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智谷趋势 > 美国的“广东省”正在瓦解,特斯拉们纷纷大撤离,内卷化真的开始了

美国的“广东省”正在瓦解,特斯拉们纷纷大撤离,内卷化真的开始了

◎智谷趋势(ID:zgtrend) | 屠牛者密特拉 黄汉城
 
想象一下,作为中国经济最大的增长引擎,如果广东现在“衰退”了,每年有上百万人逃离广州深圳,奔向成都等内陆新兴地带,那是何等的震撼!
 
这样的画风,正在大平洋彼岸的美国上演。
 
前几天,价值千亿美金的SpaceX星舰试飞,着陆时炸成一火球。这条新闻背后,其实掩盖了另一件真正的大事——马斯克把特斯拉从加利福尼亚搬到了德克萨斯,这是全球市值第一的新能源汽车公司。
 
近日甲骨文也宣布公司总部从硅谷迁至德州奥斯汀,这是全球最大的企业级软件公司。
 
在逃离加州的名单上,还有一连串大名鼎鼎的巨头和明星:Uber、迪士尼、科技界的明日之星埃里卡·道格拉斯、号称“债券之王”的杰弗里·冈拉克……
 
在过去的大篷车时代,美国人用整整一个世纪的时间,才完成了从东海岸迁徙到西海岸,形成一个统一的国家。
 
如今,美国的人口迁移发生了一次前所未有的大转移。仅2017年上半年,就有138万人搬离加州,倒流回中东部地区。
 
马斯克的撤离或许是加州衰退的征兆。很早以前,我就在《中国城市大洗牌》这本书里说过,北京在对标华盛顿,上海在对标东京,广深在对标大旧金山。
 
美国第一大州走下坡路,对于中国的第一大省广东意味着什么?
 
作为全球第五大“经济体”,加州如果垮了,那美国基本就没戏了。
 
 
不同于北京用行政权力控制人口,加州的人口逃离是市场在用脚投票。也不同于十二年前,广东被全球金融危机刮起的底层返乡潮,加州是顶层富裕群体在撤退:
 
几年前,科技界的明日之星埃里卡·道格拉斯将旗下公司Whoosh Traffic从加州的圣地亚哥搬到了德克萨斯州的奥斯汀。
 
加州规模最大的房地产开发商之一Paul Petrovich宣布,将把公司和住处从旧金山湾区搬到德州的奥斯汀。
 
对冲基金公司Canyon Partners考虑明年在德克萨斯州设立一个新办事处,这家公司管理的资产高达240亿美元。
 
金融业另一巨头嘉信理财在去年11月宣布,要把总部从旧金山迁到德州。
 
号称“债券之王”的杰弗里·冈拉克考虑把公司总部迁离洛杉矶。
 
2009年至2016年,加州有1.3万家企业离开。即便在2018年和2019年经济较为繁荣时期,也有765家公司选择离开。
 
各大企业要么正在撤离,要么准备撤离。马斯克除了搬走特斯拉,他连家都不要了,今年2月他把洛杉矶的房产挂牌出售,因为急着成交,还亏了十多万美元。
 
马斯克的豪宅
 
企业的搬迁,也带来了一波人口大逃离,从2007年至2016年间,加州总计有约600万人撤离。
 
跟中国这两年的抢人大战类似,美国各城市间也在争夺年轻人。但美国最发达的地方,反而是最大的输家。
 
1990年,加州人口增长率2.51%,2000年,2.54%,但到了2010年已经下降到0.97%,2019年更是创下了有史以来最低的人口增长率,0.13%,一步之遥就是负增长。
 
与此形成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南部的德州外来人口不断增加。根据美国人口普查局数据,2016年,美国人口增长前10位的郡县当中,有6个在德克萨斯。2010年以来,共计有130多万人迁徙到德州。
 
这是美国经济社会格局前所未有的大变局。
 
今天,中国所有的资源都在加速流向头部地区。在江苏,南京借由强省会战略,40年来首次进入全国前十大城市。在广东,广深均朝着两千万人口蒙眼狂奔,以这两座城市为核心的大湾区,就像一个巨大的虹吸器,收割十八线小县城的“韭菜”。
 
一句话,中国的资源自下而上流动,托起了日渐清晰的“大国崛起”。而美国的资源却是自上而下流动,经济最发达的地方正在经历一场残酷的内卷化,资源加速跑到下一层级的地区。
 
图片
 
加州的衰落,非常令人遗憾。
 
1776年华盛顿等人建国的时候,美国人的活动范围还局限在东部沿海十三州。他们花了一百年时间翻越阿巴拉契亚山脉,赶着大篷车向西扩张,最终把人口填满了整个东西海岸。
 
作为西部大开发的据点之一,加州因为淘金热,很快就从一块人烟稀少的荒地变成了一个经济繁荣的地方。
 
(独立初期的十三个州)
 
