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智谷趋势 > 世界越乱,富人越富:3200万美国人失业,首富财富却暴增63%

世界越乱,富人越富:3200万美国人失业,首富财富却暴增63%

◎作者 | 正解局
 
◎来源 | 正解局(zhengjieclub) 已获授权
 
富人在不知不觉中,悄悄建起一套符合富人利益的制度。
 
全球疫情大流行,谁能从里面受益?
 
不知道有多少人能预料到,竟然是:超级富豪。
 
3月18日美国推出封锁举措,半年里美国467个亿万富豪的财富总和至少增加了7300亿美元,增幅高达30%。
 
比如,亚马逊创始人贝佐斯财富猛增63%,净身价达到1840亿美元,超过1.2万亿人民币,差不多相当于今年上半年深圳的GDP。
 
特斯拉首席执行官马斯克财富增加近3倍。
 
相对应的是,疫情中,超过3200万美国人失去了工作,今年第一季度美国家庭财富就损失了6.5万亿美元。
 
疫情寒冬下,美国的贫富鸿沟,变得越来越大。
 
而美国富人,却还在享受着税收上种种的特权。
 
越富,交的税越少
 
大概10年前,巴菲特在《纽约时报》发表了一篇名为《停止宠爱超级富豪》的文章说到,他2010年缴纳的所得税近694万美元,但税率只有17.4%。
 
而他办公室的20名员工,税率在33%至41%之间。
 
此外,巴菲特还曾向媒体表示,占人口1%的富人负担的税率比“我们的接待员,甚至清洁工都低”。
 
如今,10年过去了。美国不合理的税负,愈演愈烈。
 
不仅在税率上,甚至在纳税额这一真金白银上,一些美国富豪比中产、贫困家庭还低。
 
世界首富贝佐斯,疫情期间财富暴涨,但他给自己安排的年工资收入约为8.2万美元,从薪金中扣除的税款,比他公司的中层经理还低。
美国2020年未婚人士联邦收入税税率
 
最绝的还是特朗普。
 
据《纽约时报》报道,特朗普在2016年之前的15年里,有10年时间没有向税务局交过一分钱。
 
2016、2017两年,也只交了750美元。
 
而一个年收入15万美元的中产家庭,一年需要缴纳近3万美元的联邦收入税。
 
从纳税额来看,特朗普可以领穷人补助了。
译文:如果你交的税比特朗普还多,请转发
 
据统计,2018年,美国400个最富有家庭的平均实际税率为23%,比美国底层50%的家庭(24.2%)还低。
 
而在1950年,美国400个最富有的家庭,平均实际税率为70%。直到1980年,也仍有47%。
 
底层50%人口的平均实际税率,却几乎没有变化,甚至比60年前还高了。
 
历届政府降税降费的政策红利,基本都进了富人的腰包。
美国最富有的400个家庭与底层50%的家庭平均实际税率
 
如果把美国的产出比作一个大蛋糕,分成100块,最富的前20%人群,拿走了90块。最穷的20%人群,不仅没得吃,还倒贴出1块。
 
特朗普,竟然拿到了7290万美元的退税
 
富人少交税,穷人多交税,这样荒诞局面的出现,有迹可循。
 
一个直接的原因,是工资薪金与资本利得、股息税率的差异。
 
资本利得,即资产的增值部分,比如股票、房地产的低买高卖。
 
如果持有时间超过一年再出售,需按长期资本利得税纳税。税率从0%至20%不等。
 
投资中的亏损金额,还可以用来减税。
股息税率,一般为30%。看起来不低,但里面的操作技巧可不少。比如从注册地点在英国的美股上市公司获得的股息,就不需要缴纳任何股息税。
 
