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智谷趋势 > 超乎想象!这个一路逆袭的城市,力压两大经济特区,有何秘诀?

超乎想象!这个一路逆袭的城市,力压两大经济特区,有何秘诀?

◎智谷趋势(ID:zgtrend) |  逍道一
 
高层出席深圳经济特区建立40周年庆祝大会,将这座城市又一次推向追光灯的中央。
 
享受这份荣光的不止深圳,整个广东崛起都得益于改革开放的春风。
 
作为中国经济第一大省,广东拥有广深“双子星”,佛山和东莞也是大家熟悉的制造业重镇。
 
BUT,你知道谁是广东第5城吗?
 
回望改革开放的历史,你可能会惊讶地发现,它一路逆袭,从15名节节攀升,到今天已经坐稳了第5的位置。
 
它就是惠州。后劲之强,超乎想象。
 
回到上世纪70年代,深圳和惠州,本是一家。都属于惠阳地区。
 
上世纪70年代广东行政区划,图片来源:中国行政区划沿革地图集
 
那时,我国采用“中央-省-地区-县-人民公社”的行政层级。只在少数人口集中、工商业发达的城市,才会单独切出一块狭小地域作为“市”。
 
惠阳地区长期占据广东省内GDP的NO.1。管辖范围涵盖今惠州、河源、深圳龙岗、部分东莞、部分汕尾、部分广州增城。
 
改革开放以来,行政区划体系发生调整,突出表现为城市的扩张和市管县的确立。
 
1988年广东取消了地区设置,增加了许多地级市和县,奠定了如今广东省行政区划的基础。海南独立建省,不再是广东下辖的一个地区。
 
惠阳地区被撤销,惠州成为地级市。设立惠州市惠城区,将原惠阳地区的惠阳、博罗、惠东3县和广州市的龙门县划归惠州市管辖。
 
被切分后,“元气大伤”的惠州,GDP排名一落千丈,当年只能排在广东第15位。
 
1992年是一个重要年份,深圳升至第2。惠州也连升4位,回到第11位。
 
此后几年,广深佛组成的铁三角领先优势明显。
 
直到香港回归、中国入世等深度拥抱世界的契机接踵而至,让出口加工业勃兴,东莞抓住时机成为世界工厂,经济逐渐追上,由此坐稳老四的位置。
 
惠州,则在闷声赶路,1998年第8位。到了2008年,追到了第6位。
 
2008年是我国进出口贸易的高点,此后贸易GDP占比开始下行。东莞虽然受到冲击,却找到了新的王牌(下面会揭晓),稳住第4的位置。
 
广东TOP 4格局也越来越清晰。
 
此时,人们定睛一看,广东第5城已经变成了——惠州?
 
毕竟广东省内高手如林,除了TOP 4,还有同样顶着特区光环的珠海、汕头,以及临近海南、坐拥深水良港的湛江。
 
但是,惠州从1988年第15到2019年第5,一路稳扎稳打,创造了历史。
 
 
 
在追赶的过程中,区位毫无疑问,是惠州的王牌之一。
 
说白了,就是临深。
 
靠近超级大都市,是一个无法复制的巨大优势。
 
城市化1.0靠商品流动,城市化2.0靠资本流动,城市化3.0靠信息流动。
 
一般认为,在商业时代的中心城市附近,难以形成和它体量相似的其他中心城市,这是商品流通的物理规律决定的。
 
然而,资本流动和信息流动不看物理上的距离,因而在同一个相对狭小的物理空间,也可以容纳更多的顶级城市。
 
新时代的区位概念,不再是平面上画图,哪里缺一个节点哪里就有机会。
 
恰恰相反,哪里有世界级的城市和城市群,并建构起最合理的分工,哪里才有爆炸性的机会。
 
工商文明时代,上海对杭州占有绝对优势,但现在杭州另辟蹊径成功了。
 
大湾区内部,如果仅拼商业,深圳怎么可能在广州和香港的夹缝中拔得头筹?
 
深圳崛起后,又怎么会泽福东莞?按照旧逻辑,深圳应该吸干东莞的“血”才对。
 
2008年爆发的金融危机,最倚赖出口加工业的东莞,受冲击最严重。东莞却在近年企稳回升,这并非出口加工业的回光返照,而是得益于深圳超强的外溢效应。
 
时至今日,东莞南部早已融入深圳,华为部分业务落户松山湖,未来还有多条地铁和城际将东莞与深圳紧密相连。这也是东莞价值最高的板块。
 
东莞已经崛起,惠州还会远吗?
 
