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智谷趋势 > 2021年第一周,中美首富换人,打工人猝死,财富世界的惊涛骇浪已在眼前?

2021年第一周,中美首富换人,打工人猝死,财富世界的惊涛骇浪已在眼前?

◎智谷趋势(ID:zgtrend) | 朝阳
 
2021年仅过一周,中美两国的首富接连换人。
 
其实,财富的世界早已是骇浪惊涛。全球大放水之下,资本在寻找新故事造成股价的疯涨,让很多事情出现了重大转向。
 
首富们呼出了一口气,包裹在翻倍的财富中醺然,但是体感环境的冷与暖,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
 
而在“用命换钱”的交易上,打工人的命运则暴露在聚光灯下,有些人终于在寒夜中输掉了自己,换来的是一声叹息以及来自各方的审视。
 
有人在过年,有人在忍冬,有人在蛰伏。
 
马太预言
 
固化,这是全球财富的真相。
 
马斯克和钟睒睒(shǎn),是今年财富榜单最大的变数。
 
在全球第一名马斯克(1900亿美元),和第六名钟睒睒(950亿美元)中间的,是贝佐斯(亚马逊,1850亿美元)、阿诺特(LVMH,1555亿美元)、比尔盖茨(微软,1220亿美元)和扎克伯格(Facebook,979亿美元)。
福布斯全球富豪前10名
 
哪怕是在财富的最巅峰,马斯克的财富已经是钟睒睒的2倍,是马云的3倍。
 
中国榜单讲述的也是类似的故事——钟睒睒也已经是第十名雷军的2倍。
 
“凡有的,还要加倍给他,叫他多余;没有的,连他所有的也要夺过来”。
 
大疫之年,只是加剧了富者更富,穷者愈穷的现实。
 
据福布斯统计,2020年全球共有2200多名亿万富豪(美元计),拥有11.4万亿美元的财富,比2019年增加了20%。
 
2200名亿万富豪的财富占全球GDP的13%。
 
和经济体相比的话,仅次于美国、欧盟、中国,比德国、印度、英国、法国加起来都多。
 
贝佐斯会在意丢掉全球首富吗?
 
这个全世界最有钱的光头,身家和马斯克很接近,基本上亚马逊和特斯拉一天股价的涨跌幅稍有异动,两人就会换位。
 
贝佐斯是情场失意。
 
他和夫人麦肯琦相濡以沫、相互扶持近25年,最终却在2019年和平分手。麦肯琦拿走了贝佐斯持有亚马逊股票的25%——约占整个亚马逊的4%。
 
如果你将全球亿万富豪榜单稍往下拉,就会发现麦肯琦排在第22位,紧挨着马化腾和布隆伯格,这还是她捐了不少财富之后的数字。
如果没有这场婚变,贝佐斯家族的财富大概在2200亿美元。
 
这两年财富的泡沫,注定来自股市的狂欢。
 
苹果、亚马逊、Facebook、Alphabet(谷歌)、微软这5家的总市值已经超过了7万亿美元。
 
这几家今年都是官司缠身。Facebook和谷歌被反垄断调查,Facebook甚至被威胁拆分,亚马逊在欧洲被开出天价罚单,扎克伯格今年“几进宫”,但他们的财富不降反升。
 
苹果今年涨了80%,达到2.3万亿美元市值,亚马逊涨了75%,都是惊人的增幅,而且是连续2019年的惊人增幅。
 
监管虽然不断加码,但耐不住市场主动投怀送抱、砸钱买入。
 
这会不会也成为未来中国的常态?
 
