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智谷趋势 > 别再说日本人不生孩子“人口塌陷”了,我们的问题可能更严重

别再说日本人不生孩子“人口塌陷”了,我们的问题可能更严重

中国的人口问题,终于搬上了台面。
 
前段时间一组数据让人担忧:各地发布的人口数据中,一些地区的生育率低得吓人:温州市的同比降幅高达19.1%,潍坊的人口同比降幅更是达到25.8%!国内人口问题已然非常严峻了。
 
这让人想起,就在不久前,一篇由中国民政部部长李纪恒撰写的中国人口发展文章,引发了一场舆论骚动。
 
因为文中明确写有一句:目前,受多方影响,中国适龄人口生育意愿偏低,总和生育率已跌破警戒线,人口发展进入关键转折期。
 
总和生育率已跌破警戒线!
 
总和生育率,指的是一个国家或地区的妇女在育龄期间,每位妇女平均生育的子女数量。而目前,世界的总和生育率平均水平是2.4;国际学界普遍认为,要达到正常的“人口更替”水平、保持上下两代之间人口的基本平稳,总和生育率至少要达到2.1。
 
而从各大期刊学术角度来看,一个国家的总和生育率低于1.8,就可以认为是低于“警戒线”。也就是说,李部长所言的“跌破警戒线”,指的是跌破了1.8。
 
但真实情况可能比这个数字还要低很多,而且还会有你意想不到的情况。
 
日本的生育率居然高于中国 而且普遍高于东亚各国
 
中国统计局在2016年发布的《统计年鉴》中提及,2015年中国的总合生育率是1.047,低于1.8的警戒线。
 
不过中国的生育率低也跟国策有关,所以全国保持在一胎的状态是能理解的。
 
但如今的状态,就如李纪恒部长所言,中国的人口发展进入关键转折期,还是让人警惕。
因为这个数字放在整个东亚,都是低水平。反而没想到的是,少子、老龄化的日本,每位育龄女性的平均生育子女数量是东亚文化圈中,仅次于朝鲜(这个统计数字待考),最高的。
 
而在两年前,中国社科院发布的《人口与劳动绿皮书》就提出,中国人口负增长或提前到2027年来临。
 
从人口出生率看,据国家统计局统计公报,2019年,中国出生人口1465万人,比2018年减少58万人,人口出生率为10.48‰——这也是2000年至今,中国人口出生率的最低值。
 
英国的《经济学人》曾撰文写道:这个国家,“未富先老”了。
 
日本不爱生孩子 但生育率为啥东亚第一?
 
今天我们不聊别的,主要来探讨已经进入人口减少和老龄化国家的日本,它在经济社会结构、人们生儿意愿、政策补贴等方面,对中国有哪些启示。
 
日本在发达国家阵营中,生育率是倒数第二,但是,它在东亚国家和地区中,却排名第一。
日本的人口巅峰是2010年,当时有1.28亿人,而截至今年年初,经过连续10年的人口减少,来到1.24亿人,大约每年减少40万人口。
 
是什么导致了日本人口减少?
 
少子化是所有工业化社会的经济、科技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结果。不论是人口流动的增加,科技变革带来的社交方式的改变,还是人们对自我价值实现的追求等等,都在降低个人的育儿意愿。
 
跟中国不一样,日本是富了,才开始老。下面这张图显示了日本人口出生数和生育率变动。
 
日本从战后到1970年代之间,经历了两次真正意义的“婴儿潮”,分别是战后的1947-1949,以及东京第一次奥运会后的1970年-1974年(也就是后来的“团块世代”)。可自1974年后,随着日本经济快速腾飞,人口出生数量也下降。
基本上,东亚国家有个怪圈:经济上行伴随的是人口下行,而且下行速度还比如今更快。
 
在日本,晚婚晚育已经是主流。厚生劳动省在今年也公布了日本人首次结婚的平均年龄统计,男性为31.2岁,女性则为29.6岁。
比25年前整整晚了3年。
 
日本女性养育一胎时的平均年龄是30岁,二胎32岁,三胎33岁,所以,如果女性在30岁以后结婚,那么育儿的数量就会受影响。
 
另外,日本未婚人数也在增加。1980年,日本的单身率是34%,这个比例到了2015年就提升到了41%,也就是这个国家四成以上的国民是单身人士。
 
晚婚+单身,日本人口少子化就主要是这个社会原因。
 
在年轻族群中,影响日本女性不生育的首要原因是养育子女太贵,这与国内是相似的。
 
在一项统计中,未满30岁的女性因为“没钱”不生孩子的比例占到80%以上。随着年龄增长,这个原因的占比会逐渐减少,但都超过50%。
 
日本内阁府做过一个网上调查,针对养育一个从生产到15岁的青少年,所需的花费做了统计,结果显示,除去保育费、学校教育费和活动费外,在日本养一个孩子到15岁,平均要花费1340万日元(约为84万人民币),加上教育费则大概为120万人民币。
 
别看一个“百万富翁”没了,这个费用放在国内,也就差不多一个长春市的水平。在北京,养一个孩子最贵,要276万元!想想单一个学区房,就不止这个价了。
日本社会生育意愿的整个变化趋势,是不是似曾相识?
 
