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智谷趋势 > 中美欧意外“达成默契”,背后透露了大国这一大焦虑!

中美欧意外“达成默契”,背后透露了大国这一大焦虑!

◎作者 | 王延鹤
 
创新焦虑
 
2020年落地的靴子,一个比一个沉。整个中国在承受经济动能换挡的疫情后遗症。
 
从年初的万亿新基建、“六稳六保”,到两会的“不设经济目标”,到“双循环”内外动能换挡,再到十四五规划和2035远景目标发布,以及刚刚首次提出的“需求侧改革”。
 
一条贯穿的主动脉是:促消费。
 
中国经济虽然快速恢复,但严重的供给过剩和社会消费需求恢复缓慢的拉扯,反映出了社会贫富差距加大。
 
拥有购买力的群体快速恢复了消费,在住房、奢侈品、汽车市场上快速反弹;而年中公布的6亿月收入1000以下群体,却在承受着收入减少、工作内卷等问题。
 
 
图源:北师大中国收入分配研究院
 
这和棋盘上的,提升居民收入、保障就业、扶持主体的中小微企业、产业升级、金融注入实体经济、促进数字经济发展等战略全部挂钩起来。
 
问题解决的一个关键核心是科技创新。
 
在国际层面,全球化进程走向终结,各国回流关键制造业,中美贸易战的延续和科技攻防战的白热化。
 
过去的全球化,虽然刺激了全球经济总量的膨胀,但是在这个国际大分工、全球供应链的体系下,各国是在贸易“比较优势”,长期下来造成了价值链的固化——原料国深陷“资源诅咒”、劳动力国家聚集在低端制造业,而发达国家把持着利润最高的技术环节。
 
在这个体系下,发达国家承受着产业空心化的魔咒,和供应长链路的风险,但他们注定只能回流一部分高端产业;
 
而中国则是在全力建设自己的生态和朋友圈,通过双循环的“补短板、锻长板”走出一种有别于大分工体系的“共同体”之路。
 
问题的关键,是科技内循环,仍然指向了科技创新。
 
图内信息来源:哈佛商业评论
 
我们如今正在进行的是一轮新的技术革命,颠覆式的创新、指数型的增长、不断打破固有壁垒,可以说谁引领了这场技术革命,谁就能获得未来几十年的长盛久安。
 
在这个全世界都陷入不确定性的大分裂、大迷茫的年代,科技是能制造确定性的力量。
 
估计中国今年对科研投入会继续加大。凭着GDP快速复苏的优势,国际机构评估中国会是主要经济体里唯一正增长的,这是中国在这一轮技术革命中保持优势的一个关键期。
要站在这个大背景下,去理解高层的“创新焦虑”,也就理解了为什么现在“反垄断”不断发酵。
 
中国的反垄断法已经存在了很多年,在过去是一把用来保护国内企业和市场的利器,也是一柄被刻意淡化的达摩克里斯之剑。
 
这两个月从蚂蚁,到公开反垄断监管指南,到如今社区团购,都可以看出监管层的准备是很与时俱进的。
 
而主要指向的也依然是平台的排他性协议、大数据杀熟、过度补贴、操纵搜索、限制流量等不正当的竞争行为,这与欧美国家现在的主要反垄断思路是一致的——反垄断是为了激发更大的创新。
 
企业是中国创新的主体。在2019年全国2.2万亿科研经费中,企业经费支出占76.4%。
 
 
在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的申请中,中国超越了美国成为第一大国,其中华为、OPPO、京东方、阿里巴巴、中兴、小米、百度等公司均在专利企业排名前列,涉及了5G、半导体、云计算、人工智能、无人驾驶、通信技术等科技领域。
 
在11月召开的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上,公布的“2020年世界互联网领先科技成果”,其中中国的成果也都来自腾讯、阿里、百度、华为、中科院、清华、浙江大学等公司和机构。
 
在5G+ABCD的人工智能、区块链、云计算和大数据等数字经济的领域,中国的互联网科技公司是有准备的。
 
高层在“明确反垄断和资本无序扩张”表态的用意已经直接给出:
 
把原始创新能力提升摆在更加突出位置,努力实现更多“从0到1”的突破。
 
已经聚集了中国高端人才、数据积累、资金池和技术积累的互联网科技公司,已经建成了大量面向未来的数字化基建的你们,要把实力用来创造更大的价值、解决社会问题、抹平鸿沟……
 
全球共识?
 
