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智谷趋势 > 江浙两头婚,北方配冥婚?

江浙两头婚,北方配冥婚?

◎智谷趋势(ID:zgtrend) | 作者:屠牛者密特拉 编辑:黄汉城
 
鲁迅有句名言,用来描述古老与现代化并存的景象:“中国社会上的状态,简直将几十世纪缩在一时:自油灯片以至电灯,自独轮车以至飞机,自镖枪以至机关炮……都摩肩挨背的存在。”
 
一百年后,这句话形容我们这个时代,仍不过时。
 
今天,苏南浙北一带的婚恋已经进入了后现代模式,而北方部分地区,还存有前工业文明的“配冥婚”。
 
同一个国家,为啥差别就这么大呢?
 
阿里巴巴总部,杭州的心脏。
 
它隔壁有一个村叫民丰村。在这个距离中国互联网经济最前沿地带仅5公里的地方,出现了目前中国最新型的婚姻模式:
 
“两头婚”。
 
简单来说,就是一方不嫁,一方不娶。男方不用给彩礼,女方也不用给嫁妆。
 
结婚后,夫妻婚后多在双方家庭轮流居住。生下来的孩子头胎跟父姓,二胎跟母姓(长大成人后,不继承父系的财产)。双方长辈均称为“爷爷、奶奶”,而没有“外公、外婆”。
 
据说,两头婚已席卷了浙北苏南。在民丰村,就有七八成的80后群体选择了“两头婚”。
 
面对这种婚姻AA制,不知道“腐朽”的传统婚姻制度有没有感觉被啪啪打脸?
 
在中国,娶个媳妇何其之难。
 
浙江平均彩礼钱18万,黑龙江15万,福建13万,江西11万……
 
每年春节回农村,一个女孩会有七八个男生排队相亲,女方家庭在彩礼上讨价还价,就差引入百度竞价排名了。
 
学者贺雪峰在河南调查时,曾有一位村民告诉他“若见到 50 多岁骨瘦如柴的人,就基本上可以判断这人有两到三个儿子。”
 
为撒?
 
因为这位老人极可能是为了凑足彩礼给儿子们结婚,连肉都不舍得吃,才导致身体瘦弱。
 
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但是在中国农村,有4000万男性光棍连墓碑都没见过。
 
不过话又说回来。江浙一带之所以起来闹“革命”,倒不是因为穷出不起彩礼钱。
 
恰恰相反,人家之所以会向传统婚姻动手,是因为人家实在太有钱了。
 
过去,由于苏南浙北地区严格执行计生政策,今天处于适婚年龄的80后与90头,基本都是独生子女。
 
这正是诞生两头婚的社会根源。(请大家记住这一点,很关键)
 
据媒体报道,在民丰村这样一个比较富裕的农村,无男性子嗣的家庭如何解决财产的继承与分配,是一个很大的难题。一旦女儿嫁出去,等自己老了,财产很可能被男方家庭控制:
 
“如果孙辈不姓自己的姓,就等于土地征用之后补偿的多套住宅白白地给了外姓人。”
 
想想也是,阿里这个巨头每年单单纳税就超过五百个亿,余杭区日新月异。作为马云的邻居,谁甘心把自家的家产拱手相让。
 
而且,老一辈就这么一个孩子,有情感抚慰、养老等方面的考虑。当地经济条件又比较好,很多父母不愿意家里的千金小姐嫁出去,生怕在夫家里被欺负了。
 
这个对男方也是一样的道理。
 
如果招赘、倒插门,那作为上门女婿,多少有沦为生育机器的味道。“反正孩子不跟我姓,这个家也没有我的份,我只是给老婆家留种”。
 
新郎从小到大,也是按照“小皇帝”模式培养的。凭啥长大后,要在女方面前低头哈腰。
 
谁还不是个宝宝对吧?
 
所以,双方一拍即合,‘嫁娶婚’和‘招赘婚’就合并起来,变成了AA制两头婚。
 
从精神分析学的角度来看,双方自出生以后,就跟父母剪短了脐带,成为独立的个体。但实际上,这些“巨婴”还留有心理上的纽带,都觉得在对方陌生的家庭里居住不太自在,更想要留在原生家庭。这也是促成合作性婚姻的因素之一。
 
