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智谷趋势 > 又崩了!突然对货币动手,大放水房价暴涨,这个大国正在失败边缘试探

又崩了!突然对货币动手,大放水房价暴涨,这个大国正在失败边缘试探

◎智谷趋势(ID:zgtrend) |  震谷子

这个国家曾比其它任何发展中国家都接近发达国家,最近半年却连遭两次经济崩盘。

 

为了刺激经济,它曾拼命印钞票,大放水,大搞基建,房地产成为它的经济支柱之一。然而,世界上又鲜少有一个国家像它一样“作死”,总统一当就是17年,酷爱发钱刺激经济,又升息升到天上去。

 

这个经济一度创下奇迹的国家,去年因美联储加息而遭遇股汇双杀的中东国家,时隔六个月再度崩盘。

 

去年8月,土耳其里拉一天内暴跌18%,民众疯狂用里拉兑换美元和黄金。转眼间,3月27日晚,土耳其股债汇三杀来袭。股指一度暴跌7%,刷新去年8月以来新低,抹平年内所有涨幅。里拉重挫2.6%,隔夜互换利率甚至跳涨至1200%。

 

这简直是一个垂直落体)

 

隔夜互换利率飙涨意味着什么?简单来说就是,你们要走?我就把你们锁起来。

 

为了阻止里拉在大选前“再度急挫”,防备那些货币交易员和外国基金经理做空里拉,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出了奇招。在大选前精心策划了一场临时的货币紧缩(也是很厉害了),离岸互换市场中借入里拉的成本在几天内拉升1200%。

 

惊不惊喜,刺不刺激?一位土耳其官员对闻讯风火赶来的彭博社记者说,“别担心,这是暂时的。”

 

土耳其不仅自己跌,还带着一众新兴市场的兄弟姐妹一起下坠。

 

周三(3月27日),新兴市场货币再度全线大跌,阿根廷比索兑美元跌1.9%,创历史新低,今年以来已累计跌超15%;南非兰特、巴西雷亚尔、墨西哥比索兑美元均跌超1%,俄罗斯卢布兑美元跌0.6%。

 

对美联储加息反应最剧烈,却在美联储宣布暂缓加息后又不消停了。过去这六个月,土耳其都发生了什么?

 

01

输得一干二净的埃尔多安

 

第一件事,土耳其再次打击叙利亚库尔德武装,结果拖垮了自己。

 

2011年叙利亚内战爆发后,一心想要夺取政权的库尔德武装得到了美军的支持,身子板硬了起来,一旦成功,土耳其内部的库尔德人也将蠢蠢欲动,直接威胁到土耳其政权。所以,打击邻国的库尔德势力成了土耳其的政治正确,唤起多数民众内心的民族自豪感。

 

自2011年起,土耳其就开始向叙利亚反对派“叙利亚自由军”提供武器支援。而到2016年8月后,土耳其更是在未经叙政府同意的情况下,越境与反对派并肩作战,共同打击库尔德武装与极端组织,并取得了一定战果。

 

不过,美国也不是傻子,与其单纯支持叙利亚的库尔德武装,费钱费力又不讨好,还不如自己先撤军,把叙利亚的烂摊子留给土耳其自己去收拾。走之前,还给土耳其了一份“厚礼”,从土耳其一直想要的叙利亚古城曼比季撤军,等于拱手将这座城市让给了土耳其。可万万没想到,曼比季却率先被叙利亚掌权人巴沙尔政权夺了回来。

 

美土两国都傻眼了。土耳其没办法了,只好继续跟库尔德武装耗下去,但实际上,军事干预没有美军撑腰的叙利亚内战,等于是在打一场持久战,土耳其就只是在烧钱而已。

 

因此,自2018年1月20日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宣布进军叙利亚以来,这场旷日持久的拉锯一直在蚕食着土耳其的经济。

 

土耳其国家统计局3月11日公布数据显示,去年第四季度经济产出萎缩3%,印证了参战对经济发展的重大影响。

 

(来源:华尔街见闻)

 

第二件事,沙特记者卡舒吉在土耳其首都伊斯坦布尔的沙特大使馆遇害。

 

一扇门,隔着生死阴阳之界。

 

2018年10月2日中午,当59岁的贾玛尔·卡舒吉(Jamal Khashoggi)踏入沙特驻伊斯坦布尔领事馆时,阴谋早已在暗处蛰伏。

 

5天前,卡舒吉曾到领事馆办理离婚证明,这次他是按照预约时间来领取文件。

 

在孤身踏入领馆大门之前,卡舒吉或许是有所防备的,他对等候在外的未婚妻森吉兹说:如果没回来,就找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的一名顾问求助。整整等了5个小时,森吉兹也没有等到她的未婚夫,最终选择了报警。

 

接下来的画面是这样的:

 

土耳其:人呢?

