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智谷趋势 > 区域经济40年来最大变局

区域经济40年来最大变局

◎智谷趋势(ID:zgtrend) | 路口大爷
 
粤苏鲁差距拉大,安徽反超北京,南强北弱愈发明显。
 
为什么我们常说中国的区域经济正在经历40年来最大的变局?
 
2019年前三季度的区域经济数据已经透露了一切——
 
潮水退去之后,终能看到谁在裸泳……曾经房地产一枝独秀的海南,依赖投资拉动的重庆、天津,外向型经济的深圳,都在忍受阵痛。
 
强者欲强的大分化时代,无情地加速到来……南方全方位碾压北方,广东今年突破十万亿毫无悬念,安徽赶超北京,就连南方最落后的贵州也赶超了黑龙江、吉林。
 
船遇冰山之前能成功预判风险的头等舱旅客,靠的不只是财富积累,还有极高的视野和认知……体量大如山东,在压力面前也未必敢松懈,而下定决心转型的湖南,真正做到了稳中有进。
 
水大鱼大、轻松躺赢已经是过去式,在困难中深耕细作、比拼内功才是未来的常态。
 
(31省市GDP增长情况)
 
01
 
头部地区的厮杀很激烈。
 
龙头老大广东一骑绝尘,今年突破十万亿已无悬念。
 
在国际贸易和经济形势放缓的形势下,广东进出口总值出现1.3%的负增长。外部冲击倒逼粤港澳大湾区提速建设,加速落实一大批项目,前三季度广东的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拿下东部沿海省市第一,11.3%,基建投资保持23.7%的高位增长。用大湾区的投资稳住了经济,但区域分化这一顽疾也在加深,珠三角的经济增速比粤东西北分别快了1.6个、1.5个、1.0个百分点。
 
江苏和老冤家广东的GDP增速持平,导致两省经济总量差距进一步拉大,从2018年同期的3600亿扩大到现在的近5000亿,这个差距,也是苏州(14000亿元)落后深圳(18689亿元)的距离。
 
老二虽然慢了,但老三掉队更快,导致江苏和山东的差距也在拉开。
 
山东很焦虑,《山东终于意识到自己落后了》、《山东着急了,一年时间去了30城取经》、《山东政府自揭短板》、《究竟该向南方学什么?——潍坊市委书记南方考察归来的“发展之问”》等一系列文章的广泛流传,足以让外界感受这个北方经济大省的发展压力。
 
今年三季度,山东的增速更是下滑至5.4%,比江苏的增速落下了整整一个百分点的身位。要知道去年同期,粤苏鲁三巨头的增速还是比较接近,分别为6.9%、6.7%、6.5%。
 
山东过去的经济高速发展有政府主导特征,这也导致了今日的山东“官本位思想”浓厚,经济发展动力不足。人民日报旗下的侠客岛点评,“山东的干部不是没有创新能力,但固守成规的官僚病,束缚了他们主动创新的动力”。山东的新旧动能转换,还需要有顶住压力、突破僵局的魄力。
 
另外,在这个强省会时代,一个没有超级城市的山东要如何与别人比拼?前三季度山东的经济增量仅有2701.83亿元,被拥有郑州的河南(3518.24亿元)、拥有成都的四川(3039.44亿元)、和拥有武汉的湖北(2875.07)相继碾压,这可是北方经济最强省啊。
 
头部的厮杀,还需要关注一线城市的内部竞争。上海和北京的经济增量均大于广州和深圳,头部城市之间也在拉开差距。
上海依然保持全国第一的宝座,前三季度上海的第一和第二产业均出现了负增长,经济主要依靠第三产业拉动,足见上海服务业的强大。
 
深圳现在挑战不了上海的地位,甚至连全国第三城的地位都还未成定局——深圳只以820亿的微弱优势领先广州,增速还被广州反超。
 
原本深圳年初的目标增长是7%,现如今只有6.6%,而广州的目标是6%-6.5%,前三季度已经取得6.9%,超过深圳0.3%个百分点。要知道,在一年以前,深圳的GDP增速领先了广州整整1.5个百分点,如果今年能保持这个增速,深圳原本可以领先广州千亿。
 
拥有高精尖科技、对外贸依存度大的深圳处在大国博弈前线,受到的外部冲击远比其他城市大,这也是目前深圳失速的主要原因。
 
02
 
南强北弱的局面继续强化。
 
31省的成绩单上,大体排名没有太大变动,除了——
 
安徽反超北京,贵州碾压黑、吉,福建与河北、广西与内蒙古、云南与山西的战况胶着。
 
其中,贵州、福建、云南都保持了8%以上的经济增速,在这场晋级赛里胜算更大。就连南方最落后的贵州,都能完成对黑龙江、吉林这些共和国长子的赶超,南强北弱的趋势几无扭转可能。
 
