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智谷趋势 > 中国发展最快的竟然是这十个城市

中国发展最快的竟然是这十个城市

◎智谷趋势(ID:zgtrend) | 江文华、黄汉城
 
我在前几天的文章《 真相了!GDP排名下滑最厉害的十个城市》提到:
 
近十年GDP百强榜里,排名下滑最厉害的十个城市,有一半在经济强悍的山东;东北的吉林市、鞍山市,排名下滑了100多名,速度堪比光速。
 
短短十年,天翻地覆。
 
在榜单的另一端,也有十个城市发展得风生水起。
2010年到2019年GDP百强榜排名上升最快的20个城市
 
滁州、阜阳、遵义、贵阳、芜湖、漳州、九江、宿迁、绵阳。过去十年,它们大跨步向前,GDP排名上升了33位-89位。
 
要知道,这些城市90%不沿海,没有深水良港来快速融入外循环经济,取得这样的成绩实属不易。
 
那么它们到底是如何逆袭的?
 
为什么只有它们行,而其他城市不行?
 
拆解这十座城市的崛起史,我们能窥见激流中国的不同发展秘方。
 
遵义的酒、赣州的矿、漳州的药、滁州的路,珠海的桥……每一个打赢翻身仗的城市,都有一个不屈的灵魂。
 
遵义的酒
 
2010年,贵州遵义的GDP排名中国第132名,如今为68名,进步了64位。
 
遵义是茅台之乡。仅凭这家企业的市值,遵义代管的仁怀市就可以杀入中国市值前十。
每年茅台的营收,相当于遵义GDP的1/4。
 
自2008年后,中国三轮大放水,各地化身基建狂魔,上马大量工程。
 
搞基建嘛,总免不了用国酒茅台搞搞公关,联络感情,所谓“酒杯一端,政策就宽”。
 
有研究者就发现,茅台的股价表现与基建投资之间存在着微妙的关系。
茅台股价似乎是中国基建投资的一个非常靠谱的领先指标。茅台股价的强势往往领先基建投资一到两个季度。
 
每一次的大放水,就是茅台一瓶难求的时候。这个掌握核心技术的酒厂,不仅在股市呼风唤雨,也使得大量的利税源源不断涌入地方钱袋子里。
 
遵义,焉能不搭上发展的快车?
 
赣州的矿
 
江西赣州,从102名跃升到69名,进步了33名。
 
这座城市家里有矿,还是卡老美脖子的稀土矿。
 
目前,赣州黑钨储量占全国储量的70%,世界储量的40%,稀土储量居全国第2,是“世界钨都”、“稀土王国”。
 
2019年,领导人前往江西考察调研时,还专程去赣州了解稀土产业发展情况。
 
2005年至今,稀土价格总体在上涨,特别是在2011年左右有一个暴涨期。作为全国最重要的稀土基地之一,赣州也凭借“稀”矿收获了大量真金白银。2019年,赣州单一稀土金属产量达1315.6万千克,增长8.3%。
当然,赣州也不满足于做一个矿老板。近年来,赣州还与大湾区城市,特别是深圳眉目传情,寄希望于承接产业转移,实现优势互补。
 
深圳的老板过来了,投资了不少中高端项目,比如汽车零部件生产基地、智能家电产业园、物联网传感器基地等等。
 
赣深高铁的修建和开通,也将加快这一进程。
 
不仅如此,赣州还在建设国际陆港,希望搭乘深圳的中欧班列,将自己的家具、电子产品等一同运往欧洲。
 
既然没有被政策特别照顾,就努力去拥抱世界。
 
漳州的药
 
网上有个段子说, “贵州有神水(茅台),漳州有神药”。
 
很多人不知道,中国只有两家千亿级中医药企,一家是云南白药,还有一家不是赫赫有名的白云山,而是福建漳州的片仔癀。
 
2020年,片仔癀由年初的六七百亿元市值一路飙升,达到1400亿元左右市值,股价也一路狂涨。
在漳州,片仔癀也颇受政府重视,毕竟是药企里的纳税大户。
 
当然了,仅凭一家药企是很难在当地GDP起决定性作用的。所以漳州也大量发展另一种送入嘴里的东西——食品产业。
 
目前,漳州食品产业规模位居福建省第一、是全国食品工业大市。
 
2019年前三季度,当地食品规模工业企业597家,占规模工业企业26%;规模工业产值达到1342.38亿元,占福建省食品工业的近三成,是漳州名副其实的第一支柱产业。
 
