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智谷趋势 > 醒醒吧!1000万培训班老师重新就业,连锁反应开始了

醒醒吧!1000万培训班老师重新就业,连锁反应开始了

◎智谷趋势(ID:zgtrend) | 暴雨
 
影响中国亿万家庭的连锁反应已经开始,不可遏抑。
 
中央“双减”政策落地,强力推进着这一历史进程。
 
真正的大变局就在身边。
 
现实总是能更具戏剧性——
 
昨天,他们说:你不来补课,我们就培养你孩子的竞争者!
 
今天,变成了:我不给你孩子补课了,我就是你的竞争者!
 
70万校外培训机构将迎来最大波“转行潮”,1000万校外培训机构老师也将面临史上最汹涌的“重新就业潮”。
 
今年的就业形势,相当于“两届”大学毕业生赶在同一年就业,真是一大奇观。
 
今年,极大可能是考公考编竞争最激烈的一年!
 
除了906万高校毕业生中的一批种子选手,那批“最会考试的人”——校外培训机构老师,将成为最强竞争对手。
 
眼下最急迫的问题是:
 
资本最热的教育培训赛道,潮退后,有多少机构在裸泳?
 
千万名校外辅导老师,将何去何从?
 
后培训时代,又会演变成什么模式?
 
01
 
马云居然是预言家。5年前的“口水战”,一语成谶。
 
2016年,在某论坛上,俞敏洪曾“大放厥词”:10年,阿里巴巴可能还会在;但是100年之后,阿里巴巴肯定不在了!而100年后教育还在,所以新东方仍然会在!
 
压轴上台的马云回应:十年后我们未必会在,可能三年后就不在了!教育在,但是新东方未必还会在。因为新东方不代表教育!
 
走过了3年,躲不过10年,中概股教培类股崩了,曾经最热的资本赛道,一夜之间“几无生还”。
 
7月26日美股收盘,新东方跌到2.930美元/股,今年2月16时它最高可是196.940美元/股;
 
高途教育从149.05美元的高点加速坠落,7月26每股收盘价仅剩3.510美元。真是连保个位数都岌岌可危了。
 
就连26日A股的白酒、医疗等板块的大跌,也被归网友神脑补为不用补课引起的连锁反应。
过去一年,资本疯一般涌入在线教育。根据艾瑞咨询的统计数据,2020年我国在线教育行业市场规模达4858亿元。资本向在线教育行业累计输送1034亿元,80%都流向了头部的5家公司。
 
如今,美好前程一夜变成了恐怖故事:公开数据显示,美股、港股和A股上的教育股今年以来合计蒸发超8000亿元人民币。
 
资本溃不成军,校外培训机构遭遇其所未有的生存危机。
 
微博上,“裁员”这个关键词基本上被课外教育培训机构霸占了。
 
史上最大规模的教培机构裁员潮已经开始了。媒体报道,作业帮、好未来、猿辅导、VIPKID等正在进行大面积的裁员。高途被爆出裁员近40%。
甚至有毕业生刚拿offer就被劝退,太惨了,还没就业,就已失业。
 
网上,各机构纷纷与K12划清界限,成为一大奇观。
 
一只无形之手,加速了校外培训机构的坠落。
 
风声已经传了很久。5月中央深改委第十九次会议指出,义务教育最突出的问题之一是中小学生负担太重……特别是校外培训机构无序发展,“校内减负、校外增负”现象突出。
 
6月,作业帮、猿辅导、新东方、学而思等15家校外培训机构,因虚假宣传被顶格处罚了,共计3650万元。
 
上周五,有些培训机构在微信群里哀嚎一片,称真的“狼”来了。但始终未见到文件真身。
 
7月24日,靴子落地了,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向校外培训机构投下了“核武器”。
 
曾经以学科类培训赚得盆满钵满的培训机构,面临灭顶之灾:
 
·从严审批机构。各地不再审批新的面向义务教育阶段学生的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现有学科类培训机构统一登记为非营利性机构——堵死入口
 
·严禁资本化运作。学科类培训机构一律不得上市融资,上市公司不得通过股票市场融资投资学科类培训机构——资本团灭
 
·校外培训机构不得占用国家法定节假日、休息日及寒暑假期组织学科类培训——基本凉凉
 
……
 
真正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发生了。将鸡娃推向巅峰的K12教育培训机构,一夜团灭。
 
孩子们可能再也不用回答这样的题了:树上10只鸟,开枪打死一只,剩几只?
 
