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智谷趋势 > 一个南方县城诈骗模式的三次转型

一个南方县城诈骗模式的三次转型

◎作者 | 巴九灵
 
◎来源 | 吴晓波频道(wuxiaobopd) 已获授权
 
在工地上挥洒汗水,远不如一些人坐在家中打电话、发短信,搞电信诈骗来钱快。人家一年能收入上百万元,又盖楼房,又买宝马。你在工地上打工,十年也盖不起房子。
 
——双峰县大塘村村民
 
10月舆论场的一个关键词是:骗。
 
低价拼单,享受奢侈生活的上海“名媛”与迷恋上短视频里“假靳东”的六旬农村妇女同时引发了关注。一个需要消费行为营造出阶层幻觉,自我欺骗;一个需要假明星的甜言蜜语填补孤独与生存的意义,甘愿被别人骗。
 
名媛与农妇,皆因身份焦虑而陷入骗局,终归是普通劳动阶级孕育出的可笑、可怜与荒诞。
 
今天我们就来讲讲某种骗局,它不骗普通人,专骗达官显贵。
 
楔子
 
2012年的冬天,黑龙江某个大型国企领导收到一封神秘来信。
 
信里有几张照片,那是他与妙龄女子的不雅照;一张银行卡;一封信,信里写着:如果你不想身败名裂,众叛亲离,赶紧给这张卡里汇30万块钱,否则就会公开艳照。
 
这位40岁的国企领导刚升了职,虽然他没有做过信中描绘的事情,但他还是担心这些“艳照”公开对自己有影响,于是他就给对方汇了10万块钱。但对方认为金额不够,就把“艳照”寄给了他的领导与妻子。
 
婚姻差点破裂。报案。
 
黑龙江警方花了40多天,奔波10多个省市进行调查发现,这个案件背后有多个犯罪团伙,并向全国各地寄出了1000多封类似的信件。①
 
2014年,江苏淮安的21名官员都收到带有他们艳照的短信,发信人自称是省纪委的家属,信中说发现对方违纪,生活作风不检点,如果想保平安,请将钱财汇到指定的银行卡。而金额,从10万到30万不等。
敲诈短信
 
这是21世纪第二个十年里,神州大地流行的一种骗术。
 
简单来讲,就是利用PS软件的修图技术,合成淫秽照片进行敲诈勒索。而勒索的对象,便是全国各地的政府官员、企业董事长、经理等高管以及社会名流。
 
而当各地的警方开始行动后,他们锁定的嫌疑人大多都来自同一个地方,湖南娄底的双峰县。该县是晚清名人曾国藩的故乡。
 
因为PS敲诈,该县在国家打击诈骗的专项行动中被点名。双峰县出名,还是2013年时当地随处张贴的标语。标语是这么写的:“全社会行动起来,掀起一场打击利用PS技术合成淫秽图片敲诈的‘人民战争’!”
双峰县宣传标语
 
时任双峰县委书记在动员大会上说,个别犯罪分子竟然还敲诈到了当时公安部部长的头上。②
 
前传
 
为何双峰县会成为PS艳照敲诈的高发县?当你去寻找答案的时候,恐怕会越来越疑惑。
 
双峰县不仅涉及到PS敲诈。
 
在2009年到2013年的全国专项行动中,双峰县还因为短信诈骗被点名,制作假证件被点名。它甚至被媒体称为中国的假证之乡,我们见到的各种办证的小广告背后,也有双峰人的身影。
 
结合当地人接受媒体的采访以及有关资料,双峰县部分人的诈骗历史分为三个阶段,而每个阶段的诈骗方式都有所关联,并且都因为环境使然而进行过“转型升级”。
 
第一阶段是上世纪90年代分金元宝诈骗。方法就是宣称某个地方发现了金元宝,通过伪造的鉴定证书,忽悠一些人进行购买。③
“金元宝”诈骗也在海外出现
 
第二阶段就是上世纪90年代末到2010年左右的贩卖假证。其背景为城市化,民工进城;农村人特别是那些中学肄业的年轻人(部分还未成年),需要假学历,需要一个假的身份证才能进厂;中国人对证件、学历证书的信仰。
 