 
可能大家还有一个疑虑,东莞与深圳的宝安、光明、龙华、龙岗接壤;惠州只与龙岗、坪山、大鹏新区接壤,也是导致东莞房价远高于惠州的原因之一。
 
但是,东莞不可能独吞深圳的外溢红利。
 
上海+苏州面积为1.48万平方公里,广州+东莞+深圳只有1.19万平方公里。
 
图源:元淦恭说
 
衡量现代经济,很重要的标准就是密度。要看单位面积创造的GDP。
 
深圳、东莞土地不足,才更有外溢的想象空间。
 
而且深圳从来就没想只带东莞玩,惠州始终有巨大的机会。
 
 
 
今年5月,深圳市发改委对外公布2020年工作计划,就表示过将加快推进深圳都市圈规划编制,明确提及将协调东莞、惠州、河源、汕尾四市共同参与,助力河源、汕尾融入大湾区建设。
 
6月5日广东省发展改革委公布的《广东省开发区总体发展规划(2020—2035年)》明确提出,推动广州都市圈、深圳都市圈(包括深圳、东莞、惠州、河源和汕尾)深度融合。
 
图源:山川大数据
 
不同于过去深莞惠等经济圈以各成员城市合称命名,此次广深两大都市圈时均以中心城市称呼。从“深莞惠经济圈”到“深圳都市圈”,并非简单的概念改名,还藏着内涵的重大变化。
 
经济圈顾名思义,聚焦于经济上互通有无,往往止步于产业融合。
 
一个典型场景就是:城市之间产业已深度捆绑,经济上打成一片,但地铁、公交缺乏联通。越是接近行政交界,路网就越烂。
 
例如深圳与惠州临深板块在经济上早已实现了经济同城化,却死活没有一条真正意义上的跨市通勤轨道交通。
 
说白了,两座城市都没有义务,也缺乏动力。
 
有些大城市觉得修地铁去周边,会加速产业外流,岂不是为他人做嫁衣?
 
而都市圈时代,不只是经济功能叠加,基建、教育、医疗、社保等各个维度的融合变得势不可挡。
 
轨道交通的无缝接驳是最低标准,以此为基础,大城市的其他优质资源迟早会外溢到行政边界之外。
 
 
8月底,交通运输部确认了深圳地铁14号线延长线(至惠州惠阳)铁定会建,并确定了建设时间——“纳入深圳市城市轨道交通第五期建设规划并启动建设”。
 
按照惠州发改局的说法,深圳地铁14号线在惠州将设白云路站、爱民路站、惠州南站和新桥站4个站。
 
而14号线延长线显然只是一个开始。因为深圳联系最重要的飞地——深汕合作区,必须经过惠州。深圳与合作区连接越紧密,惠州就会跟着被带动。
 
此外,惠州还坐拥深圳联系江西乃至长三角的必经之路,可以说是深圳的门户。
 
 
 
除了历史走势、位置便利、土地优势之外,发展需要更多内功。具体到城市层面,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产业。
 
以深圳为驱动的粤港澳大湾区还有一个显著的优势与特色之处:得益于深圳的外溢效益和大湾区内的产业协同效应。
 
粤港澳大湾区分工最细腻、最看重产业链条关联度,其他湾区以及城市群无法企及这样完备的产业集群。
 
 
这其中离不开惠州与东莞的配合。这样的协同,也为惠州奠定了一个良好的产业结构。
 
2008年后,深圳正是抓住了制造业升级的机遇。遗憾的是很多老牌城市,对服务业过于执着,最终导致制造业空心化,适得其反。
 
惠州在这方面,同样有相当清醒的认识。据广东省统计局核定,2019年惠州全市地区生产总值4177.41亿元,三大产业结构为4.9%,51.9%,43.2%。
 
 
除了稳住制造业,新兴产业的培训同样重要。如果说传统制造业属于稳扎稳打,那么新兴产业就是弯道超车,两者缺一不可。
 
截至2018年末,惠州规模以上高技术制造业企业573家,较2013年增长47.3%。2018 年开展R&D活动的规模以上工业企业786家,较2013年增长191%。
 
产业,才是惠州成为广东第5城的基石。
 
 
 
最后,有一个悬念。
 
不知道大家发现没有,广东TOP 4不仅仅是经济上的排座位。更难能可贵的是,这4座城市,创造了4种截然不同的发展模式。
 
广州是典型的大区中心城市以及南中国门户,它代表了一座拥有省会和大区中心政治地位的城市,可以优秀到什么程度。
 
深圳是由金融、互联网、高端制造业领衔的新兴城市,它诠释了一座拥有政策优势和资源吸附力的内地城市可以走多远。
 
佛山是“中国制造”的集聚地,拥有强大的本土民营企业,也是中国县域经济最为发达的地区。东莞则长期以来是以吸引港台资本尤以台资为代表的外向型城市,是名副其实的“世界工厂”。
 
广东经济何以强?最根本的是在广东这片土壤上被激活的创新活力,让大湾区成为高质量发展的样板间。
 
图源:山川大数据
 
惠州会走出一条怎样的新路,为大湾区发展贡献智慧,考验着这座城市的远见与勇气。
 
某种意义上,这比广东第5城的名头更重要。
 
惠州的未来,也能影响深圳甚至整个大湾区的未来。我们一起,拭目以待。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