而工资薪金等普通收入的联邦税率,分为七档,从10%至37%不等。
 
谁的避税优势大,一目了然。
 
而且,富人的收入更加多元化,既有股票买卖、股息等,也有工资薪金,可以灵活安排自己的收入构成,总体上获取一个更低的税率。
 
在美国,很多富人,都有专门的会计师和律师,来帮他们策划一个更低的税率。
最富有400名美国人的收入构成
 
不仅如此,这些年美国的税改,也是呈现“富人多获利,穷人少获利”的情形。
 
上个月,总统特朗普在接受时还表示:将在第二个任期内将资本利得税最高税率减至15%。
 
美国智库税收与经济政策研究所称,这将导致99%的减税收益流向纳税人中最富有的1%人群。
 
偏袒富人,忽视穷人。美国这样做,早已不是一天两天。
 
2017年,特朗普推出税改法案,规定合伙企业、独资企业和S型企业的业务收入,都可扣除20%后再缴税。
 
这使得纳税人有机会将相关收入税率最高削减7.4%。据美国税收联合委员会,美国前1%的富有群体享受了该政策福利的61%。
富人享受的税改优惠远大于中产和穷人
 
最典型的还是遗产税。
 
1999年单人遗产免税额只有65万美元,2011年调到500万美元。而2019年,特朗普税改后,达到了1140万美元。
 
如果属于夫妻共同留下的遗产,那么这一免税额还可以加倍,为2280万美元。
美国个人最高所得税税率由94%降至如今的37%
 
除了政府的助攻,富人的努力也从未停下。占尽优势的他们,可以利用各种财务技巧、法律漏洞来“合理避税”。
 
特朗普就是一位高手,其手法可以分成两种:一是把公司做亏损,二是把公司当成自己家。
 
特朗普虽然有30亿美元身价,但据他提供给税务局的资料,旗下大部分资产是亏损的。
 
故意为之的色彩当然不少。这些亏损,帮他免除了6亿的联邦收入税。
 
因为亏损,2010年,特朗普拿到了7290万美元的退税。这是他2005年至2008年支付的全部联邦所得税,还算上了利息。
一名美国人呼吁参与大选辩论的特朗普公布纳税申报表
 
企业的亏损,有一部分是特朗普家族制造的。在他们的观念里,公司等于家庭提款机。
 
大钱小钱,几乎都挂在公司的账上。
 
特朗普买下的豪宅、球场、飞机,名义上属于公司,实际上成了自家财产。
 
比如,特朗普一座占地200英亩的庄园,用于家庭度假,但他仍将其归为投资性房产,而非私人住宅。
 
因为性质不同,这座庄园帮他抵减了220万美元的应纳税所得额。
 
还有神秘的咨询费。据《纽约时报》报道,2010至2018年间,特朗普在其商业开支中有一大笔可疑的咨询费,帮他扣掉了2800万美元的税费。
 
而这些咨询费的流向,很可能是其女儿伊万卡。
《纽约时报》相关报道
 
遗产税,也是避税的一个重灾区。
 
据沃尔玛创始人萨姆·沃尔顿在自传《富甲美国》一书中所述,他事业刚起步阶段时,就把股份分成了5份,4个孩子各1份,自己和妻子1份。
 
因为他觉得,减少支付遗产税的最好方式就是在资产增值前就给出去。
 
但是,企业发展壮大后,遗产的进一步继承,还得另寻方法。
 
这回,富人把目光瞄准了慈善基金会。
 
根据美国法律,委托人投入一笔善款,向慈善机构支付完这笔善款后,如果还有余额,那么委托人可以将余额交给一名非慈善受益人。
 
这笔余额不需要交税。实际中,这名非慈善受益人通常是委托人的后代。
 
比如设立一个价值2000万美元的慈善基金,计划每年向慈善机构支付100万美元,共支付20年。假设征税利率为1.4%,复利计算,20年这笔钱值2640万美元。
 
只要捐够了2640万美元,国税局就不会对这个基金的余额征税。其中,征税利率参考美国国债收益率。
 
如果有5%的年均回报率,20年后2000万美元将增值到5306万美元,余额为2666万美元(5306万减去2640万)。
 
如果年均回报率达到10%,20年后慈善基金将增值到1.35亿美元,余额为1.1亿美元。
 
2007年,沃尔顿家族设立了至少4个慈善基金,当年征税利率是3.6%。而基金投资回报率高达14%,基金总值从2007年的14亿美元增至2011年的20亿美元。
 
也就是说,只要慈善基金的投资回报率能跑赢美国国债的收益率,多出来的那部分,就可以免税传给后人。
 
美国国债收益率的不断走低,给这种做法提供了更多的操作空间。
美国十年期国债名义收益率
 
不合理的税收,成了拉大贫富差距的帮凶
 
有人多吃,就有人少吃,富人减税的后果早已显现。
 
首先是财政压力激增。
 
在美国,联邦政府的收入基本上依靠各种税收。
 
以2019年为例,联邦政府总收入约为3.5万亿美元,其中个人所得税占比50%(包括个人工资薪金、投资收益及其他收益等缴纳的税),高于工资税(类似于我国的社会保险)的36%,是企业所得税(7%)的7.15倍。
2019年美国联邦政府收入来源
 