据传,走南闯北的双峰人率先发现了假证这个庞大的市场。
 
2004年,针对假证,央广做了一期深度报道。④
 
在这篇文章里,青岛、乌鲁木齐、哈尔滨、石家庄、深圳的警方都破获了制售假证黑窝点。这几地的警方或者执法部门透露的消息是,犯罪嫌疑人大多是双峰县人。
 
青岛警方抓住了8个嫌疑人,7个双峰县人,另外一个是其中一个双峰县人的女朋友。乌鲁木齐执法部门说:在查处过程中发现有90%的案件的当事人都是来自湖南娄底双峰县。通过全国考察的情况,和乌鲁木齐情况基本一致。
 
造假证的团队内部分工明确,在“各大城市建立起产、供、销一条龙的制证体系,包括半成品批发、制证、发货、揽活在内的所有工序都可在外地完成”。他们的足迹遍布各个城市,甚至还有个响当当的名字——东南亚证件集团。
警方在“东南亚证件集团”查获的假印章
 
搜索“东南亚证件集团”,你能看到该集团在2010年前后,被中国各地执法部门一锅端的新闻。据现有资料,该集团第一次出现在媒体上的时间是2001年。在深圳,警方端掉了该集团的深圳分公司,11位涉案人员都是双峰县人。
 
不过随着有关部门的严打,以及学历证书网上查询通道的逐步完善(比如学信网),假证生意逐渐萧条。
 
猫鼠
 
虽然说互联网的信息公开,影响了假证生意,但互联网的其他特点,又为部分双峰人提供了致富途径。
 
假证生意之后,双峰人从2010年开始,便开始了第三阶段的诈骗:PS技术合成淫秽图片。
 
2010年节点前后的中国很热闹。
 
2008年,农民周正龙拍摄的华南虎照片被认为是假照片,引起全球的关注。多位官员被处分,周正龙因此被判刑。美国著名华人刑侦专家李昌钰谈及周正龙说:中国农民PS水平太高了。⑤
假虎
 
2012年,重庆官员雷政富的不雅视频在网络上引起轩然大波。网络反腐愈演愈烈,一些人担心自己的丑闻被曝光。
 
华南虎照片和雷政富事件之间,还有一件小事。日本艳星苍井空开通新浪微博,她来到中国发展,跟企业家雷军、陈年等人拥抱。日本成人电影素材触手可及。
 
这三件事,为PS诈骗提供了必要条件:利用PS技术,利用互联网舆论监督的威慑力,利用成人视频的素材,便可以开展敲诈。
 
2016年7月,澎湃新闻通过搜索中国裁判文书网,找到了70份判决文书。⑥
 
这些判决书显示,PS艳照敲诈案在2012年开始爆发。70份判决书中,共129名被告,其中76人来自湖南,这76人中,有62人来自双峰县。其他大部分判决书里没提及被告户籍。
 
犯罪分子通常分工明确,有人负责从政府门户网站下载官员的照片、职务等信息,有人负责PS淫秽照片,有人负责写信,有人负责寄信,有人负责银行卡汇款接收业务。
 
澎湃称,“至少有5217封包含PS艳照的敲诈勒索信件被寄出,有2352封在寄出前被警方查获。这些敲诈信的涉案金额,裁判文书中提及的至少达7亿元,其中敲诈得手1318.72万元”。
图源:澎湃
 
敲诈得手的原因,其实是诈骗者掌握了对方的心理。
 
一部分人,即便知道照片是假的,但还是担心PS的艳照会影响自己的仕途,选择汇款。
 
但舆论还需要一个更充分的理由,比如说,如果艳照是假的,之所以汇款是不是因为担心事情闹大,自己其他的丑闻被发现?
 
2013年,长沙市开福区人民法院院长耿明生收到PS艳照敲诈信件后,“为不影响个人名誉”,先后四次共计向指定账户汇入52万元。他在接受采访时说,之所以打钱的原因是:“你不冒这个风险的话,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就打钱了。”⑦
 
3年后,他因为严重违纪被撤职。
 
2018年,湖北破获了一系列PS艳照敲诈案。犯罪嫌疑人敲诈成功10起,收到汇款为130.2万元。警方核实的受害人为副厅级1人、正处级7人、副处级2人。新京报评论道,“PS艳照竟能敲诈130多万,本身也是个反腐线索,对乖乖汇款的官员得查”。⑧
 
