设计为深圳画出了宏大的蓝图。

 

如今,国内外局势较40年前已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中美脱钩,内循环为主势在必行,技术革命、产业升级时不我待,都催促着特区再出发。

 

在这份重磅文件里,一个崭新的深圳呼之欲出。

相信我,未来的深圳会大不相同。

 

对外商投资的影响

 

方案提出:在全国统一的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基础上,制定深圳放宽市场准入特别措施清单,放宽能源、电信、公用事业、交通运输、教育等领域市场准入。进一步放宽前沿技术领域的外商投资准入限制。

这是非常大的一个亮点,堪称史无前例。

因为这里头释放出的一个信号,就是深圳将“全域”自贸区化,其自贸区范围将不仅仅局限于前海蛇口片区,而是整个深圳都会成为自贸区(指投资领域)。

过去四十年来,中国一直在深化改革开放,降低市场准入门槛。外商投资看中中国巨大的发展红利,纷至沓来。

但毋庸置疑,中国对外资仍然保留很多禁区,比如说:

禁止投资中国管辖海域及内陆水域水产品捕捞。

禁止投资放射性矿产冶炼、加工,核燃料生产。

禁止投资文艺表演团体。

出版物印刷须由中方控股……

在这些领域,外资根本就进不来,直接限制了外资的进一步落地和扩大。即便是在那些大大小小的所谓自贸区里,我们也还是划定了诸多红线,比如说禁止投资邮政公司、信件的国内快递业务;禁止投资义务教育机构等等等。

这一次,为了建设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中央给与了深圳非常特殊的礼遇。方案提出,“要在全国统一的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基础上,制定深圳放宽市场准入特别措施清单”。实际上,就是要为深圳量身定做,制定一份特别版的负面清单。

未来深圳将部分乃至完全取消在前沿科技、能源、电信、公用事业、交通运输、教育领域的一些投资禁区。

比方说,国外的新能源汽车公司很可能会被允许百分百独资落户深圳,而不再要求中外合资经营。若真是如此,深圳就可以像上海临港自贸区一样,给太平洋彼岸的马斯克抛出橄榄枝,吸引特斯拉来深圳建厂,建成特斯拉的亚太生产中心。

又比方说,国内水上运输公司、公共航空运输公司、民用机场、基础电信业务可能会被允许外资控股;允许外商投资人体干细胞开发和应用。

……

相关的想象空间很大。一旦打开,深圳全市将成为世界一流的投资高地。

关键点在于,有关部门一定要敢闯敢当,勇于试错。如果畏手畏脚,这个史无前例的大礼包也只会停留在纸面之上。

为此,中央在方案中也说了,要“建立健全容错纠错机制,宽容干部在改革创新中的失误错误,对干部的失误错误进行综合分析,该容的大胆容,不该容的坚决不容。”

实际是提前给了定心丸,就看深圳自己怎么干了!

 

对产业的影响

 

方案提出:支持建设粤港澳大湾区数据平台,研究论证设立数据交易市场或依托现有交易场所开展数据交易。开展数据生产要素统计核算试点。

未来随着大数据时代的深入,数据将不再是作为信息化的单纯产物,而是会上升到跟土地、人口这类生产要素同等重要的地位。

因此,数据这种特殊的无形资产,其实是具有非常高的交易价值的。围绕着大数据,可以开发出各种各样的商业应用,极大帮助了企业调整生产流程和环节。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通过数据企业了解到了广州的25岁-30岁的单身女性经常浏览的网站,在特定商品页面上停留时间,是不是可以更精准的广告投放,促进销售呢?