沙特领馆:从后门走了啊。

土耳其:闭路监控呢?

沙特领馆:还真不巧,坏了。

 

在(《现在可以断言,这是2018年全球最黑暗的一天》)中,智谷趋势曾经详细披露了卡舒吉遇害案背后的种种猫腻。

 

真是心疼土耳其三秒钟。夹在沙特和美国之间,认真调查也不是,不调查也不是,在国际关系上同样在做着无用功。

 

第三件事,3月31日开始的土耳其地方大选。

 

本月末,土耳其将迎来五年一次的地方选举,金融市场却按捺不住躁动的心。这也是土耳其突然股汇债三杀的幕后推手。

 

用冻结流动性的手段惩罚投机者,“中东之王”果然心狠手辣。

 

 

这场金融保卫战从去年就开始了。在美国的制裁下,国际机构纷纷做空土耳其里拉,导致里拉成了2018年国际最惨货币之一。

 

而里拉汇率在2月初好不容易反弹之后,摩根大通一份做空里拉的报告又让里拉暴跌8%,过去一周,土耳其人也纷纷抛售里拉资产,抛售规模超过40亿美元。

 

 

市场抛售里拉的根本原因,与土耳其宏观经济失衡、持续高通胀,以及央行不愿进一步加息有关。政府的干预措施并不能阻止里拉的疲软。

 

一份做空里拉的报告,就能让一个国家的货币岌岌可危,哪怕出手拯救也要付出股市暴跌的代价。

 

埃尔多安想要稳住自己17年守下来的政权,为了在三月底的地方大选中稳操胜券,必须主动出击。

 

金融博客Zero Hedge表示,土耳其的“金融保卫战”意味着这个国家正在尽力切断与外国投资者之间的联系。“这对于一个在过去10年完全依赖外部资本流入的国家而言,就是‘死刑’。”

 

地缘政治、国际关系、金融大战,六个月,三场战役,埃尔多安一路都在输。

 

02

钱都去了哪儿?

 

政治强人并不都是金融高手。

 

2006年以后,埃尔多安推动修改土耳其宪法,要改内阁制为总统制。次年,修宪成功。不料金融危机不期而至。为了积累个人资本,埃尔多安开始求助于最简单粗暴的办法——印钱,刺激增长。

 

在位期间,他到底印了多少钱?反正总量真的非常吓人——

 

 

从2003年至今,土耳其的M2整整增加了24倍!这个数字放眼全球,仅有少数几个国家可以相提并论。

 

印的钱都流去了哪?

 

首先是大基建。埃尔多安先后投入1350亿美元用以各类基建投资,比如修铁路、机场、运河、能源……

 

基建被埃尔多安赋予了强烈的政治宣示意义。

 

发展中国家要显示重要的一个通常做法就是搞个最大的,要让所有对手都相形见绌。新机场拥有6条跑道,设计年运送量2亿人次,投资120亿美元。

 

欧美国家为土耳其的划时代大基建当然也助力良多。从2008年经济危机恢复过来的欧美,有大量热钱涌进土耳其,从2009年到2017年,这笔热钱高达1030亿美元。这些钱,除了大基建,分流到实体经济的少之又少。

 

一个地方正是承接热钱最好的场所,价格飞涨,还风光无限好。

 

那就是房地产。

 

在经济保持缓慢上涨的时候,土耳其房地产价格指数却一再迎来大爆发。它从2008年不到2000亿的总量,一直涨到了如今的1.2万亿,10年间上涨了6倍还多。

 

房地产是土耳其的支柱产业,占国内生产总值的9%左右。在过去几年里,土耳其的房价一路高歌猛进,数次登上莱坊全球房价指数的前六名,2015-16年前七个季度甚至蝉联第一,全年涨幅平均在18%。最高的一次,土耳其房价一年上涨了18.9%。

 

 

现在伊斯坦布尔的平均房价约在1.5万人民币/平米,而最贵区域的房价要到3.5万人民币/平米起。

 

随着放水序幕的开启,高通胀不可避免地降临了。

 

物价飞涨。去年7月,土耳其的通胀率达到12年来新高,15.85%。

 

高通胀也增加了土耳其的借钱难度。到2017年底,土耳其银行利率已经一路飙到了17.75%。

 