严打
 
2013年,当双峰县发起“人民战争”,对PS艳照敲诈进行严打时,也面临着困难。
 
因为从办假证开始,双峰的电信诈骗的犯罪呈现家族化、地域化的特征。另外,相较于盗窃、抢劫,诈骗判刑相对较轻,这条邪路的成本相对较低。
 
当时的双峰县是省级扶贫开发重点县。
 
当地人说:“在工地上挥洒汗水,远不如一些人坐在家中打电话、发短信,搞电信诈骗来钱快。人家一年能收入上百万元,又盖楼房,又买宝马。你在工地上打工,十年也盖不起房子。”⑨
双峰县的土房与楼房
 
这位当地人还说,一些人于是走捷径,加入诈骗队伍,“骗不到钱都没脸回家过年”。而这支队伍由朋友、夫妻、老乡、同学组成,他们紧密团结,在外地作案,手段隐蔽,互保意识、警惕性都很强。
 
民警每次侦查时,都身着便装,开着借来的摩托车。但村民还是有疑心,侦查民警还被跟踪过。
 
但当地的举措可谓铁腕。
 
县里组织各级基层干部,对外出务工人员进行摸底,“历年来被打击处理人员和现在可能从事违法犯罪的重点人员底数,对纳入数据库的人员,只要使用本人身份证,开房、住宿、银行资金流向都会预警。对全县电脑用户定期清理,发现长期浏览党政领导干部、淫秽图片的,特别是农村地区,电信部门可以监控到,就要通报给公安。”⑩
 
如果直系亲属参与诈骗,村支书一律免职。而对于诈骗犯或者嫌疑犯,措施更加严厉。2018年,双峰县出台了“十个一律”的严厉措施。用时下时髦的说法,如果双峰县有人犯了诈骗罪,不止是他,包括他的家庭,都可能“社会性死亡”。
 
据2018年的一篇报道称,双峰本地PS图片敲诈勒索犯罪窝点数下降为零。2019年4月,双峰正式脱贫摘帽。它建立了湖南第一个反诈骗中心,也成为全国农村电子商务示范县。
 
4年前,双峰县的一个副镇长谈到严打诈骗以及引导策略时,曾说了句听起来有点幽默的话:
 
“因为我们搞电信诈骗的还有电商产业这方面的专长,还是在积极引导他们往这方面转型。”⑪
 
但是就在一个月前,2020年的9月23日,双峰县召开了打击“PS”图片敲诈勒索违法犯罪专题会议。政府官网的报道很短:会议通报了各乡镇街道近三年来“PS”敲诈勒索犯罪发案情况,部分乡镇负责人、派出所所长作表态发言。⑫
 
不过他们发言的具体内容,尚无公开的消息。
 
注释:
 
① 《PS“艳照”专骗当官儿的》,燕赵都市报,2012年12月12日
 
② 龚海,《湖南双峰曾以制假证闻名全国 打击后转为PS敲诈》,齐鲁晚报,2013年4月8日
 
③ 肖欢欢,《湖南电信诈骗村PS官员照片造木马病毒:骗不到钱是耻辱》,广州日报,2016年10月25日
 
④ 杨博、郭静,《探访“假证之乡”》,央广新闻,2004年6月22日
 
⑤ 《李昌钰再称华南虎照造假 赞中国农民PS水平》,东南快报,2008年5月9日
 
⑥ 宋蒋萱 、王婷《70份判决样本:寄艳照坐等汇钱,涉案7亿》,澎湃,2017年7月13日
 
⑦ 《长沙开福区法院院长耿明生被撤职降为副科,曾遭PS艳照敲诈》,澎湃,2016年9月23日
 
⑧ 殷国安,《PS艳照竟能敲诈130多万,对乖乖汇款的官员得查》,新京报,2018年11月15日
 
⑨ 肖欢欢,《湖南电信诈骗村PS官员照片造木马病毒:骗不到钱是耻辱》,广州日报,2016年10月25日
 
⑩⑪曹晓波 、孙良滋《湖南双峰:一个“诈骗之乡”的艰难蜕变》,新京报,2016年4月28日
 
⑫《我县召开打击“PS”图片敲诈勒索违法犯罪专题会议》,双峰县政府官网,2020年09月25日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