华人也被吸引到这个梦想之地,19世纪大批福建、广东人背井离乡,到美国打拼。金门大桥是很多华人对于美国的第一印象。近百年来,全美国乃至全世界的人,向加利福尼亚移民。
 
二战时期,美国为了避免东海岸遭受到德国海军的侵袭,把大量军工业布局到大后方。其中就包含了加州。
 
这里所研发的雷达、半导体等国防相关高科技,为后来的信息革命打下基础。到了1970年代,硅谷逐渐兴盛,壮大为全球互联网产业大本营。
 
对于美国来说,加州是全美最为精华的部分。
 
东海岸的经济大州——纽约州虽然经济发达,但是产业结构头重脚轻,严重依赖金融业,而加州各个产业全面发育,是一个农业和工业都很强的地方,其中部的谷地是美国最多产的农田之一,汽车业龙头雪佛龙和美国第一大军火商洛克希德公司都在加州。
 
截至2018年,加利福尼亚州的GDP总量是2.96万亿美元,位居全美第一。放全世界,可以排名全球第五名,比英国、印度、法国、加拿大还高。
 
美国人用了整整一两百多年的时间,才打造出这么一个如日中天的金矿,没想到,今天加州却面临着“衰落”的危机。
 
如果说,历史上美国人从东向西是第一次大迁徙,那么,今天美国人很可能正在经历第二次大迁徙,从西向东,“瓦解”掉一个美国经济重心。
 
那么,加州为什么会衰落?
 
这个问题也可以转化为,为什么同样是全球的希望所在,中国的广东省正在向上,而美国的加利福尼亚州却在向下?
 
归结到一点,就是中国最强盛的地方正在“美国化”,美国最强盛的地方正在“欧洲化”。
 
你想想是不是这样,过去中国花了几十年功夫,打破计划经济的桎梏,一步步走向自由市场经济。政治法律层面,日本德国等大陆法系国家,是我们重要的学习对象。在经济上,美国则是我们最主要的参考坐标系,互联网经济、硅谷、证券交易所、高端制造业,无不是我们各个行业的先驱和标杆……
 
广东最先改革开放的地方,也是拥抱市场经济最为积极的地方。公务员队伍服务员化,以空气政府的姿态服务好所有企业,有形之手的后退力度最大。
 
在这样一种自由的氛围中,全国乃至全球的资金都愿意进来投资。包括我们今天的前海、南沙、横琴,都在进一步的对标国际通行规则,成为投资和贸易的高地。
 
而美国加州这边,却越来越有欧洲的影子。
 
在讲究政治正确方面,加州已经到了狂热的程度。从大学到企业,种族、性别的政治正确,渗透到加州的各个角落。
 
今年10月1日,加州州长签署法案,要求数百家加州的公司必须在董事会中安排少数族裔或女性董事,否则就要罚款。
 
部分激进政治家认为,加州40%的常住人口为拉丁裔,所以企业界也应该有40%的比例为拉丁裔。而现实生活中,总部位于加州的662家上市公司中,几乎有90%企业的管理层没有拉丁裔。新法案通过后,一大批科技公司都要被迫改组其董事会。
 
加州今年还通过《黑人赔偿法案》,给黑人特殊待遇。表面上看,过去美国在奴隶制时期,压迫黑人,现在要给奴隶的子孙后代补偿是合理的。
 
可仔细琢磨,就漏洞百出了,美国南北战争之前,虽然有黑奴,但还有一些自由民身份的黑人,这些人的后代属于补偿行列么;当年奴役黑人的是白人,那华人、拉丁裔为啥要给《赔偿法案》付钱……由于太过离谱,以至于网上传言说,“加州要赔偿14万亿美元天价”。
 
在福利方面,加州也已经到了相当变态的地步。
 
数十年来,加州政府给各类“弱势群体”发福利补贴。以难民为例,自2002财年以来,加州安置了全美最多的难民,大约有10.9万人。但是这些难民的涌入正在急速改变加州的环境。一些干净整洁的街道出现了难民大本营,一排排的帐篷、散落一地的罐头、烟头和针头。
 
为了打造一个福利社会,加州已经把自己弄到债台高筑。2003年施瓦辛格当选加州州长,面临250亿美元的年度财政赤字,他以解决财政问题为最大政治目标,然而等他结束任期,债务越积累越多。
 
