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智谷趋势 > 挑战美国大选结果的德克萨斯州,有什么特殊的底气?

挑战美国大选结果的德克萨斯州,有什么特殊的底气?

◎作者 | 明白知识er
 
◎来源 | 明白知识(mingbaizhishi) 已获授权
 
经历了美国最高法院驳回德克萨斯州指控四个摇摆州存在「选举欺诈」的诉讼后,美国在昨天(12月14日)迎来了选举人团投票。
 
目前来说,选举人团没有出现「失信选举人」,拜登获得306张选举人团票。
美国最高法院发布的简洁的裁决书,指出「对于其他州的选举事务,德州没有提出司法上可受理的利害关系」。
 
来源:Supreme Court of the United States
 
但拜登是否会如愿以偿地登上总统宝座,还得看川普是否会将法律途径穷尽到底。
 
明年1月,国会将进行计票,川普仍有翻盘的可能性。
 
这次德州出头提起诉讼,并不出人意料。
 
毕竟,德州是共和党的铁票仓,自1976年以来,民主党从未在大选中赢下德州。
德克萨斯州在美国的位置
 
来源:Wikipedia
 
如今德州的行政和立法系统,都由共和党人控制;德州在联邦的两位参议员,也都是共和党人,其中参议员泰德·克鲁兹 (Ted Cruz)更是川普的铁杆支持者。
 
他曾表示,如果最高法院审理诉讼案,愿意为川普出庭辩论。
 
当然,最高法院并没有给他这样的机会。
 
不过,近年来,由于人口结构和教育水平变化,德州有从深红转向浅红,甚至成为摇摆州的趋势。
 
大选前,多家媒体的民调显示,两党的支持率相差不大,这让民主党看到了德州转蓝的希望。
美国大选前德克萨斯州的民意调查,看上去,民主党有拿下德州的希望。
 
来源:270towin
 
所以在10月底,卡玛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还专门花费功夫前往德州拉票造势。
 
不过,大选结果还是表明,德州依然是共和党人的德州。
 
在这四十多年来,德州的选举人票一直是共和党人通往白宫之路上最重要的基石。
 
可以说,如果没有人口和面积均为全美第二大的德州,美国选举史将会重写。
 
要知道,美国在1776年建国时,只有东部大西洋沿岸的十三州,德克萨斯州和中西部其他州一样,都在之后两百年时间里陆续加入联邦。
 
这些州,有的靠购买,有的靠战争,而德克萨斯州加入联邦,经历了美国与邻国墨西哥最为纠葛的一段往事。
 
德克萨斯的六面旗帜
 
记录历史的方式有很多种,德州人用他们独特的方式记录自己的历史。
 
德州首府奥斯汀的布洛克德克萨斯国家历史博物馆前,飘扬着六面旗帜,在风中诉说着德州人从殖民时代到加盟美国的历史。
德克萨斯州布洛克州立历史博物馆前的六面旗帜。
 
来源:tmlirp
 
第一面旗帜属于西班牙。
 
西班牙人是最早来到德克萨斯地区的欧洲殖民者,可以追溯到16世纪初。
 
西班牙探险家将原住民向其打招呼的「德克萨斯」(thecas,朋友)一词误解为当地地名,该名称一直沿用至今。
 
1718年,西班牙在该地建立了第一个殖民城市。
 
接下来的大部分时间,德克萨斯一直是西班牙的殖民地。
西班牙在北美的殖民地
 
来源:Sutori
 
第二面旗帜是法国的皇家旗帜,诉说的是德克萨斯与法国的关系。
 
1684年,法国贵族卡弗里尔(René-Robert Cavelier)试图在德克萨斯墨西哥湾沿岸建立殖民地,但这个计划由于卡弗里尔被人杀害,无疾而终。
 
1800年,西班牙被迫将路易斯安那地区连同德克萨斯北部,割让给了法国。
 
1803年,美国从法国手中收购了整个路易斯安那地区,但路易斯安那购地案并没有让美国拿到德克萨斯。
 
几年后,德克萨斯又回到西班牙人手里。
 
第三面旗帜属于墨西哥。
 
1821年,墨西哥从西班牙获得独立之后,德克萨斯成了墨西哥的一部分。
