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智谷趋势 > 打工的机会都要没了

打工的机会都要没了

◎作者 | 广府酥鱼
 
◎来源 | 非凡油条(ffyoutiao) 已获授权
 
出卖劳动力也要三步走
 
作为普通打工人,我们都是靠出卖劳动力挣钱。
 
但这真的已经是福报了。往回倒四十年,大多数人口都在家务农,那个时候想卖都没地方要。这样感谢那年春天,那位老人在南海画了一个圈,现在这个圈已经超过香港GDP了,当年的小渔村孵化了能跟美国打贸易战的南山区,这就是选择比努力更重要的明证。
 
蛇口工业园,世界工厂的真正起点,将香港来的资本大鳄和内陆民工混合在了一起,创造更美好的明天。尽管代价是每年都要有人少几根手指头。
 
但这是宝贵的第一步:全民进厂,开展简单体力劳动。富士康流水线是其中最优秀代表,富士康还创造性的设计了人体工学操作步骤,从零件组装到最终成品,每一步都被严格规定,每件产品都被当做KPI。
 
这就是初代工具人。
 
现在立讯精密都让富士康紧张了起来,虽然疫情冲抵了人工成本的升高,但是稳定的社会管理能力和供应链安全更加重要。
抓紧时间挣钱
 
所以第二步,就是培养复杂技工和进步到脑力劳动阶段。常说的工程师红利,背后是产业发展的高速扩张和间歇衰落的供需不对等。2009年金融危机,东南沿海外贸企业失业突破过2000万,相比之下,今年的失业率真的是小意思。
 
更可怕的是人口红利消失,00后比90后估计少4700万,今年人口全面普查后情况只会更严峻。所以问题来了,能不能不用人或者少用人,当年富士康十连跳之后,就说要上机器人。
 
这是它提前想到的第三步。只可惜富士康还在疯狂招工生产iPhone 12,机器代人还需要时间。
可可爱爱,取代你就在明天
 
现在机器人应用还主要是特种行业,比如高空清洁,船舶除锈等领域。2018年史河科技(Robot++)获2000万投资,主要产品就是爬壁机器人,顾名思义就是大号蜘蛛侠,用于人不方便上去的地方,2019年又拉了3500万投资,但啥时候上市激活科创板还需要时间。
 
所以特种行业对机器人的需求什么时候能扩展到整个工业产业呢?
 
答案是不知道,但早晚会来的。
 
人造智慧生命
 
简单来说,机器人就是个能干活的智能传感器。服务型看护妇和机械臂都是一家人,虽然长得千差万别,可内核不离其宗,谁也别嫌弃谁。
 
1954年,世界上第一台工业机器人unimate由乔治·德沃尔发明,后来卖给通用新泽西工厂造汽车去了,从这开始,工业机器人算是跟汽车生产结缘了。当年汽车业大佬亨利·福特有句抱怨:“我本来只想雇一双手,怎么来了一个人?”他恐怕没想到,这个问题被工业机器人解决了不少。
 
10月27号,大众在上海的新工厂投产,总投资170亿,比特斯拉还多10亿,用于MEB(纯电通用模块)工厂模式生产,里面就用了不少机械臂装配件,当然,国产比例能有多少那就是另外一个问题了。
翘手以待,如无必要,勿增身体
 
打工人的未来是什么样的暂时还不清楚,不过机器人的一生很简单:打工——报废——卖废铁——回收——打工。
 
分类就更简单,干活的和伺候人的。
 
当然,这是非常粗线条的划分方式,如果科学一点,可以表述为工业机器人和服务机器人,工业机器人再分为焊接、涂装等类型。目前这类主要还是日本厂家在主导,其工业机器人出货占60%的市场份额,中国企业还需要努力一点点。
 
还有科研机器人,比如火星车,美国的勇气号、机会号、好奇号,其实都是机器人,因为地火通讯延迟动不动就半个小时起步,所以啥事都得靠自己。
 
顺便提前祝天问一号成功。
 
服务型机器人就更是日本人的主舞台,主要是因为高度老龄化社会,市场需求过于广阔。2025年日本护理人员缺口可达38万人,这不是工资问题,是没人干活的问题,预计全球2035年服务机器人市场能突破455亿美元,日本到时候可能会更加强势。
 
开个脑洞,不知道未来会不会有RLM运动?
 