在大洋彼岸,美国也对几大互联网科技巨头动了真刀真枪。
 
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和46州总检察长对Facebook进行了反垄断诉讼,指认其在过去十年中通过限制竞争的方式维持对个人社交网络的垄断。
 
如果这项诉讼通过,Facebook极可能面临被强制拆分剥离Instagram和WhatsApp业务的局面。
 
这可能会是美国1998年微软反垄断诉讼、80年代AT&T被拆分之后,在互联网时代最大的一起反垄断诉讼。
 
扎克伯格已经被摆到了“全民公敌”的程度,只要是硅谷公司被卷入反垄断的诉讼,Facebook绝对在名单上。
 
在2018年,Facebook因为涉及数据泄露被开了50亿美元的天价罚单,而国会认为这个处罚还不足以体现其操纵用户的影响力。
 
同时,美国司法部对谷歌的反垄断调查,司法部是以“世纪大案”的级别,枪指谷歌,理由包括其在搜索市场和广告市场通过非法措施——如操纵搜索结果、优先展示付费广告,来打压竞争、维护垄断地位。
 
在大洋另一边,欧洲国家对于美国几大科技巨头也毫不手软。
 
谷歌刚刚因为违反互联网广告规则在法国被罚了1亿欧元,同时捷克一家搜索引擎公司控诉谷歌限制市场竞争,索赔约4亿美元。
 
在2017-2018年,谷歌因为反垄断调查被罚了超80亿欧元。
 
目前欧洲对美国公司展开的反垄断调查,已经在加剧两地的摩擦。
 
初步认定结果是亚马逊“滥用”大数据,利用平台手机的数据为自己的竞争创造优势,并因此做到了在欧洲几个市场的第一电商。
 
这被裁定是违反了欧洲主要市场的公平竞争,根据欧盟最新的《数字市场法案》,亚马逊可能面临一张价值10%营业额的罚单,按照其目前营收水平估算,大概是280亿美元的天价。
 
欧盟今年连续发出的《数字市场法》和《数字服务法》基本就是针对全球互联网科技巨头取得,目前主要受到冲击的就是谷歌、亚马逊、苹果、脸书。
 
动辄数十亿的罚单,让人担忧美欧之间会不会爆发一场“数字贸易战”。
 
欧美国家的反垄断历史悠久,对美国而言就是超一个世纪的政企博弈,呈现出了明显的从政治斗争→针对超大公司→针对不正当竞争的三重进化。
 
在1890年美国就已经通过了《反托拉斯法》(谢尔曼法案),这也是美国联邦政府第一部直接干涉经济活动的法案,政府自此开始了与金钱力量的较量。
 
当时美国的钢铁、纺织、铁路、食品、化工、能源等工业高度集中于巨型托拉斯,摩根和洛克菲勒两大财阀威压美国。这一时期,以洛克菲勒的标准石油被拆分为34家石油公司为标志。
 