1821年,墨西哥独立后的领土范围。
 
来源:Wikipedia
 
由于这片土地上居住的主要是北美原住民,为了控制领土,同时促进经济,增加税收,墨西哥政府开始鼓励移民拓荒。
 
这时,正逢美国人口增长的阶段,美国人需要新的居住和耕种土地。
 
于是,大量美国移民进入德克萨斯地区。
 
然而,墨西哥的算盘打错了。
 
1830年,大约有7000美国人移居德克萨斯,是当地居民的两倍多。
 
此后几年,美国移民人数不断上升,到了1835年,大约有3万美国人(包括白人和黑人)移居德克萨斯。
 
墨西哥开始对美国移民的数量感到恐慌,更重要的是,美国人还带来了奴隶,这引起了反对蓄奴的墨西哥政府的强烈不满。
 
因此,在1830年4月6日,墨西哥通过法律禁止移民进入德克萨斯。
 
这个法律让德克萨斯的美国人愤怒万分。
 
他们认为,墨西哥政府对美国移民的强硬态度,违背了1824年宪法中联邦制的规定,双方的矛盾浮出水面。
墨西哥1824年宪法中明确规定,墨西哥采用联邦制。
 
来源:Wikipedia
 
1835年10月,德克萨斯革命爆发。
 
这一年12月,在美国志愿军的帮助下,德克萨斯人击败了驻扎在德克萨斯的墨西哥小股军队,取得了胜利。
 
墨西哥自然不愿意看到自己的领土内出现一个独立国家,第二年(1836年2月),就在德克萨斯宣布独立的前夕,墨西哥总统安纳(AntonioLópezde Santa Anna)率领军队进入德克萨斯。
 
德克萨斯在阿拉莫之战中,取得了关键性的胜利。
1836年,德克萨斯共和国与墨西哥之间出现大面积争议领土。
 
来源:Projects
 
1836年3月,德克萨斯人(主要为美国移民)建立了德克萨斯共和国。
 
博物馆前飘扬的第四面旗帜,就是德克萨斯共和国的旗帜。
 
后来,又经过几场战斗后,德克萨斯共和国军队获得最终胜利,与安纳签署和约,巩固了共和国的独立地位。
德克萨斯共和国的国旗「孤星旗」,也是现在德克萨斯州的州旗。
 
来源:Wikipedia
 
随后在1837年,美国宣布承认德克萨斯共和国。
 
然而,墨西哥依然不想放弃这块富饶的土地。
 
墨西哥国会宣布德克萨斯共和国为叛乱地区,拒绝承认双方签署的条约,声称德克萨斯的大片土地仍是墨西哥领土,并警告如果美国介入,两国将爆发战争。
 
美国并没有因此被恐吓住,相反,这为美国吞并德克萨斯提供了借口。
 
美国的「天命」,墨西哥的羞耻
 
美国想要兼并德克萨斯的心,从1803年路易斯安那购地案时就生发了,当时未能如愿,但这种企图一直没有沉寂。
路易斯安那购地案之后,美国的领土翻了一倍。
 
来源:Cassie Theurer
 
美国第七任总统安德鲁·杰克逊(Andrew Jackson)是美国领土扩张的拥护者,他曾试图用500万美元从墨西哥手里买下德克萨斯,但被墨西哥拒绝。
 
此后,杰克逊创立的民主党积极推动美国的领土扩张。
 
整个1840年代,美国人都醉心于西进运动的扩张热潮中。
 
当时的专栏作家约翰·奥沙利文(John L.Osullivan)称之为美国的「昭昭天命」(Manifest Destiny,或「上帝所命」)。
 
1845年,奥沙利文甚至指出,美国扩张国土是:「根据上帝所命的权利扩张和合并整个大陆,这是上帝赐予我们的土地,他委托我们进行伟大的自由实践,建立自治而联邦的政府。」
表现西进运动的著名油画《帝国的西进之路》(Westward the Course of Empire Takes its Way)。
 
来源:Emanuel Leutze
 
这样的扩张狂热自然有不少的反对声,反对者主要为北方的辉格党人。
 
他们对西进运动有两点担心:第一,吞并这些地区会导致战争冲突,不利于美国的发展;第二,他们不愿意再新添一个蓄奴州,增加南方的政治势力,而蓄奴州的加入,势必重新挑起奴隶制的争端,甚至导致联邦分裂。
 
