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智谷趋势 > GDP排名下滑最厉害的十个城市有一半在这里

GDP排名下滑最厉害的十个城市有一半在这里

◎智谷趋势(ID:zgtrend) | 江文华、黄汉城
 
2021年即将到来。又一个十年要过去了。
 
这几天我突发奇想,想知道过去十年中国的百强城市过得怎么样,就做了一番枯燥的数据梳理。
 
结果,真是不统计不知道,一统计吓一跳。
 
看看下边这张 ,这是近十年中国GDP排名下滑最大的十个城市——
全国地级以上城市总共也只有300个左右。而位于东北三省的吉林、鞍山,竟然下滑了100多名。简直是以光速在撤退。
 
山东经济的强悍大家有目共睹,但是前十名里,山东竟然就占了一半……
 
与此同时,GDP排名上升最快的十个城市,也呈现出了颇有意思的局面:
前十当中,90%不是沿海城市;
 
一半的城市,位于长江水系;
 
相对边缘的安徽省,独占三席……
 
经济格局的大洗牌,往往比我们想象中要快得多。
 
中国仅用三十余年时间,就超越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统一后的德意志,三十余年时间就超越日不落的大英帝国,成为欧亚大陆第一强国。
 
十年虽短,但也足以令这个世界天翻地覆。
 
今天,我们就好好聊下这两张榜单背后的秘密。
 
跌幅前十名里,山东城市占了一半。这是颇令人感到意外的。因为山东是中国经济第三大省,深水良港众多,工业发达。
 
按理说,不至于会有如此“靓眼”的成绩,但它确实就是发生了。
 
东营,从44名跌到89名,后退45位
 
泰安,从56名跌到104名,后退48位
 
聊城,从70名跌到121名,后退51位
 
滨州,从71名跌到112名,后退41位
 
枣庄,从81名跌到156名,后退75位
如果我们再延展一些,扩大到下滑最大的前二十名,名单上还会再多出三个山东城市:
 
威海,从61名跌到88名,后退27位
 
淄博,从36名跌到62名,后退26位
 
德州,从69名跌到85名,后退16位
 
也就说,山东的16个地级市,有一半光荣入围。
 
为什么会这样?
 
这还要从2019年的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说起。
 
大家还有印象没,之前GDP是各省自己核算,但是所有省的数据加在一起后,总量老是高于全国的GDP总量。
 
1+1大于2,简直是一个数学奇迹。
 
这里头,有误差的因素,有统计不严谨的因素,还有一些地区注水的因素。为此,中央实施了重大改革,将“分级核算”改为“统一核算”,并在全国范围内实施了经济普查,进行摸底。
 
在这个过程中,山东严格按照在地原则,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主动挤掉地方上的“水分”。
 
(此处值得有掌声)
 
其2018年的GDP比初步核算数少了9821亿元,总量下调12.8%。这是内地31个省市区当中,下调幅度最大的省份。
 
此一役,很多城市都“一夜回到解放前”:
 
淄博2019年GDP为3642亿元,比修订前的2018年数据少1426亿元,占比2019年39.1%
 
东营2019年GDP 为2916亿元,比修订前的2018年数据少1236亿元,占比2019年42.4%
 
泰安2019年GDP为 2664亿元,比修订前的2018年数据少988亿元,占比2019年37.1%
 
威海2019年GDP 为2964亿元,比修订前的2018年数据少678亿元,占比2019年22.9%
 
德州2019年GDP为3022亿元,比修订前的2018年数据少358亿元,占比2019年11.8%
 
聊城2019年GDP 为2260亿元,比修订前的2018年数据少892亿元,占比2019年39.5%
 
滨州2019年GDP为2457亿元,比修订前的2018年数据少183亿元,占比2019年7.5%
 
枣庄2019年GDP为1694亿元,比修订前的2018年数据少708亿元,占比2019年41.8%
 
GDP少了那么多,2019年的GDP排名焉能不后退?
 