江浙人实在太猛了。
 
当南方勇闯婚姻禁区,宣告传统婚姻制度破产的时候,北方部分地区却还停留在前工业文明时代。
 
在山东、河南、山西等省份,一些普通人看不见的黑暗角落里,“配阴婚”死灰复燃。
 
家里如果有男青年没结婚就死,父母会为儿子寻找未婚女尸,举行仪式,将两具尸骨合葬在一起,这样男青年生前没成家,死后黄泉之下有个伴。
 
2019年山东女性方洋洋遭到丈夫、公婆虐待之后,不幸离世。在殡仪馆,方洋洋的尸体火化,骨灰迅速被人抱走,用来“配阴婚”。
 
我本以为这类习俗,只是愚昧落后的古代才有,没想到今天人类都准备移民火星了,它居然还能诈尸,满血复活。
 
专业“鬼媒人”牵线搭桥,向丧子家庭出售女尸。女尸按照年龄、尸体“新鲜”程度、相貌、家庭背景划分等级。
 
越高等级的,价格越贵。据说,15万元以下连一根骨头都买不到。
 
买卖尸体的生意,如此活跃,以致于形成了旺盛的商业化模式。盗墓团伙前往墓地,带着铁锨、撬杠和手电筒,盗挖女尸。
 
“鬼媒人”会对出土女尸的姓名、生辰八字进行“重新包装”,推销给等待配阴婚的丧子家庭,交易敲定后,风水先生选好日期,男方抬走女尸。
 
2010年至2018年期间,山西周某团伙盗取了4具女尸。在河南某地,自2017年始,不到两年的时间里,被盗走超过14具女尸。
 
如果你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以“冥婚”为关键词进行搜索,就会发现2012年至2019年期间,共有133篇判决书,其中有78起涉及刑事案件。
 
在震惊、愤怒之余,我不禁感慨是哪个商业小天才开创“冥婚”产业,其丧心病狂程度,简直不把人类道德底线放在眼里。
 
在有的“配阴婚”模式中,甚至还没等人死,就琢磨打尸体的注意。山西临汾市洪洞县某医院,如果有年轻女性病危住院,专业“鬼媒人”围过来打听,生了什么病,病情重不重,她什么时候死,跟病人家属谈判,愿意用什么价格卖出。
 
当女病人救治无效、停止呼吸的那一刻,十几个丧子家庭来抢尸体,仿佛非洲大草原上盯着濒死牛羊肉体,准备饱餐一顿的秃鹫。
 
北方的“冥婚”现象,很大一个原因,是计划生育执行严格,而当地又保留了较重的传统文化,比较重男轻女,经过人为的性别筛选,造成了男女性别比例严重失衡。
 
继而导致农村男性长大成人后,婚配困难,成为光棍,民间出现男青年未婚先死的现象。
 
但是!
 
在北方父权制的观念里,男性无子嗣而亡,就意味着香火传承因此中断,不能进入祖坟安葬。
 
于是,死了还没算完。
 
丧子家庭为此安排冥婚,结成“鬼夫妻”,夭亡者便可延续香火。人间有“农村青年娶妻难”,冥间则有“女尸紧俏难求”。
 
回过头,我们再来看两头婚。江浙人民之所以能闯出新道路,跟当地的观念率先步入后现代文明也有很大关系。
 
不管父辈还是子辈,当地重男轻女思想和宗族传统文化相对来说比较淡薄,平等意识较强,能接受这种新型AA制婚姻,才会推动这种婚姻的产生,。
 
如果是在宗族精神盛行的地方,传统婚姻制度很难走向消亡。
 
一个是生,一个是死。
 
一个是现世,一个是彼世。
 
计划生育在南北方推倒了第一张多骨诺米牌,却造成了完全不同的反应。这或许就是魔幻现实主义把。
 
江浙人敢实行“两头婚”,其实也是建立在富裕的物质基础上。就像我前文所说的,那里的家庭普遍小康,不在乎钱,甚至还不需要彩礼。
 
还是以民丰村为例。依托地缘优势,很早之前,民丰村就转向工业和第三产业,摆脱了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小农经济。
 
2017年底民丰村农业收入只占全部收入的0.2%。
 
早在改革开放的时候,浙江民营经济起步腾飞,民丰村涌现了一大批民营企业,其中一个,估计你肯定听说过,就是诺贝尔陶瓷厂,民丰村水乡有一半的居民在诺贝尔就职。
 
浙江藏富于民,经济状态也会反应到社会婚恋层面上。男女双方的家庭,都有经济实力,不会交换礼金和彩礼,省却了钱财瓜葛。
 
男女平等,女性不倚赖男方。江浙不仅在物质上紧跟欧美发达国家,思想头脑上也接轨发达地区。
 
这就是“两头婚”多存在于江浙的原因,广东、福建虽然有富裕的村子,但是宗族大家庭势力强大,老少一辈都难以突破禁锢。北方农村就更不用说了。
 
一句话,引领风气之先的江浙,其成功别人无法复制。
 
如果说江浙是给大家好好地上了一门别具风味的经济课,那么,部分北方省份则给大家上了一门难以启齿的历史课。
 
作为几千年中华文明的发源地,或许北方在传承中华文脉的时候太过用力,以至于连糟粕都继承了下来。(当然,南方一些父权制度浓厚的农村地区也同样出现了配冥婚,同样需要警惕和批判)
 
一南一北,不同的“婚姻”模式,正是中国社会复杂性、多样性的缩影。
 
参考资料
 
《“方洋洋”事件背后的冥婚产业链》 鸿翼智讯大数据
 
《中国冥婚现象调查》中国新闻周刊
 
《论婚姻与生育的社会属性—少子化背景下浙北乡村婚育模式嬗变的田野观察》赵春兰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