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智谷趋势 > 许家印跌出首富宝座,广深莞房价逆势爆涨!背后是人类历史上最波澜壮阔的迁徙

许家印跌出首富宝座,广深莞房价逆势爆涨!背后是人类历史上最波澜壮阔的迁徙

 
智谷趋势(ID:zgtrend) |  黄汉城
 
我发现自己,正处于一场人类历史上最波澜壮阔的运动中而不自知。
 
等到自己醒悟过来的时候,一切都晚了。
 
01
 
一句房住不炒,让楼市彻底告别黄金时代,王健林、潘石屹、许家印纷纷从首富的宝座跌落。如今的中国前十大富豪中,没有一个地产开发商。
 
(来源:新财富)
 
无人再敢高歌“向天再借五百年”。举杯换盏间,皆是财富泡沫破灭的声音。
 
然而,珠江两岸仍是一片锦绣山河。
 
就在去年,广州的二手房均价逆势涨了15%。以至于现在打开市中心的地图, 10万+的“豪宅”楼盘俯拾皆是,从天河越秀蔓延到了番禺、白云。
 
深圳也是狂飙突进。原以为这里的房价已是珠穆朗玛峰的高度,空气稀薄,应该不会那么欢腾了。
 
结果,贫穷还是限制了我的想象力,一年时间,深圳二手房脱离地心引力再度上浮37%。
 
不是3.7%,是37%。
 
(数据来源:中国房价行情网)
 
而东莞47%的涨幅,祖师爷牛顿看了都得目瞪口呆,感觉房价随时会冲到宇宙第二速度,脱离地球。
 
为什么大湾区如此凶残?
 
第七次人口普查结果出来后,我瞬间顿悟。
 
原来我正处于一场人类历史上最波澜壮阔的人口运动而不自知。
 
 
这张图片来自于广东省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公报(第二号)。
 
如果你还没有被震住的话,请服下第二组数据:
 
 
2019年9月的时候,东莞发布《东莞市人口发展规划》,提出到2025年常住人口达到 960万,2030年达到1020万。
 
人口倍增计划的配方,大家应该再熟悉不过了吧。
 
几年前,全国县以上新城新区超过3500个,规划人口34亿,可以容纳全球一半的人口。世界之大,也容不下地方政府的野心了。
 
放别的地方,平均每年十几万的增幅无疑是“宏伟蓝图”。但放东莞来说,这个目标还是太保守了。
 
因为实际上,去年东莞就成功跨入千万级人口大市,如今其1046万的体量比肩杭州的1193万,提前十年完成了人口增长目标。
 
相比2019年公布的1343万人,深圳则狂涨412万到1756万人,目测会是全国增长最大的城市,并把广深之间的差距,从187万进一步缩小到了111万。
 
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深圳似乎会超越广州和成都,成为中国人口第四大城市,仅次于北上渝。
 
相比2019年的1530万,广州猛增337万到1867万人,再次验证了这是一座最被低估的城市。
 
要知道,广佛市政府仅相距20公里,交通同城化做了十来年,有数以万计的外地人涌入广州工作,却把房子买在佛山南海顺德,成为别人的“常住人口”。若不是广州将一部分人口拱手相让,广州的规模还会更高。
 
……
 
一次普查,就让珠江入海口的两岸,一片半径一百公里的土地多出了1300多万人口。
 
 
仿佛一夜之间,就从地底下冒出了一个“杭州”。
 
02
 
七普之后,谁在裸游一目了然。
 
2020年黑龙江实际常住人口为3185万,相比2019年公布的数据下降566万,减少的幅度占比实际人口17.7%。
 
2020年天津常住人口1386万,“环比”下降175万,减少幅度占比实际人口12.6%。
 
2020年吉林常住人口2691万,“环比”下降284万,减少幅度占比实际人口10.5%。
 
误差在5%以下可以用统计学解释,超过10%的我只能用纳入玄学的框架了。
 
生育率下跌,老龄化加深,劳动人口负增长,中国早已敲响了人口的警钟。像这一次大普查,出现人口萎缩的省份就扩张到了六个。
 
不过,天平的另一端还是出现广东这个神奇的省份。
 
大湾区,真的是可怕到吓人。
 
可能有的朋友会反驳我说,除了十年一次的大普查,五年一次的小普查,其他年份的人口规模都是估算出来的。
 
会不会是19年的数据虚低,导致大湾区2020年度的增幅显得特别高?确实有这个可能性。
 
所以,我们不妨拉到十年的周期,来考察广州、深圳、东莞、佛山等市的人口膨胀率。
 
 
2010年,大湾区内地九市的常住人口不过5611万人,2020年变成7801万人。短短十年,就暴增2189万人,增幅高达39%。
 
比同期上海+江苏+浙江+安徽的增量1960万还要高。大湾区九个城市,就碾压了整个长三角。
 
 
那么,2189万是什么概念?澳大利亚全国的人口也不过2500万人左右啊。
 
这个体量,也相当于再造一个北京了。帝都花费了整整一千年聚拢起来的人口规模,大湾区只用了十年时间。
 
当年罗马帝国横跨整个地中海,收敛全欧洲的财富和人才,其势头恐怕也抵不过今天的大湾区吧。
 
在这其中,深圳年均增长72万人,广州59万人,佛山23万,东莞22万人……
 
网红城市杭州,号称是过去十年的互联网之都,把上海摁在了“环杭城市”的位置上,实际年均增幅也仅为32万左右,约为广州的54%,不到深圳的一半。
 
(来源:网络)
 
之前炒得沸沸扬扬的,杭州会把广州踢出一线城市的预言如今不攻自破。
 
如果不出意外,深圳、广州、佛山、东莞的年均增量均能进入中国前十名。
 
大湾区,作为全球最为卧虎藏龙的地方。房价焉能不涨?
 