两派都尽量不在这个话题上大做文章。
 
比如1844年大选,辉格党和民主党候选人都赞成德克萨斯加入联邦,但必须经过墨西哥同意。
 
墨西哥显然不会同意,这样的约定等于空谈。
 
德克萨斯宣布独立后,继续积极引入移民。
 
这块土地上,成千上万的棉花种植园和牧场吸引了无数美国人前来定居,族群和身份认同感,让德克萨斯加入美国联邦的欲望愈发强烈。
 
1845年民主党人詹姆斯·波尔克(James Polk)当选总统后,便把获得包括加利福尼亚在内的大片西部土地作为目标。
 
要达到这个目标,最佳的方法是掏钱购买,波尔克向墨西哥出价2500万美元,墨西哥果断拒绝了。
 
波尔克并没有放弃,他转而先推动德克萨斯加入联邦,将其作为扩张的踏脚石。
 
1845年12月,德克萨斯宣布加入联邦,成为第28个州,挂上了代表合众国的星条旗,这就是德克萨斯历史上的第五面旗帜。
 
这对墨西哥来说,无疑是莫大的挑衅。
 
而德克萨斯共和国与墨西哥的领土纷争,也因此变成了美国和墨西哥的纷争。
 
老谋深算的波尔克,单方面开始了自己的计划。
 
他派遣军队入驻德克萨斯的同时,也派出外交团出使墨西哥,假意让墨西哥出售领土,来激怒墨西哥,并促使边境的极少数美国士兵与墨西哥士兵发生冲突。
 
果不其然,1846年,两国士兵在具有领土争议的格兰德河附近发生冲突,这场冲突被称为桑顿事件(Thornton Affair)。
桑顿事件成为了美墨战争的导火索。
 
来源:todayinhistory
 
这次事件,美国14人被杀,6人受伤,1人受致命伤,其余的人被俘,而墨西哥的伤亡人数未知。
 
波尔克的目的达到了,他将这个冲突描述为墨西哥「入侵了我们的边界,在美国领土上撒了美国人的血」,呼吁国会向墨西哥宣战。
 
尽管辉格党人并不认为争议地段是美国领土,但美国人的死伤还是刺激了大部分议员,国会同意了波尔克的提议,美墨战争爆发。
 
战争爆发后,实力强大的美军明显占据优势,迅速摧毁了墨西哥的防线,并在1847年占领墨西哥首都墨西哥城。
1847年,美军占领墨西哥城。
 
来源:Adolphe Jean-Baptiste Bayot
 
1848年2月,两国签署《瓜达卢佩·伊达尔戈条约》(Treaty of Guadalupe Hidalgo),墨西哥不得不将北部新墨西哥的所有土地出售给美国,并同意放弃德克萨斯争议领土,承认德州是美国的一个州。
 
德克萨斯这根「导火索」,以及后续的美墨战争,让波尔克如愿以偿得到了加利福尼亚。
 
1840年的西进争论,以「昭昭天命」论者获胜结束。
 
而战争的失败,以及首都被攻陷,对墨西哥来说是奇耻大辱。
 
从另一方面来看,这次战争也激发了墨西哥的民族主义。
 
不久后,在加利福尼亚地区出现轰轰烈烈的淘金热,加速了美国的西进扩张。
 
美墨战争在给美国带来了大量土地的同时,也打破了南北均势的局面。
 
新州蓄奴的问题再次成为南北双方争论的焦点。
 
辉格党因此瓦解,反对奴隶制扩张的共和党成立。
1849年,美墨战争结束后美国州分布。其中红色为蓄奴州,蓝色为自由州。
 
来源:pinterest
 
1861年,美国南北战争爆发,德州作为美利坚联盟国的大后方,为前线军队提供了大量的物资和武器。
 
联盟国的旗帜,就是博物馆门前的第六面旗帜。
 
美利坚联盟国的历史并不长久,1865年,内战以联盟国的失败告终。
 
德克萨斯州重新加入合众国,并接受了废除奴隶制的法案,开始自己的战后重建。
 
今日德州
 
今天,德克萨斯州是美国第二大州,面积仅次于阿拉斯加州,人口仅次于加利福尼亚州。
 
当然,德州如今最广为人知的身份,仍旧是一个传统红州。
 
2017年川普就任总统后,便开始在德州与墨西哥边境建墙,以阻挡北上的中美洲移民,他还主张墨西哥要为建墙掏钱。
位于德州与墨西哥之间的边境墙。
 
来源:TIME
 
回顾历史,我们会发现,德州之所以能成为美国的一部分,离不开墨西哥最初开放边境,对移民的欢迎态度。
 
包括林肯在内的最初的共和党人,因为奴隶制问题反对德州加入联邦,如今,德州又成为共和党最重要的铁票仓。
德州议会大厦下的六枚国徽,从左至右分别为:西班牙、法国、墨西哥、德克萨斯共和国、美利坚联盟国、美国。
 
来源:WIkipedia
 
沧海桑田,令人唏嘘。
 
如果当年德州没有加入美国,说不定加州也不会加入美国,这两个选举人团大州,足以改变美国的选举历程。
美国的海外扩张点和时间。
 
来源:The map as history
 
但是,一个人的政治身份不会一成不变,一个地区同样如此。
 
甲骨文公司宣布总部从加州搬到德州,随着人口结构的变化和资本的流动,德州会不会成为下一个加州?或者从红州成为一个摇摆州?难以预料。
 
德州的未来由德州人自己决定,正如两百年前来此地拓荒的美国移民一样。
 
只不过,不管是「昭昭天命」,还是并不那么体面的「偷窃」,德州六面旗帜的历史,再也不会重演了。



推荐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