02
 
中国校外培训机构庞大得超乎想象。
 
《中国企业家》报道的数据显示,我国校外培训机构有超过70万家,从业人员超过1千万人。
 
另有统计数据说1千万只是K12的,整个教育培训机构的从业人员是3千万。
 
这是什么概念?2020年我国义务教育阶段的学校21.08万所,专任教师1029.49万人。
 
也就是说,校外培训机构数量比学校还多,校外辅导老师相当于“正规军”的规模。
 
难怪民间戏称:这才是中国的教育“双轨制”,校内上课,校外补课。
 
已经不能简单用“补充力量”来形容校外培训了,课外培训机构是当前教育体系之外生长出来的一个新的系统。
 
在2008年,学而思教育、学大教育等大型教育机构纷纷向校外培训市场发力时,没有人会想到有一天它能长这么大。
 
一些头部的教育培训机构,规模堪比现代化中大型工厂。据AI财经社报道,猿辅导员工约5万余人,其中斑马有2万多人,好未来有5-6万员工,作业帮员工数也在3-4万之间,VIPKID外教队伍人数已达到7万人,51Talk现在大概有近3万名菲律宾外教。每一家都比拼多多员工还多。
 
在巨大的商机面前,校外培训机构野蛮生长,疯狂扩张。
 
受“流量思维”影响,众多专注于线上K12教育的公司争相投入大量营销广告支出,“跑马圈地”。在《奇葩说》、《最强大脑》、《乘风破浪的姐姐》、《欢乐喜剧人》等热门综艺节目露面。
 
比如高途,2020年销售费用从10.409亿元猛增至58.162亿元,全年销售费用占全年净收入达到了81.6%,而研发费用仅占了总费用的10%。
 
这种烧钱方式,就是个恶性循环。每一家平台都在抢生源,不得不烧钱营销,并低价售课。
 
校外培训机构这个日益膨胀的系统,已经深刻影响当前的教育体系。
 
但它遵循的是商业逻辑——不以盈利为目的的商业就是“耍流氓”。这与义务教育的公益性存在根本性的冲突,也就注定了它的命运。
 
03
 
显然,这次政策监管的强势介入,从根本上改变了行业的增长逻辑。这种变化将是中长期的,几乎看不到逆转的可能。
 
教育专家杨东平说,从教育的关系上来看,教育机构有它的问题,但不能说培训机构是万恶之源,培训机构是依赖于公办学校的择校需求而生的。
 
中国绝大多数大城市,基本都是走向了精英主义的掐尖、拔尖、培优,打造重点学校,打造拔尖人才的道路。
 
看似是教育问题,实际上是所谓的“精英阶层”在修筑护城河。
 
这一代的父母,有很大一部分是“小镇做题家”出身,好不容易通过高考通道爬到“中产阶级”这一层,必须牢牢堵住阶层下滑的一切漏洞,变相来说其实也是堵住别人通过教育向上流动的通道。
 
有没有发现?这几年“寒门”越来越难出大学生了。
 
毕竟,中国有6亿人口的月收入仅有1000元,上得起课外培训班的绝对不是他们。这就导致了越来越严重的“马太效应”,教育欠发达地区教育生态继续凋敝,经济水平较好的地方大学生一抓一大把。
 
课外辅导就是抓住了赢在起跑线上、防止阶层滑落的中产阶级的焦虑心理,进一步贩卖焦虑。
 
长期来看,教育平权,没有回旋余地。
 
教育培训机构的整治,“学区房”的降温,反垄断的系列动作,没有一个是孤立事件。背后指向了同一个方向——中央正在扫除“三孩”政策的一切障碍,生育、养育、教育全面降成本,提振大家的生育意愿。
 