不用多长时间,这里的人口必将超过一亿。
 
我在《谁是中国城市领跑者》一书里就说过,长三角正在变成一个“省”,珠三角正在变成一个“市”。未来大湾区会通过密密麻麻的跨城地铁、跨海大桥,成为宇宙第一大城市。
 
 
那绝对是全球最疯狂的经济增长引擎。
 
03
 
当前的中国,处于巨变之中。
 
不久前的《十三邀》采访了胡润。作为中国通,他提到一个很有意思的观察:
 
十几年前,中国大教育行业的首富是俞敏洪。
 
五年前,学而思的张邦鑫取而代之。
 
两年前,中公教育的李永新又超越所有人,成为首富。
 
首富的不停轮换,恰好反映了这个时代变迁的逻辑。
 
2001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全方位融入全球分工体系。当时外资纷至沓来,把中国推向了世界工厂。洋品牌大行其道,很多民族产业没有招架之力,只能在低端的红海市场中厮杀。
 
所有人都渴望跟世界接轨,因为凡是能够与海外搭上关系,就能赚得盆满钵满。所以,学英语的人如过江之鲫,把俞敏洪推向了教育界首富的宝座。
 
08年的北京奥运后,中国逐步找到了大国自信。尤其在美国所引爆的全球金融危机之中,唯有中国独善其身。从那时起,推动国运前进的关键词,也慢慢从“外资”转向了“内资”。
 
然而,三轮大放水下,我们也堆出了全宇宙市值最高的房子,那些先上车者的财富毫无费力就迅速膨胀,别人耗费几代人的努力也不一定能追上。
 
全社会深深为之焦虑,家长拼命的把孩子送入学而思,希望下一代能突破阶层固化。内卷化终于把张邦鑫推向了教育首富。
 
而最近两年,中国的地缘政治形势重新洗牌,中美脱钩下使得我们时隔几十年后,又重新面临了一个极具张力和摩擦力的假想敌。
 
为了应对形势的剧烈变化,国家力量彰显,我们从“资本”的时代滑向了“国家”的时代。
 
阿里巴巴因为垄断被罚了182亿元。屠龙少年被骂成吸血的资本家。腾讯的公关总监一句“青年们正在睡觉”引发网络众怒,评论区扬言要拿这位资本家去挂路灯。
 
这可是法国大革命时期,处决有钱人的残酷刑具。
 
这一届年轻人厌恶资本的力量。而越来越多的90、95后,喜欢上读毛选。《毛泽东选集》出现在公交上,在地铁上,销量蒸蒸日上。
 
中公教育的李永新能够帮助年轻人们进入体制,站在权力的大树下,避免被自己所厌恶的上流社会摁在地上摩擦。年轻人自然愿意掏出大把钞票,把他送上最富有的顶峰。
 
这是一种很微妙的变化。
 
只有站在高处的人,才能透过重重迷雾,看到中国正步入历史的三峡。
 
也正是在这个历史性的转折点上,中国的经济版图迎来了新的巨变,人和钱,在剧烈的重组当中。
 
在华北平原白洋淀的边上,新组建的央企中国卫星网络集团有限公司落地雄安,重组后总资产超过万亿元的中化公司,总部定在雄安……
在有形之手的倾注下,雄安已成为全亚洲最大的工地。不用多长时间,这里将迎来各类央企、金融机构总部,变成一个集聚国内最顶尖资源的明星城市。京津冀站在了百年巨变的起点。
 
雄安最大的任务是帮助北京疏解非首都功能,维持大国心脏的顺畅运作。而国内其他的重点城市也都有自己的历史性使命。
 
长征系列型号的火箭发动机在西安研制,航空母舰均在大连下水,飞机工业集团位于沈阳、哈尔滨等市,中核动力研究设计院在成都……中西部很多地方守卫着国土安全。
 
长三角则承担了很多国家级项目的主体任务,像上海的C919、CR929,合肥的量子产业等,这两个地方都是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站在了反卡脖子的前沿阵地,守卫着中国的技术安全。
 
而远离北京的珠三角,传统习惯就是闷声发大财。所以,广东从来就不曾有“满朝公卿半山东”的那种辉煌。
 
过去,这里吃最少的奶,挤最多的草,是北京之外中国财政净贡献最大的地方,每年都有几万亿的收入,通过转移支付给国内其他省市兄弟输血。
 
未来,这个人口规模高速膨胀的地方,将更大程度发挥财经奶牛的能力,守卫中国的经济安全。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