我曾在《谁是中国城市领跑者》一书里,分析过山东修订幅度如此大的原因。简言之,山东是大象经济体,当地传统产业占工业比重约70%,重化工业占传统产业比重约70%,在钢铁、煤炭、焦化等行业存在很多大型国有企业,跨国跨区域跨行业现象普遍,导致了重复计算的历史问题。加之部分地区存在政绩观偏差,造成统计源头数据有一定失真。
 
为此,山东敢于直面历史上的包袱,对相应数据作出了修订。
 
不得不说,这确实需要莫大的勇气。山东壮士断腕的同时,也为未来的长期可持续健康发展,奠定了新的基础。
 
这几年新旧动能转换,产业偏重的山东多少会受影响。不过,山东正在努力的转型升级,向自身的经济短板动刀子,提倡政府的归政府,市场的归市场,相关表现可圈可点。
 
该省一把手之前还放出狠话:
 
不换思想就换人,不负责就问责,不担当就挪位,不作为就撤职。
 
给山东更多的时间,并耐心等待。或许假以时日,山东便能恢复元气,走出当下的阵痛期。
 
跌幅前十的名单中,吉林省、辽宁省各占1城,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们就比山东轻松。
 
吉林市,作为吉林省的第二大城市,GDP排名从64名跌到168名,跌幅全国第一。
 
想当年,吉林还是“一五”期间国家重点建设的工业基地,中国化工产业的诞生地,一度做过吉林省的省会。
 
如今,该市多项指标亮起了红灯:近10年,吉林人均GDP增长率为-0.43%;
 
常住人口增长率为-5.07%,甚至不及大西北的吴忠和海西州……
 
除了吉林市,辽宁的鞍山也退步明显。这里曾经走出“新中国钢铁工业”,鞍钢精神名满天下。
 
1978年,鞍山的GDP还排在全国前20,但由于产业结构单一,全球钢铁产业竞争激烈,鞍山经济开始衰落。2015年,钢铁产业整体业绩不佳,鞍山普通工人的工资缩水了一半。
 
十年时间里,鞍山的GDP排名从52名跌到153名,跌幅全国第三。换言之,全国下滑烈度最大的三座城市,东北占了两席。
 
此外,全国排名下跌最严重的省会城市也位于东北,那就是哈尔滨。一个有着“东方莫斯科”之称的千万人口大市。
 
东北几个城市的滑坡,基本都有几个共性:
 
1. 没有超级水运航道。中国的经济底色长期以中低端制造业为主,决胜的关键是低廉的劳动力成本和运输成本。在东北,低廉的劳动力不是大问题,关键在运输成本。
 
从哈尔滨运送货物到大连,陆运的运费竟然比上海到纽约的海运成本高4倍。当南方城市不断开辟深水良港,凭借低成本融入全球产业链,东北只能干着急。仅凭吃水浅且常年结冰的图们江、松花江,东北难掀大风浪。
 
2.缺少高效的政务服务能力。东北是我国最早实行、最严格执行计划经济的地区,至今还有点“不找市场找市长”,使得营商环境上不去。
 
3. 外循环的区位条件不够好。这几年,深居内陆的大西南经济发展远比东北快得多。拿昆明来说,这是西南片区相当弱势的省会城市,但是不知不觉当中,昆明的GDP(6475亿元)已经超过了沈阳(6470亿元)、长春(5904亿元)、哈尔滨(5249亿元)这几个东北工业重镇。
不出意外的话,西南碾压东北已成定局。为什么会这样呢?这里头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双方所能陆路接壤的国家不同。
 
哈尔滨等市所连接到的地区,是俄罗斯和朝鲜。朝鲜作为一个封闭孤立的市场就不说了,俄罗斯庞大的远东地区,只有区区600万人口,甚至不及中国一个地级市。人均GDP再高,也消化不了多少东西,对拉动东北的经济有限。
 
昆明所连接到地区,是中南半岛。虽然人均GDP比俄罗斯低,但是这里有两三亿人口,不仅市场体量大,经济发展也活跃,对于西南片区的经济互补起到了较大作用。
 
再来说说内蒙古。GDP跌幅前十榜单,内蒙古占了两个,分别是通辽、包头。
 
看前二十榜单,则多出了呼和浩特和鄂尔多斯。
 
这几个城市经济衰退,主要是“资源诅咒”。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翟东升认为:一个国家发现并大规模开采自然资源,三五年即可实现资源驱动的繁荣。但此后,深度衰退几乎无法避免,人均收入在低位徘徊,高通胀、高失业。
 