下台前,施瓦辛格哀叹,加州的财政危机,不亚于希腊那些欧猪国家。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政府发的福利,都是从纳税人口袋里掏出来的。加利福尼亚的税负很高,州的企业税为8.85%,个人所得税最高税率为13.3%,如果公司位于旧金山,还要交0.38%的工资税和0.6%的总收入税。
 
经过今年的新冠疫情,经济大衰退,加州打算继续加税,获取财政收入。加州的民主党议员提议对富人群体(标准为年收入超过500万美元的家庭),最高税率从13.3%提高到16.8%。
 
三四十年前,加州是创业者的天堂,现在加州是创业者的收割机。美国智库税务基金会的调查排名中,加州在商业环境方面排名第48位,在监管负担方面排名第48位,企业家要想生存很不易。
 
像马斯克这样的全球第二富豪,只要政府一征税,他就要失去数十亿美元,相当于亏了一个特斯拉工厂。而德州仅对企业营业利润率征收0.75%的特许经营税,还没有个人所得税。这就是为什么他要撤退到德州的原因。
 
传统上美国人信奉个人主义,每个人为自己的人生负责,不用政府来帮忙,生死有命,政府也不要向公民加税要钱。所以美国的医保体系历来非常糟糕,远远不如北欧。
 
而民主党长期执政的加利福利亚不一样,这块深蓝州似乎正在成为美国的一块飞地,逐渐演变成欧洲式的福利社会。
 
如今的加州,除了拥有全美最高的房价之外,还有全美最高的个人税率,全美最高的谋杀案总数,日常生活变得嘈杂和不安宁。
 
一个搬离加州的媒体大咖Ben Shapiro痛惜说,加州正在成为“一个糟糕的黑洞!”
 
尽管加利福尼亚初显衰落的趋势,但毕竟是早已经是世界制造中心、金融中心,更是引领全球的科创中心,基础雄厚,广东如果追赶加州绝非一朝一夕之功。
 
加州的人口总量大约4000万,人均GDP高达到74205美元。加州有好莱坞,向全球输出文化和美国价值,加州的高科技行业更是全世界的科技人才的圣地。加州向全世界辐射,而广东的辐射范围要小得多。
 
教育资源上,加州的科研实力强悍,拥有加州理工、斯坦福、伯克利等世界第一流大学,而广东省的985/211大学都屈指可数。加州的科技实力仍然是全球一流,通讯设备巨头高通,半导体巨头英伟达,知名硬盘提供商西部数据等仍然驻在加州。
 
(加州高校云集)
 
当然,这样的对手也才堪配中国经济第一强省的追赶目标。
 
广东经济发展稳定,大湾区是中国外向型程度最高的经济区。这里有高度国际化的企业与畅销全球的科技产品,东莞“世界工厂”美誉早已名扬海外,华为、大疆、格力等珠三角企业已能在国际市场上攻城略地。
 
在丰厚的财力支撑下,广东近年来加大科技、教育方面的投入。深圳在2016年集中签约了一大批名牌大学,南沙拉来了香港科技大学、香港科技园,正式落户。林郑月娥亲自出席,“深圳-香港”已经连续三年被世界知识产权组织评为全球第二大科技创新聚落。
 
加州虽然富裕,但正在被玩残,“欧洲化”的各种弊端长期积累,已有爆发之势,而广东省正在走上坡路,而且速度保持得还不错。
 
更重要的是,广东省的人口持续增长。据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樊纲预测,到2050年大湾区将从目前7000万人口增至1.2亿-1.4亿人。换句话说,未来将有一亿多人口生活在一个城市群。放眼全球,这绝对是“宇宙第一”。
 
现在最关键的是,广东绝不能重蹈加州高房价的覆辙。在加州“欧化”的十字路口上,它也遭遇了高房价的挤压效应,导致人口加速逃离。
 
在全美房地产经纪人协会公布的年度报告中,全美房价最贵的五个都市圈中,有四个都位于加州。
 
打工人们慢慢发现,虽然进了大公司,有了一笔存款,但是想在洛杉矶、旧金山这种都市圈扎根,还是很吃力的。
 
根据美国国税局的最新移民数据,离开加州的美国人越来越年轻,也更贫穷。这些家庭的经济支柱不到35岁,同时收入也不到5万美元。
 
令人望而却步的生活成本,正在驱逐着普通底层民众。
 
而那只安分不下来的有形的手,正在驱逐着富人。
 
加州的走势预示了美国愈演愈烈的分化——贫富分化,民主党与共和党治理理念的分化、族群的分化,加州终将没落吗?
 
当然,那些离开加州的企业也没有跑出美国。所以留给未来的一个有趣的问题是,未来有一天广东真的能追上加州?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