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智谷趋势 > 中国500强企业数量再次超过美国,我看到了不一样的信号

中国500强企业数量再次超过美国,我看到了不一样的信号

中国化身最强“收割机”!

 

昨日,万众瞩目的2021年《财富》世界500强榜单发布,中国共有143家公司上榜,数量最多。

 

尽管五百强榜单年年都有,但是在疫情之下,这份榜单早已超越了它自身,成为一块检验各国抵御风险能力的“试金石”。

 

从新增上榜企业数量看,中国大陆今年的表现相当惊人,上榜数量同比增加了11家,而美国只增加1家企业,日本原地踏步。

 

可见中国经济的韧性,中国企业的活力。

 

作为中国经济第一大省,广东有16家企业入围,较去年增加2家,新增量全部来自广州。

 

 

疫情肆虐全球,在百年未有之变局下,是什么支撑了广东走在前列?

 

 

全球贸易在疫情中“彷徨迷失”, 唯有中国早一步“拨云见日”,为这台拉动经济增长的引擎注入强大动力。

 

早在去年,中国就已经是全球唯一货物贸易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如今,外贸愈发成为一张“王牌”。

 

今年上半年,中国外贸交出了一份令人惊讶的成绩单。对外贸易快速增长,进出口增长27.1%,两年平均增长10.8%,市场主体活力明显增强。

 

山东超高速飙车,上半年出口同比增速高达43.8%,速度反超上海;湖北强劲复苏,外贸总额同比2020年增46.9%,比2019年同期增44.7%,逆风跑出高增速;广东、江苏和浙江三大省继续强大,支撑起中国对外货物贸易的半壁江山。

 

 

但最牛的,还是广东。

 

广东是中国第一外贸大省。上半年出口2.3万亿元,增长26.9%,是全国出口总值唯一达到2万亿元以上的省份。

 

其中,4、5月份遭受了新冠疫情袭击的广州,更是经受住了考验:两年GDP平均增速、外贸进出口总额均高于全省平均增速。

 

上半年,广州外贸进出口同比增长25.8%。其中,出口增长36.7%,是2010年7月以来的最高增速,进口同比增长12.6%。

 

“千年商都”再次证明了自己的实力。

 

作为全国最具商业传统和氛围的大城市,广州从清代十三行开始,便是中国与世界连接的支点。广州之于中国最重要的角色之一,就是商贸。

 

在粤港澳大湾区规划中,广州被赋予了国际商贸中心和综合交通枢纽的重任。

 

这里有引领全国、辐射全球的644个专业批发市场,有联通全球22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贸易网络;有被誉为“中国第一展”的广交会;有全球集装箱吞吐量排名第五的广州港……

 

凭借着超强的枢纽地位,广州成为了“中国制造”与世界之间的连接器,将来自整个泛珠三角地区的电气设备、珠宝、服装箱包等卖向全球。

 

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

 

正是有一批强有力的贸易龙头企业,广东才能坐稳贸易大省的地位。

 

在最新揭晓的2021年《财富》世界500强榜单上,广东有16家企业上榜。其中新晋世界五百强广州建筑,旗下的金博集团在全国钢铁贸易是响当当的名字。聚集铜等有色金属的正威集团,排名从去年的91上升到今年的68。广州本土企业雪松控股,更是连续4年上榜。

 

在世界500强企业中,贸易行业一直是比较“小众”的,2019年仅有19家上榜,占比不到4%。其中,民营企业稀少,以大宗商品为主业的更是凤毛麟角。

 

放眼整个世界500强的榜单,雪松都算是一只非常特殊的“中国力量”。

 

要知道,中国苦大宗商品久矣。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大宗商品进口国和消费国。大宗商品总消费量占全球的18.7%,其中铁矿石、稀土、PfTA、煤炭、甲醇、精炼铜、原铝、棉花等8个大宗商品消费量占全球的比重已经超过了40%。

 

 

而这意味着中国在这些大宗商品的供应链安全受制于人。

 

以粮食为例,“ABCD”的全球四大粮商——ADM、邦吉(Bunge)、嘉吉(Cargill)和路易达孚(Louis Dreyfus),控制着全球80%的粮食市场。它们被称为国际粮食市场的“幕后之手”,凭借资本与经验的优势,已完成对上游原料、期货,中游生产加工、品牌和下游市场渠道与供应的绝对控制权。

 

中国粮食话语权旁落,以大豆市场的教训最为惨痛。

 

2004年,中国发生了一次“大豆惨案”。当时,美国农业部发布大豆减产的报告,助推大豆价格猛涨,中国企业不得不在高价位签订大量进口合同。可一个月后,美国农业部“纠正”了原先观点,国际金融炒家旋即狂抛大豆,大豆价格暴跌。此次风波导致中国70%压榨企业停产,保守估计损失40亿元。

 

没有强悍的大宗商品寡头,就很容易被别人收割。中国急需一批能在大宗商品领域与西方巨头们掰手腕的企业。

 

雪松,正扮演着这样的角色。

 

 

去年,雪松并购了英国钢贸巨头斯坦科,提升中国企业在全球黑色金属上的定价权。

 

2018年,雪松控股通过旗下齐翔腾达,收购国际大宗商品贸易商Granite Capital SA的51%股权,迅速进入国际化工供应链。

 