2020年,中国的富豪增长速度全球第一,400位亿万富豪身家增加了60%,聚集了近2.4万亿美元的财富。
 
而当下,中国大公司也正经历反垄断的第一波冲击。巨头们虽然收声,但在资本市场上仍然连连上涨,博弈的过程仍在继续。
 
造富,造梦,造神
 
“硅谷钢铁侠”马斯克登上全球首富,像一个公式化的预言。
 
他的特斯拉是2020年全球增长最高的大公司,股价一年增长了8倍。
 
在2020年初,特斯拉股价刚刚突破100美元,总市值700亿美元,市场情绪还是看空,认为泡沫压顶、危如累卵。
 
他们的担忧不是没有道理,特斯拉在当时就是一个产量低、盈利不稳定、资金链风险高的企业。在全球汽车市场上,特斯拉的份额占不到1%,却想一个个赶超传统车企。
 
上海改变了特斯拉的命运。
 
浦东是马斯克的“应许之地”,落成了特斯拉首个美国之外的超级工厂。
 
2020年1月7日工厂正式交付,马斯克宣布启动中国制造Model Y项目的计划,就在当天,特斯拉股价冲上100美元。
 
中国制造松开了特斯拉的“产能紧箍”,中国的消费者狂热地抢购着工厂里放出的每一辆车。愿意为环保、节能和新科技付费的新一代中产阶级,制造了特斯拉的集体高潮。
 
与之相对,加州成为了特斯拉回不去的故乡。
 
今年年中,马斯克公然违抗禁令,在加州工厂复工和加班,并威胁要将所有公司迁走。在巨头面前,加州政府退让了,同意其低限度复工。
 
但随后特斯拉工厂连续出现确诊者,打脸还是其次,产量受影响让马斯克无法忍受。
 
这可能是“逃离加州计划”的最后一根稻草。
 
高税收、强监管、更注重劳工权益的加州政策环境,已经阻碍到了马斯克和特斯拉的伟大远景,而德州的避税、低成本环境则张开了温柔的怀抱。
 
在产能危机下,上海超级工厂成为支撑特斯拉全线的命脉。
 
2020年特斯拉共交付了50万辆车,同比上升了36%,而今年单是上海工厂规划的年产量就是55万台,供货全世界。
 
今天的特斯拉,刚刚走出11连涨的创纪录走势,股价突破880美元,总市值8341亿美元,超过了传统汽车工业福特、通用、丰田、大众、菲亚特克莱斯勒等9家龙头企业的总和。
 
50万辆的销量在全球汽车市场仍是一点小水花,但是那又怎样?
 
在拜登新政支持、碳中和、未来主义的大势之下,特斯拉还有好多故事可讲。所以,一些分析师陷入了数据混乱,一些分析师低头承认“是我看错了特斯拉”。
 
马斯克的成功秘方是什么?
 
新能源、商业火箭、自动驾驶、人工智能、脑机接口,这些领域全都带着“硬科技”的性感,仰望星辰大海的理想,和怒怼空头的生意经,或许再加上一点教父式的个人崇拜。
 
造富,造梦,造神,调和成了一个“钢铁侠”该有的样子——超级英雄,梦想家,归根结底是挥舞钞票能力的大资本家。
 
成为首富第一天,身家1900亿美元的马斯克回应是,“好了,回去工作吧”。
烈火烹油
 
万里之外的中国湖南,1月7日,一家名叫邦普的电池回收工厂发生了爆炸。
 
一声巨响,工厂消失在了漫天的火光和烟尘之中,其母公司宁德时代在股市的上升势头也被按下了暂停键。
 
有传闻说这次爆炸的,是宁德专供特斯拉的电池厂,虽被否认,但还是引发了对新能源电池、电池回收安全问题的热议。
 
截至1月8日晚,爆炸已造成了1人死亡,6人重伤,14人轻伤。
 
当天收盘后,宁德时代总市值9423亿元,大半个身子迈进了万亿俱乐部。掌门人曾毓群的个人财富360亿美元,排名全球第36。
 
新能源是如今全球最大的行情,在万亿级市场的餐桌上,这场大火终会成为一个注定被遗忘的小插曲,却会是一些人这辈子也无法逃离的梦魇。
 
跟新能源、智能汽车有关的一切,在全球都得到资金和市场的追捧。尾随特斯拉之后,整个行业进入了狂热。
 
造车新势力的蔚来、小鹏,都想成为中国的特斯拉,面对特斯拉连连降价的“价格战”,正各自出招应对。
 
传统车企转型速度在加快,比亚迪的刀片电池全球领先,今年股价上涨之高也远超同行,
 
百度一直在互联网世界里掉队,又靠着智能汽车重焕光彩。据报道,百度的合作者是吉利。消息传出后两者的股价开始大幅上升,百度股价一个月的时间从130美元冲上200美元。
 
苹果也在加注智能汽车的战局,其合作者可能是韩国现代。
 
今年苹果车很可能会问世,背靠整个苹果生态,很可能对包括特斯拉在内的新能源汽车市场造成降维打击。
 
华为、恒大、滴滴……此前都有过跟造车有关的故事,一些退出了机会窗口,一些还在激流勇进。就连贾跃亭的法拉第未来都还在寻找机会。
 
十年湖东,十年湖西?
 
