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智谷趋势 > 狼真的来了!中国出生人口塌陷大大提前,但还是救不了内卷?

狼真的来了!中国出生人口塌陷大大提前,但还是救不了内卷?

◎智谷趋势(ID:zgtrend) | 逍道一
 
春运,这场人类最大规模的迁徙,在2021年“消失”了。在它的鼎盛时期,有超过30亿人流动。
 
这就仿佛是中国人口的一个隐喻。有些“消失”不是暂时的,是真得就没有了。最近各地陆续公布了最新人口数据,最突出的是:各地生育率低得吓人。
一直关心中国人口问题的学者梁建章干脆直呼:“狼真的来了!”
 
糟糕的是,上面估算可能还是乐观了。知乎网友“宅男阿涛”认为广州同比下跌不是9%,而是17.8%。
 
广东跌幅则可能高达24%。考虑到广东的生育积极性在大中国有口皆碑,尚且都无法逆转生育率下滑,那么同为沿海的江浙如果出现较大跌幅也不意外。
 
吊诡的是,适龄劳动人口好些年前就在下滑了,但竞争压力一点也没小。以至于“内卷化”成为去年年度热词,从专业学术范畴延展到全社会。
 
美团外卖员里有6%是研究生,中央财大的高材生毕业了去当司机,3000块的临时工不好找,3000块的大学生却一抓一大把……内卷化的荒诞,就在我们身边。
 
人口决定国运。日本“失去二十年”,背后不是经济问题,而是人口问题。难怪日本把难以逆转的低生育率称为“国难”“慢性亡国”。
 
而如何让人发挥价值,打破内卷化的宿命,已经摆在中国案头。
 
01
 
2021年1月18日,国家统计局举行的国民经济运行情况新闻发布会上,出现了一个有意思的细节。
 
过去几年,在公布上一年的GDP数据、就业数据、居民收入等数据时,还会公布上一年的出生人口数据,但这一次没有公布。
 
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解释:“人口普查是十年一次,第六次人口普查也是在11月份进行的,于第二年4月份公布。2020年人口普查的结果也将在4月份向全社会公布,今天提供不了数据,请理解。”
 
但也无须讳言,人口数据,在一些地方早已变得讳莫如深。
 
预期,今年在人口数据上暴雷的地方不会少。
 
“宅男阿涛”因为找不到西南两省的数据,于是根据有限的公开资料,得出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数据。大家自己看下表,总之看完心里凉飕飕的。
西南这个属于还不明朗的。但东北作为人口统计数据黑洞可是出了名了,今年也是——我就是不说。
 
中国幅员辽阔,省情各异。
 
东南沿海生育率低,兴许是经济发达,欧美等发达国家生育率也不高。西南、东北不松口,兴许是当地对统计数据慎重,这都可以理解。
 
可是已公布的地方数据,已经能说明问题。
 
宁夏2020年出生人口8万,2019年9.53万,下跌16%。
 
宁夏不仅是一个西北省份,还是一个少数民族自治区。少数民族不受计划生育影响,加之穆斯林生育意愿较高,结果还是跌了16%。
 
河南和山东作为人口大省,文化偏传统,理论上可以为国稳住人口的局面。
 
虽然省一级数据还未公布,但地方的数据已经不那么乐观了。
 
广东、浙江、四川、河南、山东均是中国人口大省,堪称扛把子,且分布于东西南北中。比下跌幅度更让人担心的,是这种整体性塌陷态势。
 
生育率跌幅最小的是阿卡林省江西,为-13%。网友开玩笑:“原来江西才是真的传统,中国感谢江西!”
2016年,“全面二孩”政策放开,当年出生人口攀升至1786万,创2000年以来峰值。当时,还有专家担心出生人口会超过2000万,但事实打脸打得那叫一个脆。
 
对此,梁建章疾呼“中国已经掉入低生育率陷阱,很重要的原因是中国的住房成本和教育成本过于高昂,导致育龄夫妇的生育意愿普遍低迷。”
 
低生育率对经济社会影响同样深远。任泽平认为这会造成人口红利加速消失,劳动力成本上升,经济潜在增长率下降,年轻人口减少,社会创新创业活力下降,社会阶层固化,投资率和储蓄率下降,社会抚养比和养老负担加重,政府债务和社保压力上升等一系列问题。
 
然而,问题还远不是这样简单。
 
02
 
中日韩一衣带水。中国即将面临的人口困局,日韩两国早就上演过了。
 
1月3日,韩国政府于发布数据显示,韩国人口在2020年出现了历史上的首次负增长。
1960年以来韩国生育率变化
 
人口下降导致经济衰退,是韩国当下最大的社会焦虑。韩国担心会重蹈日本覆辙,不过现在韩国生育率甚至低于日本……
 
我们常听说日本有个“失去的二十年”,在那二十年里,一切经济手段都失效了。
 
日本央行为刺激经济,不断降低利率。日本2000年的名义利率已降至零点。为进一步刺激经济,日本央行还通过大量购买国债的方式进行量化宽松,向市场持续注入流动性。即使如此,日本经济仍无起色,通胀长期接近于零。
 
经济手段无效,说明深层问题并不是经济本身。1980年代末至今,日本老龄化重,人口结构的持续恶化。没有人谈何需求,没有需求谈何发展?
 