财经观察家“三土城市笔记”在其微信公众号上发表了对南强北弱大势的看法,精彩概述了这场大洗牌未来的演变:
 
“安徽省今年应该可以实现对北京的超越,并在三四年内赶上上海。而福建省最快则将在后年反超河北。这一轮起始于2015年的南方省份对于北方省份的经济绝杀,将以四川、湖北、湖南、福建等“南方四小龙”在经济总量上全部超越作为“北方三哥”的河北,后者的排名从第6一路下滑至第10而宣告大获全胜。”
 
河南成为了北方省市里为数不多的亮点,经济增量(3518.24亿元)还反超了浙江(3402.9亿元)
 
早在今年3月份,智谷趋势在《西部真追上了,北方却掉队了,南北差距比东西鸿沟更急》一文中指出,“南高北低”赶超“东强西弱”,成为当今中国最值得关注的区域差距,当时引起了极大的讨论和关注。智谷趋势对区域变迁的研判一直先市场一步,在这里也邀请你来参加我们“冬季演讲大会”,智谷趋势创始人严九元会在现场进一步深入分析中国区域经济发展现状和趋势。
 
03
 
但跑输大盘不意味失速。
 
中国前三个季度的GDP增速为6.2%,其中第三季度出现了超预期6%的放缓,经济下行压力加大。而放眼全国,共有17个省市跑赢大盘,13个省市拖了后腿,帝都则体面维持了平均水平。
 
增速排名前三的还是西南地区:云南、贵州、西藏,这些地区基数小,基建领域还在不断补短板,所以增速比较快,不过,在云南,房地产投资增速达29.7%,功不可没。
 
跑输大盘不可怕,出现预期之外的下滑才更值得关注。
 
在年初地方政府工作报告中,各地都会给出当年度GDP增长目标,而2019年包括粤苏鲁在内的多数省份都主动下调了GDP目标,或者将目标设为灵活性更高的区间值,只有海南和湖北逆势上调了目标。
 
我们可以来看看各地的目标实现情况。
 
如果前三季度增速比预期少了1个百分点,那今年几乎不可能实现目标增长,少了0.5个百分点,实现目标难度较大。
 
这样的地区:西藏、陕西、辽宁、青海、广西、海南、山东、黑龙江、吉林。它们绝大多数都跑输了大盘,除了经济增速全国第二的西藏。
下滑太过分的地区是海南和吉林。
 
海南,这个年初和湖北一起逆势上调目标的省份,原本认为在主动降低房地产依赖之后,能引进总部经济补上短板,结果前三个季度海南经历了固定资产投资下降16.3%、房地产投资下降28.1%,海南经济转型步伐太大,导致经济失速。现在,海南已经重新降低了限购门槛,试图稳住人才、稳住房地产、稳住经济。
 
相比之下,中部崛起的湖北才是真正有底气,2018年开始湖北已经抑制住了GDP增速连续7年单边下滑的态势,经济运行相当平稳。
 
吉林的增速则是全国垫底,在人口外流严重的态势下,东北振兴压力很大。
 
而在跑输大盘的省市里,甘肃、新疆、上海、内蒙古、天津的增速其实都符合目标区间,甘肃相比上半年还有0.1个百分点的提升。
 
超预期的下滑,也还不代表经济萎缩。
 
今年部分地区还出现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通缩。
 
一般来说,实际GDP增速经过物价变动的调整之后,都会比名义GDP增速低,因为在经济增长的常态中,总会有温和的通胀存在,那么名义GDP总会高一点。但今年有一些省市,实际GDP增速竟然比名义GDP增速还高,也就是说,这些地区的物价下跌,百姓的钱变得更值钱,但不值得高兴。
 
这样的省市有广西(-2.57)、吉林(-0.92)、山东(-0.87)、河北(-0.70)、天津(-0.52)。
 
马云有句话说得特别好:
 
“我是觉得经济形势现在确实不好,而且这个不好的时间会比大家想象的要长,我们永远要把不好的时间想的长一点,想的远一点,想的更糟糕一点,这才叫自信。自信不是说‘明天就会好’,自信是‘明天不好我也得活下去’。”
 
 
04
 
中国区域经济面临的变局远比上面提到的这些还要深刻。
 
如果今年底统计局正式在全国实施地区生产总值统一核算,数据造假该挤水分的、民营经济里被漏算的,这些情况都会得到纠正,到时,我们还会看到经济数据发生更大的变化。
 
城市的大洗牌才只是刚刚开始。
 
而正如领导人所说:“中国经济是一片大海,而不是一个小池塘。大海有风平浪静之时,也有风狂雨骤之时。”
 
现在风狂雨骤已在眼前,那些提前腾笼换鸟的省市已经有了安全垫,而拖着不改革的省市正在加倍承受阵痛。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