图源:Visual Capitalist
 
但是百年之后的今天,当初从洛氏王国里拆分的公司,也都收束到了美孚、英国石油公司、雪铁龙等几个巨头手上,石油仍是全球垄断程度最高的行业。
 
反垄断的血统深入骨髓,欧美国家并不忌惮“大而不倒”的问题,甚至一度形成“大即原罪”的观点,这也使得反垄断进程一直有巨大的争议,在公平与效率之间不断拉扯。
 
从AT&T被拆分到1998微软的反垄断调查后,逐渐确定下来的观点是——反垄断是为了保证市场自由竞争的公平、保护消费者权益,是为了激发创新。
 
比尔·盖茨在听证会上
 
创新机制和公平市场,是让美国为代表的发达国家能源源不断地产生高端技术突破的制度保障,而颠覆式的技术创新能打破一切壁垒。
 
一切都是为了保证创新力。
 
转型之路
 
拜登上台之后,未来美国可能会扛起市场竞争的大旗。
 
在贸易方面,拜登已经确定不会撤销第一阶段协定,而“恢复和盟友关系”“遏制中国”仍是拜登和民主党保持美国在全球领导地位的优先战略。
 
可以想象,在科技战方面,拜登对中国在5G、芯片等遏制不会停止。而且鉴于其可能启用戴琦为贸易代表,那么一个更加侧重市场准入、反倾销反垄断的手段使出,要求中国放开信息产业的市场准入。
 
中美科技战将不再是特朗普时期“净网行动”搞黑名单那么简单,中国互联网科技巨头仍是中美科技战中的重要力量,国家不是要遏制其发展,而是要激发其创新力。
 
放眼全球,科技创新的竞争已经白热化。
 
除了欧盟以外,英国、日本等国同样在对他国互联网科技公司竖起壁垒,大家都在加快研发步伐,抢夺数字革命的领导权。
 
在监管规则、企业创新、百姓利益的“不可能三角”中,只希望:
 
· 市场规则能因此更加明晰,监管不要一刀切,而是能与时俱进鼓励平台创新,并激发其为抹平社会鸿沟;
 
· 夹在博弈中间的消费者,能得到真正的实惠,而不是被转嫁风险的韭菜;
 
· 互联网科技公司也将走上一条转型之路:从消费互联网向产业互联网,从横向竞赛向纵向创新。
 
其一,从消费互联网转向产业互联网
 
对中国而言,消费互联网是上半场,产业互联网是下半场。
 
其实,支撑消费互联网的流量和资本红利已经见顶,如今社区团购,更像是在争夺最后少数几个流量入口。
 
在消费互联网完成了数据原始积累和技术革新的互联网巨头们,要更多向着产业改造的助力者转变。
 
巨头们的To B化,向新基建、产业互联网、工业互联网、智能制造、智慧物联网、物联网操作系统等方向突破,是一个必然趋势。
 
阿里云在国内市场份额已经超越了亚马逊AWS和微软的Azure;腾讯从2018年就开始了大范围的B端化转型腾讯会议和企业微信等Saas产品开始服务越来越多用户;京东数科的智慧城市服务正在全国多地实验;华为的5G+工业互联网将成为其“数智化”进程的新起点……
 
其二,从横向竞赛转向纵向创新
 
中国作为后发国家,凭借的是终端和应用场景的创新进一步做大做强,横向的新场景、新赛道、新风口还在继续,但纵向的转向硬科技、中间/底层科技、全链路的自主创新变得更加重要。
 
图片
华为和中芯国际花大价钱攻关造芯,京东方的造屏技术,在硬件端上,中国科技补短板还是漫漫征途;腾讯近年一直在坚持做科学探索奖、WE大会、未来论坛等,积极助力基础科学的研究……
 
今后的互联网科技公司,在服务上要坚持“以人为本”,以用户为中心;
 
在业务上,要回归价值创造,真正解决社会问题;
 
在技术上,要打通技术链路,从硬件到基底到应用,完成科技内循环。
 
未来,在日益复杂国际关系下,中国互联网巨头需要进一步扛起实业兴国、科技创新的重任,才能持续推进中国经济。
 
企业们要站得更高,在大局上与国家利益达成一致,随着历史进程的大势、国运的上升,加入到更激烈的全球科技创新竞速当中。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