(来源:欧盟通胀数据库)

 

2017年,日内瓦Indosuez Wealth Management全球首席经济学家玛丽·欧文斯·汤姆森(Marie Owens Thomsen)表示:“土耳其可能是下一个解体的国家”,因为“它具备了一个失败国家开始的所有要素。”

 

也许,从很早的时候开始,土耳其的结局就已经注定了,它只是缺一个扣动扳机的人。

 

2018年,特朗普来了。

 

特朗普宣布对土耳其钢铝征税翻倍,成为压垮土耳其的最后一根稻草。

 

03

追寻往昔的帝国梦

 

所有这一切,都缘于埃尔多安的个人膨胀。

 

过去15年,土耳其一直按照埃尔多安的设计在走。

 

经济、政治、社会等诸多层面步步紧跟。

 

土耳其曾是伊斯兰世界世俗化程度最高的国家。土耳其国父凯末尔在独立战争胜利后,确定的政治目标是:消灭苏丹制、废除哈里发、建立共和国,并用了他的一生去实践它。

 

但土耳其世俗化的进程在埃尔多安这里被部分扭转了。

 

埃尔多安出生在一个虔诚的穆斯林家庭,埃尔多安期盼着土耳其能回归到往昔奥斯曼帝国的荣光,成为全世界伊斯兰的中心。

 

凭借经济、政治上的成功,埃尔多安发出了凯末尔时代不可能出现的声音,“节育是叛国。女性无后生命不完整,最少要生三子(男孩)。”在他看来,“你不可以把女性放在与男性平等的位置上……”

 

消失了几十年的黑纱蒙面,在埃尔多安时代悄然出现。他得到了民众阵阵欢呼,并不断蚕食着世俗。

 

不止如此,埃尔多安的土耳其还背负着突厥帝国的历史包袱。

 

作为中东第一强国,面积78.3万平方公里、人口近8000万的土耳其却一直有一个从地中海到白令海峡的帝国梦。

 

纵观土耳其与邻国的关系:

 

希腊和土耳其因为塞浦路斯可谓生死仇敌;

 

叙利亚和土耳其本来关系不错,但欧美开始颠覆阿萨德政权,埃尔多安迅速变脸;

 

伊拉克的库尔德政权是土耳其的心头大患;

 

伊朗和土耳其分属不同教派,视彼此为异端;

 

亚美尼亚和土耳其因为历史上的种族屠杀有血海深仇;

 

保加利亚担心境内的土耳其族人问题和土耳其难民问题;

 

只有格鲁吉亚和土耳其维持了表面上的友好,但却因为宗教原因相互提防。

 

这么多邻国和土耳其关系都不怎么样,但土耳其似乎并不在意。

 

土耳其的目光在耶路撒冷,那是伊斯兰的圣地,同样也是让世界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的地方。土耳其随时准备出现在这个舞台上,以伊斯兰世界代言人的角色谴责以色列,赚着沙特的钱,支援一下世界的兄弟。

 

甚至,埃尔多安也不介意偶尔挑衅一下俄罗斯、美国这样的大国。

 

和美国同一战线的时候,土耳其敢于伏击并击落飞行在叙利亚上空的俄罗斯战机;

 

在权力需要的时候,土耳其敢于和美国撕破脸,指责美国操纵土耳其军事政变,扣押美国牧师,和特朗普拍着桌子隔空骂战,甚至敢于宣称要攻击支持库尔德的美国军队。

 

前一天还强硬地拒绝向俄罗斯道歉,转眼之间又成为普京的座上宾。

 

变脸之快,无出其右。

 

只是,现在里拉再次崩盘,而且离关键选举只有两天,埃尔多安的梦还能继续吗?

 

而在选举过后,土耳其的经济仍然是埃尔多安最头疼的问题。是让里拉继续盯住美元还是违约,到底选哪个?

 

埃尔多安这样锁住里拉国际的流动性,像英雄迟暮的最后挣扎。它已经把同为新兴国家的伙伴们给害了,更是严重伤害其国内经济。

 

有饥饿的投资者垂涎这个岌岌可危的中东大国……

 

这个国家将向何处去?不仅仅关系到土耳其,也关系到世界。

外部环境风云变幻,内部经济进入下半场。财富新机会在哪里?

 

2019年春季演讲,智谷趋势创始人严九元新年首次演讲,超越“不确定”,通往财富新大陆。4月20日,上海,席位有限,欢迎长按识别二维码预约vip坐席!

点击阅读原文马上报名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