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智谷趋势 > 连房地产商也玩不起中国足球了

连房地产商也玩不起中国足球了

◎作者 | 内幕君
 
◎来源 | 地产风声(fangshi488) 已获授权
 
2013赛季中超联赛结束后,申花打算把主场迁去昆明。
 
关于举家西迁,申花说,是因为看中了昆明得天独厚的条件:训练场、比赛场、海拔都有优势。
 
外界更多猜测认为,是因为缺钱,昆明有企业愿意给钱。13赛季时,申花经费严重紧缺,发给球员的奖金,是投资方高层借来的。
 
足球名记姬宇阳后来在崔永元的节目《东方眼》回忆:
 
申花最困难的时候,俱乐部借高利贷给球员发奖金。
 
为了留住代言上海足球20年了的申花,上海方面请出他们最财大气粗的企业,也是中国首家以房地产为主业的世界500强企业:
 
绿地。
 
2014年1月底,绿地正式接手申花。
 
之后大家发现,16个中超俱乐部都被房地产商“包养”了,俱乐部的投资方均涉及地产业务,更有一半俱乐部投资方以房地产为主业,比如绿地、恒大、绿城、建业、富力、泰达、亚泰、阿尔滨。
 
从此,中超联赛多了一个称呼:地产足球联赛。
 
直到现在,2020-2021赛季16支中超球队,背后俱乐部仍有15家涉及地产,同样有一半以地产为主业。
 
但不久后,中国足球要“失去”地产商了。
 
2017年底,中国足协推出一系列新政,其中有一条要求:
 
推动俱乐部名称中性化。
 
也就是说不能出现企业名称,他们给了3年时间来全面落实这项新政。如今大限之日快到了。
 
11月25日,中国足协在苏州召开中超联赛工作会议,再次强调推动俱乐部名字中性化。
 
足协让大家必须在2021赛季开始前完成更名,做到俱乐部“去企业化”,到时候会有“名称规范”相关细则出台,违规是要面临严厉处罚的。
 
狗蛋算了一下,目前中超16支足球队中,符合新政要求的只有一家:
 
大连人俱乐部。
 
其它的都带着企业名,有的还捎带着俩,比如广州恒大淘宝足球俱乐部。
 
其中,一半俱乐部投资方以地产为主业,名字也都被对应冠上房企名,恒大淘宝之外,河南建业、上海绿地申花、河北华夏幸福、深圳佳兆业、广州富力、石家庄永昌都是如此。
 
根据标准,这些房企组成的“地产联队”俱乐部都得改名换姓,改完不仅去“去企业化”,还顺带把“地产化”也去了,有助于提升中国足球的形象。不过狗蛋说,足球和地产谁比谁臭还不一定呢。
 
在中国足球看来,改名有利于跟世界更好接轨。睁眼看世界,巴萨、皇马、曼联、利物浦这些顶级俱乐部,没一家用企业命名的。
 
足协还说,这样更有利于打造百年足球俱乐部,因为:
 
名称中性化之后,球队再也不用因为投资方变更改队名了。
 
每换一次投资方就得换一次名字,这样要做百年俱乐部确实很难。
 
毕竟能做到百年的企业很少,做到百年还玩足球的更少。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说到中国足球和地产,国人对它们的态度出奇一致。
 
球迷一口一个“臭脚”地骂,追比赛时可是一场不落下;大家吐槽高房价,同时前仆后继当房奴。
 
总结起来就是四个字:又爱又恨。
 
两个让中国人最不淡定的东西走到了一起,大家反而淡定了,比如希望中国男足能在自己有生之年冲出亚洲的狗蛋就说:
 
如果烧钱能拯救中国足球,那也只有靠房地产了。
 
作为“世界第一运动”的足球,说到底是一项烧钱游戏,光是球员工资就够投资人喝一壶了,比如曼城,2018-19赛季支付工资高达3.16亿英镑。2018年中国上市公司净利润500强榜单上,只有137家赚的钱付得起这份薪水。
 
国内俱乐部同样烧钱。
 
广州恒大淘宝2019年支付的职工薪酬达17.29亿元人民币。2019全球体坛年度薪资调查报告中,中超球员的平均薪资达120.7万美元,仅次于五大联赛,工资率先与国际接轨。
 