大家回想一下,全国首个大数据交易所落户贵州后,对地方发展产生的巨大化学反应,可以说是起到的四两拨千斤效果。

而相比大西南,粤港澳大湾区作为世界最发达的城市群之一,更具有经济活力,数据容量更为庞大,应用场景更为丰富。

目前,以深圳为引擎的大湾区,已无限趋近于一个“市”。海量数据早已突破行政边界,在大湾区高速流动与沉淀。

可以想象,未来深圳的数据交易所的空间之大。如果开发得好,不亚于一个证券交易所的能量。

 

对房价的影响

 

方案提出:支持在土地管理制度上深化探索。将国务院可以授权的永久基本农田以外的农用地转为建设用地审批事项委托深圳市政府批准。支持在符合国土空间规划要求的前提下,推进二三产业混合用地。支持盘活利用存量工业用地,探索解决规划调整、土地供应、收益分配、历史遗留用地问题。探索利用存量建设用地进行开发建设的市场化机制,完善闲置土地使用权收回机制。

深圳土地资源十分紧缺,这点不用多说大家都懂。

除了面积不足,深圳更大的问题在于土地供给的结构性失衡。

区域专家金心异透露过,深圳工业用地最高的时候有200平方公里,但最近几年,搞工改工、工改商,实际上盖了很多写字楼。“我觉得现在还剩的工业用地能有120平方公里就不错了”。

过去很长时间,深圳一直将稀缺的土地资源倾斜到了商业用地上,试图以此吸引企业入驻,发展总部经济,增加税收。

本身这种方式是没毛病。但对深圳这样面积十分有限的城市,写字楼供应太多,必然会压缩工业用地和住宅用地的空间,造成两个后遗症。

第一,对制造业造成挤压。你想想,为什么这几年华为会“跑路”,把手机终端的制造和研发环节都迁到了东莞,不就是深圳没有工业用地供应吗?

第二,对人才造成挤压。由于深圳的住宅用地供给特别不足,导致房价特别贵,实实在在吓跑了一些年轻人才。

图源:智本社

土地已经日趋成了困扰深圳发展的瓶颈,高层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于是有了“支持在符合国土空间规划要求的前提下,推进二三产业混合用地。支持盘活利用存量工业用地,探索解决规划调整问题”。

请大家想象一下,一般工厂长什么样子?是不是占地很大、层高很矮,空间利用率自然有限。

工业用地存在效率低是中国城市的通病,数据显示,中国工业用地平均占城市总用地面积40%-50%,高于发达国家20%-30%。这也意味着,工业用地集约高效利用是提高中国土地利用率的关键。

未来,深圳实行二三产业混合用地,便能打破现行的一宗地只有一种用地性质的城市用地管理模式,可以在一宗地上可同时建设多种功能的建筑物。比如说,一栋楼,第一层设置成十二米高,作为生产液晶显示器的工厂,第二层以上则是正常的办公楼,用于发展科技金融产业。

这个巨大的创新,有利于深圳提高规划建设用地建筑“容积率”,在单位面积内产生更多的经济和社会效益。

而且,办公楼建在工厂上头,可以减少对工业用地和住宅用地的挤压,最终或能释放出一些住宅用地的空间。

住宅用地供给的增加,对稳住深圳的房价必将产生一定的积极作用,让深圳的房价不要涨的那么快,等等它的人民。

 

对人才吸引力的影响

 

方案提出:完善适应超大城市特点的劳动力流动制度。深化户籍制度改革,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完善居住证制度,鼓励根据实际扩大公共服务范围、提高服务标准,稳步推进基本公共服务常住人口全覆盖

在诸多利好中,这条看似不起眼,却非常重要。

我们来看下边这张图片,深圳在全国重点城市当中,户籍人口占比几乎是最低的了。

2019年,深圳的常住人口为1343万人,户籍人口为494万人,户籍人口占比仅有36.8%,而西安、成都、南京、武汉、杭州、天津、广州、北京、上海占比分别为96%、90%、83%、80%、76%、70%、62%、60%、59%。

别说二线城市了,放在一线阵营当中,深圳的户籍人口占比也仅相当于别人家的一半。

为什么会这样呢?这是因为,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深圳有意识地控制户籍人口规模。