04
 
有网友说,K12教育培训像极了此前的P2P行业,一步一步收紧政策,迫使自动退出这个行业,然后行业消亡。
 
中央说,“双减”政策先在北京、上海、沈阳、广州、成都、郑州、长治、威海、南通等市试点看看。
 
毕竟“急刹车”很容易出现翻车。95%以上的培训机构都是“预售课”,一刀切容易出现资金链断裂,机构跑路,老师失业,家长维权等不稳定因素。
 
多家主打学科类教育培训的教育上市公司,纷纷表态,已经从战略层面,进行业务的调整——素质教育与成人教育双线并进。可见满满的求生欲。
 
一批打着“启蒙”番号的教育品牌已在江湖出现。比如好未来旗下“小猴AI课”更名为“小猴启蒙”;火花思维旗下“小火花AI课”升级更名为“小火花启蒙”;作业帮旗下鸭鸭AI课更名为“鸭鸭启蒙”。
 
今年来,好未来瞄准成人教育领域,整合了旗下的考研、留学、语培业务推出轻舟品牌;高途启用了新官网域名,主打语言培训、从业考试、大学生考试和出国留学四大业务。
 
可以预见,成人教育赛道将迎来最惨烈的厮杀。
 
至于家长们关心的校外培训班,还要不要报?能不能报?
 
在后培训时代,短期内学科类校外培训班还会以各种“灵活”的方式存在,也就是打游击战。
 
央视做过调查,如果校外培训机构在假期不能开课怎么办,超过半数的人选择了“与同学拼班请名师辅导”或“请1对1家教”。可见家长们的执念有多深了。
 
“宇宙补习班中心”的北京黄庄,很多教培机构都在退租。一些培训机构的老师开始转入“地下”,私下组织小班,三、五个孩子一起或者1对1。
 
只是费用让一些家长直呼“吃不消”,原来150-300元一节大班课,现在变成了400-600元的三五人小班课,有些1对1的课程要千元起步。
 
另一种暧昧不明的课后托管服务也开始出现。
 
日前,好未来旗下托管品牌“彼芯”上线,以开设线下课后成长中心为主要业务模式,招收小学生,提供放学接送、餐食、课内作业、自主提升等服务。
 
据说学生在彼芯课后成长中心,主要活动就是写功课和自主订正,中心的老师是原来学而思的名师团队,会手把手辅导。
 
“手把手辅导”值得玩味。这不禁让我想起了下面这个段子:
 
 
05
 
如果教育培训机构全面熄火,今年的就业难度绝对是空前绝后的。
 
今年高校毕业生规模达到了906万,又创历史新高。与课外培训机构从业人员规模相当。
 
一直以来,体制内教师、自立门户、线上辅导,是辅导机构老师转型的主要方向。
 
“从三月份起,一直就有各种小道消息流传,好几个年轻同事在准备公务员和教师考试。”一位机构教培老师。
 
考教师编制和考公务员,竞争激烈程度完全不亚于高考。
我国每年有几千万年轻人参与“公考”,在这条“独木桥”上,能成功“上岸”的仅有少数。竞争比最高的深圳市考,2021年共招录1069人,报名人数达到155453,平均竞争比达到154:1,其次分别为青海79.94:1,贵州77:1,浙江73:1。
 
有人会说,这不算什么,课外培训机构的教研岗录取比可比这低多了。
 
“在过去两年多的时间里,英语学科我们大概面试、试听了超过500多位老师,最后聘用了3名老师。”一位高途教育的负责人曾说。
 
录取比例低于千分之六。也难怪这些课外培训机构,拿出手的名师都是北大、清华的了。
 
“作为培训机构老师,我一点危机感都没有。不用太为老师担心,都是考试高手,学东西快,适应快,考试规则研究得透透的。”知乎上一网友自信地说。
 
颤抖吧,考公考编的人,最会考试的人来了!



推荐 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