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智谷趋势 > 广东,正在疯狂建大学

广东,正在疯狂建大学

智谷君语:
一座城市和一个区域的兴起,离不开经济的腾飞,也离不开源源不断的人才输送——强区域必然搭配强教育、强大学。中国教育的南北鸿沟与经济版图正好相反,而在中国沿海经济最发达的地方,一场兴建大学的风潮正劲。
◎作者 | 钟天
◎来源 | 功夫趋势(gongfuqushi) 已获授权
提起珠三角一带,人们的印象就只是开放、有钱。
 
若说起高考难度以及高等教育资源,却往往成了被吐槽的一个软肋。尤其深圳,在其发达经济的反衬下,言必称“教育短板”。
 
但是现在,我隐隐感觉到,未来代表中国顶尖水平的大学,或许就将出现在珠三角。
 
深圳,乃至整个广东,正在以有钱任性的气魄狠砸高等教育,王者之气开始侧漏。
 
 
深圳大学,虽说已有40年的历史,可是排资论辈的话,它本没有什么江湖地位。
 
但你有没有注意到,如今深圳大学每年的科研成果,已经力压许多双一流了。
 
大家知道,PCT国际专利是非常硬核的一个东西,能充分反应创新水平和科研活力。
 
在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公布的2019年PCT排行中,深大以247件的申请数量位居世界第三。第一是加利福尼亚大学,第二是清华,第三是深大,第四是麻省理工。
 
2019年,深大的工程学和计算机科学进入ESI全球排名前3‰,材料科学进入前5‰,妥妥的拔尖学科。
 
在多项关键指标上,深大的增长势头已经全线超过211甚至985高校的中位水平。
 
2019年,深圳大学首次登上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学排行榜。2020年更是跃升到天津大学、同济大学、西安交通大学、北京理工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厦门大学等等众多双一流高校之上。站稳了世界高校500强。
 
深大的国际排名,正在以每年上升100位的速度往上窜。
 
这背后,是燃烧的经费。
 
深圳在高等教育上的财政投入,年增长20%以上。
 
深大2019年度经费预算达到了50亿,超过中西部大多数985和211。2020年,更是以60.86亿元经费预算在全国地方性高校中排名第一。
 
这个连厕所都装了空调的大学,成了一个异类。
 
“上小学的时候,妈妈还说,你再不好好学习只能上深大。到了高三的时候却变成了:你要是能考上深大该多好。”
 
深圳另一个彪悍的大学,是成立仅仅十年的南方科技大学。
 
当年深圳教育局的梁北汉,在几间地下室里筹建的南科大,如今已被称为“最强双非”。
 
在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学排名2021中,南科大在中国内地高校中竟然冲到了第8的位置!
 
排名数据显示,南科大论文篇均被引次数位列中国内地高校第一。
 
QS排名,南科大排在全球323位,在中国高校中排到14位。相比之下,老牌的南开大学和天津大学,已经滑落到全球377和387位。
 
这背后,同样是燃烧的经费。
 
2017年生均教育经费(生均全口径财政拨款支出),南科大高达37万多元,位居全国第一!是清华的6倍、北大的7倍。(2017年全国高校生均教育经费仅为20520元)
 
教师的科研经费也是非常非常充足。不少老师都配有两个助理,一个行政助理,一个计算机助理,以便教师更加专注于教学和研究本身。
 
2017年教授的人均科研经费,已经超过了200万。
 
也因此,南科大的师资令人惊叹。
 
其院士数量已经超过20人,教师中50%为高层次人才。年轻老师,也大都毕业于世界名校(MIT,斯坦福,ETH等),四青人才比例相当大。
 
能做到如此的师资力量,秘诀也简单,就是挖人。国内的挖不动,就挖海外知名华人教授。只要钱到位,就乐意回国。
 
南科大不仅重金挖教师,还重金挖学生,保证生源质量。
 
本科新生的奖学金,从3000元至40万不等,覆盖面达到70%。如果高考成绩达到省理科200-1000名,学生就能拿到10万-15万的奖学金。这种高额奖学金恐怕没几个学校给的起。
 