其中位列国内一二位的上港和恒大,它们的球员人均年薪约1600万元人民币。
 
同样都是靠钱打扮,差别在于:有的能用金子生金子,活成摇钱树,有的活成吞金兽。
 
曼城2018-19赛季收入5.35亿英镑,净利润达1010万英镑,连续5年实现盈利。国内的俱乐部,只听说过亏损的,还没听说盈利的。
 
作为中超球队唯一一家公开2019财报的俱乐部——广州恒大淘宝坦诚:
 
我们全年整体亏损了19.4亿。
 
从2013年至今,它们连亏7年了,累计亏损75.73亿。
 
一般的行业还真架不住这样的吞金兽。
 
1994年中国足球“职业化”开始,球队俱乐部投资人轮换的背后,是中国造富产业的更迭。
 
也只有多金的行业养得起。
 
2001赛季,甲A甲B一共26支队伍,其中有7支的投资方来自烟酒行业,烟和酒都是高利润行业,尤其是烟。
 
说起烟草稳定的造富能力,两桶油、四大行都自惭形秽。2019年,全国财政收入19万亿,中国烟草总公司以一己之力贡献了11770亿,相当于十六分之一。
 
有人计算了一下,大概需要四个“宇宙第一行”工商银行的利润,才赶得上中国烟草总公司一年的工商税利额。
 
就算大家眼里暴利的地产行业和烟草比,也只能被按在地板上摩擦。四大天王“碧万恒融”2019年净利润合计1780亿左右,也不过人家的六分之一。
 
但老话说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比上不足的地产,在过去的十年间还是好过多数行业。
 
所以,2010年许老板踏上绿茵场开始,房企组成的“地产足球队”阵容日益庞大。目前16支中超球队,背后俱乐部有15家涉及地产业务,刻着房企烙印的有8家:南边的恒大、富力、佳兆业,东边的绿地,北边的华夏幸福、永昌,中部的建业……
 
资深足球玩家胡葆森说过:我从没打着足球的旗号向政府要过什么?言外之意,本来是可以借足球之名要点什么的,只是他没要。老胡这句话道出了地产商玩球的目的之一:
 
要点什么。
 
概括起来就是名和利。“名”最终也是为“利”服务。
 
玩足球本身不赚钱,足球带来的“资源”能赚钱,包括有形的和无形的。无形资源,它的杠杆能力难以估算。有形资源方面,许老板早年算过两笔账:
 
中超开幕,25个电视台直播、300多家媒体报道,11个运动员穿着印有“恒大”的背心,是不是很值钱?
 
恒大主场的广告牌里三层外三层,有很多赞助商。
 
也就是说,可以赚广告费,自己还能省下一笔广告费,这对“亏损”是常态的足球投资游戏来说,算是一点安慰。
 
所以有人担心,俱乐部一旦去掉企业名称,会降低大家的投资热情。依三年前《中超联赛规程》中的规定,俱乐部队名称分为全称和简称。
 
全称为:地域名+俱乐部名+冠名+队,比如天津泰达曾经卖冠名权给权健,全称就是“天津泰达足球俱乐部权健足球队”,恒大淘宝没卖“冠名权”,那就叫“广州恒大淘宝足球俱乐部恒大淘宝足球队”;简称则为:地域名+俱乐部或队名(不超过7个字)。
 
目前国内足球俱乐部,只要没出售冠名权的,基本都是俱乐部与队名统一称呼,而俱乐部通常为投资方企业简称。
 
这次要求俱乐部去企业化,对早就习惯“logo大点再大点”的地产商来说,简直太打击人了。
 
昨天下午4点,石家庄永昌率先响应号召,它在球队官方微博发布“征名”信息,说陪伴大家八年的“永昌”即将尘封于历史长河中。提出的四点征名要求中有一条写到:
 
中性名称不能使用永昌相关的商号、产品名称、映射、关联子公司等等。
 
于是有网友建议,叫“石家庄建业”,并提议河南建业改成“河南永昌”,这样一来既不违反规则,又保留了队名。
 
狗蛋担心的是,现在地产行业光景大不如前,地产商可能要玩不动中国足球了。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