2021年是后新冠时代的开始,变化已经从财富的顶端显现。
 
2009年是金融危机爆发后的第一年,中国财富格局也大变天。
 
那一年,中国首富黄光裕被捕入狱,罪名是涉及内幕交易,官商勾结。
 
新首富是比亚迪的王传福,当时中国富豪榜上还是世茂、碧桂园、娃哈哈、东方希望、忠旺集团的那一批大佬们。老马还在80名开外,老王开始崛起,小马也已经成名。
 
2020年,消息传出黄光裕已低调出狱,然而世界已经变了模样。
 
如果蚂蚁集团没有被提前3天叫停,这笔超2万亿估值、史上最大IPO的生意,本能让马云的个人财富向900亿美元靠近。
 
之后一路的泥沙俱下、监管加码、舆论讨伐,马老师一直神隐不现身。
 
随着“功守道”的情势逆转,“风清扬”在这冬天中选择了静静伏藏。
 
而另一家电商巨头,拼多多的股价则趁势高歌猛进,让41岁的黄峥个人财富一跃超过了老马。
然而在一个岁末的寒夜,一个花名“润肺”的22岁女孩猝死在乌鲁木齐。
 
随着这名员工的倒下,推倒的是第一张多米诺骨牌。随后出现的一连串事件,外卖员之死,员工自杀,引发了对996文化、狼性企业、社畜和资本关系的强烈反弹。
 
“用命换钱”,揭开了打工人面对内卷化的自嘲之下,现实的骨感和生冷。
 
最终,荣登中国新一任首富的,是低调做人的钟睒睒。
 
其名下两家公司——“大自然的印钞机”农夫山泉,和万泰生物(养生堂)都在2020年上市,如今在开年红牛助推下水涨船高。
 
钟睒睒940亿美元,全球排名第6,亚洲排名第1,相当于马化腾、王健林和刘强东的个人财富总和。
 
在21世纪的前十年,中国首富几乎每年一换,来自汽车、食品、造纸、机械、绿色科技等行业的商人都有机会问鼎。
 
而近10年里,中国首富的位子一直在互联网、房地产两个行业里打转,他们都是中国上两轮造富运动的优胜者。
 
上一次来自消费品领域的首富,还是娃哈哈的宗庆后,和钟睒睒也有一段不解之缘。当年钟做过娃哈哈口服液在海南、广西的代理商,因为在不同地方市场“串货”的问题,被宗取消了代理资格。
 
在这之前,钟睒睒是一个辍学者,做过泥瓦工、木匠;通过电大学习以后,他成为《浙江日报》的记者,顶着这个头衔,他在报社的5年采访了上百位企业家,彻底打开他的视野同时,也为他日后下海经商积累了人脉。
 
在钟睒睒身上,你能看到一个典型中国企业家的成长路径,和一个非典型的企业家形象。
 
如果说马老师是功守道大师,钟睒睒则是一个独狼。
 
人们对“大自然的搬运工”“农夫山泉有点甜”耳熟能详,但绝大部分人在他登上首富之前都没听说过他,也不会念“睒”这个字。
 
如今,内循环后的大消费时代正在显露新的机会,你能看到资金逻辑的转变。
 
不单单是农夫山泉,茅台、五粮液、海天、金龙鱼、伊利的股价都在往上走,液体股的火爆一点也不比宁德时代逊色。
 
农夫山泉的总部在杭州西湖区葛衙庄,和阿里巴巴的杭州余杭总部只隔着15公里。
 
隔着西湖,不知道两位大佬会不会感叹,
 
中国首富的位子竟在这湖边来回盘旋。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