如今,南科大在很多省份的录取分数线已经接近985中等水平。
 
这所新兴大学的崛起,重现了深圳速度。目前已经开始筹建二期了。
 
2016年,深圳发布了《关于加快高等教育发展的若干意见》——即“深圳的大学计划”:
 
到2025年,深圳将拥有高校20所左右,全日制在校生约20万人,3~5所高校综合排名进入全国top50,成为南方重要的高等教育中心。
 
实现路径是:
 
以深大为根据地,以南科大为突击队,再“扩大统一战线”——把各大名校拉到深圳来建校区,由此形成合力。
 
早在2000年,深圳便率先开启了与清华、北大、哈工大等名校的合作,并以此为契机开建大学城。
 
三个学校首先在深圳设立了研究生院,共享图书馆,也共享食堂和球场。在清华的草坪看书,去北大的湖边喝酒,然后去哈工大摘荔枝,这样的场景,从魔幻变为现实。
 
在研究生院的基础上,哈工大(深圳)率先于2014年开始举办本科教育。
 
这一刻,既是深圳的、也是哈工大自身的一个里程碑!
 
哈工大虽然贵为C9成员,但因地处东北,招生和发展一直受限。时任领导顺应趋势,在深圳埋下一颗种子,避免了兰州大学的命运。
 
今天,这颗种子已经开枝散叶,并成为异地办校的一个成功范例。
 
2020年6月,哈工大(深圳)重点实验室集群项目落地,把哈工大本部的五个国家级重点实验室在深圳复制了一份,另外还新建了三个。至此,哈工深的实验室载体接近60个。而其本部也才55个而已。
 
2020年高考,哈工深的分数线,在多地超越了位于哈尔滨的校本部。这也是中国高校第一次出现校本部录取分数落后于分校的现象。
 
背后的原因倒也容易理解。
 
深圳校区环境一流,硬件一流。
处处有空调,本科生宿舍即是上床下桌4人间。
教师国际化程度高。
这两年新来的教师多有海外高校终身教职。
对教学活动和生活的投入远大于本部。
其实最最重要的,还是深圳这个城市的吸引力。
不但活动丰富、能拓宽眼界,而且毕业后进大厂也容易,阿里腾讯百度都有学长内推。
 
让你选,你是去哈尔滨,还是去深圳?
 
另一个在深圳建校的巨头,是香港中文大学。
 
这个学校不用多说,从“QS世界大学排名第46位”这一条,就知道它的份量。
 
香港中文大学几乎和哈工大是前后脚,也是在2014年建立深圳校区,并实行和本部一样的书院制和通识教育体系。
 
且看它的师资队伍。
 
截至2020年8月底,引进世界知名教师360多位,其中:
 
诺贝尔奖得主4位,
图灵奖得主2位,
(作为对比,清华大学教师中诺奖得主1位,图灵奖得主1位)
菲尔兹奖得主1位,
国内外院士17位,
IEEE会士19位,
国家级专家人才40余人,
省市区各类高层次人才项目入选者400余人。
 
100%的教师具有国际一流高校执教或研究工作经验;
 
75%以上的教授年龄在40周岁以下。
 
港中深已经连续五年成为广东省内录取分数最高的大学了。
 
另外,中科院也要在深圳开办本科教育了。今年10月官宣,中科院深圳理工大学正式成立。
 
定位是高起点高标准的研究型高校,已于11月20号开工建设。
 
名校的相继落户,形成了一种奇观——
深圳无名校,名校在深圳。
 
若不是2016年以后教育部对高校异地办学政策收紧、尤其在2018年进一步收紧,那么全国的一流大学可能会悉数进驻深圳。
 
清华大学、北京大学、武汉大学、南开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北京中医药大学、上海交通大学等等,在深圳建校事宜本来都已经箭在弦上了。
 
和其它省份求着他们建校不同,他们来深圳大多是乐意的、主动的。这表明了一种内在的倾向和趋势。
 
异地办学政策收紧之后,深圳的重心将重新回到自主办校的路径上来。
 
深圳师范大学、深圳音乐学院(定位国内顶级艺术类院校)、深圳技术大学、深圳海洋大学、深圳创新创意设计学院均已提上日程。
 
除了深圳这个急先锋之外,若把视线再抬高一些,你会发现整个大湾区、甚至整个广东省,都在疯狂建大学。
 
最引人注意的一个现象,是“香港高校正在搬家式进驻广东”。
 
除了香港中文大学在深圳建立校区之外,
 
香港科技大学在广州建立校区,预计2022年建成招生;
 