2019年时,日本一部连续剧一经播出,就引爆了中国的社交圈,被中国网友称为“年度最强避孕药”。它在豆瓣上5万多人评出了9分的高分。
 
剧情讲述的是一位孩子刚出生的母亲,在经历了“丧偶式育儿”(丈夫工作不参与育儿)的一系列挣扎后,不幸患上产后抑郁症,险些杀害自己的孩子的故事。
 
在网友的发言中,有不少感同身受的评论——
 
“我是妈妈,是老婆,是儿媳妇,可我更想做我自己。”
 
不过日本社会有一点跟中国很不一样,那就是日本家庭中的孩子平均数量,1974年开始就稳定保持在2个上下。
也就是说,虽说人们对结婚的欲望不断下降,生孩子的人也在减少,但普通日本夫妇一般都会生1到3个,平均2个左右。
 
日本国立社会保障·人口问题研究所的一篇人口动向报告显示,直到2015年,日本的已婚家庭中,依然有54%的夫妇会生育2个孩子,有17.9%的会生育3个孩子,甚至还有3.3%的会生育4个或更多,而只生育1个孩子的仅有18.6%,完全不生孩子的更只占6.2%。
 
这就很奇怪了。人口中有不少单身、晚婚的人,为什么日本育龄女性还愿意生这么多孩子??
 
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日本大概是东亚最适合养育孩子的国家。
 
日本政府在促进生育上,做了什么?
 
即使是在全日本生育成本最高的东京,2019年的总和生育率也有1.15,较2018年略跌,但比2005年更高。要知道,在北京上海这两个城市的生育率都是低于0.8的。
 
虽然目前抗疫成了政府的首要任务,但菅义伟上台后,也没忘了多出台鼓励生子的各项福利政策。
 
为了让民众多生娃,日本政府每年都会出版《少子化社会对策白皮书》,把这一问题提到了国家战略意义的高度。
 
今年7月,内阁府同样发布了这一白皮书。“2019年全国的出生人数跌到了90万以下,被称为‘86万shock’,总和生育率跌了0.06个点到1.36,这是少子化进程中极大的危机。即使现在新冠疫情的对抗很重要,但是少子困境也需重视!”
 
 
最新大纲中,政府提出“生育率要达到1.8%”的目标。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政府不断给出对日本家庭不同方面的经济支持:
 
虽然单身不少,但日本育龄女性的平均生育率仍能达到1.4,意味着,只要在育龄结婚,日本人就很大可能会生孩子。
 
所以第一,促进结婚!从明年起,日本政府决定将向新婚家庭最多支付60万日元(约3.6万元)补助,可用于租房、搬家等费用,政府希望以此解决少子化、年轻人不爱结婚的问题。
 
其次,在怀孕、生产时的费用报销。包括治疗不孕不育费用减免,对适应症等各项妇科疾病做更多研究、找到效果好的治疗方案,以及生产时给予生育补贴。在日怀孕4个月以上,无论生育与否42万日元(近3万元),政府亦有产假补助。
 
而在夫妇双职员家庭,日本政府也促成除了女性的产假以外,男性也可以带薪休产假。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一份报告的计算,日本男性能够获得相当于带薪30.4周的假期,排名世界第一。
除此之外,2019年10月起,日本开始实施“幼儿教育无偿化”,也很大程度上减轻了育儿负担。
 
然后还有二胎、三胎补贴,儿童医疗费用几乎免费等等福利政策:
 
0-3岁幼儿:人均每月1.5万日元补助(近1000元)
 
3-小学毕业:第一胎&第二胎,人均一个月1万日元(近650元);第三个孩子或以上,人均1.5万日元(近1000元)
 
小学毕业-15岁:人均1000日元(近65元)
 
单亲家庭,子女18岁前,可申请每月4万日元(近2600元)
 
等于说,日本政府把“少子化”视为了“国难”,正在用各种方式挽救逐年减少的出生率。
 
以及别忘了,还有房子!日本是真正的租售同权,所以租房也可以让孩子上就近的学校(当然主要是公立的,私立好学校还是竞争压力很大的),而且日本政策保护租客,所以基本上年轻的日本夫妇即使买不起房,租房也完全可以解决孩子的上学难题。
 
因此,在日本并没有结婚就一定要买房的习俗。
 
其次,比起中国,日本的房价可以说是白菜了。
 
我们之前拿东京做过对比。东京都普通二手房的房价相当于国内广州、杭州的水平。新房会贵一点,但是自住还可以申请超低利率的贷款(FLAT35了解一下),0首付就能买。有多低?1%左右。
 
房产,是压倒多少中国年轻中产们生育的一座大山?而在日本,基本不是“大山”这样无法逾越的困难。
 
而且,日本超过半数的土地上建的是一户建(也就是我们说的小别墅),生活空间对生育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之前看过这么一段话,
 
“经济学者周承辉分析,假如一对夫妻住在公寓里,只有一两个房间,那这对夫妻肯定是难以想生孩子的;假如一对夫妻住的是独栋的大宅子,里面有许多空房间,甚至于房外还有院子,那他们的生育意愿就很容易上来了。公寓几乎是生孩子的第一杀手。”
 
相较之下,在中国北上广深、港澳台地区,人均生活空间都比日本低很多,也就束缚了人们生孩子的欲望。
 
虽说这是一个老龄化、少子化的国家,但这也反向证明:日本有更大的急迫感,决策者们绞尽脑汁动员全社会、动用各家资源,在方方面面提供一个较为舒适、放心的生育、养儿环境,促使人们更想生儿育女。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要想改变人的意愿,可不是简单的“放开二孩、三孩”就能实现的。
 
……
 
本文首发于掘金日本房产(ID:Japan_gold)



推荐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