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智谷趋势 > 谁是拜登?一位甘当绿叶的中国“老朋友”

谁是拜登?一位甘当绿叶的中国“老朋友”

◎智谷趋势(ID:zgtrend) | 震谷子
 
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乔·拜登,“有始有终”也许再合适不过。
 
他这一辈子大约只有两次成为主角,一次是他29岁初入政坛竞选参议员,另一次就是现在,78岁竞选美国总统。
和大多数政坛明星不同,拜登的有始有终,是真的只有“开始”和“结束”。剩下的大多时间,他似乎都是配角,不动声色地扮演着绿叶的角色。
 
有意思的是,他几乎经历了中美关系的每个重大时刻,被中国最高领导人亲切地称为“老朋友”。
 
也正因为如此,在竞选中,特朗普把他称为“中国乔”。
 
仅用过去的这四年,特朗普就把中美关系带到了两国建交以来的最低点。耄耋老人拜登,已经没有那么大的野心,也不会像特朗普那样疯狂了,但他似乎也要和自己一生从事的事情做一个告别。
 
他竞选中对中国做了最强硬的表态。
 
中美之间,也不会回到过去了。
 
拜登的一生似乎都充满了矛盾。
 
他小时候口吃,连讲话都讲不利索,最终却走上了最需要口才的政坛。
 
他在政坛有“老实人”之称,但他大学时却因为学术不端而挂过科。
 
他曾是美国历史上最年轻的参议员,本应平淡一生,现在却极大可能成为美国历史上最年长的总统。
 
他公开支持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又在2020年强调外交才是美国力量的首要体现。
 
他力推中国入世,却在二十年后宣称要对中国强硬。
 
除了初入政坛那一次的年少轻狂,他此后的一生和“敢作为”无关。
 
他从参议员起步,拥有令人羡慕的起点,却在这个起点上一呆就是36年。
这也许和年轻时的经历密切相关。
 
他的人生坎坷,小时候说话口吃,青年丧妻、老来丧子、曾患脑瘤……这些经历似乎一步步摧毁他向上奋斗的野心。
 
1972年,结婚6年的拜登,已经有了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刚刚在特拉华州赢得了参议员选举。
 
但一场车祸,让他失去了妻子和还是婴儿的女儿,两个儿子也受了重伤。巨大的伤痛让拜登差点放弃就职。在朋友的劝说下,他的就职宣誓是在妻子的病床边完成的。
这场事故也许影响了拜登的一生。
 
遭遇不幸和坚守责任,是拜登前半生的关键词。这也令拜登不像其他领导人那么野心十足。
 
甘当配角,成为他人生的底色。
 
乔·拜登政治生涯的高光时刻,几乎都有中国的身影,只是他都不是主角——
 
1979年,中美建交后,美国参议院首个访华团,拜登是其中一员。
 
2000年,参议员拜登在国会力主支持中国入世。
 
2011年,副总统拜登访华。在18个月内与当时仍是副主席的中国领导人会面至少8次。
 
2013年,副总统拜登再次访华。
 
2019年,民主党人拜登宣布竞选总统,称要是选上了,要对中国强硬。
 
1979年是中美关系全面正常化的起点。
 
也许正是那次访华之旅,注定他和中国的渊源。拜登可能从没想到,他会成为美国政界访华次数最多的人之一。
再一次出访中国是十年后,2001年的出访,拜登已经不是默默无闻的小角色,担任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还是美国代表团的团长。
 
他此行的任务是调研,并向美国国会提出建议是否支持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
 
那时中美入世关键谈判已经完成,但是美国内部依然存在阻力。比如在一些民主党人看来,贸易自由化不利于美国的工人。
 
这个时候的拜登,已经接近60岁,奉行着实用主义的路线。面对中国入世这种敏感问题,不是一上来就带着意识形态的有色眼镜排斥、厌恶、阻碍,而是看看是否有实质性的利益。
 
于是,他力推中国入世。2000年9月,当参议院讨论是否与中国实现永久性正常贸易,为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铺平道路时,拜登是这项提案的推动者。
 
最终,参议院以83票对15票通过了决议。
 
“美国欢迎一个繁荣、一体化的中国在全球舞台上崛起,我们期待一个遵守规则的中国。”这是拜登当年调研中国的感受。这句话充分体现了拜登这些老牌政客对中国的态度——让中国加入全球运行的体系,一步步扩大开放,实现民主,是符合美国的利益的。更庞大、鲜活的市场,更便宜的生产成本……
 
当然,更深一步讲,在当时的美国政界看来,扶持中国成长,是想让中国成为美国想要其成为的样子。
 
在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签字仪式的照片里,中方谈判的主力外经贸部副部长龙永图略显失落地站在观礼队列里,没有人知道拜登为这个时刻做了什么。
拜登跟中国关系最密切的阶段,是他当副总统之后。
 
根据前美国官员表示,从2011年到2012年,18个月内拜登与现在的中国最高领导人至少会面了8次。以至于后来拜登在2020大选民主党初选辩论的时候还说,他与中国领导人相处的时间比当时任何一位世界领导人都要多。
 
他当时的判断是,此人态度坚定,实事求是,“是一个开放和坦率的朋友”。
 
2013年,中国领导人在人民大会堂称拜登是“我的老朋友”。
 
根据纽约客知名记者埃文·奥斯诺斯新出版的《拜登传》,2011年,拜登访华趁午休的时候偷偷溜出去,到工人饭堂去吃一碗“黑黑的、粘稠的,漂浮着动物肝脏和肠子的热汤”。拜登和他的随行人员挤在顾客中间,但还是被老板发现了,后来饭堂还给这道菜起了个“拜登特色菜”的名号。
 