香港城市大学在东莞建立校区,已确定选址,预计明年动工;
 
香港理工大学在佛山建立校区,正在筹备,估算投资307亿;
 
香港公开大学在肇庆建立校区,校区面积比香港本部还要大,今年4月签下协议,等待教育部批准。
 
另外,澳门科技大学在珠海建校事宜也已基本敲定;
 
还有自主创建的,定位为高水平研究型大学的中山科技大学已经启动建设,将于2022年招生;
 
“所有设施和学科都按照一流大学的顶尖水平来配置”的湾区大学,将于2021年动工,2023年招生;
 
更不用提还有众多院校扩建提升、增建分校区。
 
在砸钱办学校这事儿上,深圳很拼,广东很拼。
 
2018年深圳在教育上的投入,超过了北京、上海两地2017年的总和。
 
广东省全省的教育经费,2019年总投入额达到4918.76亿,占到了全国教育经费总投入的9.80%。增幅15.24%,蝉联全国第一。
 
2018年6月,在中山大学深圳校区启动仪式上,深圳市长陈如桂表示:
 
未来10年,深圳计划投入1500亿,要集中资源办更多高水平大学。
 
尽管没有长三角的历史积淀,也没有北京的特殊资源,但终究是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985、211、双一流的名头,都意味着中央更多的拨款和扶持。而没有这些名头的广东高校,却凭着一己之力压倒了众多985。
 
让我感到王者之气在升腾的,并不是它砸钱的现状,而是它经济和教育的相互提携。
 
经济优势和教育优势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当别的毕业生还在纠结是否要去大城市时,深圳的学生或许已在4年里参加过各大企业的活动,有过好几份实习。
 
调查显示,广东本科毕业生对起薪和母校的满意度最高。
 
南科大2020年本科毕业生就业,近八成留在粤港澳大湾区工作,去向多是阿里、腾讯、华为、字节等大厂,能不满意吗。
 
反过来,教育对经济的助益同样巨大。
 
坐落在南山区粤海街道的清华大学深圳研究院,已经孵化企业2500多家,培养上市公司21家。这惊人的数据背后,是它与市场深度融合的产学研体系。
 
同时,一些关键技术的研发进入“无人区”,急需猛人来攻关。任正非说:“芯片光砸钱不行,要砸数学家、砸物理学家。”
 
深圳对人才的渴求,比任何一个地方都更强烈。这也是深圳不惜成本办大学的动力所在。
 
提升高等教育水平,冲击顶尖大学,是深圳代表中国参与全球科技竞争必然要迈上的台阶。
 
那个1984年的春天,邓公视察蛇口时,时任深圳市委书记梁湘指着后海湾一片空地说:
 
“我们将在这里建深圳大学,今年秋天就在这里上课。”
 
彼时,校园还没建成,只好把当时的宝安县委大院腾空,作为深大的办公楼和宿舍。就连首届开学典礼,还是在戏院举行。
 
梁湘对深大第一任负责人罗征启说:
 
“这里有一平方公里的土地,交给你们了,你们好好规划一下,看看要多少钱。
 
“我们还很穷,请尽量节省,注意实事求是,我们决心贷款来搞教育。这个决心下定了,卖掉裤子也要把大学建起来!
 
“我们拿出钱,拨出地,请你们给我们生产人才,人才!”
 
说这话的时候,深圳一年的财政收入还不到2亿,却决心拿出5000万,来建这所大学。
 
 
参考资料
深圳特区报:又高又好产能的”四不像”新型科研机构创多个全国第一
深圳商报:哈工大(深圳)八大实验室奠基
广东省教育厅 广东省财政厅 广东省统计局关于2019年全省教育经费统计情况的公告
教育部 国家统计局 财政部关于2019年全国教育经费执行情况统计公告
《粤港澳、京津冀、长三角地区高等教育与经济发展报告》
经济日报:2019年中国PCT国际专利申请量首次跃居全球第一位
深圳商报:深圳教育投入全省第一



推荐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