对比日本1965年、1989年、2019年的人口结构,很难相信这是同一个国家。
 
日韩两国,果相同,因却不一样。
 
二战后,为尽快摆脱战争阴影,各国都兴起了生育潮(BabyBoomer)。日本在1947-1949年和1971-1974年出现过两波BabyBoomer。
但此时,日本觉得人口已经足够多了。1974年6月,日本人口问题审议会发布白皮书,提倡每个家庭最多只生两个孩子,对人口增长实施干预。
 
守纪律的日本人随之贯彻。
 
同时期韩国为了经济赶超,疯狂时几乎全民996,工作时长一度达到恐怖的3000小时,为德国的两倍。
东亚工时对比,绿色波峰为韩国,紫线(中国)已超过韩国
 
这种追赶像献祭,创造了震惊世界的江汉奇迹,也创造了全球倒数第二的生育率。
 
与人口数据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韩国房地产表现抢眼、涨势生猛。
加班这么累,房价这么贵,生活这么难。还结什么婚,生什么子?
 
日本的人口干预,韩国的变态加班和房价,大家有没有觉得很熟悉?
 
本来人口稠密、喜欢储蓄的东亚,人们把时间、精力、身心,甚至“多子多福”的国民性都献出来,创造出举世瞩目的现代工业文明,也创造出震惊世界的低生育率,还创造出人类史上最大的内卷。
 
6%的美团外卖员有研究生学历。内卷吗?
 
硕士毕业当医生月薪1700,同一单位医院食堂工作月薪2000,且无学历限制。内卷吗?
 
中央财大、北京交大、北京化工大毕业生当司机。内卷吗?
 
都知道现在学历贬值,可为了取得学历的各种培训班,反而越来越红火。
图源:翔哥有话说
 
前浪家长和后浪们都不容易,真金白银砸下去,为了不要本科毕业当司机,硕士毕业送外卖。都知道做金融高端,看看令人神往的金融业,是怎样选拔的?
 
前些日子,某银行招聘笔试考卷上了热搜:DES加密算法、粒子的静止能量、洛朗级数、原子的K壳层……
 
只有你不会的,没有考不到的。杀伤性不强,侮辱性极大。我们痛斥996的时候,也许连进大厂被996的资格都没有。
 
房价和内卷把前浪逼这个地步,还有多少人想生后浪?
 
03
 
一边是缺人,一边是内卷,怎么破?
 
独立经济学家李铁在《财经》上驳斥梁建章“狼来了”的观点,认为“人口不是一道简单的算术题”:
 
部分人口学家只是从数字角度看待人口问题,而没有看到人口与经济社会的联系。解决问题的重点应该用有限资源提升人口质量和改善人口结构。
图源:智本社
 
所谓优生优育,就是提高人口素质、知识及技术水平,改变数量型增长的前提条件,让经济突破边际报酬递减,重新恢复到规模递增的状态。
 
这一过程就是经济学家熊彼特说的“创造性破坏”。经济增长遵循熊彼特创新周期,当边际报酬递减时,一部分家庭提升孩子的知识文化,一部分企业家提高工人的技术水平,最终依靠新知识、新技术破局。
 
一言蔽之,人口政策调整的目的,不只是为了多生人口,而是要顺应时代潮流和科技发展趋势。
 
最后还剩一个问题,比生育率下降更可怕的是“未富先老”。
 
如果人口生育率是自然下降,是受生育边际效用递减规律趋势的,并不可怕。技术的革新、市场的调节,都能促进人口恢复均衡。但过度干预导致“未富先老”,容易导致市场失灵,市场在短期内难以调节回来。
 
从短期看,人口问题是福利问题。需要加大社会福利投入,才能相对平稳过度。
 
长期来看,要加大人力资本的投入,提高教育、科技水平,促进人力资本提升,促进技术革新,促使人口规模及人力资本在更高的水平上寻求动态均衡。
 
任何社会问题,都没有一劳永逸的解决办法。人类的惰性,却老想一劳永逸。我们实际能做的就是缓解难题,把难题的彻底解决,留给时间。
 
参考资料:
 
《2020年中国出生人口预计跌至1100万,2025年前预计跌至700万》宅男阿涛,知乎
 
《如何跨越“老龄化陷阱”?》智本社
 
《人口经济学|生娃这事,经济学家都搞错了》智本社
 
《韩国陷入人口危机》房东看世界
 
《内卷与血酬:中日韩电子产业搏命史》远川研究所
 
《一年800万大学毕业生意味着什么?》翔哥有话说
 
《樱桃小丸子里的一个小细节:注定了50年后,日本“国难”临头》正解局
 
《不要盼望人口增加了,现在就该想想怎么学习日本》冰川思享号
 
《李铁:人口不是一道简单的算术题》财经
 
《梁建章:狼真的来了!》人文学会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