两年后再度访华的时候,拜登终于不用偷偷摸摸,吃了炸酱面、包子、凉拌黄瓜,还要玻璃瓶可乐。
 
两人当年还去了乡村的小学,跟学生们握手,参与他们的课堂,并展示印着“中美两国 友谊长存”的T恤,甚至还一起在球场上投篮。
 
会面后的六年间,虽然拜登承认中美存在竞争,但是依然坚持一个信条:一个崛起的中国,无论对中国来说,还是对于美国乃至世界来说,都是一个积极的信号。
 
当然,拥抱中国的好处不仅是国家利益层面的。拜登的儿子亨特也可能从中国获益。
 
拜登当副总统的八年期间,中美两国大体和睦,为共同利益而努力仍是主轴。
 
拜登不仅多次访问中国,还协助奥巴马发起了“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他推动中美在2016年签署巴黎气候协定,以及之后的环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布鲁金斯学会在文章中提到,拜登甚至还令中国加强了对伊朗出售武器的控制,努力保持着对朝鲜的关切。
 
然而,2017年1月,随着奥巴马政府卸任之后,这些政治硕果并没有变成美国的政治遗产。一个都没有。这何尝不是全球化坍塌的一个缩影。
 
卸任时,总统奥巴马授予拜登代表国民最高荣誉的总统自由勋章,拜登感动得当场泪目。但谁又能否认,这些眼泪里面没有看着中美关系逐渐走向下坡的心酸与不舍呢?
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的第二年,事情突然发生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这四年间,特朗普带领美国接连退出各种各样的世界组织,贬低和削弱美国在世界上的信誉和影响力,在某些情况下还抛弃了美国盟友和伙伴。他挥霍了美国的力量,从朝鲜到伊朗,从叙利亚到委内瑞拉,把美国的暴力与狂热展现得淋漓尽致。他还发动了贸易战,中美两国都深受其害。
 
用拜登的话评价就是,美国过去几百年精心构建的国际体系正在四分五裂,稳定了几十年的中美关系在短短四年内被完全颠覆。
 
于是,卸任三年后,77岁的拜登再一次迈向了政治前台。
 
2020年已经不比从前,拜登面临着巨大的必须表现出对华强硬的政治压力。皮尤研究中心7月30日的一份民调显示,73%的美国人对中国持负面看法,这是至少15年来的最高水平。同时,超过一半的美国人把中国视为竞争对手。
 
也就是说,拜登也必须表现出对中国的强硬态度,才有可能赢得胜利,入主白宫。
 
他在10月23日举行的最后一次总统辩论中对观众说:“中国必须遵守国际规则……美国只占世界经济的25%,我们必须要拉上我们的盟友,一起对中国说‘这些就是规则,遵守它们或者付出代价!’”
 
他还提到,将在经济上打击中国,并减少自特朗普对中国加征关税以来不断膨胀的贸易逆差。
 
今年4月,拜登在《外交事务》杂志发文称,美国确实需要对中国采取强硬态度。因为中国未来还会抢夺美国公司的技术和知识产权,还会用补贴为国企提供不公平的优势,还会主导未来的产业发展。
 
显然,这跟拜登之前的大半生是相互矛盾的。
 
所谓时势造英雄。
 
如今,拜登终于站到了最高的位置,这或许能唤起他初心,他想要政策复兴,拽着美国往前跑,恢复美国的世界中心地位,跟其他盟友们一起坐在谈判桌上解决问题。
 
特朗普狂热、个人主义、不按常理出牌;拜登则是循规蹈矩、集合大家的力量办大事。
 
他依然会顺应美国精英业已形成的对中国的认知。
 
但他也会批评特朗普的大规模关税战,批评特朗普与中国达成的第一阶段协议,批评增加农产品的采购根本不会解决核心问题,甚至认为贸易战的最大输家是美国的中产阶级。
 
反映在行动纲领上就是,特朗普任内不断“退群”,限制中国的同时也赶跑了自己的盟友。拜登则提出,应对这一挑战的最有效方法是建立美国与盟友的统一战线。
拜登的高级助手曾经公开说:“美国应该少关注怎么让中国减速,而是多关注怎么让美国加速。”曾担任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的贾庆国也表示,拜登上台虽然在一些问题上中美之间还会保持冲突和矛盾,但是合作的方面会增加,双方在很多问题上是有着共同利益的。
 
虽然拜登被媒体认为将入主白宫,但这个“主角”的身份显得仍然不那么真实。
 
已经78岁高龄的他,被认为是过渡总统,保障美国的利益至上。
 
未来四年,他会拉美国重新“进群”,还说2021年要召开全球峰会,当然还有属于他的抗疫计划以及刺激手段。
 
但中国人不应该过于高兴,曾经的“中国老朋友”也说出了“对中国实施经济制裁”的话,中美关系,不会回去了。
 
2013年,中国建立防空识别区。但拜登曾告诉中国领导人,美国的轰炸机将直接飞过去。中国方面反问,美国政府为何总是将美国称为“太平洋大国”。
 
拜登说:“因为我们就是。”
 
拜登的复杂人生,充满了矛盾,是一条与中美关系共振的弧线,也是一个全球化坍塌的缩影。
 
参考资料:
 
Joe Biden's China Journey, NYT, 2020.9.23
 
特朗普和拜登:应对崛起的中国,时代周刊,2020年10月23日
 
拜登的外交策略,外交,2020年10月
 
拜登,为什么美国必须重新领导,外交事务,2020年3月
 
船长,拜登传,浪潮百年(微信公众号),2020年9月4日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