很多人没有留意到,中国的城市建设当中,医疗、教育等公共服务资源,是按照户籍人口规模来配置的。户籍人口越高,基本公共服务的建设和支出也就越多。

深圳有意识地控制户籍人口规模之后,便有理由减少基本公共服务的建设和支出,将更多的钱用来招商引资、产业补贴、基建建设等方面,更快得做大做强GDP数据。

实际上这一种短视的城市发展行为。因为这造成了深圳在医疗、教育领域公认的巨大短板。

虽然目前深圳的一些基本公共服务,也外溢到了没有户籍的常住人口。但是这部分人群,这849万常住人口,实际上是处于享受序列的最末尾,往往得不到公平的待遇。

中央要求深圳深化户籍制度改革,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完善居住证制度,鼓励根据实际扩大公共服务范围、提高服务标准,稳步推进基本公共服务常住人口全覆盖。

实际上就暗示着,未来在深圳拿了居住证的常住人口,将享受到户籍人口同等的公共服务资源。

只要你在深圳有正当工作,对深圳的税收作出了贡献,你的小孩读书,你的医疗报销等等方面,都会跟有户口本的深圳人一样,得到平等的服务。

如果真能做到这一点,那无疑是对中国坚硬户籍制度最沉重的一击,北京上海广州都会自叹不如。而深圳的人才吸引力和城市竞争力,也将得到巨大的提升。

过去人们常说,深圳不负责养老。年轻人在这里打拼几年,奉献完青春之后还是要回老家。等到基本公共服务实现常住人口全覆盖之后,这种局面将一去不复返。

 

对互联网公司的影响

 

方案提出:要率先完善数据产权制度,探索数据产权保护和利用新机制,建立数据隐私保护制度

小小一句话,却有大大的含义。

相信大家都长期忍受着这样的痛点:很多手机APP应用在你下载使用的时候,会要求你同意它访问你的相机、录音、GPS定位、通讯录等。

如果你敢当点击“不同意”,直接就给你玩退出,想用都用不了。

面对这样的强盗,你能不跪吗?绝大多数情况下,你还不是得乖乖献出自己的数据隐私。

这感觉,真的是堪比吃翔了。

中央要求深圳建立数据隐私保护制度,可能便是对这种互联网公司的不端行为,说不!未来深圳或将率先立法禁止此种强盗行径。

全国人民都将会为此受益。

众所周知,深圳的软件产业特别发达,是国内的互联网之都。这里每天都诞生了层出不穷的APP应用、小程序及其外包公司,而且深圳这些公司大部分业务都是to C的。

如果在深圳先行建立数据隐私保护制度,相当于从源头实现了保护。

 

建设方案中,有一句话非常惹人遐想。

增强在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中的核心引擎功能,努力创建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城市范例。

言下之意,深圳是整个大湾区的核心!有的深圳人就喜出望外了,那不就意味着深圳是比香港、广州还要高等级的心脏城市?

不,你想的太美了。

2019年发布的《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就明确提及:以香港、澳门、广州、深圳四大中心城市作为区域发展的核心引擎,继续发挥比较优势做优做强,增强对周边区域发展的辐射带动作用。

大湾区有四个核心引擎,深圳并非唯一城市。

不过,我特别同意蒙纳士大学商学院经济学教授史鹤凌博士之前的一个观点,“(北京)希望建立一个(比香港)更好的、以新加坡为蓝本的一个模式。”

“新加坡和香港的最大区别就是在于新加坡是由一个比较强的中央领导。实际上说是有计划地、从上而下的一种设计。香港更多的则是一个自由的经济,是由下而上的,完全是靠自由经济来发展的。香港和新加坡代表的是两种不同的发展模式。”

去年在写文章解读深圳示范区的时候,我就旗帜鲜明的提出,深圳正在抛弃香港模式,对标新加坡。(点击阅读原文)

深圳因为打造“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第一次跟上海站在了同样的起跑线上。过去,深圳是因香港而“生”,这回可能会因香港而“胜”。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