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智谷趋势 > 从笑脸相对到不欢而散,揭开特金会无功而返的奥秘

从笑脸相对到不欢而散,揭开特金会无功而返的奥秘

◎智谷趋势(ID:zgtrend) |  S博士

“太意外!朝鲜深夜举行记者会回应”,看到这个十分网媒化的标题,尤其是前三个字加感叹号,我还以为朝美又要上演一次特氏大反转。

片刻后就知道,原来只是朝鲜式的传统剧情。

 

午夜12点半临时举行记者招待会,一对一通知相熟记者参加,一般不是遇到重大紧急事态,或者提供独家重磅内容,极少采用这种方式。

 

结果,召开发布会仅仅是表达:美国这么讲朝鲜,但朝鲜没这么要求;而且,美国提了“一项新要求”,朝鲜不答应,但新要求是什么,我就不告诉你。

 

这个新闻的分量?真有点对不起半夜被叫醒的记者。

 

01

分歧被挑明了

 

双方都不讳言,矛盾的焦点就是放松制裁。

 

2月28日下午特朗普在新闻发布会上的原话是:“……朝鲜希望美国彻底解除制裁……”

 

当夜,朝鲜外务相李勇浩的原话是:“我们没有要求撤销全部制裁。具体而言,目前联合国有十一项针对朝鲜的制裁决议,我们只寻求解除发布于2016年和2017年的五项决议中最关乎我国民生经济、影响人民生活的条款。

 

按理说,如果这也是朝鲜在谈判时的表述,那么不应该导致特朗普得出朝鲜要彻底或完全解除制裁的理解。

 

一边说“彻底”,另一边说我只要求“部分”,这样天差地远的差别,就只能抛开字面,从它们要求的具体内容来分析一下了,也就是朝鲜提到的5项联合国制裁决议。

 

02

联合国涉朝制裁决议

 

这一轮朝核问题,自2006年朝鲜发射“弹道导弹”(朝鲜称发射的是“光明星”卫星)引发联合国制裁始,迄今通过的决议远不止11个

 

仅统计包含具体制裁措施的决议也有12个。很可能朝鲜没有把发射卫星这次的决议计算在内,由于完全不认为自己发射“导弹”,朝鲜可能认为这次制裁毫无道理。

 

按照由近到远的时间顺序分别是2397号、2375号、2371号、2356号、2321号、2270号、2094号、2087号、1887号、1874号、1718号、1695号。

 

其中2270号之后的6个决议是在2016、2017年两年中通过的。

 

所以,我并不确切的知道朝鲜说的5份决议到底不包含哪一个。但从决议内容和朝鲜外相的表态来看,我倾向于认为朝鲜是排除了2270号。

 

因为2270号决议主要是禁止与朝鲜进行武器贸易,要求驱逐某些涉嫌从事非法活动的外交人员,以及对朝鲜进口奢侈品加强限制的。显然,这些内容和朝鲜民生、经济关系不大。

 

那么,美朝分歧的焦点就在2321号到2397号这5份决议的具体内容了。

 

03

朝鲜最想解除的制裁究竟是什么?

 

那我们就来看看这5份决议都包含了那些制裁内容,下面列出了和民生、经济有直接关系的措施:

 

2321号:进一步限制朝鲜煤炭、铜、镍、银等矿产品出口,同时对朝鲜官员的国外银行账号进行限制。

 

2356号:对一些朝鲜实体采取资产冻结行动。

 

2371号:禁止朝鲜出口煤、铁和铅矿石产品以及海产品,禁止各国国民与朝鲜开设联合企业以及追加投资已有类似企业。

 

2375号:把对朝鲜是石油制品的供应和出口限制在200万桶,禁止朝鲜出口纺织品、液化天然气等,禁止外国雇佣朝鲜劳工。

 

2397号:将朝鲜精炼油进口量限制在每年50万桶,石油提升到每年400万桶,2年内遣返所有赚取收入的朝鲜劳工,禁止向朝鲜提供重型机械、工业设备和运数工具。

 

从朝鲜的角度来说,如果只取消上述制裁,的确在字面上符合“部分制裁”的表述,而且它们的确看起来也都是民生、经济领域的。

 

但是,从美国的角度来看,朝鲜并不能保证取消上述制裁的收益被主要用于民生,而不是其它领域,比如核开发,原因是这里面有不少属于朝鲜政府、军队的经营项目。

 

更重要的是,这5份决议属于美国认为真正发挥巨大作用的。它们之前的那些制裁,留下了太多漏洞,使得其对朝鲜毫无约束力。正是这5份决议,才让朝鲜回到谈判桌前。

 

从这个角度来说,取消这5份决议所涉的制裁措施,就基本等于“彻底”解除了对朝鲜的制裁。

 

这就是美朝一说“彻底”、一说“部分”的原因所在吧。

 

04

制裁恐非核心分歧

 

很多人都没有留意到特朗普在离开河内时接受美国福克斯新闻台专访时的表述。

 

在采访中,特朗普说了他真正的担心。他说,他希望朝鲜实现完全无核化,而金正恩只想“部分弃核”。

 

 

这恐怕才是双方根本分歧所在。现在不会有人公开否认“完全弃核”这个终极目标,所以只能通过放松制裁问题呈现了出来。

 

可见,美朝双方的互信依然很脆弱。

 

不过,好消息是特朗普并没有说狠话,他说,“我觉得我们这两天相处不错,只不过,我不认为我们两方任何一个已经做好了准备”。

 

反而是朝鲜副外相崔善姬觉得,“委员长失去和美方继续走下去、达成协议的热情。”

 

文章写到这里,根据我自己的信息渠道,美国已经让韩国递话了解朝鲜的真正意图。虽然第二次特金会带给世界阴影,但是双方还有谈的意愿,这或许依然值得庆幸。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