乘上互联网购物的东风后,当地的水果、糕点更是通过日益发达的快递网络,送到全国人民的餐桌上。
 
2019年,当地还获得阿里巴巴授予的“网上食品名城”称号。
 
这完全是全国吃货撑起来的城市啊!可别小看低端食品业。看看中美股市之间的四大支柱你就明白了。
 
2010年漳州排名为80名,如今为47名,进步了33名。
 
滁州的路
 
安徽和江西,历来被称为最没存在感的省份。
 
十年前长三角一眼望去,全是富庶之家,唯独安徽是个例外。全省GDP 12263亿元,不到浙江的一半,江苏的三分之一。
 
江西当年的GDP只有9435亿元,不及现在一个二线城市。
 
痛定思痛,赣皖决定翻身。10年之后,两地都取得了非常可喜的成绩。
 
其中滁州的进步,是全国最大的。这座城市从2010年的180名,跃升到如今的91名,进步足足89名。
 
当地一把手给出的解释是:滁州始终围绕主导产业抓招商引资。而新增的“商”和“资”,主要从当好南京发展腹地、产业配角、生态屏障、合作伙伴中来。
 
一句话——抱紧南京大腿。
 
近些年,南京走出了一条“内生型增长道路”,布局数字经济、医药健康、智能网联汽车、新型都市工业等新经济领域,深度融入世界产业链分工体系。
 
2019年,南京工业机器人、电子计算机整机、集成电路、光电子器件的增速明显,分别达到8.9%、13.5%、36.5%、26.3%,可以明显看出南京的产业转型升级痕迹。
 
同一年,南京成了31个直辖市、省会(首府)城市里的人均GDP冠军,达到16.57万元,比北京、上海的16.42万、15.57万元还高。
 
南京的实力不断爆发。不知不觉当中,南京已经从当年的“苏老三”硬生生挤到全国前十大城市。仅差一小步,就能追赶上杭州。
 
在这个过程当中,占尽地利的滁州受益颇多。
这座城市毗邻快速崛起的南京,与江苏唯一、全国第13个国家级新区——江北新区更是无缝对接。
 
作为南京的后花园,滁州早与南京携手走入一小时生活圈,接受六朝古都的辐射。典型案例,便有2018年底开工的南京地铁S4号线。
 
这条地铁又称滁宁城际铁路,西起京沪高铁滁州站,东止新南京北站,预计于2022年建成通车,是全国少有的跨省地铁线。
 
傍上南京这位低调的大哥,滁州想不起飞都难啊!可以说,滁州到南京的路修得有多“宽”,滁州的发展就有“快”。
 
当然了,国内的特大城市有那么多,武汉,成都、天津、杭州等等。为什么同样是后花园,滁州就是比别人跑得要快呢?
 
这是因为,地利并非躺赢的因素,关键还要看当地政府是否有作为,有效率。
 
你看2020年初,滁州一边忙着抗疫,一边密集奔赴南京对接合作。仅3月,当地领导就3次前往与滁州毗邻的南京江北新区、浦口区和六合区对接合作事项。
 
同时,疫情期间,多个重大项目陆续在滁州签约、开工。2月26日,总投资达422亿元的108个重点项目在滁州集中开工。真是在任何时候都不忘经济建设。
 
对于南京,滁州的态度异常诚恳:
 
滁州要强化融入南京的意识,主动“投怀送抱”,甘当发展配角。
 
在江北新区成立之初,滁州就喊出“对接大江北、建设新滁州”。随后,修高速、修城际、搭建产业园,马不停蹄……
真是应了那句鸡汤:只要你肯努力,全世界都会为你开路。
 
珠海的桥
 
提及滁州,我不得不提一下进步速度排全国第14名的珠海了。这两座城市有类似的境遇。
 
2009年,横琴开发,逐步打造成澳门的飞地。澳门大学建设并投入使用、重要综合民生工程澳门新街坊项目建设如火如荼。未来中国版“纳斯达克”——澳交所甚至有望落户横琴。
 
这些年来,珠海不断与澳门同城化发展,通过横琴口岸的桥无缝接轨澳门,共同打造国际休闲中心。
 
而伟大工程港珠澳大桥的开通,深中通道的建设、深珠大桥的谋划,珠海又开始和珠江东岸的两个超级城市频频互动,吸引香港和深圳投资,计划建设深珠合作示范区……
 
如果说滁州是用路开道,珠海就是靠桥打开局面。
 
珠海这座小而美的城市,正有意识地做大做强。近10年,当地GDP排名不断上升。当地还划出一张蓝图:
 
