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智谷趋势 > 大选倒计时,美国总统候选人拜登终于亮出对华底牌

大选倒计时,美国总统候选人拜登终于亮出对华底牌

◎智谷趋势(ID:zgtrend) | 张威廉
 
北京时间10月23日早9点,美国大选前的最后一次总统辩论在田纳西州的贝尔蒙特大学展开。
 
我起了个早,连早餐都没来得及吃,提前赶到公司,全程看了这场辩论的网络直播。
 
至于结果,不知道你怎么想,但是说实话,我很失望:应该多睡会的。
工作人员在辩论前做会场准备
 
01
 
这一次辩论,两个人终于谈到了我们最关心的话题:对华态度。
 
如果说特朗普执政的四年让我们对他的做事风格比较了解,那我们对拜登外交政策的认识则是一片空白。对我来说,这次辩论最大的看点,就在于拜登亮明了他的对华态度。
 
民主党的拜登对于“政治正确”的把控非常好,这从他对“黑命攸关”游行的态度,对收入不平等的态度,对全民医保的态度上都有体现。在特朗普几次提到“病毒是从中国来的”时,拜登也总把话题引回特朗普的防疫政策失败,没有对中国表现出种族偏见。
 
但是,身份不同,看法也会改变。拜登的对华政策显然难称友好。
 
拜登表示,他将在经济上打击中国,并减少自特朗普对中国加征关税以来不断膨胀的贸易逆差。
 
拜登谈到,美国企业到中国必须与中国企业合资,而且必须转让知识产权,这是无法接受的;他说:"中国必须遵守国际规则……美国只占世界GDP的25%,我们必须要拉上我们的盟友,一起对中国说:‘这些就是规则,遵守它们或者付出代价。’"
 
在谈到气候变化时,拜登重申,将带领美国重返《巴黎协定》,并且也要“让中国遵守此前同意的《巴黎协定》……让中国承担应负的责任。”
 
简言之,特朗普想把国际政治当做商业来经营,在外交上比较务实;而拜登无法摆脱传教士心态,总想把美国价值输送给别国。我想,一些中国人不喜欢拜登,可能正是因为这一点。
 
另外,拜登指责特朗普与中、朝、俄等社会主义或前社会主义国家的领导人“过于友好”:“特朗普的企业给中国政府交的税50倍于他给美国政府交的税。”拜登说特朗普跟“恶棍”金正恩做“好朋友”,并频频点出“通俄门”事件。
 
同日,中国领导人在“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大会”中提出:“现在中国人民已经组织起来了,是惹不得的。如果惹翻了,是不好办的!”表明了态度。
 
02
 
辩论的其他重点话题,我们早有预期:疫情防控、外交政策、社会保障、种族平权、气候变化。我们上次的文章讲得很清楚了。
 
应对疫情,二人的态度差别巨大。特朗普不停地说,美国要“开放、开放、开放”,不然经济就要“死了”“纽约都变成鬼城了!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纽约。”
 
而拜登则强调要在条件充足、计划周全的情况下,有限地放开。他列举了美国的新冠确诊和死亡人数,说,“应当为这么多死亡病例承担责任的那个人,不应继续担任美国总统。”
 
对于美国的医保制度,特朗普攻击道:奥巴马医改是失败的,拜登的医保方案是“社会主义的”,想让人关注到它的“不可行”。
 
拜登回应道,医疗保险不应该是一种特权(privilege),而是一种公民权(right)。他说,桑德斯的医保才是“社会主义的”,而他打败了桑德斯,正是因为与之不同。
 
说到种族问题,特朗普有一些惊人之语:
 
“没有人比我对黑人更好!我是这间屋子里最没有种族偏见的人!”
 
“‘黑命攸关(Black Lives Matter)’运动是就是种族仇恨……他们是暴力的。”
 
拜登则承认美国存在“制度性的种族主义”,誓将促进种族包容。
 
03
 
这场辩论严格控制了节奏,并且保证每个候选人都有不受打扰的发言时间,要给辩论对手“闭麦”。
 
总的来看,这一方法确实让双方都文明了许多,在自我陈述阶段没有过多出现对手抢话的现象。但是这也让本次辩论的趣味性降低不少……
 
我知道,趣味性不该是世界第一大国总统辩论的首要关注点。但是自从荧幕红人特朗普4年前宣布竞选,美国民主政治的严肃性就被一波又一波的娱乐化消解殆尽了。
 
有美国政治评论家这样说:每天早上一起来,就看到特朗普又熬夜在推特发表了骇人听闻的胡言乱语;主流媒体立刻转发、炒作;紧接着是白宫团队忙着给特朗普的推文“救火”,说总统先生“不是那个意思”;然后特朗普又会在白宫记者会上大骂CNN是“假新闻”,在“曲解”他的信息。
 
天天如此。
 
在观察了一段时间特朗普的舆论手段后,我得出了两个假设:
 
第一:特朗普每天都发很多推文,每条推文都有可能是对以往推文的否定。人们看了半天不知道总统先生究竟怎么想的;在你想把这件事搞清楚的时候,他又发了另一条“爆款”推文。只要“爆款”发得够多够快,你就追不上他。
 
举个例子。特朗普可以早上发,“注射漂白剂可以杀死新冠病毒”,下午就自己给自己辟谣。当你想追责的时候——因为确实有一些美国人真的听信了总统的话——他早已在推特上骂加州州长治理山火不力了。
 
你的注意力是有限的,而且在爆款轮番轰炸的时候,你的注意力也不受自己控制。在这样的日常互动中,美国人就成了消费爆款的机器:事实真相不再重要,重要的只是爆款带来的娱乐和谈资。
 
第二:如果信息每天都在变,在某种意义上就等同于每天都没有变,以至于对一些选民来说,美国是稳定的,仿佛没有任何新鲜事发生。这种虚假的稳定感给人宽慰,以至于有些人会认为美国一直是伟大的,这种伟大就来源于特朗普。
 
可以想象这样的场景:美国人A对美国人B说,你看特朗普又说了什么什么话,简直难以置信!B回答道,那又怎样!他说的话太多了,这不算什么!
 
事情的重要性就在这样的对话中消解。而放到一个国家的语境下看,这种倾向有可能带来非常恶劣的后果。
 
04
 
文章写到末尾时,突然收到震谷子发来的消息:美国《时代》周刊百年来首次“改名”。“投票(VOTE)”成了最新一期的刊名。
该杂志主编兼CEO爱德华·费尔森塔尔(Edward Felsenthal)说:“几乎没有什么事情,会比即将到来的美国总统选举结果更能塑造未来的世界……这是痛苦、艰难、混乱和损失的一年,然而,随着世界各国开始从疫情中恢复,很明显,我们也有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来改变我们的态度。”
 
在我看来,对于中国来说,大选无论什么结果,未来的走向只可能有两种:糟糕的中美关系,或者更加糟糕的中美关系。
 
……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