今年苏州工业产值超越上海,正式成为全国第一大工业城市,这也算产业西移了。希望不远的未来能移到河南,那样河南人民再也不用外出务工了。
 
不过,这暂时是看不见希望的,因为机器代人的趋势只会愈加明显。根据全球机器人联合会的数据,2019年全球安装了270万台,如果从2014年算起,基本上暴涨了85%数量,可以说凭空创造出了新的市场。
 
其中中国安装了78万台,单是2019年就上了14万台,不管是份额还是比例、增速,都是绝对的第一。
 
那些现在还没有接收大量工业转移的地方,无论是中西部省份,还是印度和非洲,它们成为下一个世界工厂的希望都有些渺茫。
 
硅基生命替代碳基生命
 
机器人生命的起源于科技的推动力,核心在于人类的懒惰,都不想干活,但活总得有人干。以前还可以搞奴隶制,但现代社会要文明一点,最终只能去“剥削”机器,也算是社会发展的必然结果。
 
机器人实质是人类劳动能力的延伸,可以理解为人类的工具性肢体,凭空增加第三条腿,岂不美哉。
人类不想干的,通通推给机器。图源:川崎重工
 
更有意思的是人类意识上要搞虚拟实践,生产中要靠机器人工厂,比如现在的特斯拉非要搞集成一体化铸件,死活不喜欢工人,原因就在于机器人对人生产率的碾压。
 
以前福特制,工人会反抗,还需要雇佣黑帮镇压。现在机器人充电就行,看看福耀玻璃在美国工厂的最后一段就明白了,以后都会换上机器来操作,在这个层面,中美工人都是要被淘汰的,你听话与否都不影响最终结果。
 
毁灭你,与你何干。
 
但千万别悲观,日本最高端的机器人,一到福岛该死机还是死机。另外不管机器人多么心灵手巧,机床母机还是人工才能做。机器人取代的终究是简单劳动,越复杂的东西不可替代性就越强。
 
只是,有几个人能当上科学家呢?
 
不过在那一刻到来之前,同志们仍需努力,一万年太久,还是先挺过贸易战,稳住世界工厂的地位再说以后吧。
 
还是大疆有眼光,复制了一把无人机的成功经验,靠“玩具”切入消费级市场,爱玩和懒惰才是人类的天性。大疆机甲大师RoboMaster S1上线五分钟就售罄,宣告一波小胜利。
 
但是整个消费机器人市场离爆发还远着呢,现阶段还是靠工业机器人撑销量。
是玩具,但小孩子会长大,那时候,我们会造出高达。
 
那么,国内的工业机器人巨头要靠谁呢?
 
国内机器人势力
 
世界上现在有库卡、发那科、ABB和安川四大工业机器人巨头,库卡被美的收购,算半拉中国企业,但根正苗红还得是沈阳新松机器人,老牌日德工业机器人强国还在前面等我们追赶。
 
新松背靠中科院,科研实力没任何问题,9月份的国际工业博览会,天津新松的火弧工业机器人刚卖了200套,号称控制系统也是自研的,如果是真的,那可以说是真正的技术突破,而不再是单纯的零部件整合商。
 
控制系统就相当于手机上的芯片和OS,大家自己领会一下。
新松产品线齐齐满满
 
就像造车新势力一样,有机会就有新玩家,国内厂商大族刚融资1.65亿,产品线主要Elfin 系列 6 轴协作机器人,就是干流水线的活。直观来说轴越多越灵活,不懂的晚上吃个章鱼烧就全明白了。
 
另一家高空幕墙清洁R-storm公司也获得了风投,公司产品就是要替代高空吊绳蜘蛛侠,单台设备每小时能清洁1500平方米,但是高空情况非常复杂,目前只能说风投看好,达到扫地机器人的水准还需要时日。
 
这样看来,米家恐成最大赢家,多家生态链企业都是干这个的,自有小米品牌扫地机器人,生态链石头牌也可以,就是有时候会把狗屎均匀涂满整个地毯。
 
当然,机器人进一步,人类就要退一步,打工的机会就会被逐渐减少。
 
不过一想也是好事,真到那个时候,我们是纯粹的消费机器,娱乐至死就变成消费至死的同义词,被当成猪一样养着。
 
从蜗居这个词开始,再到蚁族、社畜,今天打工人还有点积极向上的感觉,毕竟是靠劳动来养活自己。现在全国工人新增数量还在千万量级,毕业生去北上广也是打工,机器人还不到100万,还有时间让我们浪。
 
无知无能其实也很快乐,《吞食者》里的人类不就以被被恐龙饲养为荣吗?
 
“生而打工,我很抱歉,打工人,打工魂,打工都是人上人。”
 
2020年还能为打工自嘲,十年后连工厂都不要我们了。
 
参考文献:
 
罗定生, 吴玺宏. 浅谈智能护理机器人的伦理问题. 科学与社会, 2018, 8(1): 25-39.http://www.xml-data.cn/KXYSH/html/8e172cab-4909-4e2d-935b-3e5ffc6aa937.htm
 
IFR:中国蝉联最大机器人市场,增速独一无二https://finance.sina.com.cn/tech/2020-10-05/doc-iivhvpwz0381093.shtml
 
教育机器人市场的「冰与火之歌」https://36kr.com/p/1724112535553
 
大国“焊”将!新松“火弧”机器人智能焊接系统重磅发布http://www.chinasei.com.cn/lpz/202009/t20200916_35958.html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