计划到2025年,珠海的常住人口超过300万、GDP超过6000亿元;到2035年常住人口超过500万、GDP向2万亿元迈进。
 
未来珠澳一体化,将成为粤港澳大湾区这个千年大计的极点之一。
 
芜湖的品牌
 
去年,安徽芜湖GDP达3618亿元,同比增长8.2%。
 
十年前,它还徘徊在中国百强城市之外,如今,它已成功挤到了中下游位置,排名全国第64位,进步了41名。
 
从明代开始,芜湖就是长江下游地区重要商埠,近代随着烟台条约被开辟为通商口岸,开启了对外开放的大门。
 
长期积淀的商埠文化,孕育出创新创业的基因。改革开放初期,芜湖“傻子瓜子”还被邓公多次提及,成了民营经济的“报春花”。
 
一个三线城市,孕育出“海螺集团”1个世界500强,此外还有奇瑞、三只松鼠等响当当的民族品牌,实属不易。成都、重庆、长沙这么多年都没有走出过世界五百强。
 
2005年,芜湖、滁州等皖江沿线城市规划为“皖江经济带”,2010年还被纳入国家区域发展战略,积极承接东部产业的梯次转移。
 
这也是芜湖能够坐稳安徽老二的原因之一。
 
尽管近年来,滁州在芜湖后头不断发起冲刺。去年滁州GDP达 2909亿元,同比增长9.7%, 两地的差距逐步缩小。不过,想要成功超越并不容易。
 
毕竟,芜湖不是一朝一夕建成的。
 
阜阳的人口
 
安徽阜阳,从176名跃升到100名,进步76名。
 
和皖南的小伙伴不同,地处皖北的阜阳挨着河南,只能自力更生。
 
幸好,阜阳有个杀手锏——人口。2019年年末,阜阳户籍人口达1077.3万人。放眼全国,千万人口的城市也不过十来个,阜阳就是其中之一。
 
人口红利,对阜阳的发展起到巨大的推动作用。
 
2010年,阜阳城镇化率仅31.9%,2019年达44.62%,基本上保持年均1.5%的增速。城镇化率的快速提升,意味着大量农民前往城市买房。大量固定投资的建设,快速造就可观的GDP总量。
 
而农村人口往城市人口的转变,也会提升当地消费能力,推动城市经济的内循环。2019年,当地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1082.0亿元,在安徽能排到第3位。
 
九江的工业
 
江西九江,从114名跃升81名,进步33名。
 
制造业是九江的传统优势行业。2019年,当地GDP达3121.05亿元,比上年增长8.4%。这个增速,和上文提到的芜湖、赣州相当。
 
第二产业增值约1509亿元,比安徽的黑马滁州还高,也高于GDP总量相对较高的赣州(1368亿元)。
 
当中国部分地区抛弃实体经济的时候,九江抓住制造业。
 
如今,九江正在产业转型升级,由传统工业向现代加工制造业转变。此前的石油、化工、建材、纺织等支柱产业,正慢慢整合到石油化工、现代轻纺、电子电器、新材料、新能源五大产业集群。
 
计划到2022年,九江五大产业集群主营业务收入全部达到1000亿元。
 
宿迁的航道
 
江苏宿迁,2010年排名中国116名,如今为83名,进步了33名。
 
你可能很难想象,之前在交通特别发达的东部,还有像宿迁、淮安这样的地方,没有直达区域中心城市(上海/南京)的高铁。
 
如今,你看看江苏近年来已经砸下和计划砸下的钱有多少?
比如2020年底,连淮扬镇铁路淮镇段和五峰山长江大桥开通运营,这有3个重大意义:
 
“江苏高速铁路网的脊梁”全线建成运营;
 
江苏三部分之间终于实现省内高铁贯通;
 
江苏高铁南北不互通互联的格局就此结束。
 
铁路,机场、高等级水运航道,这些庞大基础设施的不断改进,使得苏北融入全球产业链的通道越来越宽敞,接入上海、南京、苏州等大城市的辐射圈越来越快。
 
以苏州为例。21世纪初,苏北抱腿苏南,实现园区合作。当时,宿迁对接的是苏州。在四通八达的航道连通下,苏北有力地承接了苏南的产业转移。
 
截止2016年,苏南苏北共建园区45家,吸引了超过千亿元的注册资本,利用外资超过40亿美元,带动就业人口55万人。
 
在此基础上,苏北各地也形成了自己的优势产业。连云港生物医药、盐城汽车制造、徐州重工、淮安和宿迁的酒业。当然,宿迁还是有名的客服之都。
 
绵阳的科技
 
2010年四川绵阳排名中国125名,如今为92名,进步了33名。
 
作为老军工基地,军民融合是绵阳的一道“金字招牌”。
 
据中新网报道,几十年前国家实施“三线建设”,一大批国防科研院所和军工企业先后聚集在绵阳。上世纪80年代,通过实施“军转民科技兴市”战略,诞生了长虹、九洲等知名领军企业,并逐步蜕变成为中国重要的国防军工与科研生产基地和电子信息产业基地。
 
《中国区域创新指数报告(2018)》显示,绵阳的创新投入指数,排在全国第9位,甚至高过苏州。
2018年创新投入指数排名前10位创新元
 
良好的科研基础也让绵阳稳居四川经济老二的位置。
 
至于贵州贵阳,大家对它的逆袭模式应该耳熟能详。我在《中国城市大洗牌》这本书里就分析过,它靠的是紧抓大数据产业,成了“山洞里的硅谷”。
 
洞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
 
短短十年,GDP百强榜排名已经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相信我,下一轮经济周期里,中国的区域版图也一定会迎来剧烈的重塑。
 
参考资料:
 
城市进化论:安徽搅局者上位:黑马滁州有多猛
 
苏北“五虎”GDP出炉:我们真的不算穷
 
江南智造总局:被忽略的北方,一个地级市GDP超过南方一个省
 
西部城事:第二城比拼,贵州碾压四川?
 
远川商业评论:贵州有神水,漳州有神药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