基于近些年的全球化开拓,雪松已发展成为中国大宗商品国际化网络最为健全的民营企业,打通了上游矿产资源-物流仓储-产业链服务-大宗商品附属产品生产-产品分销的全产业链条。

 

 

在钢铁、原料、石油化工等领域,雪松正在成为全球大宗商品交易巨头。这对于广东意义重大。

 

如果我们将视野聚焦到制造业上,或许我们便能有深刻的感受。

 

近年来,广东在钢材供需上陷入了一种较为尴尬的境地。

 

  • 一方面,广东是全国工业实力第一的大省,素有“世界工厂”之称,多年来形成了电子信息、汽车、机械、化工、通用设备等产业经济。加之粤港澳大湾区的基础设施建设极为活跃,机场、地铁、城轨、房地产等遍地开花,对于钢材需求旺盛,每年的钢材消费量占全国10%以上。

 

  • 但是另一方面,广东又是钢铁产能小省,钢铁产能仅占全国4%。而且按照产业转型升级的需求,广东也应该减少粗钢的生产,增加特种钢的研发和制造,这样才能占领产业链高端环节,减少环境污染。

 

如何保证工业“粮食”吃饱又吃好?雪松并购斯坦科后,就进一步夯实了广东乃至国内与国际钢铁供应链通道。

 

斯坦科一度是全球前三的钢铁和原料贸易公司,为上下游提供3500多种不同品级的钢铁及其他原材料。业务覆盖30个国家及地区,其中,近20%业务来自中国市场。

 

“十三五”以来,中国钢铁行业大力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但粗钢产量巨大造成了全行业碳排放总量仍然较大。中国要用远远短于发达国家所用的时间实现碳达峰碳中和,难度可想而知。

 

今年,国家放开了再生钢的进口,以进出口 调解 供需,引导压减粗钢产量。

 

雪松并购斯坦科后,开始在全球布局废钢业务,以弥补中国废钢资源不足的需求缺口,为国内钢铁企业提供了多船进口再生钢。

 

未来还能加大供应中国市场,增加再生钢、生铁、钢坯等原料进口,充分释放循环经济的效应。雪松的这一大步,也是中国迈向碳达峰、碳中和的一小步。

 

在疫情期间,雪松充分发挥出保障国内企业原料进口和贸易畅通的功能,有效拓宽中国制造业的双循环通道。

 

沧海横流,广东从贸易大省走向贸易强省的历史进程,呼唤着更多的英雄

 

从今年春节前开始,大宗商品价格暴涨,特别是铜、铝、螺纹钢等工业原材料价格不断打破新纪录。

 

原材料成本骤增,生产企业是最直接的承压方。接单即亏损、越接单越亏损,生存还是毁灭?这是许多中小企业面临的“两难”局面。

 

如果中国能有更多像雪松这样布局于钢材、有色金属和化工领域的巨头,我们便能跨国配置资源,以更具性价比的方式供应给国内企业,进而托起了制造业的发展。

 

 

今年5月8日,广东召开全省贸易高质量发展大会,提出到2025年广东将全面建成贸易强省。

 

为了达至这个目标,广东开展实施贸易高质量发展“十大工程”。

 

除了招引培育一批跨国公司总部,壮大一批像雪松这样的全球供应链贸易商之外,还有一个措施至关重要——数字贸易工程。

 

在疫情的持续性影响下,全球供应链不稳定,面对面的商务活动受到限制,传统商贸模式受到空前的挑战。

 

2020年,中国传统服务贸易大幅下滑,数字贸易却逆势而上。其中,跨境电商进出口总额达1.69万亿元,同比增长31.1%,成为货物贸易增长的有力支撑。

 

《全球数字贸易与中国发展报告2021》提出,数字贸易包括贸易数字化和数字化贸易两部分。中国的数字贸易已经跃入全球前十。

 

 

数字贸易代表了未来贸易发展的方向,也是广东省贸易强省建设的首位工程。

 

纵观这一次的《财富》500强广东队中,我们看到了越来越多的数字经济典型代表,如腾讯、平安等。它们在促进数字贸易方面发挥了越来越大的作用。

 

去年为了防控疫情,在腾讯提供的技术支持下,中国历史最悠久的贸易盛会——广交会首次被整体搬上“云”端,来自全球的参展商和采购商从“面对面沟通”变为“屏对屏交流”,足不出户谈生意、做买卖。

 

而且,还有78%的广州参展企业设立了直播间,直播间数量超过760个。这种打破时空限制的方式,无疑拓展了贸易的边界,给传统会展行业数字化升级起到了标杆作用。

 

……

 

作为中国重要的制造业基地和外贸中心,广东省数字经济规模全国第一、服务贸易总额全国第二,聚集了全国68%的跨境电商。

 

可以说,广东在全国数字贸易发展中举足轻重,责任重大。

 

伴随着电子商务、移动支付、云服务等新商贸服务不断涌现,数字化将渗入广东贸易的每一个“神经末梢”,释放出更大的效应。

 

广东经济数字化的未来,藏在破茧成蝶的万千企业里。

 

中国迈向贸易强国的新征程,需要更多平凡而伟大的注脚。

 



推荐 8