据统计,收入最高的20%人群缴纳了所有个人所得税的80%以上。
 
可随着政策对富人税收的松绑,政府的收入已经赶不上支出的速度了。
 
入不敷出,一个最直接的表现就是国债规模的不断扩大。
 
老布什当选总统时,美国国债总额只有2.6万亿美元。到奥巴马就任时,增长到10.02万亿美元。2019年,美国的国债规模更是首次赶超GDP,为23万亿美元。
 
今年6月份,美国国债规模已经超过了26万亿美元,年底很可能突破30万亿美元。
美国国债近8年规模增长
 
除了财政危机,富人税的削减,对经济增长弊端也不小。
 
GDP由消费、投资、净出口构成。美国政府债台高筑,投资是不太现实的。连年的贸易逆差,更谈不上对GDP有什么贡献。
 
所以,美国的GDP增长,主要还是由消费拉动。事实也如此,消费占美国GDP的比重,接近七成。
但在富人越富、穷人越穷的情况下,反而对富人减税,无疑会导致国民收入分配的进一步失衡,穷人的消费能力也会严重下降。
 
穷人的消费是经济增长的核心力量,损害这个核心,谁的日子都不会好过。
 
但最可怕的,还是阶级固化。
 
富人减税运动、遗产税的放松,将会使得富人的财富积累更迅速,在代际之间传承也就更容易。
 
财富,意味着更多的资源与机会。那些出身即巅峰的富二代、富三代,许多寒门子弟一生也难以企及。
 
《纽约时报》曾报道,包括耶鲁大学、普林斯顿大学、宾夕法尼亚大学等在内的38所美国名校中,来自收入水平top1%的美国家庭学生数量,多于来自收入水平后60%的美国家庭学生总和。
 
据畅销书《我们的孩子》所写,按购买力换算,一些穷二代赚的钱,甚至比父辈还要少。美国贫富差距对下一代人的深层影响,已经成了美国梦衰落的最大凶手。
 
而承担国民收入再分配的税收,不仅没有起作用,反而成了帮凶。
 
不要忘记,税收的出发点
 
但是,如果实行高税收下的高福利,又很容易导致福利的滥用,从而催生出大量的懒汉。
 
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德国。
 
同时,向富人大量加税,还会抑制创新和生产力的发展。
 
特朗普税改的私心有多少,这里不去揣测。但他标榜:富人减税,既有利于海外避税资产、企业回流到国内,也可以激发国内的生产积极性。
 
这确实让人难以反驳。就像一个人,只有拿到了大部分劳动成果,他才有动力继续干下去。
 
据美国商务部公布的数据,特朗普税改之后,美国公司汇回了超过1万亿美元的海外资金,超过美国海外资金总额的40%。
 
而此前,奥巴马在任的时候,曾数次游说各大公司,劝他们把资金汇回来,加强国内投资,效果却极不理想。
 
总统拉下脸来谈,明显不如实实在在的利益好使。
 
美国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畅销书《经济学原理》的作者曼昆,便是“劫富济贫”的强烈反对者之一。
 
曼昆认为,在美国,1%最富有的人是依靠自己的能力、借助全球化市场的杠杆获得了巨额的财富。
 
这些高收入人群支付的所得税超过了40%,是剩下95%人群的纳税总和。
 
把财富遗留给后代,并不是一件很不好的事。人们努力工作,不仅是为了自己,也希望为后代准备高质量的生活,甚至素未谋面的儿孙辈,都会考虑到。
 
其实,这本质上还是对公平问题的讨论。曼昆认为,对富人加税,是不公平的。
 
但曼昆忽略了一个问题。美国固然有通过自己努力致富,也在造福人类的富人。
 
但更多的是,资本与政客的同流合污。资本为了金钱,政客为了选票,都会极力促成一些让他们自己利益最大化的政策。
 
蛋糕增长的速度就在这里,富人财富的积累,不过是从其他人手中抢来的。
 
比如:利用特权,在股市中获取绝大部分的财富,给工人支付远低于新增价值的工资,将平民子弟送往叙利亚、伊拉克战场。
 
这很难说是一件公平的事。
 
特定阶层的公平,永远不是公平。
图为2011至2020年纳斯达克指数涨幅
 
正如巴菲特在呼吁政府给富人加税时的表示:你如何照顾一个父亲在诺曼底阵亡、没有金融背景、无法从资本市场获利的优秀公民?我认为,需要像我这样的人要缴更多的税,我对此没有意见。
 
当然,合适的税率在哪里,没有谁知道。税收如何做到平衡,一直是全世界在努力探索的问题。
 
但不管如何,当税收被利益集团绑架,那它一开始就错了。
 
如今的美国,税收更多的像是被既得利益者绑架,而不是在追逐公平与效率之间的平衡点。
 
当然,富人总是拥有更大的话语权,还有成千上万的专家、媒体、律师等等为他们摇旗呐喊。
 
最终,富人在不知不觉中,悄悄建起一套符合富人利益的制度。
 
这在任何地方都需要警惕。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