那些靠地吃饭的城市也类似。稍有风吹草动就伤筋动骨。
 
比如包头,这座城市曾经以重工业立命,成了“草原工业心脏”,稳稳的内蒙古经济一哥。不过,包头的经济模式长期粗放经营,加上局限在产业链上游,产品附加值不高,发展速度逐步放缓曾经贡献包头1/3税收的包钢,也出现产能过剩,经营困难,2014年到2016年连续3年亏损。
 
比如鄂尔多斯。这里的人均GDP一度超上海,排名全国第一,但是好景不长,2012年后煤炭价格一路下挫,黄金十年结束,经济结构单一的鄂尔多斯从“小香港”变成了鬼城。
 
又比如内蒙古首府呼和浩特。近年人口增长乏力,城市发展面临挑战,以至于当地不得不急起来。去年4月,当地出台一项重磅政策:本科学历,只要满足一定条件,就可以半价买房。这算是抢人大战里最刺激眼球的操作。
 
纵观中国GDP排名下滑最大的十个城市,我们可以发现,里头全部都是北方城市。
 
这与当前的南北差距扩大,无比吻合。
 
不过,城市竞争犹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南方也不能幸免。
 
如果我们把视野扩大到下滑最大的前二十名,富庶的粤港澳大湾区也有一座城市上榜——广东中山。
 
作为曾经的广东四小虎,中山如今的发展不尽人意。
 
原因在于,曾以三来一补发家的劳动密集型产业,如家电、灯饰、五金、食品、服装等,放今天来看都相对低端,竞争力不强。而新兴产业的培育还没有跟上,来作为当地经济发展的有力支撑。
中山是唯一上榜的南方城市。
 
这意味着,中山产业结构的转型压力并不轻。
 
当然了,中山也不是没有逆袭的机会。2024年前,全球最高海中大桥——深中通道便可建成通车。
 
中山到深圳的时空距离,将从目前的2小时缩短到20分钟,使得珠三角西岸一举进入超级城市的辐射圈。凭借着较低的土地开发强度,中山可以较好的承接深圳产业转移。
 
之前苏通长江大桥、启东大桥开通后,南通一跃成为上海的后花园,不仅摆脱了老龄化的泥沼,还成为了GDP前二十五的经济大市。
 
同样的道理,深中通道也能成为中山的生命线。就看中山怎么干了。
 
除了跌幅榜,我们再来看涨幅榜。
安徽滁州,从2010年的180名跃升到2019年的91名。十年攀越89位,上升幅度全国第一。
 
追溯滁州的发展史,京沪高铁绕不过去。2008年,京沪高铁开工,滁州成为长江北岸第一个高铁站。滁州顺势而为,推出“新滁城”战略,扩宽主城区面积,掀起城市化建设高潮。
 
随后,滁州又与南京、合肥等城市眉目传情,促成惠科光电、猎豹汽车、盼盼集团等一大批重点项目落地,产业带来人口和经济的发展。
 
高铁改变世界,从滁州开始啊。
 
在地理经济学中,不幸的城市原因基本一样,幸福的城市却各有不同:
 
上升了64名的遵义,是“掌握了中国的核心科技”——茅台酒。仅凭这家企业的市值,就让遵义代管的仁怀市杀入中国市值前十地区。
上升45名的贵阳,是紧抓大数据产业,成了“山洞里的硅谷”;
 
上升了41名的芜湖,是通过品牌经济突围,电商传奇三只松鼠,世界五百强海螺水泥、无中生有的奇瑞汽车,农机领头羊中联重机等,筑起了芜湖的实体经济。
 
苏北上升了33名的宿迁、上升24名的淮安、上升21名连云港,是区位条件的极大改观。你看看江苏近年来已经和准备砸下的钱有多少?↓↓↓
铁路,机场、高等级水运航道,这些庞大基础设施的不断改进,使得苏北融入全球产业链的通道越来越宽敞,接入上海、南京等特大城市的辐射圈越来越快。
 
像上升了24名的珠海,是凭借着横琴自贸片区、珠澳一体化的红利,快速发展。
 
……
 
中国是一个急速发展的国家。多个专业机构预测,未来十年内中国有很大的概率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
 
洞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
 
在国外几十年不变的格局,在中国随时都会处于重塑和颠覆之中。
 
下一个十年,会有哪些城市会衰落,哪些会成功突围呢?
 
注:本文仅统计曾经或者现在上过GDP百强榜的城市。那些体量特别小的城市,分析意义不大,故不纳入统计范围。GDP数据来自公开媒体报道。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